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零章 一物降一物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一零章 一物降一物

赵宝鲲和廖璧这对活宝终于被他们各自长辈召唤回成都,这其中也有叶无道的暗示,这北京城越来越暗流涌动,他不想伤及宝宝和虎妞,若仅仅是政治层面的尔虞我诈,叶无道尚且不至于让这两个家世不逊自己的死党打道回府,可他面对的毕竟是整个龙帮,一个从未真正浮出水面的地下帝国。 清晨,拉着小琉璃散步完的他随意找了家小店要了两份早餐,小琉璃红扑扑的脸蛋格外精致,现在她愈加像个精灵,虽然叶无道跟小琉璃拉勾上吊说让她长大后给他做老婆出于玩笑,不过一想到这么灵动的小女孩以后出落得倾城倾国却被其他男人亵渎,他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小店走进两个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个极狐媚的女人,老人因为偻而显得矮小,而这女人也不过一米六,身材娇小玲珑,却更能惹起男人的蹂躏**,似乎一见到她就能够激发潜藏的虐待因子,这两个人,当然不简单。 吉四爷,京城大少谭桧落马后北京天上人间俱乐部的真正负责人,此刻正眯着那眼神浑浊的眼睛,不温不火地盯着叶无道 那女人便是天上人间四大红牌中的诸葛小仙,狐妖一般的女人,她小心翼翼搀扶着吉四爷,力道不轻不重,伺候人是她的拿手好戏,若你份量够足,资产够多,运气好的话你还可以试试看她在床上此后人的本事。 “如何?”叶无道用纸巾轻轻擦拭赫连琉璃地嘴角,却不看这两个大人物。 “主子说了。就按叶少说的算,分。”吉四爷缓缓道。 “你主子倒还算识时务,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叶无道拍拍赫连琉璃的小脑袋,示意要走人,小家伙温顺乖巧地躲进他怀里,叶无道抱起她站起身,望着披着件紫貂披肩的诸葛小仙。**裸的眼神将她上上下下瞄了一遍 “叶少若喜欢,她也可以拿了去。”吉四爷语调平缓,永远是那种不死不活的样子,只不过近期似乎身体愈发不行,再没有以前的那种精气骨。 诸葛小仙听到吉四爷这句话,娇媚地身躯微微一颤,随即极矜持羞赧地望着叶无道,犹如未经人事的处子般楚楚动人,只不过叶无道又不是情场雏鸟,诸葛小心这种欢喜场合的手段对他那是没半点意义。可见南宫风华始终排在她前面并非只是白阳铉青眼相加的缘故。 “这也行?”叶无道感到有点荒唐。 “女人而已,天上人间从来不缺。以前是,现在也是,跟叶少合作的以后更是。”吉四爷枯老的脸庞挤出一丝深意的笑容。 像是菜市场中等着被贩卖的鸡鸭的诸葛小仙仍然神色妩媚,看不出半点怨恨,依然风骚的娇躯,还是那个人见人怜地尤物。 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可女人要入了这天上人间俱乐部,同样不浅。 荀灵需要太多太多的磨砺才能真正掌控这天上人间,不过叶无道能等。就像他当初在俄罗斯冰原上的暴风雪中一动一动17个钟头等目标出现一样。 “以后还希望叶大少多多怜惜小仙。”诸葛小仙妩媚笑道,她知道自己跟叶无道初次见面的印象很糟糕,但她自信只要这位大少是个正常男人,她就能扳回局面。见叶无道并没有流露反感神情,诸葛小仙眸子流溢出柔柔弱弱的哀伤,顿时她那苗条娇小的身躯都给人种在风雨中飘摇需要男人呵护的感觉,“以后叶大少可要给小仙作主,这北京城的男人可不都像叶少这么风度哩。”不漂亮的女孩子撒的娇,有点像是我国文人东施效颦西方作家地写作手法,总会给人种走样的感觉,男人每次见着这些恐龙撒娇。罪恶感便会油然而生。而诸葛小仙这种情场高手自然知道如何释放自己最大的优势,漂亮的女人若再智慧点,情商高点,确实是种可怕而致命地生物。 啪。 “弹性不错,不过我可不想死在你这个妖精的身上。”叶无道跟诸葛小仙擦肩而过的时候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臀部。响声清脆,饶是诸葛小仙这样风月场所八面玲珑的女人也脸颊红润。眼神真真切切哀怨起来。见惯了各色场面的吉四爷只是缓缓走出小店,他知道跟叶无道这种人不需要客套和废话,把意思传到就够了,在诸葛小心有点别扭的搀扶下,坐进那辆黑色宾利。 “那姐姐其实很可怜。”趴在叶无道怀里的赫连琉璃小声道,在不懂事地时候她就习惯这样趴在爷爷的怀中,只不过那个时候她见到的都是世人的白眼,遭遇的都是唾沫和辱骂,如今这个怀抱,在冰冷地生活中硬生生为她挤出一丝温暖。 能带给身边在乎的人一个宁静地天地,这就是强者。 “谁不是可怜人。” 叶无道拍拍这个悲天悯人的小丫头,道:“可怜人自有可恨之处,人啦,活着谁都不要看不起谁,也不要同情谁,折腾来折腾去都是个死。” “琉璃不懂。”小丫头仰起脑袋,望着那叶无道鲜明深刻的轮廓,水晶眼眸中充满疑惑。 “等琉璃什么时候懂得这个世界无所谓好人坏人的时候,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叶无道抱着她走在马路上,突然犹豫起来要不要带琉璃去剥开最疼最痛的伤疤,赫连世家,带给她最刻骨铭心伤痕的地方,去,还是不去?叶无道低头看了看眨巴着眼睛苦苦思考的小琉璃,忍不住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笑道:“不懂的东西去想它干什么。你爷爷肯定告诉你要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吧。琉璃,告诉我,你想不想去你爷爷地家?” 她爷爷赫连神机的家,而不是她的家。 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琉璃觉得她的家就在什么地方。 “想。”赫连琉璃被叶无道亲了一口,笑容灿烂得好像整个季节都明亮起来。 “为啥?”叶无道有点奇怪,以琉璃的心思。肯定知道她面对的将不是一段温暖的道路。 “因为你想,所以琉璃就想。”小琉璃似乎有点害羞,躲进叶无道外套内,不敢看人。! 还没成我媳妇呢,就这么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地道理了?叶无道哈哈大笑,这小琉璃还真是越来越有趣 了,怪不得家里那个无良老头拐弯抹角地要收她做关门弟子,不过听说她在成都峨眉山的净琉璃界呆了段时间,有机会必须问问看她在那的所见所闻。 抱着赫连琉璃的叶无道来到温家的时候,不仅南宫风华在。连温沁清不轻易露面的父母也都在家,温沁清的父亲是个书卷气息浓郁的男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正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他有种博览群书后的大气,相貌倒不算太出众,只不过仅凭他那种淡定从容的温文尔雅,就能吸引女人飞蛾扑火。他身边坐着一位身材曼妙但有张娃娃脸地女人,一双灵动的眸子颇有画龙点睛的韵味,一看就不是那种传统女人。她此刻正拉着南宫风华闹嗑,虽然已经是有孩子的女人,但始终让人觉得是个小女孩,她丈夫倒像是她的父亲。'x5w:e1?4[1`$a!\ 开门的是南宫风华。两人相识无语。 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有命运。 客厅那套博士组合音响中正播放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属于叶无道能闭上眼睛弹下来的曲子。 “你就是那个叶家大少?”温沁清的母亲像个好奇心浓重地小女生惊奇道,不过并不给人突兀感觉,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叶无道,似乎想看看这个传闻中不可一世的公子哥是不是有啥三头六臂,最后失望道:“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挺帅。挺干净的。” “然然,不许胡闹。”男子放下杂志,朝叶无道露出一个友善地微笑,面对自己妻子孩子气的鬼脸他也无可奈何。 “老师!” 走到二楼拐角的温沁清一见叶无道,本来病恹恹的她顿时来个精神。飞快跑了下来,可怜她拖着的那条绿蜥蜴就那么连滚带爬从头甩到尾。惨不忍睹,最后四脚朝天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温沁清嫌它麻烦就松开了它,本来像是壮烈牺牲的它立即翻身,噌噌噌,用一种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找了个角落躲起来。