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与整个国家为敌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与整个国家为敌

世界上最动人的女人,永远是接下来即将被推倒的。 燕清舞跟叶无道虽然没有做成那事,只不过对燕清舞这种女人来说,做不做那**裸的事情早已经不是关键。清早起床的时候燕清舞一不小心碰到他的那玩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她惊呼一声飞快逃进洗手间,生怕叶无道要她再做那羞人勾当。 哭笑不得的叶无道抽了根烟,躺在床头,这种日子不多了,能享受赶紧享受,很快就要重新迎接亡命之徒的生活喽。 把燕清舞送回北京军区大院,叶无道去接赫连琉璃,没有想到这小家伙已经被老头抱着去爬长城,本想带她去赫连家族的打算也只好作罢,最后还是来到了韩家,虽然不清楚最后为什么韩点将答应他跟韩韵来往,但趁热打铁的道理他懂,当然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下定主意要把韩老师拿下的他怎会安啥好心。 不过他到韩家的时候韩韵父母都不在,只留下韩韵和韩雅这对姐妹花守家,韩雅见叶无道来访自然很高兴,她对这位相貌英俊气质极佳的准妹夫那是相当的顺眼,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欢喜,她倒好,看妹夫也是越看越满意,又是端茶送水又是嘘寒问暖,热情得连叶无道都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有韩雅在场,叶无道也不至于对韩韵太放肆,午饭是她们姐妹一起做的,餐桌上韩雅看着叶无道狼吞虎咽的模样。娇笑道:“无道,几天没吃了?要是觉得好吃,以后常来。嗯,干脆住这也行,反正有空房间。” “姐,有你这么接待人家地吗。怎么好像无道已经是你妹夫了。你这样就不怕他以后仗着有你撑腰欺负我啊?”韩韵无奈道,她这个姐姐什么都好,善良,温柔,可就是有些时候太热心,不过她这么接受无道也好,起码不用担心无道在韩家会尴尬。 “唉,这年月找老婆难啊。漂亮的不会下厨房,能下厨房的不温柔,可温柔地没主见,有主见的没女人味,有女人味的太会花钱,不乱花钱的不懂时尚,时尚地又不放心。放心的偏偏就没法看,雅姐。你说这叫我们男人怎么找老婆?”叶无道眼神无辜,拉起韩韵的手,道“如今好不容易找到韩韵这样又漂亮又能温柔又能下厨房的女人,我可不得抓紧喽啊,雅姐,你说是吧?” 叶无道左一个雅姐又一个雅姐把韩雅叫得极为舒心。眉开眼笑道:“是啊,那你以后可给我好好对待小韵。要不然我非饶不了你。” “我要是敢对韩韵不好,雅姐你就拿菜刀追杀我。”叶无道微笑道。 “瞧你说的,雅姐是泼妇吗?”韩雅亲昵地拿起筷子敲了一下叶无道的头,看他饿鬼投胎一般地使劲扒饭,真不明白这饭就这么好吃吗?不清楚叶无道那段炼狱生活的她自然不会了解,关心道:“无道,听小韵说你要用两年时间读完浙大,为什么呢?” 叶无道脱口而出,一见韩雅错愕表情,赶紧笑道:“我想早点去社会上历练。” 韩雅点点头,她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准妹夫的恐怖背景,韩韵没有刻意提起,韩家两老又不会主动去跟别人谈论这个,加上韩雅也不是那种八卦地女人,所以她目前对叶无道的所有认知就是一个很合格的准妹夫。韩雅的身材跟韩韵一样好,只是略微丰腴些,跟为人妇有关,她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刻意矜持,叶无道反感女人在餐桌上草木皆兵地挑食厌食,这样的女人哪怕拥有小蛮腰也令人索然无味。 “对了,雅姐,听说你喜欢瑜伽,我朋友有张梵迦瑜伽馆的钻石会员卡,她正好要出国,反正放着也是浪费,我就向她要了过来,下次给你带过来。”叶无道笑容真诚道,啥狗屁朋友,十多万块买来地。 “真是你朋友的?”韩雅也不笨,笑容很甜,却也很了然。 “姐,你收下就是了,他地身家早就破亿了。哼,他其实早就打定主意不读浙大了,八成是觉得我在那里碍眼,耽误他沾花惹草吧。”韩韵气呼呼道,虽然比叶无道大了不少,但在家里的表现俨然就是个陷入初恋爱河的小女人。 “无道,你是做什么的?!”韩雅娇呼道,放下筷子打量着叶无道,她不是没有见过富人,只是还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亿万富翁。 “什么都涉猎吧。” 