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跪仍英雄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跪仍英雄

赫连家族虽然没有跻身华夏商业联盟,却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叶无道在北京观唐别墅的所作所为无异于跟赫连家族下战书,九大家族浮出水面的,除了吴暖月所处的家族保持中立,几乎个个都跟叶无道形成不死不休的僵硬境地。 为什么?也许真是嚣张人物的强悍人生不需要解释吧。 “兰陵哥哥,他是谁?他为什么可以这样做?”那个被吓坏的女孩哽咽道,她的母亲已经放开她蹲在地上呕吐起来。虽然赫连赢录的尸体已经被迅速清理,但刚才叶无道黑暗残忍的手段、斑驳阴冷的血迹都让人知道这并非噩梦,而是现实。小女孩倔强地站在原地,双眼茫然,她往常印象中无比高大的父亲在被人甩了一个耳光后便躲进了别墅,被抬走的除了她并不喜欢的叔叔那具应该尚且留有余温尸体,还有她以前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刀疤叔叔。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好人的,净萤。”赫连兰陵轻轻摸着少女的脑袋柔声道,他的叹息显得十分苍白,她这样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接触这个世界阴暗的一面,若不是叶无道的强横干涉,她的世界恐怕从头到尾都是光明而美好的主旋律吧。 `“他杀人了?”叫净萤的少女哭红肿了那双干净的眼眸,她拉着赫连兰陵的手哭诉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轰然倒塌,觉得所有人都变得这么陌生,温文尔雅的父亲原来有张狰狞地面具。典雅高贵的母亲原来也会脆弱不堪,高大威猛的刀疤叔叔原来也会倒下,和蔼可亲的管家爷爷也会那般无助,还有,永远都微笑的兰陵哥哥也会收敛笑容一脸严肃。 `“人总会死的。”赫连兰陵也不知道如何说服这个赫连家族的小公主,杀人,兴许对她来说属于在影视荧幕上看到都会不忍地情节吧。孰料会发生在眼前,而且倒下的还是亲人。 `“可这是不对的,呜呜……兰陵哥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呜呜,我恨他,我恨死他了……”女孩捂住脸哭泣道。 “恨吧,学着使劲去恨一个,那样你才会长大。” 赫连兰陵嘴角勾起一抹刻薄而冷漠的弧度,侧头望着孤单无助的少女。喃喃道:“朊脏的家族,本就不应该出现你这样清澈的一潭秋水,记住这个人吧,你应该感谢他。” “他是谁?”赫连净萤抬起头,稚嫩的脸庞,柔美的轮廓,却有着深刻的眼神。` “叶无道。” 赫连兰陵微笑道:“净萤,记住这个名字。” `“他还会来吗?”赫连净萤咬着嘴唇道。 “你爷爷什么时候来,他就什么时候到。”赫连兰陵重新恢复那迷死人不偿命地小脸----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而作为首都的北京自然是卧虎藏龙,兴许哪个操着流利老北京口音的摊贩二十年前就是一牛逼哄哄的角,也可能那个站在故宫城墙下疯疯癫癫的老人就是曾经的中南海红人。 一行体态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从人民大会堂走到英雄纪念碑,最后再来到故宫。指指点点,有种指点江山的味道。 `走在这行人最后的男子头发再如何打理,也掩饰不了那光秃的真相,腆着啤酒肚,略微吃力地陪着这群上司逛北京,他地官放在北京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东南沿海一个省的驻京办主任。虽然随便拎出一个副部级的就能压死他,但指不定哪天他会平步青云成为一方边疆大吏,毕竟不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是干不好这个亦商亦官地敏感角色的。 “赵市长,听说杨省长跟你在党校是同一个班。有机会可要帮我引见引见。