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杨宁素是自己开车来的,玛莎拉蒂跑车,绝对吸引视线刺激眼球,妖魅的曲线,张扬而拉风,杨宁素既然准备在央视工作,那她第一时间就在北京买了幢别墅,这辆车也是新买的,她从来都是个很注重生活质量的女人,要知道叶无道对时尚的品味大半都是她灌输的!也不要怀疑她这位省金牌主持人的赚钱能力,马无夜草不肥,她不但自己炒股,还在很多个领域投资,钱生钱,利滚利,就有了她轻视男人的资本,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男人痴心妄想到说用钱来砸杨宁素。 恰好见到陪着叶晴歌的叶无道,停下车摇下车窗,轻轻挥手,虽然内心荡漾激动,表情却无懈可击。她朝叶晴歌礼节性地点点头,两女以前碰过面,交情泛泛,蜻蜓点水般点到即止,杨宁素欣赏她悠然见南山的出世风范,叶晴歌也认可她做出的成绩。 叶无道小跑到车窗旁,趴在车窗上,背对着姑姑和小琉璃的他笑容要有多猥亵就有多猥亵,就跟几百年没发泄兽欲的牲口一样,那**裸眼神似乎恨不得把杨宁素立马就地正法了,瞧得杨宁素嗔骂一句,赶紧开车离开,找到停车位停下走下车,叶无道抱着琉璃陪叶晴歌走回来,此刻他眼神可是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了,杨宁素二话不说就一个板栗下去,谁让她名义上是小姨呢。 哑巴吃黄连的叶无道只能轻轻敲一下偷笑的小琉璃,小女孩依然咯咯笑个不停,让叶无道极其没有面子。不得不说在赏叶无道板栗地事情上杨宁素和叶晴歌惊人的相似。 ``小姨,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叶无道见杨宁素从车厢中拎出一袋又一袋的东西,想象她在机场寄存行李的时候一定很恐怖。 你妈要的茶叶,你爸要的茅台,还有你外公带给你们的一些土特产,小琉璃也有不少东西。杨宁素没好气道,很快放下小琉璃地叶无道就左手包右手袋的再没有空闲。小琉璃也很高兴地拎了两个小袋子,剩下两个袋子的时候,叶晴歌本想帮忙,不过杨宁素不动声色地将那两个袋子都拿起来,叶晴歌微微一笑,不温不火地跟着他们上楼。 开门的是叶河图,杨宁素见到杨凝冰的时候发现她眼睛湿润,她顿时急了,这个姐姐可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脆弱一面的,紧张道:姐。出了什么事情?说话的时候杨宁素不由自主地看了看一旁小心翼翼的姐夫叶河图,狐疑的她虽然知道肯定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不过她也确信姐夫肯定不会欺负姐姐,所以也就没有兴师问罪地意思。 `我能有什么事情,沙子进眼睛里而已。杨凝冰找了一个再蹩脚不过的通俗借口,说完自己便噗哧一笑,看着妹妹玩味的眼神,也不作解释,很多事情越讲越浑。 小姨,你在北京习惯吗?叶无道关心问道。小琉璃给他剥了个桔子,他拍拍她的小脑袋,撕下一瓣抛进嘴里。` 有什么不习惯的,我没那么娇气。又不是没吃过苦。杨宁素微微耸肩,不以为然。 那你住在哪里?杨凝冰也询问起来。 自己买了房子,就是离工作的地方不近,不过看着舒心就狠下心买下了,不过现在还心疼呢。杨宁素自嘲笑道,接过小琉璃递给她的剥好的桔子,说了声谢谢,小女孩摇摇头。露出灿烂笑容,乖巧地走回叶无道身边,把头搁在在他的膝盖上。 哦?北京还有能让小姨肯花血本买下的房子,哪里哪里,我也见识见识。叶无道打趣道。杨宁素作势要他,他皮厚。恨不得把脸递上去给她打,无奈地杨宁素也不能真把这厮怎么的,眼不见心不烦地吃起桔子,见姐姐和姐夫似乎都有兴趣,才缓缓道:观唐别墅。 把桔瓣抛到嘴里的叶无道差点没咽死,吞下桔瓣后大叹:好眼光好眼光。 他抱起神色一黯的赫连琉璃,捏着她地脸蛋,直到她释然微笑,叶无道才放下她。 赫连鲸绥既然能让赫连神机这样大智近妖的老人心甘情愿地离开家族,自然有其过人非凡之处,那么不知道杀条赫连家族的狗能不能把他从幕后逼出来,叶无道很期待,低头看着似乎不再执着的小琉璃,他笑了。 最熟悉叶无道的杨宁素一看到他这种笑容,就知道某人要遭殃了。 在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叶无道带着挺浩荡的一群人杀向全聚德烤鸭店,因为没有预约,又在吃饭的高峰期,竟然没有座位,服务员很为难,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一行人很不简单,不过一家百年老店当然不可能让其他已经坐下地客人让座,就在杨凝冰提议随便换家餐馆的时候,全聚德的经理火速赶到现场,又是道歉又是问候,磨蹭了差不多七八分钟后终于有桌客人买单,叶无道他们这才入座。 