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九死一生的博弈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章 九死一生的博弈

“兰陵,这是一个需要杀富济贫的社会,你说呢?若一个时代都是错误的,罪恶的,那它附属下的一切都值得去怀疑,只可惜令人惋惜的是敢去质疑的疯子太少,甘心碌碌无为的庸人太多。”白阳铉递给赫连兰陵一根烟,自己却没有抽,他只是摩挲着那颗圆润剔透的玉扳指。 此刻李凌峰也走上天台,面对白阳铉这位无比耀眼的青年,淡然道:“太子,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白阳铉习惯了李凌峰在容忍限度之内的尊严,微笑道:“听说叶无道跟你在商场上一决雌雄?” 李凌峰神情复杂地点点头,道:“太子,放心,麒麟会兴许无法抗衡伪太子党,但我自信在商业上,神话集团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撼动风云企业的根基,他要跟在商场上玩,那我就陪他玩。” 白阳铉斜眼瞟了这位北方的商界大佬,冷笑道:“我不妨提醒你一下,跟你初步接洽的汤姆逊中国区总裁,是李炎黄的女人。” 在见到李凌峰在最初的错愕转为杀机的瞬间,白阳铉的笑意更冷,“报复就算了,那个女人的来头不是你所能动的,或者说我都不想去惹,至少暂时是这样。” 李凌峰紧皱眉头,他显然没有料到叶无道的势力竟然如此庞杂。 “连我都不敢小瞧叶无道,你算什么东西?白阳铉大笑道。一点都没有给李凌峰留有情面。赫连兰陵嘴角的笑意更是充满不屑。出身贫贱的李凌峰本来在太子党核心层就不受欢迎,如今一朝失势,在北京地影响力更是江河日下。 李凌峰神色自若,似乎不为所动。 只是那叫华夏的中年男子却缓缓睁开眼睛,朝李凌峰望去,那冷冽眼神令人生寒。 无毒不丈夫,可李凌峰还知道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男人才能活更久。 韩信若没有爬过那混混的胯下。便没有后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他就只能是个死于斗殴中的无名小卒。 “不过你放心,太子党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牢不可破,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白阳铉笑了,灿烂而开怀。 “革命地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突破。”李凌峰和赫连兰陵异口同声道,两人视线一交集便闪开。 “不错不错。” 白阳铉很乐意自己的手下都是聪明人,停下抚摸玉扳指的动作,道:“埋在最深处的定时炸弹,就要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敌人致命一击,让他再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哪怕是一点点可能!” “莫非?”赫连兰陵诧异道。 “天机不可泄露,天机不可泄露。”白阳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眼神玩味。 如今是叶无道在明他在暗,他在等,很耐心地等,等叶无道为了对付龙帮而打出所有牌的时候,他才出牌,他要一步一步把叶无道逼入绝境。 “太子是眼睁睁看着鹬蚌相争的渔翁,也是看着螳螂捕蝉的持弹弓者。”赫连兰陵恭维道。 “论拍马屁地功夫,东琉。琅骏这些家伙可都比不上你。”白阳铉笑道。 赫连兰陵依然保持那永远笑眯眯如狐狸的表情,当他感受到李凌峰那细微的讽刺意思后,爆发出一股并不刻意掩饰的杀机。 白阳铉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望着远方。 帝王术的精髓在于制衡。这个他很小的时候就被一个人告知。 他有个习惯,站在高处,眺望远方。 因为那个人说过,一个男人站在万人之上,就必须需要看见更远的地方,要不然某天坠落于这万人之中,会死得很惨很惨。 “虽然曲折了点,但我终究是赢家。”白阳铉喃喃自语。 赫连兰陵比白阳铉更坚信这一点。所以他选择站在这个地方。 最后白阳铉转身拍拍李凌峰的肩膀,随后擦肩而过,道:“凌峰,你有机会学学上海青帮的张展风。”---- 紫竹搭建而成的房子中,随意摆放着几张青藤椅。