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人来了有人走了,有人生了有人死了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人来了有人走了,有人生了有人死了

有人来了,有人走了。有人笑了,有人哭了。有人生了,有人死了。 这人生,无非就是,来来走走,哭哭笑笑,生生死死。 李淡月在经过家族衰败父母死亡的大波折后愈加显得恬淡无争,每日便是在叶无道给她安排的住所复习资料备考,自己买菜做饭,打扫房间,刚刚买了两盆兰花,几条最普通的金鱼,加上那只捡回来的小黑猫,房间里也算热闹。 清晨,李淡月如今习惯了晨跑,围着条大围巾,穿着件暖和的棉外套,小跑了半个钟头后走回小区,哼着刚刚学会的小曲小调,脚步轻盈,像个精灵。回到房间,做饭,白米粥,放了些莲子和绿豆,菜是昨晚剩下的,都是她炒的蔬菜。 一个早上她都在安安静静地翻阅资料,答题做练习,时间流逝也快,到中午她准备午饭的时候,门铃响起,以为是叶无道的她兴匆匆跑去开门,却见到一张她不愿意看到的脸孔,曾经是那般熟悉到后来却越来越陌生的脸孔。 扑通。 那人一见到李淡月就跪了下去,一个大男人就那样抽泣起来。 李淡月眼眶一红,哽咽道:“哥,这是干什么?” 男儿膝下无黄金,不管他如何不对,如何负她,在她心目中,哥总是那个一有麻烦就挺身而出的男人,李淡月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男人轻易跪下来,她执着地要扶他起来。可她的力气怎么比得上一个男人,那人就是不愿意起身,只是喊着对不住李淡月。 李天扬。 曾经在南方也算是一方枭雄,只可惜碰上强势崛起地太子党和叶无道,只能带着家破人亡的遗憾和仇恨艰难北上,一路受尽白眼,最后勉勉强强在父亲生前的关系网庇护下成功进入北方黑道联盟。终于能够稍微扬眉吐气,只是葵花会少主看上了李淡月,而他因为一心复仇,屈辱地妥协了,这让李淡月心如死灰,逃了出来。 “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李天扬眼泪鼻涕流淌了一脸,再英俊的他此刻也让人觉得跟风流倜傥无缘。 “原谅?” 李淡月叹了口气,无力地斜靠在门上,倔强地擦干眼泪。轻声道:“我早就原谅你了。” 最狠的狠是背叛,最痛的痛是原谅。 要原谅一个人,比仇恨一个人难太多了。 “妹妹,你真的原谅哥哥了?”李天扬猛地抬头,心情激动,像是个被判处死刑地囚犯在临刑前听到他要被释放一般陷入疯狂。 “为什么不原谅呢?”李淡月喃喃道,苦笑着转身。 “妹妹,那跟哥哥走吧,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李天扬霍然起身,拉住李淡月纤细的手腕。眼神充满了异常的炙热。 “哥,你还不明白吗,我自己有自己的人生,不想被任何人控制。也不需要任何人怜悯,我自己一个人平平静静普普通通地生活,哥,我虽然原谅你了,可不代表我就要跟你在一起,你走吧。”李淡月轻柔却执着地拉开李天扬那只握住她手腕的手,转身,毫不犹豫。 李天扬再次跪下去。求李淡月跟他一起走。 “没用的。” 李淡月摇摇头,“我在你把我送给那个畜生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以后要靠自己。”? 李天扬脸色有凄惨悔恨迅速转变成痴癫疯狂,摇晃着站起来。抢先冲进房子,拦在李淡月眼前。神情竟然狰狞起来,吼道:“你都不是处女了,谁还会要你,除了我,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男人会要你?!” 李淡月似乎终于死心,见到李天扬这样不可理喻的表现,她没有愤怒,甚至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缓缓道:“我地身子是干净的,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回南方去见他。” 李天扬愣了一下,眼睛里涌出一种令李淡月感到陌生和可怕的**,**裸,猥亵,兽欲,就像当初葵花会少主那般肮脏。 李淡月退了一步。? 李天扬便紧紧逼近两步。 李淡月再退。?完全丧失理智的李天扬再跟进。 李淡月突然感觉碰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转头,终于看到了那张让她有勇气活下去面对这个世界的脸孔,温暖的,和煦的,邪恶却很干净的脸孔。 她边哭边擦干眼泪,叶无道笑着点了下她的鼻子,轻轻将她拉到身后,再次面对曾经被他狠狠踩下地败军之将。 李天扬犹如一头受伤的野狼,那双眼眸中交织着对叶无道的仇恨、怯意和对李淡月的**和炽热。? “畜牲都不如啊。” 