袁经理,那个女人是不是今年主持中央台春节联欢晚会的杨宁素服务员见经理态度殷勤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悄悄问道。 要不然我这么紧张?那经理擦了把汗道,吃饭地地方最容易知道八卦消息,酒足饭饱的时候总有人夸夸其谈,而来全聚德吃东西地一般都是外地人,或者本地人宴请外地人,这样一来就有不少身份显贵的客人,而这些人又自然而然地知道些老百姓不知道的内幕,比如说主持春晚的杨宁素杨大美女父亲就是成都军区的杨上将! 袁经理,南方怎么净出大美女啊?你看,三个耶!我在这呆了那么久都没看到几个能这么漂亮的女人。那气质,啧啧,真是没话说。那服务员就差没流一地口水了。 瞧什么瞧,干活去。经理自己偷偷抹了把口水,恶狠狠道。 那边不是有张那么大的空桌嘛。杨宁素郁闷道,离他们不远有张能坐下将近二十人地大桌,显得极为醒目。 北京牛逼人物那么多。吃顿饭总不能太寒碜。叶河图微笑道,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不屑,他可是没有少干蹲在政府大楼门口那条路拐角路上啃快餐的事情。 根据马斯洛需求理论来解释,就是那些所谓的富人或者贵人们为了达到第四个层次,也就是尊重需求,必然要通过一些手段来让人让整个社会来认同他,如何认同?自然是拥有更多的钱,更大的权?如何表现,最简单的自然就是这种大排场。杨宁素笑道,她做主持这么多年。什么人什么事没见过,看事情也理所应当的透彻些**些。 叶晴歌对杨宁素有点愤世嫉俗地言论不置可否,只是托着腮帮,看着叶无道将那整只烤鸭切丝,本来这是服务员的活,不过叶无道包揽下来了,这让那原本想在几位大美女面前露两手的服务员好生郁闷。小琉璃则站在椅子上眼巴巴地望着那金灿灿的烤鸭,那可爱表情让叶河图哈哈大笑。 所谓秋高鸭肥,现在稍晚了点。叶河图惋惜道。 `我倒是觉得这荷叶饼好吃,鸭肉反而其次了。杨凝冰笑道。她显然对那荷叶饼更有兴趣。 油腻了点。杨宁素挑剔道。 叶晴歌只是吃了点类似黄瓜条的蔬菜,小琉璃倒是不客气,跟一到饭桌从来都是狼吞虎咽的叶无道极为相似,一大一小。吃得不亦乐乎,他们两个吃得欢,杨凝冰他们看得也欢,一伙人其乐融融,言语虽不多,却极开心。 等到叶河图他们这餐到了尾声的时候,订下那张桌子的人终于姗姗来迟,人数在十多人。阵容庞大。 叶无道吃的差不多了,擦了擦嘴,抬头看着那群走上楼的人,眼神立马就玩味起来,瞬间。除了帮小琉璃摆正餐巾地杨凝冰,叶河图。叶晴歌和杨宁素都望向那群人。 这批人老少男女都有,老的仙风道骨,去演个张三丰或者道长什么的肯定不错,小的也长得极讨巧,虽不比琉璃的灵气,也算是精致,几个中年男子颇有威严,眉宇间俱是傲气,青年也个个眼高于顶的公子哥模样,其中一个最安静的年轻人则漂亮到令女人都嫉妒的令人发指地步,至于女人,若不是叶晴歌她们三个实在太出彩,那算是美女中的美女肯定更吸引视线。 熟人不少。 叶无道摸了摸鼻子感慨道,低头一看,原来是琉璃在扯他的袖子,微微一笑,柔声道:别怕,有我在,还有你叔叔阿姨都在,没人敢欺负琉璃。 原来这批人中就有赫连世家地那个佩玉男子,以及他的妻子女儿,还有那个被宝宝骂作阴阳人的赫连兰陵,不过叶无道最惊奇的是消失许久地萧聆音也在人群中,而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更是让叶无道感兴趣,莫非这老头就是赫连家的家主? 我不怕。 琉璃摇摇头,紧紧拉着叶无道手,道:我也不恨他们了。 为什么?叶无道暂且压制下出手挑衅的**,笑望着小琉璃。 `因为爷爷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我觉得他们其实真的很可怜,无道哥哥,你看,他们其实活得很累很累。小琉璃用一种悲悯的眼神遥遥望着那群人,站在凳子上的她显得那么孤单,却异样的坚强。` 叶河图点头,杨凝冰点头,杨宁素和叶晴歌同样在点头,这番话,小琉璃赢得了许多人地尊重。 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能够赢得大人的尊重,本就是难事,那当这群大人是叶河图这样的人物呢? 叶无道抱起琉璃,站起身,轻声道:可是琉璃忘了,你爷爷肯定说过,犯错了,就要受到惩罚,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为什么?因为他们碰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