我对她可是很早就想一睹庐山真面目,虽然外界传闻很多。但终究耳闻不如眼见嘛,这个忙,你这个老同学可必须帮忙,我把话说前头喽,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一个带着副厚重眼镜的中年男子笑道,拍了拍身边一个穿着件阿玛尼外套的男子,年龄都差不多,但举手投足间都有种上位者的姿态,很多东西,浸染久了,就会成自然。 “老宋,你看看老孙这官腔,俗!这个忙我不帮,别以为成为你们省二把手我就怕你了。”那穿着与身份似乎略微不符的男子大笑道,那个被他称作老宋的男子也是附和点头,那张标准的国字脸上满是促狭笑意。 “你个老赵,我可告诉你啊,别以为进了党校你就能爬我头上啊, 从小到大哪次做个官不是我高你一级,你看,小学我是大队长,你是中队长,中学吧,我是学生会主席,你又是副地,大学……“戴厚重眼镜的男子得意笑道,把陈年老账都翻了出来,显然跟”赵市长“铁杆交情是小时候就开始的。 “好了好了,你们这群人,都这种年纪了,还跟小孩一样,幸好你们秘书不在,要不你们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立马一文不值。”本来准备跟那位驻京办主任聊几句的一名男子摇头笑道,他穿着普通,人也普通,在这群人眼中算是最像个平民百姓地人。 “对了,老曹,你说要来看你老师,谁啊,这么大面子?”作为沿海省份省府城市的一把手,“赵市长”四十出头地年轻显然有点显得鹤立鸡群,虽然官场生涯磨去不少棱角,但终究有股傲气。 `那个相对来说年纪大一点、相貌最为普通的男子微笑道:“小赵,本来你师兄钱部长也要来的,只不过他家里临时出了点事情,来不了。” “本来钱师兄也来?”“赵市长”诧异道。这个师兄可了不得,虽然只是个副部长,但**中央组织部的副部长,你觉得一个国务院除了外交部、国防部之外地正部级能比?眼前这位曹部长,虽然也是个副的,但身份同样敏感,因为他是监察部。 “说出来你们不相信。小宋,小孙,现在跟你们一个班的,就是你们班长刘省长,他也要来的,结果不巧的是组织上刚好有任务给他,所以最后就我一个人了,反正你们正好要逛逛故宫这一块,就叫上你们了。”被称作曹部长的男子淡笑道,他的气度明显有种京官地低调。而没有地方高官那种怎么掩饰隐藏都会显示出来的强烈自信。 “老曹,到底谁啊,莫非是?”赵市长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不是哪位在中南海的大佬或者共和国元老要来故宫看看,因为他清楚,眼前的这位曹部长,加上那两个没有出现的党校成员,都算是地地道道的太子党成员,父辈或者祖父辈都曾经是北京城叱诧风云的人物。就这一点来说,东南沿海政界红人的赵市长也好,一省之长的老孙也罢。都是眼红却不敢把嫉妒流露出来的。 “小赵,你想歪了,我要见地是我一个老师,对我帮助很多啊。曾经……算了,也没啥好说的,你们看到他就知道了。”曹部长笑了笑,带着这批人走向故宫,却没有却买票口,而是直接走向检票口,驻京办主任赶紧去买了五张票。 出口通道处,一张破旧椅子上。一位头发银白的老人正眯着眼哼着小曲晒太阳,袖子上套着一个红套子,那套子就跟几年前那种在路上巡逻检查有没有谁随地吐痰的大妈差不多,不管如何,这就是一个故宫每天数万游客兴许没有一个会瞧上两眼的老家伙。 `他对熙攘的游人从来没有兴趣睁开眼睛。浑浑噩噩的,迷迷糊糊的。 外面的世界越来越繁华、现代和灯红酒绿。而他,似乎始终保持着这种甚至连冷眼旁观都不屑一顾的姿态,五年?还是十年? 也许是二十年。 “老师。”曹部长在同伴地讶异中径直走到这位老人面前,恭恭敬敬比见到国家领导人还要紧张,纯粹是一个忐忑的学生拜见严师的模样,跟这种模样类似的姿态,在他做监察部地二把手以来,无数的厅局级甚至是省部级高干做出过。 `老人依然没有睁开眼,只顾着哼小曲。 “老师,我来看你了,钱俊杰和刘琅本来也要来,不过有事情不能来了,托我跟你问好,跟你拜年。”曹部长正色道。 他身后那四个做官,而且是做大官的男子都目瞪口呆。 `“我没聋。” 老人缓缓睁开眼睛,瞥了眼这个在他看来不怎么争气的学生,口齿有点不清道:“他们比你有出息,有出息就好,来不来看我无所谓的。” “是是,老师说的是,我们这些人中就我最没长进,辜负了老师。”曹部长满是愧疚道,这让那个驻京办主任的眼睛珠子都差点掉出来,啥世道啊,副部级啊,监察部的二把手,这还算是最没长进?!