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河图,你有多厉害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河图,你有多厉害

叶晴歌抚摸着小琉璃胸前那块被赫连神机唤作“红颜”的晶莹暖玉,手指间俱是暖意,她听父亲说当时有世外道人在无道出生的时机神秘现身,并且送了这块圆润古朴的蓝田美玉,叶晴歌自然是不信鬼神的,但能够在叶河图这个令青龙心怀敬意的男人面前闲庭信步,不得不说是种令她难以接受的存在,她也不喜欢宿命轮回这类说辞,但这块玉,她不敢掉以轻心。 “我看了十多年,都没瞧出啥名堂。”叶河图随意道,他玩玉藏玉识玉,在中国除了几个老不死的家伙,没几个人敢在他面前自称是行家。 叶晴歌将玉放好,既然他都这么说,她也懒得杞人忧天。 门铃响起,叶河图以一种令叶晴歌瞠目结舌的速度跑去开门,然后笑嘻嘻乐滋滋拎着文件夹快步走进书房,再然后第一时间泡好茶,送到坐在沙发上跟她打招呼的杨凝冰手上,动作行云流水,显然是重复无数遍的结晶。叶晴歌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哥哥,当真是不可救药,望了望眼前这个带着恬淡笑容的优雅女人,她问道:“你今天不需要呆在中央党校吗?” “听说你来了,就请了个假,刚好无道也在,我们难得聚聚,怎么都抽个空。”风尘仆仆的杨凝冰终于能够歇口气,喝着丈夫递过来的茶,舒坦了许多,她还真有点不适应这北京的天气,省的冬天在冷也不至于穿一身厚重到几乎令人窒息地大衣。而北京的冬天再暖和,你也不可能穿两件轻薄衣服。 再者,身边这个男人陪她呆了二十年的城市,她真的不想离开,能不走她不会走。 杨凝冰双手捧着那杯武夷山大红袍,渐渐泛起暖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好茶。”叶晴歌有点冷淡道。 杨凝冰微笑不语,她当然知道这个叶家的天之娇女对她并不喜欢,而且叶晴歌也从来不掩饰对她的不接受,这从叶晴歌这么多年拜访他们别墅的次数就看得出来。杨凝冰对此倒是不以为意,她宁愿自己身边地人敢爱敢恨,而非厚黑之人。 “要不晚上我们一起去全聚德吃烤鸭?”叶河图提议道。 小琉璃露出小孩子的雀跃表情,满脸渴望地望着叶无道,指望他也点头。 “成,既然琉璃也想吃,那我们就去全聚德。当然,是我请客,老头付钱。”叶无道哈哈笑道,以往在叶家,叶河图怕杨凝冰,而杨凝冰最疼叶无道,而慕容雪痕又从来以叶无道为中心,所以最有发言权的便是叶无道了。_ “没钱。”叶河图郁闷道,这兔崽子忒不仗义了,在家里仗着有他老妈这靠山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到了北京还不肯消停,还有没有天理? _`杨凝冰微微侧头,瞥了眼装穷的男人。 _“呃,吃顿全聚德还是有钱的。”叶河图立马没了立场。其实他倒真不是完全说谎话,他本来是有点小金库的,只不过买了几匹马花了不少钱,很快就显得捉襟见肘了。他从来都是中国富豪给子女们树立的绝对反面典型,而他本人似乎并不以为然,我行我素,一路悠闲,一走便走了二十年。 “本来应该我下厨。不过不知道你要来,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杨凝冰解释道。 叶晴歌轻轻点头表示理解,她倒不会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上斤斤计较,她之所以排斥杨凝冰,仅仅是看不惯她令一个当年如神一样令人仰视的男人堕落到跟柴米油盐打了二十年交道的可悲地步。叶晴歌并不否认她欣赏杨凝冰,欣赏她在政治上地杀伐决断。 `“对了。今天宁素也到北京了,刚好晚上一起出去。”杨凝冰笑道。 _“小姨也到了?”叶无道兴奋道,杨宁素在他的女人中显然是很特殊的存在,他几乎就是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姨带大的,感情之深可见一斑。 杨凝冰点点头,杨宁素已经正式成为央视主持人,以后就要在北京扎根了,虽然党校培训结束后很难再像以前那样经常碰面,但事业总是首位的。虽然有宁**头不做凤尾这个说法,但她相信这个妹妹能够在北京央视站稳脚跟,地方电视台再如何风光,终究比不上央视的这个平台,面对一个省固然不错,但若有机会面对整个国家,不容错过。 