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杀人如杀狗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杀人如杀狗

“二爷,小心!” 那跟野蛮人一般强横的刀疤男刚出声提醒,却发现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英俊却充满邪恶的脸孔,还有那双他永远无法忘却的杀戮眼眸,漆黑如深渊。 轰! 这实力不弱的刀疤男被叶无道一记左勾拳以一种违反物理常识的姿态斜飞出去,等到众人眼睛稍微适应的时候,就看到叶无道漂浮在空中,背对着刀疤男的他猛地一记肘击下去,根本来不及反抗的刀疤男被这霸道的肘击轰向地面,像滩软泥一样趴在地上。 这还是人吗? 这是赫连兰陵和那群男女第一时间的真实想法,这名躺在地上的男子虽然不敢说跟那种跻身龙榜或者虎榜的顶尖高手媲美,但要说撂倒几个特种兵精锐也是小菜一碟,做赫连家的保镖这么多年还真没有狼狈过,谁想一照面就这样半死不活了。 最惊恐的当然还是此刻跟叶无道面对面的矮小男子。 不是每个人这辈子都有机会身陷生命垂危的险境,更不是每个人在命悬一线的时刻能够保持寻常心境。 扑通。 那个男子竟然跪了下来!他就那样跪在叶无道面前,再没有方才的半点乖张暴戾气焰。 男儿当真是膝下无黄金吗?起码,对这个人来说不是。 再说,黄金有命值钱吗? “赫连赢录,你给我站起来!”那佩玉男子气极吼道。 本来杀机四起的叶无道就要把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人道毁灭。却怎么都没想到会跪在他面前,他知道对于一个将名誉看得比生命还要重地大家族来说,没有比践踏其尊严更令它痛不欲生的事情了。叶无道并没有动手,只是静静欣赏这群人的表现,不出意外,这个赫连赢录应该是赫连兰陵的叔伯辈,这一跪可真是把赫连家的所有脸面都跪得荡然无存。 “琉璃。过来。”叶无道朝赫连琉璃招招手,小琉璃走到他身边,叶无道将她拉到赫连赢录面前,朝这脸色苍白的矮小男子道:“向她磕三个响头,我可以让你继续做你的败家子。” “休想!” 佩玉男子一脚踹开那个战战兢兢准备磕头地男人,脸色阴冷地瞪着叶无道,恨恨道:“叶无道,做人还是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说吧,你想要什么。钱?女人?随便你开口!但我有一点明确地告诉你,赫连家绝对不会承认这个孽种的身份!” “我要你老婆和女儿跟我玩3p,怎么样,也没有问题?你要是答应,这件事情我可以考虑不追究。”叶无道强忍住杀意灿烂笑道,眼神瞥向那对脸色俱是一红的绝美少妇和豆蔻少女,不等那佩玉的男子咆哮,叶无道得寸进尺道:“当然,仅仅是考虑,一般来说还是没戏。” “年轻人。莫要认为赫连家真的没人。”那老管家的身躯猛然高大起来,那个刚准备偷偷溜出去的矮小男子竟然被吓到再次软下去。 赫连兰陵一直用一种看戏的心态面对这一切,他已经猜出赫连琉璃的身份,只不过目前的形势发展还没有超出他地容忍底线。他望着那孤伶伶的小女孩,不禁叹了口气,他本就不是冷血的人,更何况面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他不理会叶无道与赫连家的对峙走到赫连琉璃面前,蹲下来,柔声道:“你是沧浪叔叔的女儿吧,叫琉璃?‘愿我来世.得菩提时.心似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嗯。琉璃这个名字不错,干净,不像我们。大爷爷取名自然是不差的。” “琉璃?叫姐姐。”那豆蔻少女也不觉得琉璃生疏,学着赫连兰陵蹲在她面前,笑容灿烂。没有半点大小姐的娇气。 龙生九子,这同一个家族的人还真是良莠不齐到了极端。叶无道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赫连赢录,再看看佩玉地男子,感慨万分。 “兰陵哥,她真是道珑阿姨的女儿?”那少女歪着脑袋问道。 “你觉得像吗?”赫连兰陵见小琉璃还是很警惕他们,也不生气,他的笑容有点苦涩。他自小就喜欢跟沧浪叔叔对弈,也喜欢跟道珑阿姨学琴棋书画,只不过后面那场变故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倒转乾坤的,他,只不过是个在赫连家族人微言轻地“野种”罢了。 “很像耶!”那少女伸出手就要摸赫连琉璃的脸蛋。 小琉璃躲到叶无道身边,抱住他的腿。 “没想到赫连家还有几个有人性的。”叶无道带着浓重的嘲讽意味冷笑道,随手就挥出一巴掌,把那个站在他面前的佩玉男子就那么甩了出去,很痞子地叼起一根烟,道:“少在我面前装牛逼装深沉,什么东西,赫连鲸绥这只老乌龟在我面前,我照样抽他!” 