叶无道本想马虎过关,可一见韩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地眼神,只好硬着头皮道:“酒店连锁、房地产、网游动漫、电影餐饮等将近十来个项目,因为不想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这都是你的产业?”韩雅诧异道 “算是吧。”叶无道含糊道,若不是有个叶氏集团地框架,他也没这么快迅速完成对别人来说最为艰苦的资本积累。 “姐,他下属中可有很多大美女。”韩韵落井下石道,确实,夏诗筠,蔡羽绾,哪个不是艳绝一省的美人。 韩雅笑而不语,安静的给叶无道夹菜,不知道在寻思什么。叶无道离开韩家的时候没少揩韩韵的油,强忍住在车里把这位相当于厅级干部的美女校长就地正法的邪恶念头,叶无道随后来到景山之巅,因为有人在那里等他。古松枝头,一袭白衣如雪,一柄长剑清越,不忍尘埃的背影,孤寂清冷,她便是背负长剑的叶隐知心 叶无道跃上树枝,坐在她身边,眺望远方。用一种很遗憾的语气惋惜道:“知心,你真的要走?” 叶隐知心叹息道:“天照神社、靖国神社和国家神社这三大神社似乎背着安倍晴海做出秘密协定,如果我不回去。恐怕水月流数百年基业就要在我手中毁于一旦。” 叶无道洒然道:“等我解决国内地事情,就去帮知心收拾那帮跳梁小丑。” “唉。” 叶隐知心轻轻叹息,语气也柔和起来,“你还是。先活下来再说吧。” 叶无道酝酿了半天,终于狗嘴吐不出象牙地蹦出一句,“放心,在跟知心生一窝娃娃之前,我不会轻易挂掉的。” “滚!” 修养极佳的叶隐知心二话不说就飞起一腿。 砰!在空中抛出一道弧线地叶无道跟欧阳修练蛤蟆功一般趴在地面上。 叶隐知心望着天空,喃喃自语,“把轩辕剑交给你,就等于我背叛了整个日本。你可曾知道。我这一去,就是与整个大和民族为敌?”---- 燕极関突然让燕清舞询问他是否有时间,叶无道心想被你这么一说我就算是没时间也得变有时间啊,原来是要陪这位位高权重的老人去听京剧,到了长安街上的长安大戏院外,燕清舞清亮的身影很快就映入眼帘,可能是那晚地**举止还没能彻底消化。燕清舞那清冷刻骨的气质如今平添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柔和,在叶无道看来这妞眼角眉梢都隐含媚意。 折子戏《霸王别姬》。叶无道对这并不陌生,因为燕清舞说她爷爷钟爱京剧,他便狂啃有关京剧知识的书籍。 台上两米长的水袖飘逸,娥姬也算水灵,唱腔也足够凄美,只可在叶无道这场杀戮场中尸体堆中爬起来的人对那个“霸王”很不对眼。愣是没看出他有半点惜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味道,只不过看燕家老头颇为沉醉地眯起眼睛。他可不敢把内心想法说出来。 “这长安戏院是第一次来吧,老舍茶馆去过没?”燕极関随意问道 叶无道摇摇头,心想他来北京要是整天这么闲逛,那还不被龙帮挂在**上鞭尸。 “那你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坐着八仙桌、吃点驴打滚、豌豆黄什么的,要是再叫一杯细瓷盖碗茶,那老北京地味儿就足喽。清舞如今也算是个闲人,北京这么大,你要是想去什么地方,就让她带你去。”燕极関依然眯眼,跟着曲子轻轻摇头晃脑。 燕清舞目露喜色,爷爷这么说分明已经表态。 “好的。”叶无道沉稳道。 “无道啊,你有没有觉得清舞这孩子极有虞姬的韵味,我也老纳闷,天楠和咏颜怎么就有这么出彩的女儿,我这做爷爷的,一大把年纪了,没什么想法了,就怕今后清舞自己选择的那条路太难走,有个磕磕碰碰什么的。”燕极関叹道,转头满眼慈祥地看了看燕清舞,最后又欣赏起《霸王别姬》。 “清舞即使是虞姬,可我不是霸王。” 叶无道想了片刻,道:“不过我若是霸王,为了虞姬,也会过江东。这霸业再好,天下再妙,总比不上保护身边地女人要紧。” “哦?无道,你真是这么想的?”燕极関微笑道,笑意玩味. “是地。”叶无道坚定道,这番话本就是心声,他并没有刻意迎合燕极関。 “我想当年,你父亲也是这么把你母亲从杨老头手里骗走的吧。”燕极関哈哈大笑,似乎很开心,拉过燕清舞的手,再拉过叶无道的手放在他孙女的手上,叹息道:“这孩子父亲走了,那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谢谢燕爷爷。”叶无道激动道,他没有想到天大的难题竟然就这样在轻描淡写中解决掉,真跟天上掉馅饼一般。 “错了。”燕极関有点不乐意。 “笨蛋,叫爷爷。”燕清舞见叶无道纳闷,不禁红着脸出口提醒。 “对对,谢谢爷爷。”叶无道微笑道。 在《霸王别姬》拉下帷幕地时候,叶无道淡淡说了一句,“爷爷你放心,不管以后白阳铉和他的北京太子党下场如何,东琉始终是清舞地哥哥。” 燕极関松了口气,拍了拍叶无道的肩膀,深深望了他一眼,随后在警卫的护送下径直走出长安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