;k%w1e't 温沁清小跑到叶无道跟前,嘿嘿微笑,突然看见他怀里同样睁大眼睛看她地赫连琉璃,两个小女孩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僵持着。 叶无道把赫连琉璃放下来,笑道:“沁清,她叫赫连琉璃,你叫琉璃姐姐就是了。” 虽然赫连琉璃要比温沁清大点,不过个子差不多,温沁清显然不乐意叫她姐姐,绕着琉璃走起来。 似乎想起什么,温沁清大叫一声,跑到那只小强失踪的地方,摸着下巴眯起眼睛找起来,念念有词,杀气腾腾,如果仔细听就知道她在说:“敢溜,看我找到后怎么收拾你!今晚你就给我睡鱼缸!” 叶无道拍拍琉璃的头,示意让她去跟温沁清玩耍,小琉璃犹豫了下就跑过去。 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的温沁清眼睛开始湿润,可怜兮兮地站在原地,赫连琉璃小心地扯了扯她衣角,伸出手,指向那只小强藏身的地方,温沁清将信将疑地按照她所指方向去搜寻,果真把那只蜥蜴拎了出来。顿时温沁清就把赫连琉璃当作了神仙一般地人物,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小琉璃,掐着蜥蜴脖子的她无限崇拜道:“你是神仙吗?” 小琉璃尴尬地摇摇头,望着那条眼神“哀怨”地蜥蜴,有种浓重的负罪感。 “那你是妖怪?”温沁清打破砂锅问到底。 小琉璃依然摇头。 “那你是外星人吗?”温沁清恍然问道。 小琉璃叹了口气,伸出手,温沁清赶紧把那条装死的小强递给她。小孩子之间的交流往往没有小孩和大人或者大人之间的那种隔阂,温沁清对赫连琉璃这个同龄人显然不排斥,虽然她在幼儿园中属于那种连老师都没辙的小霸王,但此刻倒像是个正常心智的孩子。见到自己的宠物趴在琉璃手掌上摇头晃脑,温沁清更加觉得她特牛逼哄哄的,又开始围绕着她转了一圈,歪着脑袋问道:“你真不是神仙?”$w1l)h#z5m 小琉璃不说话,把蜥蜴还给温沁清,观察起这幢房子的风水。 “你干啥呢?”温沁清像个小跟班屁颠屁颠拽着小强跟在赫连琉璃后面 “看看这房子的风水格局。无`敌'龙;书-屋0整1理”琉璃终于开口道。 “啥又是风水呢?”温沁清追问道。 “藏风聚水,房间物件摆放都是有讲究的。”赫连琉璃随口答道. “藏风聚水又是啥东东?”温沁清一阵头大,顿时愈加觉得老师带来的这位姐姐很好,很强大。 琉璃不明白这小孩怎么就这么多废话,自顾自地打量起房间,温沁清也不生气,乖乖跟在她后面。 一物降一物吧。 “那孩子看着就舒服,该不会是你女儿吧?是叫琉璃吧?”温沁清母亲惊讶道。 “那孩子姓赫连呢,瞎猜什么。” 颇有气势的男子叹气道,主动向叶无道伸出手,和善道:“我是沁清的父亲,姓温名洪钧,这是我爱人,陶然。至于南宫老师,想必你早就认识,我就不介绍了。” 温洪钧。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隐讳的笑意,伸手跟这位明显熟知他底细的男人握手。 “谁说孩子就不能跟她妈姓的?”陶然不乐意道,惹得温洪钧和南宫风华两人忍俊不禁。 “琉璃是孤儿。”叶无道淡笑道。 陶然讶然皱眉,再望向赫连琉璃的眼神更加温柔。 “外面都说你这人很嚣张跋扈呢,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陶然毫无心机道。 “然然,怎么说话的。”虽然是质问的语气,却听不出半点火气,可见温洪钧对这个妻子是打心眼疼惜. “叶老弟,呵呵,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见叶无道并不反对,温洪钧给他倒了杯南宫风华刚刚泡好的茶,道:“我有个冒昧的请求,不知道当不当讲。”“温老哥你尽管说。”叶无道一脸微笑,看不穿内心想法。只是一个叫叶老弟,一个喊温老哥,关系拉近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温洪钧大笑道:“我想请你做沁清这孩子的干爹,不知道你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