不消说赫连兰陵和那对母女,那老管家也是一阵茫然,这一连串的打击让他们的心脏受到不小地打击。 “说,赫连鲸绥在哪里。”叶无道语气并不重,但绝对不容置疑。 那手系黑玉的男子艰难起身,英俊成熟的脸庞布满狰狞,当道貌岸然撕开面具后露出的真实面孔,往往比纯粹的丑陋要难堪无数倍,他女儿见到父亲如此陌生地神色吓得躲进母亲怀里,怯生生,柔柔弱弱,望向叶无道的眼神除了最初地好奇和新鲜,还有本能的敬畏,而美妙少妇则哀怨凄伤地护住女儿,生怕行事诡异的叶无道对她女儿下手。 “我知道,可我就不告诉你!”那少女显然还没有眼前这位长得挺好看的青年是恶魔的觉悟,从少妇波涛汹涌地怀中探出头朝叶无道委屈道。 “不说?那我如果把你们母女卖去**呢。说。还是不说?”叶无道这厮的笑容此刻要有多灿烂就有多灿烂,就跟慈善会上刚刚捐给希望工程几千万的大善人似的。 “无耻!”少妇虽然忌惮叶无道的手段,但何尝受过如此侮辱,对叶无道那是恨不得除之后快。 “琉璃被你们夺走的,我接下来要悉数要回来,你们吞下去的,都得给我乖乖吐出来。” 叶无道今天来并不奢望能够碰到赫连鲸绥这样地人物。只不过是给赫连世家一个正式提醒罢了,瞥了眼痛苦抽搐的佩玉男子,再斜眼瞄了一眼战战兢兢的赫连赢录,除了失望还是失望,走到木门的时候,身形顿住,冷冷道:“如果吐不出,没关系,我不介意把你们内脏都打出来,哦。你们应该还没有见过一个人看到自己肚肠挂在外面的情景吧?” 对付这些屹立中国百年甚至数百年之悠久老奸巨滑的家族世家,唯有用血腥才能击碎他们可笑的尊严,唤起他们比常人还要不如的深层恐惧。 “做人留一线。” 那被叶无道刻意忽视的老管家终于忍不住出手,这一拳气势如虹,没有任何花哨技巧。 “洪家铁线拳,有点意思。” 本来想让小琉璃跟着他离开的叶无道右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巧若拙地圆,轻轻一带,便将这霸道的一拳化解,而那老人也并没有气馁,一拳落空。乘势便弯腿如满弓,一个凌空回旋弹向叶无道的头部。 “唐门弹腿也会?老头倒还真有点斤两。” 叶无道的身体如不倒翁一样后倾,依然毫不费力地躲过这一腿,不等老人落地喘息。叶无道踏出一步,这一步似乎不大,却刚好飘到老人跟前,嘭!众人也不见叶无道如何出手,只看到老人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倒地后压坏院子里的一大片花草。 叶无道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吐血,“人死了没关系,这花花草草死了就挺可惜的。” “叶无道。我有个问题。”赫连兰陵仿佛没有看到这院子里发生的事情,赫连家的容荣辱似乎对他并没有影响。 “懒得回答。”叶无道拉着琉璃地小手,就要走出院子。 小琉璃没有回头,甚至没有悲哀,小脸上除了坚毅。还有往往只有历经风霜的老人才有的超脱。 赫连兰陵只是自嘲地笑了笑,叶无道的乖僻他不是没有听过。毕竟敢踢太子白阳铉屁股地人他是第一个,可真正见识这个叶家大少阴狠的一面过后赫连兰陵真真切切感受到他的剑走偏锋,这样也好,接下来的节目会更加精彩吧。 “转告赫连鲸绥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我老哥不介意他的所作所为,不代表我无所谓,毕竟,老哥他胸襟清奇,而我,从来都是睚眦必报。”叶无道耸耸肩,拉着赫连琉璃走出院子。 拍了拍身上灰尘的赫连赢录若无其事站起来,叶无道的离开让他如释重负,重新恢复赫连二爷地风采和傲慢,猥琐地自言自语道:“这小杂种长得倒是不错,有机会就送给那几个有恋童癣的家伙玩玩。” 已经走出院子很远的叶无道摇摇头,松开小琉璃,转身一步一步走回院子,盯着面如死灰的赫连赢录,走过去,扯住他的头猛地往地上一砸,砰!脑袋崩裂开始,夹杂血丝地乳白脑浆溅射开来,那佩玉男子和老管家一阵作呕,强忍住才没有吐出来。 叶无道甩甩手,走到呆若木鸡的少妇眼前,皱了绉眉,撕下她披肩,随意擦了擦手,然后丢到地上。 杀个人,还不是跟杀条狗一样。 走出院子,抱起小琉璃,她双手捧起叶无道地手,吹出热气,似乎怕叶无道的手冻坏了。 “傻琉璃,我不怕冷。” 叶无道微笑道,抽出手,“再说这手,脏。” 赫连琉璃重新捧起他的手,贴在她脸上,道:“脏的是这个世界,无道哥哥的手很干净。” “很干净吗?”叶无道的声音有点恍惚。 “嗯!最干净了。” “那我就用这手牵着琉璃走一辈子,好不好?” “好,无道哥哥,我们拉勾。” “拉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