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五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红墙黄瓦,巍峨雄伟。 昔日天子之城,非国之重臣不得进入的神秘禁地,今日却成为普通百姓花几十块钱就能尽情游览的景点,物是人非,不知道那帮芶延残喘的满清遗老和他们的后代作何感想。叶晴歌如老僧入定方士辟谷一般只是遥望着沉厚的漆红城门,没辙的叶无道只能陪着这个不惹俗世半点尘埃的姑姑站在那里被人指指点点,叶晴歌就这么足足站了半个钟头,似乎将所有那些尘封的记忆都从泛黄的历史中拎了出来梳理一遍才罢休,终于收回视线,走进故宫。 令叶无道郁闷的是故宫正在修缮中,许多份量极重的宫殿都被大布笼罩起来,算是一件憾事。 “古人伤心秦汉经行处,感慨那万间宫阙都做了土。其实哪朝哪代,不是这‘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呢?”叶晴歌轻抚老槐,神情慨然。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苦?”叶无道对这御花园中也着实没啥兴致,比起禅迦婆娑她爷爷那个老头的药圃,这个如今纯粹做游人观赏的经典实在是挑不起叶无道半点**。 “烽火乱世,颠沛流离,国破家亡,我虽非鱼,却确定那些朝代的百姓乐不起来。”叶晴歌摇头道。 “我倒是欣赏‘兴,也任它。亡,也任它’的那种豁达。”叶无道摸了摸鼻子道。 “呵呵,无道,你这是对生活极端消极的犬儒主义哦。并非是道家的那种积极地避世。” 叶晴歌笑道,随即补充了一句,“不过也挺好。你若是宅心仁厚的善人,不要说你爷爷,我也劝你去安心做个花花公子。” 叶晴歌倒是不以为意,一个一个宫殿走过去。走走停停,叹叹息息,这一走一停,一叹一息间,她跟叶无道便由两道红墙中走到了最北的神武门。 一路行来,金漆木柱,石雕蟠龙,朱金扉。还有那令人眼花缭乱地黄琉璃瓦,都不曾令叶晴歌有丝毫惊叹。 “不去故宫博物馆看看?”叶无道见叶晴歌在一**荫下的木椅坐下,有点纳闷。来故宫却不去博物馆看看总有种去宝山而空归的感觉,只不过见姑姑那双清澈而坚定的眸子,叶无道知道她对这博物馆兴趣缺缺,耐着性子坐在她身旁,不知道为什么又想抽烟。 “我以前总以为你会过上长安子弟肥马轻裘地纨绔生活。做个永远不担心明天的败家子,浑浑噩噩却心满意足地偎红依绿地游冶人生。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懒得去理会这天下的风起云涌,只是做你女人的男人。”叶晴歌轻笑道。 “小的时候我确实觉得羞解罗裳妙伶清舞于榻侧、红袖添香素手研磨于案前是一个男人最终极的生活,也一直梦想这样的生活,虽然爷爷告诉我男儿当站于万人之上,虽然小姨也告诉我权势才是男人地最好外衣。虽然叔叔更**裸告诉我权力无非就是颠倒黑白,我都听进去了。可就是懒得不做。”叶无道自嘲道。 “直到遇见夏家那个女孩子?”叶晴歌摸了摸叶无道的脑袋,那件风波虽然在他们这辈人看来有点幼稚,可在情字一事上,再成熟再城府的人的表现都显得荒唐可笑。 “姑姑,你这辈子遇到过让你心动并且痛彻心扉的人吗?”叶无道自嘲笑道,莫非真如那印度的臭婆娘所说一切皆是命运?要不然如何解释他跟夏诗筠之间的姻缘? 叶晴歌沉默许久,最终摇了摇头。 “萧易晨也不算?”叶无道忐忑不安道,姑姑和青龙之间地事情他当然有所耳闻,只不过是皮毛而已。 “他?”叶晴歌笑了笑。 啪! 又是一记结结实实的板栗。 叶无道捧着脑袋极其郁闷,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挨了板栗,这个姑姑怎么看都像是有暴力倾向地女人。 “你敢腹诽姑姑有暴力倾向?”叶晴歌嫣然一笑,只不过下手可没有丝毫含糊,别怀疑,这就是叶无道今天的第四个板栗。 