这老头什么背景?太恐怖了吧! “没什么辜负我地,尽力而为,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你没辜负你自己就够了,我一个快死的老头子,禁不起你这么说。”老人又闭上眼睛。 驻京办主任脸部的肌肉开始情不自禁地抽搐起来,他在北京见过牛逼自负的大 人物海了去,却没见过这么把自己当人物的老头。 “老师,我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曹部长小心翼翼道。 “没空,没看见我正上班?”老头隐隐不悦道。 `曹部长尴尬地站在那里,安静等待下文。 `驻京办主任恨不得上去敲打敲打这个目空一切地老家伙。其他三个地方高官则开始揣测老人的真实身份,或者说以前地荣耀。 在北京,太多的光环沉淀在凝重的岁月中,太多的荣耀消散在权力漩涡中,但有心人,总能看出其中的奥妙,看出的,爬得更高,走得更远,看不出的,逆水行舟,一退再退,直到消失。 “唉,算了,什么时候有空你来趟我住的地方,我们谈谈。”老人最后叹了口气,睁开那被岁月侵蚀得有点混浊的眼睛,深深望了眼这位曾经的得意门生。 “有空有空,只要老师有空就成。”曹部长赶紧道。 “行了,回去吧,别妨碍我工作。”闭上眼睛的老人挥挥手。 `乐呵呵的曹部长跟他告别后就掉头走人,身后四个俱是前途似锦的官场男子各怀心思。 “曹部长,你老师以前是干什么的。”孙省长知道这种问题他不好开口,所以示意这个驻京办主任来问。 “他啊,了不得的人物,二十年前赵师道见到他都得跟我一样叫声老师,其实我们那一批人,多半把他当老师。”曹部长感慨道。 “那他为什么……”驻京办主任虽然明知道自己这么问不妥,却敌不住强烈的好奇心。 “也许是等一个人吧。” 曹部长笑容苦涩,摆摆手示意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这个时候一男一女与他们擦肩而过,他们甚至都没有察觉,若是平常,他们一定会停下脚步望望这对男女。 那女人穿着一件雪白唐装上衣,绣有凤凰,精致惊艳,一件麻木料的裤子,朴素却极合身,一双纹古体草书的布鞋穿在她脚上显得灵气盎然,这样的女人自然是令世俗人自惭形秽的。 但她身边的男人却丝毫不逊色,慵懒,散漫,闲淡,所有跟女人心目中英雄或者枭雄该有气质相悖的东西,这个男人身上都有,但偏偏是这样,他却显得那般从容和自负。慵懒,是因为他已再无想败之人。散漫,是因为他已经赢得佳人。闲淡,是因为他为了她而淡出了天下,淡出了江湖。 “哥,这是你第二次来吧。”那女人淡笑道。 “你应该是第一次。”那男子点点头,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一只手托着件外套,白色线衫,黑色围巾,在这肃杀的季节、沉重的城墙中,有种鲜明的对比。 ``“第二次,刚刚跟无道来过。”女人微笑道。` “那你还拉着我来,你以为我像你这么有闲情雅致,今天凝冰要回来,我得先去把空调和热水器开着。先说好,最多陪你逛半个钟头!”男人没好气道。 这一刻,他们刚好穿过检票口。 那个猛然睁开眼睛的老人,呆坐在破椅上,百感交集的混浊泪水流满了苍老干绉的脸颊。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 这个男人终于来了。 `他多么希望这个男人这辈子都不要来这紫禁城,起码在他死之前都不要来这个被雨水冲刷二十年但血迹似乎仍在的地方。 `可他又希望这个男人能来,希望他能够解开那个死结。 本该即将走出故宫的曹部长这个时候随意回头,却见到他这辈子最震撼的一幕,而其他那四个人亦是瞠目结舌。 那位老人颤颤微微站起身,浑然不顾坐了二十年修了再补补了再修的椅子跌倒,使出最大也是最后的力气小跑到那个男人面前,扑通,跪在他面前。 所有人都停下脚步,停下视线。 除了叶河图。 “河图,二十年前所有的错,我一个人来扛,你不要再跟我那些学生过不去了,我求你了,如果二十年后你还不消气,我给你磕头,磕到你消气为止!” `说罢,那老人便磕起头来,咚!咚!咚! 老人的头与青石板的撞击声,沧桑而凝重,催人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