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老娘的爷爷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 老娘的爷爷

那阴冷少年顾思骅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被叶无道一记响亮耳光甩到墙壁上,以他的不俗定力仍然是被吓出一身冷汗,倒不是说叶无道的诡异举止,而是担心那位被公主一样供着的叶家千金出了事情,他知道自己的命不值钱,赔不起。 叶无道下力道手的轻重控制绝对完美,属于那种你偏偏不死却要痛入骨髓的卑鄙,终究是自家人,叶无道还不至于为这种事情痛下杀手,他只不过是想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丫头一个教训而已。 “倾城姐,我帮你去叫帮手,一定把这群***打残。”那小胖子气势汹汹吼道,只可惜脚步却缓缓后撤,很快就挪到这群二世祖的最后面,就在即将溜之大吉的前一秒,叶无道朝他开口道:“你跟叶家什么关系?” 小胖子身体一僵,迅速摆出一副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样子,道:“我妈跟倾城姐的妈是亲生姐妹,亲生的!” 叶家的身份就这么金贵?跟叶家牵扯上点关系就以为能够在中国横着走了? 叶无道瞥了眼很快就会悠悠醒来的少女,其实若非站在对立面,要不然这个叶家女孩表现倒也不算太不堪入目,毕竟叶家惯有的骨气傲气都在,欠缺的仅仅是点谋定后动的脑子罢了,而这份智慧在温室里长大便很容易消磨殆尽,怪不得她。 “不管你是谁,你都要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惨痛的代价!”顾思骅冷冷道。 “在未掌握形势绝对优势前。不要放出大话,最终你会发现自己当初就像个小丑。”重新回到沙发坐下地叶无道冷笑道,不知道这个少年跟叶家又有怎样的关系。从表现来看应该属于那种极想进入叶家核心圈的边缘人吧,这么小就有这种野心也属不易。 那应该叫叶倾城地女孩幽幽醒来,半边脸红肿的她晃了晃脑袋,显然还没有清醒过来。 原本寻机闪人的小胖子立刻就蹲在她面前。像是保护公主的骑士一般忠贞不二,那张胖嘟嘟地脸上满是悲愤和关心,别说是赵宝鲲和司徒秋天,叶无道和燕清舞都觉得这小胖子不去拍电影拿奥斯卡实在是种浪费。 叶无道再耐心地倒了杯酒,托着腮帮望着那个逐渐回想起一切的叶倾城,这妮子并没有扯开嗓子骂人,只是推开小胖子的搀扶,摇晃着站起来。在死死盯着叶无道看了一分钟后,才艰难转身,走向门口。 “叶倾城,是吧?” 叶无道眼神略微欣赏,外人都说叶家的人大奸大诈,其实无非就是能够忍常人所不能忍而已。将酒在茶几上推了推,道:“那你父亲应该叫叶信城。母亲叫卫汉律。” 女孩猛然转身,犀利眼神似乎想要看穿叶无道的真正心思。 顾思骅身体猛然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叶无道,此刻他的眼神不再猖狂不再阴冷,而是用一种近乎疯狂崇拜的眼神膜拜着眼前的叶无道,前后转变之大令人咂舌。 “坐吧。打归打,我还是你地表哥,叶家没有对自家人记仇的传统。不过。这个耳光就算是当着你父母甚至你爷爷的面,我一样打。”叶无道朝叶倾城招招手。他不明白的是叶家除了他老爸之外似乎没有人跟大陆有交往,怎么这几个孩子突然出现在北京? “黄毛丫头,看你像是挺有脑子的啊,怎么跟一花瓶一样傻的?”知道这场闹剧就要拉下帷幕的赵宝鲲调笑道,说实话除了叶无道他还真没见过其他叶家地年轻一辈,他也想知道叶家是不是个个都跟叶子哥一样怪胎得如此恐怖。 “中国大陆,你有几个亲戚?”对叶家有大致了解的燕清舞摇头笑道。 “无道哥哥?!”叶倾城犹豫道。 “怎么,担心冒充?”叶无道再次招招手,示意她坐下,“北京敢冒充我地不多,毕竟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剁成一块一块,风险太大。” 叶倾城一步一步走到叶无道身边,艰难坐下,眼光始终停留在这位表哥身上。 “能喝酒吧?”叶无道把那杯酒朝她那边推了推,对女孩的视线满不在乎,就算是禅迦婆娑或者叶隐知心这样的女人瞪他这种人都皮厚到无所谓,何况是叶倾城这种道行相对来说太浅的小妮子。 接下来叶倾城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错愕的举动,她闭上眼睛,伸出另外一面不那么红肿如馒头的脸蛋,咬着嘴唇,认命道:“我错了。” “能迅速改正地错,都不是大错。