不否认叶晴歌笑起来的时候要多倾城倾国祸国殃民都不为过,只不过挨板栗的叶无道就只能可怜兮兮地抽了根烟,再不敢在肚子里说这个姑姑的坏话,论心狠手辣手腕血腥叶晴歌兴许比不上叶无道,但纯粹论智商,叶无道这个怪物仍然是比不过他的姑姑。 接下来叶无道走马观花地带着这位神仙人物一般地姑姑逛了不少地方,吃了不少小吃,那些名气大的地方贵地饭菜偏偏没有带她沾上一样,而叶晴歌似乎还算满意,跟叶无道在鬼街吃北方水饺的时候还很长辈地从自己碗里夹给他一个饺子,这种亲情和温情若是看在叶正凌眼中,非把他这头老狐狸惊呆。 最后在一家茶馆坐下,钱能通神,在叶无道的安排下叶晴歌得以自己泡一壶茶,而叶无道则极有福气地喝到她亲手泡制出来的清茶,入口并不显韵味,只是当一杯茶喝尽,杯空人走后才觉得口齿留香,余味无穷。双手抱着脑袋叼着根牙签,叶无道懒洋洋走在大街上,只是这种相对惬意的生活状态还能延续多久呢? u“孔雀是谁?”叶晴歌突然停下脚步,生硬地冒出来一句话。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叶无道耸耸肩道,要查并不难,可他不是那种吃饱了撑着的人. “你倒放心。”叶晴歌笑道,原本就要再打赏叶无道一个板栗,后者这次终于聪明了,赶紧躲开。叶晴歌嘴角微微翘起,“不过孔雀倒是乖巧的紧,把你爷爷哄得跟一孩子似的。只要那孩子在家,他就开心,唉,我们做子女地没有做到的。孔雀一个孩子倒是做到了。” “其实,我也怕。”叶无道自嘲道。 “怕她超越你?”叶晴歌玩味道。 “姑姑你觉得我不应该怕吗?”叶无道反问道。 “是啊,一个连你大伯都敢杀,一个连你刚出生的堂弟都已经杀了地丫头,就算你现在不怕,十年,二十年以后,也够吓出你一身冷汗的了。”叶晴歌冷漠道。孔雀的手段一般叶家人不清楚,她怎么会不知道,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连杀孔雀地心思都有了。哦?”叶无道并不惊讶,也并不动怒,只是悄悄一挑眉。 “不过不管如何,她对你,总是没有恶意的。”叶晴歌叹了口气。仰望着被人类文明污染的星空,“” “嗯。这点我相信,也不得不信。”叶无道伸了个懒腰道。 “夜深了,你回去吧,我还要一个人走走。”叶晴歌柔声道,很温柔地下了逐客令。 叶无道犹豫了下,道:“姑姑不怕?”叶晴歌笑了。道“怕什么?” 叶无道小心翼翼道:“姑姑这么水灵,就不怕碰到劫财又劫色的恶人?” 啪!第五个板栗 无比受伤的叶无道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一辆的士。消失于夜幕中。 “这孩子,倒也是个妙人。” 叶晴歌笑着摇了摇头,脸色突然凝重起来,自言自语,“如今的北京,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山雨欲来之后,自然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了---- 天已经很晚,晚到任何一个良家闺女都不会出现在公共场合,而这个时候叶无道却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琉璃在老妈那里,太晚了不好意思去打扰,;钓鱼台国宾馆不想去,见着那里地风景就烦;荀灵和李淡月这两个女孩的地方也不能去,白天倒是无所谓,现在去了要是一不小心来了兽欲,把她们给就地正法了就又要有许多牵扯不清的事情。 去韩家,还是燕家? 抛了个硬币,正面就找韩韵,丫的最迟这个月就要把她给拿下,再不拿下自己都觉得对不起党和人民给予自己的厚望;反面就找清舞,也是时候该品尝禁果一样的女神了。仔细一想,多久没有做那正常男人都要都想做的龌龊勾当了? 反面。 叶无道把让司机把车开到北京军区首长大院,那司机一听慌了,霍然起敬,狂咽口水,接下来一听叶无道给燕清舞打电话地内容,更是生怕怠慢了这尊大菩萨,开车的时候都有种给首长开车地感觉,特有成就感。