叶无道要带着琉璃_ 去小区公园逛逛,叶晴歌也跟了出去。``在琉璃一个人玩秋千的时候,叶无道讲赫连家的事情大致跟姑姑说了一遍,叶晴歌视线一直停留在这个被赫连世家骂作孽种的孩子身上,当叶无道说到他闯入赫连家杀掉一头畜生后,这位姑姑只是很淡漠地点点头,非但没有叶无道想象中地不忍,竟然还有种淡看生命的认同,那一瞬间,叶无道有种很诡异的感受。_ “炎凉之态,富贵更甚于贫贱;忌妒之心,骨肉尤狠于外人。哪个大家族里没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肮脏事情,**,谋杀,通奸,陷害,数不尽地阴暗,当真是眼花缭乱,越是辉煌的地方就越藏污纳垢,所以不管我们如何不认同你爷爷的手段,在家族凝聚这一点上,他确实做得很好,近乎完美,那是需要大魄力,大决心,还有大孤独的。”叶晴歌摸了摸叶无道的头,意味深长道,“再无情,你也要记住你爷爷是爱你的人,他做的,从来都不是为他自己。” 叶无道低下头,不发表言论。 叶晴歌知道点到即止,也不多说。突然听到小琉璃哼曲很好听,叶无道看姑姑有了兴趣。笑道:“这孩子经常被老头拉着哼《药师佛许愿咒》什么的,听着确实很舒服。她说爷爷以前经常让她随意哼些诗词曲赋,我还没机会静下心来听听看,不过老头确实很喜欢。” `“小琉璃,你现在哼地是什么?”叶晴歌微笑道。 _坐在秋千上地小琉璃歪着脑袋说道:“是爷爷教我的《神仙歌》,我随便哼的,以前爷爷每天都要听的。”_` “那你哼哼看。大声点。”叶晴歌好奇道,充满期待。 见叶无道点了点头,琉璃荡着秋千哼起来,声音空灵如天籁,却有种悲凉意境。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故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抔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娇妻忘不了。 君在日日说恩爱,君死又随人去了…… 叶晴歌和叶无道一时间听痴了---- `杨宁素打来电话,说再过半个钟头就能赶到。挂掉电话地杨凝冰就去书房看文件,叶河图则按照惯例坐在书房角落啃些宗教经典,叶无道看书繁杂的习惯也是出自他地手笔。 `杨凝冰突然放下手中资料,望着叶河图,破天荒笑了笑,问道:“你说你有多厉害?” 叶河图被这个莫名其妙地问题忽悠得云里雾里,反问道:“你是指哪方面?败家我倒是敢跟你自吹自擂一番。” 其实论叶河图的书画造诣,叶无道都承认他这辈子是怎么都追不上他的,而且杨望真苏存毅这一辈人对叶河图的字画那是喜欢的紧,极为推崇;论收藏。叶河图更是足以令不少收藏界的大师自惭形秽,他玩某种东西绝对是出神入化,玉石兵器,瓷器青铜。他都广为涉猎,而且精深;论武道,杨凝冰不熟悉,也从不刻意去熟悉,但当年紫禁城风波期间,傻子都知道那群太子党背后的人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报复,而最终的结果,却令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个男人,不染一丝尘埃地走出紫禁城,而跟他为敌的,都平静如死,彻底消失。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杨凝冰笑容开怀。一手托着腮帮望着眼前这个安安静静地男人,一手抚摸着温热的茶杯杯身。 `“那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叶河图温暖道,声音很柔很平缓,没有半点火气,其实见到她之前,他是那种做人做事从不顾及世俗眼光的狂人,谈笑间杀人,转身前翻云转身后覆雨,若说大剑无锋是用剑妙到巅峰的境界,那他早就不屑于此了。 “比如说,你打架有多厉害?”杨凝冰这话一说出口,也觉得有趣,捂住嘴笑起来,打架?怎么跟黑社会似的。 _叶河图洒然大笑,有点哭笑不得,摸了摸下巴,可既然是老婆的问题,他还真正儿八经思索起来。 `_“记得以前学生时代我背着父亲看金庸古龙他们的武侠小说,好像里面都会有什么榜什么排名的,现实中有没有?”杨凝冰好奇道。 “有。”叶河图望了望杨凝冰,似乎不敢相信她也看武侠小说,惹来杨凝冰的狠狠瞪眼,他赶紧眼观鼻鼻观心,给出一个并 不出人意料的答案。 `有云地地方就有天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男人的地方自然也就有了腥风血雨,谁不想出位?哪一场出位不需要鲜血,尊严,和生命?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多少滴鲜血、多少斤尊严、多少具尸体罢了。_ “那你能上榜不?” 杨凝冰小心翼翼问道,像个小女孩询问老师地成绩般紧张,似乎是怕失望,不等叶河图回答,赶紧又问了个问题,“都有什么榜呢?”` `“龙榜,虎榜,前者代表中国地下王朝的顶尖强者,恐怕他们十个人的杀人数加起来要让你心寒了。至于虎榜,相对弱些,可要真说起来,也算是罕见的人物了,我给你打个比方,凝冰,你见识过你父亲他们军区特种大队的强悍吧?若让他们这样的军队精锐百号人去杀一个虎榜高手,下场没有任何悬念,通杀。”叶河图看着杨凝冰微微张开嘴巴的模样,眼神更加温柔,“至于龙榜,普通人是怎样都无法想象其强大的,因为你父亲地缘故你也见过不少宗教的世外高人,他们确实有点斤两,比如那个陈式太极的当代传人陈无极,可他若碰上龙榜上的老头陈道陵,年龄虽然差不多,可论起辈分,他得毕恭毕敬叫陈道陵一声师叔祖,实力更是云泥之别。我不妨给你打个比方,一般人熟悉的那个世界高手是百万富翁,即使这群高手相互之间差距大,也不过是百万地事情,但那两个榜上的高手就是千万或者亿万富翁了,相差可想而知。凝冰,世界这么大,中国人这么多,总有些我们不晓得地稀奇古怪的事,不知道的超乎寻常的人,这就像一个穷人根本没办法理解顶尖富翁的生活,因为他没有那个层次,达不到那个位面,而生活就是如此,你不知道的不懂的,不代表不存在,因为你平庸,就这么简单。” “很浅显,却很残酷的道理。”杨凝冰点头道。 `“想知道龙榜有哪些人吗?”叶河图笑道。 _杨凝冰犹豫了下,还是摇头。 那个世界离她太遥远了,不是她想要的。 _她望着坐在那里同样正看着自己的男人,心底再次清晰明亮起来,她只要身边的人,其它的事其他的人,她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 “龙榜第一人喜欢晴歌,十多年了,还是没变,也算是孽缘。”叶河图轻轻摇头道。 “第一人。” 杨凝冰片刻失神,自言自语,她不知道虎榜更不知道龙榜有多强大,她只知道任何一名成都军区猎鹰特种兵都可以瞬间杀人,那么能够通杀那么多特种兵的虎榜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而位居龙榜榜首的男人又是怎样一种惊世骇俗的存在呢? 怪不得晴歌那么自负,杨凝冰苦笑,这样的女人不骄傲,谁有资格骄傲? `_叶河图只是安静望着她的神情,捧着那本厚重的《大般涅盘经》,他觉得这样就很好了,爱一个人,只要爱着的人好就好了,自己如何那是很后面的事情,就像小琉璃说的,苦也不苦。 “那你能上榜不?”杨凝冰终于鼓起勇气问道,那精致而典雅的脸庞浮起一抹小女人的娇艳绯红,如牡丹绽放般绚烂。 `叶河图笑着摇了摇头。 _“那你跟他们差距很大吗?”杨凝冰似乎也不失望,就是有点害羞,就像是第一次被他夺去初吻的时候,表情再僵硬再忿恨,心底其实都有她自己不愿也不敢承认的羞赧的。 _“和他们不少人差距挺大的。”叶河图眯起眼睛,笑容却是愈加灿烂了。 杨凝冰喜欢他这样的表情,醉人,却不温不火,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习惯和越来越希望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了。不过听到他说跟那群高手的差距不小,她下意识嘟起嘴巴,弧度很小,显然有点不开心,就像一个孩子发现自己的心爱东西没有别人宝贝那么可爱。虽然动作细微,但依然逃不过叶河图的眼睛,这个孩子气的细节让他笑着摇了摇头。 杨凝冰的茶杯已经微凉,叶河图起身给她倒了热水,柔声道:“凝冰,你老公,是不屑上榜的。” 杨凝冰愕然。 叶河图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轻声道:“因为十年前的龙榜,便是我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