人这辈子多犯点小错是好事,不犯大错就是了。这巴掌我先记下了,以后等你犯了大错我再跟你要。”叶无道有所感触道,叹了口气,扳过她那张精致的脸,伸出手抚摸那被他打肿地脸颊,“痛吗?痛的话,就给我记住,以后要是犯大错会更痛。” 叶倾城使劲点点头,眼眶中竟然湿润晶莹,只不过 是幸福的泪水而已。 她拿起那杯酒,一饮而光,颇有豪气。 “顾思骅。”叶无道望了望如标枪般站在他面前的少年,是块璞玉,多磨练磨练的话即使不能称霸成王,成为一名合格的枭雄不是难事。 “你叫什么?”叶无道斜眼瞥着那个一脸无辜眼神空洞的小胖子,对这个小家伙的演技是越来越佩服了。 “他叫陆修静,父母都在国家发改委工作,那群人都是他北京的狐朋狗友,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闲。”叶倾城介绍说,显然是想跟那批纨绔子弟撇开关系,那小胖子顿时耷拉着脑袋。 “我跟他这般年纪也是这么无所事事的。”叶无道意味深长地跟那小胖子对视一眼。后者赶紧低下头,重新换成一副谦恭敬畏的样子。 “他这头死猪怎么能跟无道哥哥比!”叶倾城看都懒得看陆静修一眼,她算是叶家核心圈子中地第三梯队成员。比起陆静修这种边缘的边缘,当然更有骄傲的资本。现在她整个心思都有点花痴地放在叶无道身上,也不能怪这妮子没见过世面,是燕清舞或者说是叶无道本人不了解他在叶家人地地位而已。 叶家四十年前被迫离开中国。四十年后,叶无道以一己之力几乎统一中国南方黑道,那是何种的霸气?对于叶家这群年青一代来说,叶无道就是一个只可仰视的遥远存在,谁都知道在叶正凌这位家主眼中只有叶无道才是真正的继承人,连他地儿子都不算!加上叶少坤和叶晴歌这两位叶家超重量级人物对叶无道的青睐,叶家成员对远在东方大陆浑身上下都是神秘的叶无道存在着一种未知的本能恐惧,而非亲切。 再说哪个小女孩不崇拜英雄?叶倾城不过是个十四五岁正值青春萌动的少女。叶无道这种邪恶而强势的存在恰好填满她的幻想空间,哦,别奢望叶家女孩喜欢善良的男人。 “你真地是叶无道?!”顾思骅极力用最镇静的语气问道。 “丫废话就是多。”小胖子嘟囔道。 小胖子陆静修身后那群少爷啥的一听更慌了,他们也依稀从父辈那里得知钓鱼台风波中那个敢打香港财阀大佬的南方大少姓叶,成都杨家的后人,现在这么个活生生的超级公子哥坐在他们面前,这些少爷腿都有点打摆子。 有句话叫做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换在官场来说就是超级公子哥踩一流公子哥,一流的公子哥再去踩那些二三流地公子哥。这点他们比谁都懂,所以知道这厮就是传说中人物后一个个腰也不酸了个个站得挺直。 “小胖子,带这群人走吧。”叶无道下了逐客令。 叶倾城和顾思骅留下,叶无道不开口,他们两个心思复杂的人也不敢说话,赵宝鲲和司徒秋天两个人则又开始情歌对唱。那首《纤夫地爱》差点没让廖璧这虎妞生出杀人的冲动。 而可怜的刘庆福,则缩在角落什么都不敢说不敢看。乖乖,折腾出钓鱼台风波的叶家大少,就算他认识的所有公子哥加起来也没这厮有份量啊,现在传闻这位杨家大少和燕家闺女关系暧昧,刘庆福用屁股想都猜得出叶无道身边那位大美女的身份了,啥世道啊,这些个能捅破天地角色咋就都聚一块了呢。 “其实我也贼牛逼的,想不想知道我是谁?”廖璧一见刘庆福那孬种样子就好笑,眼神笑眯起如弯月。 刘庆福咽了口口水,尴尬得不知道怎么答复,能跟叶家大少混一起地女孩,能差到哪里去?!刚才被这妞当猴耍原先那么点怨气顿时荡然无存,给他几个脑袋他也不敢说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我叶子哥能够今天抱着上将的孙女、明天搂着教育部副部长的女儿,而你却只能在这里对我们卑躬屈膝吗?”廖璧懒洋洋靠在沙发上,打开一瓶红酒,二话不说就朝嘴里倒。 自然是因为你叶子哥有背景有后台,人长得比我帅。 只是刘庆福当然不敢说出这番话,他怕被砍死都没人收尸。 “因为你智商不够高。” 轻松猜出刘庆福心思的廖璧不屑道,突然妩媚一笑,“还有就是,叶子哥敢调戏你们眼中不可侵犯的女人,而且调戏完了还脸不红心不跳。我知道你前面想泡我,以为我是个啥不大不小的小姐,这没错啊,可你得拿出点本事和胆识啊,连玩骰子都玩不过我,你算个球?!” 刘庆福点头哈腰,装出嬉皮笑脸的样子,其实笑得比哭还难看。 廖璧喝了半瓶酒后,自嘲道:“告诉你吧,老娘的爷爷好歹也是个上将。可我在叶子哥眼中又算个球?!” 刘庆福真的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