一张檀木桌,桌上一盏雕刻八仙过海地白瓷壶。壶中热气腾腾。 一名身穿白色休闲唐装男子端着茶杯,不急不缓不温不火地品茗,茶是好茶,十八学士龙井,这水是好水,虎跑泉,所以他喝的很惬意。颇有种栖守道德老于林泉的意境,只是以一个俗人的眼光来瞧,能住这种地方,喝这种茶地人,资产最少也不会少于八个零。 绣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介于女人和女孩间的绝代佳人,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独坐幽篁里的女子早已经成为男人意淫中才能出现的极品,只不过这个女孩,暂 且称作女孩吧,却有种令男人自惭形秽的冰清玉润。 “浅静,来陪我下盘棋。”男子放下茶杯,搬出两盒用黑白玉石打磨出来的棋子,棋盘的材料倒只是黄杨木,算不得珍贵。 “不下。”女孩淡然拒绝。 “说吧,找我什么事情。”那男子也不恼,只是微笑望着这个心思剔透地妹妹,她若不是女儿身,恐怕南方那个叶姓青年就不会如此寂寞了吧。 “我想知道你有几分胜算。”这女孩自然就是在浙大跟叶无道有数面之缘的柳浅静,也是帝师柳云修的妹妹。 “佛云不可说不可说。”柳云修只是喝了口茶,伸出纤长如玉的手将那两盒棋子收起来。 柳浅静瞪了眼这位在中国黑道翻云覆雨的大枭雄,终于不再是那副冷冷淡淡地样子。有点一个女孩该有的正常姿态。 “太子党短短不到四年时间就膨胀到这种地步,虽然可以说叶无道他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只是别忘了,任何事情都是物极必反,浅静,你就从来没有去想他就真地幸运,你觉得凭那个时候的他真能王霸之气一震。就把李炎黄、诸葛琅骏这样的人才吸收,并且赢取这群人的绝对忠诚,这一点,就算是今天的我都不能完全保证。”柳云修停顿了一下,用一种提示地语气玩味道:“在他离开太子党后,以四大天王八大战将的框架才构建完毕,这其中……” “谁不知道太子党成员的忠诚……”柳浅静本想反驳,却哑然无语。 忠诚? 能值几个钱呢? “一个上位者,必须能够背后看人和看人背后。”柳云修优雅道,“太子党的扩张掩盖了太多真相。不过这不能怪叶无道,回来不到一年,他做的已经足够令我惊艳,否则,我也不会跟他下这盘棋。” “这对他不公平。”柳浅静说了句自己也觉得很幼稚的话。 “在枭雄的字典里,永远不会出现公平这个词汇。公平永远是弱者的借口,即使身处劣势的强者,也不屑这两个字。” 柳云修望向这个熟谙韬略的妹妹,柔声道:“东方洛河答应我出手了,你说我有几分胜算?” “七分。”柳浅静皱眉道。这东方洛河身为东方家族地长子,虽然跟哥哥交情极深,却素来懒于入世,跟他弟弟一样混迹社会。一个开出租车,一个给人打工,都是那种游戏世界的男人,这次东方洛河的明确表态就有点诡异了。 “军刀曾经欠我一个人情。”柳云修微笑道,给柳浅静倒了杯茶,这茶,虽说一人独饮是幽,但和妙人对饮更有韵味。 “八分。”柳浅静叹了口气。军刀本身可怕。但他背后代表的更令人绝望。 “青龙已经被长老会议召回龙帮。”柳云修笑了,很干净,也很自负。 “九分。”柳浅静眼神复杂地黯淡下去,她所希望看到的是一场势均力敌不到最后谁都无法言胜的博弈,而并非一场从开始就能清楚看到结局的游戏。 “西门家族的那个怪物从**回来了。中国这么大。怎么会只有叶无道一个人能折腾。”柳云修低头望着那只空杯,笑意玩味。不否认。叶无道是个百年一出的天才,可不代表偌大的华夏,不能同时出现第二个这样地天才,日本尚且能同时出现叶隐知心与和歌忘忧,煌煌华夏又岂会差了? “十分。”柳浅静颓然坐在青藤椅子上。 “我们这辈人和上一辈人谁都忘不了中国有个叶河图,可雄踞龙榜的西门雄魁又何曾弱了?”柳云修笑了,似乎对命运的安排很满意,“西门家族的那个败类,若是早点碰到叶无道,这天下,早就是我跟他地天下了,哪里容得叶无道后来居上。” “他在**没死?”柳浅静心灰意冷道。 “只要不是我亲眼看着他被剁成一块一块,就是西门雄魁跟我说他儿子死了,我都不信。”柳云修摇头笑道。 柳浅静脸色微微苍白。 她没有去碰那杯柳云修给她倒的茶,未喝她便知道这茶是苦的。 “最重要的是,他对不起杨宁素,我要他死!”柳云修将那手中玲珑晶莹的茶杯丢出窗外,在空中划出一道决绝的弧线。 柳浅静缓缓起身,走向竹门,停下脚步,道:“若是那个男人出手呢,他毕竟是他的儿子。” 柳云修没有说话,闭上眼睛,手指摩挲着茶壶。 所以,这场博弈,叶无道并非必死,而是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