叶无道嘴角扬起一个不屑地冰冷弧度,直接一脚踹过去,李天扬虽然不弱,可怎么挡得住他暴怒下的一击,被结实踢中腹部的他倒飞出去,硬生生砸到墙壁上,那墙壁竟然被砸出一个印痕来,李天扬捧着肚子跪在地上,抬起头,眼中的愤怒更加剧烈。 “除了伤害你心爱的女人,你这种废物还能做什么?!”叶无道缓缓前行,笑容逐渐冰冷。? 似乎被戳中心中要害的李天扬露出一股彻骨的哀伤,呜咽不语。 曾几何时,他也曾想过称霸南方,也曾想过要将整个江山送给自己心爱的妹妹,曾几何时,他也是温暖地男人,伟岸的站直的从未下跪的男人。 可生活不会对谁都那般慷慨。? 命运两个字,有多沉重?重到你说不出口。?可命运的沉重,就是一个男人堕落迷失地借口吗? 显然不是! 砰! 叶无道又是闪电一脚。李天扬再次斜飞撞向墙壁,可没等他跌落下来,叶无道已经出手握住他地脖子,一个一米八地男人就那样像是拎小鸡一样被叶无道握在空中。叶无道在堪称惨烈的暗杀生涯中,每次怒极杀人,都是如此,硬生生捏断对方的脖子! “做儿子。为了给父母报仇而低三下四做条狗,这没有错,可你错在不应该忘了做狗也是有尊严的!”? 叶无道将李天扬的身体提升一寸,脸部因为大量充血而通红的李天扬死死抓住叶无道地手,双腿乱晃。?“做哥哥,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而芶延残喘,这也没有错,可你错在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可以双手奉送给别人!” 叶无道又提高了一寸,窒息的李天扬绝望地放弃了挣扎,他那疯狂的眼神渐渐平和下来。 “做男人。为了生存而卑鄙无耻,这更没有错,可你错在把无耻用在了在乎你的人身上!” 叶无道再次提升了一寸,神情冷到了极点,双手逐渐握紧。濒临死亡的李天扬视线有点飘渺,似乎穿过叶无道,看到了李淡月,温柔的,干净的,就像小时候守候她的时候那样。 “放了他吧。”李淡月哽咽道。她轻轻拉了拉叶无道地衣服。 “给我一个理由。”叶无道转头柔声道。 “他是我哥。” 李淡月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下来,似乎怕叶无道笑话,赶紧擦去。 简简单单四个字,很朴素的理由。 李天扬眼角流下一滴泪水。闭上眼睛。 叶无道叹了口气,手一松,李天扬如烂泥般瘫软在地上。 李淡月蹲在李天扬身边,咬着嘴唇,渗出血丝。 许久,从鬼门关晃悠回来的李天扬吃力地坐起来,再站起来,轻轻拍了拍李淡月的头。努力牵扯出一个他觉得和善的笑容,然后摇摇晃晃不发一言地走出房子。 背影孤独。 寒冷。?? 再坏再坏的人,也会受伤,甚至,受伤更多。 李天扬一只手护着脖子。一只手扶着栏杆走下楼,一个踉跄便滚下楼梯。爬起来,再走,又是滚下去,从三楼到一楼,本来还算穿着得体的他顿时很让人觉得滑稽,一如他的人生。他蹒跚着走出小区,丝毫不顾周围人的眼神,他就那样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他自然是爱妹妹地,很爱很爱,甚至有他不该逾越的禁忌恋情。 可爱了,就是爱了,不能回头的。 出门前他本来想要让叶无道好好照顾她,可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了,就没有说,他还想跟妹妹说声对不起,可一样觉得没有资格,也说不出口。他一路走啊走啊,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最后在一棵树下坐下去,颤颤微微从口袋中掏出一包廉价的北京烟,从皱巴巴地烟盒中抽出一根抽了一半又被放回去的烟,用那种一块钱一个的打火机点着,深深吸了一口,也好,跟着他也是吃苦,还不如跟着那个男人,既然不能再给她什么,自己活着就再也没有意义了。? 闭上眼睛,好冷好冷。? 他的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沉沉睡去,当那根烟燃尽的时候,他的手颓然垂下。 下辈子,我还做你哥哥,好吗?---- 李淡月蹲在地上,也不哭,只是咬着嘴唇,任由血丝流下。 “哭吧,不丢人。”叶无道蹲在她身边,伸出手指将她嘴边的血丝轻轻抹去。 “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知道。”李淡月泪眼朦胧地怔怔出神。 “为什么要这么善良,知不知道这样很傻?”叶无道搂紧她。 “因为我相信善有善报。”李淡月终于放声哭起来。 “真的善有善报吗?”叶无道自言自语道,想起赫连神机,再低头看着李淡月,一阵心酸。 李淡月死死抱住叶无道,只有这个时刻,她才有机会这么放纵自己对他地眷念。 无道,没有人像我一样,在离你很近很近的地方,独自渴望,地老天荒。? 我不要这辈子善有善报,我这辈子要做很多很多好事,然后把所有善报都留到下辈子。 下辈子,我做你妻子,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