下车的时候叶无道看了看手表,都快凌晨了,也亏得清舞这妮子被吵醒了还不生气,而且还真到了大院门口等他,在那两个警卫的杀人眼神中叶无道半抱着燕清舞坐上车,道:“师傅,找能玩台球的地方,最好附近还能吃宵夜。” “好咧!”那司机一见燕清舞从首长大院走出来,那两警卫敬礼又那么标准,觉得这对青年情侣坐他的车掰有面子,态度好的没话说。 “无道,你要干什么?!” 带着点羞赧乖乖依偎在叶无道怀抱地燕清舞突然小声惊呼道,因为叶无道那只不甘寂寞的狼爪已经悄然伸入她地外套内,正寻机掀起她的羊毛线衫,燕清舞握住这头牲口的安禄山之爪,满眼恳求地望着他,虽然早跟叶无道有了肌肤之亲,但若让她在有外人的场合亲热,亲个嘴已经是最大的极限。 “废话,干一些一大老爷们见到大美人就想做的事情!”叶无道眼神炙热,本来只是想逗逗燕清舞的他没有想到会一发不可收拾,**没有来由地就膨胀起来,兴许真的是因为太久没有碰女人了吧。要知道以前影子冷锋在杀戮生涯中从来不缺暖被子的女人。 燕清舞的倔强和执着在叶无道这个心爱的邪恶男人面前就形同虚设,很快就放弃抵抗,而叶无道的手也顺利进入她棉毛衫内,由纤细蛮腰而上,柔滑接触不仅令叶无道畅快无比,燕清舞更是脸颊绯红,似乎将要滴出血来。 “清舞,这里似乎大了点。”叶无道邪笑道,因为燕清舞被他抱在怀中,不担心会春光乍泄。 “嗯?”羞恼的燕清舞满眼疑惑,那只手带来的酥麻的感觉令她不知所措。 “就是这里。”叶无道轻轻覆上这位清华女神的胸部,一捏,顿时便惹来燕清舞的一阵颤抖,只是她的眼神依旧清明,不过这份清明中有抹隐藏不住的媚意,这种妩媚才是深入骨髓的魅惑。大饱手福的叶无道心中感慨,清舞的身子,似乎总是这么容易敏感。 燕清舞认命地靠紧他。 她终于承认,男女之间的**除了不堪,确实有种令人堕落的勾引。 就像此刻,闭上眼睛的她已经主动抬起头,将小嘴献给那混蛋。 山雨欲来也好,黑云压城也罢,叶无道此刻想做的只是多占点便宜,然后开房,最后做那能生孩子的事情。 只不过当叶无道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燕清舞的矜持和羞涩战胜了**,轻轻推开了想要把她狠狠推倒再推倒的男人,低着头不肯也不好意思说话。有点气喘的叶无道也无奈,总不能真就在车里当着司机的面干活,这种当a片男主角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只好暂且放过燕清舞,老老实实拉过她,握着她的手,心有灵犀地沉默不语。 “会玩桌球吗?”叶无道牵着燕清舞走进这家台球室的时候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燕清舞这样的女人要是会玩桌球恐怕拉登都要领诺贝尔和平奖了。 “我想不难,无非是掌握击球的角度和力度,练习个把星期,即使不可能像职业选手那般精确,糊弄下一般人我想还是可以的。”燕清舞在环视一圈后轻声道,语气很淡,却有不容置疑的自信。把围巾和外套脱下来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燕清舞靠在球桌观察叶无道击球。 天才就是天才。 叶无道不得不这么说,几盘下来,恐怕没有谁会认为说燕清舞是个刚刚摸球杆不到一个钟头的人。 “学习也好,打球也好,商业也好,政治也好,其实掌握关键,总能事半功倍的。” 燕清舞俯身击球,姿势格外优美,细杆,蛮腰,曼妙身躯,还有击球时那无形中挺翘的臀部,都让叶无道遐想翩翩。这个装修不错的球室里其它牲口更是一个个巴望着燕清舞挥杆击球,而叶无道在这个时候注意到球室角落一张斯诺克球桌边上的女人。 一个能够为了考验自己毅力而故意去吸毒,最终还能自己戒毒的女人。 赵家魔女,赵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