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因为他,太强大了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因为他,太强大了

世态炎凉的门可罗雀也好,一人得道便门前车水马龙也罢,饱尝荣辱的燕极関这辈子都不曾真正大悲大喜过,燕天楠的英年早逝却让这位站在权力顶端的老人尝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刻骨悲哀,站在宾客离去的大厅,如果是以前,他会和这个有大才却无大志的儿子讨论下当下时局,但此时,他却只能是落寞地独自思索。 把白阳铉送走的燕东琉回到房子,见到爷爷这种发呆出神的姿态,也是一阵心酸,爷爷虽然年近八十,但从没有在他们面前露出过如此疲惫的神情,用爷爷的话说就是当年在朝鲜战争上被美国佬的大炮在头顶连续不断轰了几天几夜,便习惯了在醒着的时候调整状态。 “东琉,接下来跟白家小子不要走得太近。”燕极関坐在沙发上,接过媳妇蔡咏颜给他泡的茶,喝了口抬头望向这个比儿子要有出息的孙子,起码这个孙子有野心,不像天楠,明明可以更进一步却选择原地踏步。 “我不懂。”燕东琉在外人眼中恃才傲物,北京圈子里人都知道燕家大少爷除了太子谁都不屑一顾,在跟不少北京权贵的冲突摩擦中他都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强硬,丝毫没有其父的敦厚圆润。只是在爷爷燕极関面前,燕东琉从来都是虚心求教。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白家并不是滴水不漏的铁板一块,真有人要整她们白家,白家小子很快就会从天堂掉入地狱,想爬都爬不起来。”燕极関沉声道。北京城对白阳铉满是赞誉,他是跟赵家老人一样极少数对他不看好的政军界大佬之厂, “谁有这么大能量,能扳得动白家?!叶无道的外公杨望真?不错,他在军队中门生遍及全国。跟这位虎将交好地老将军没有几百最少也有几十个,但钓鱼台风波中军队对政府的干涉已经是底线,再想惹是生非,杨家和白家最多是个鱼死网破的局面吧?而且白家几代人在北京城这么多年,怎么会没有几张我们看不见的王牌?”燕东琉显然不认同爷爷地观点,他没有说出来的是白阳铉具有所有一名枭雄该有的优秀素质,这一点才是他投资太子党的最大原因,跟白阳铉相处久了,便知道这个人的疯狂和天才,只是很多事情。燕东琉连自己家人都没有办法透露。 “似乎所有人都忽略了那头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 燕极関摇头苦笑,望了眼坐在对面的媳妇,天楠有这样的女人也是种幸运。他这么不负责任地一走,苦了她了。老人叹了口气,道:“也不能怪你,连咏颜都不怎么清楚他的手段和心智,你这辈的孩子当然就更不知道了。” “爸爸你是说叶无道地爷爷叶正凌?”蔡咏颜好奇道。当初儿子选择跟白家小子混在一块燕家长辈都看在眼里。却始终没有说什么,这一点跟叶无道玩黑道很相似,显然两者最后的结果都令人大吃一惊。 燕极関点点头。似乎陷入沉重的往事中去,一个人老了,就会时不时拿出以前地回忆来啃食,这跟男人无聊了就抽根烟是一样的习惯。 “曾经,嗯,应该说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北京有个炎黄俱乐部,如今的如日中天的京城俱乐部也好,权贵遍地的长安俱乐部也罢。比起它,都是小打小闹而已。创建它地人叫叶正凌,不过那个时候他的绰号还是九头狐,狡猾不说,更令人头痛的是他就像是整不死打不垮一样,如今不少刚刚从**退下来地老人,四十年前都是它的成员。”燕极関感慨道,“没有想到四十年后,有九个脑袋的狐狸也变成满头白发的银狐了,唉,我很多时候就想原来他这样的人也会老的。” 炎黄俱乐部。 燕东琉喃喃自语,他的印象中对这个词语只有碎片一样的记忆,似乎白阳铉偶然提起过,爷爷几次和老朋友在书房中聊天的时候也有说到,只是很多荣耀,在时间河流地冲刷下,都会洗去最初的不可一世,最终埋葬在记忆中。 所以很多在某个时代显赫的伟人都想要立碑,或者刻入青史,来抵挡无情的岁月。 “杨家、叶家和在北京根深蒂固的白家大致构成一个微妙的平衡,唯一的变数就是他们的第三代继承人。”燕极関重重喝了口茶,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叶家小子和白家小子两个人虽然这么折腾让他们这群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老头很头痛,但内心终究是欣慰的,毕竟中国还是有几个令他们都觉得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年轻人。 “叶无道确实能忍能装,但对于北京来说,他就是个外人,不讨人喜欢的,除去成都军区那群老人和杨望真的影响,北京很多中间的人都会偏向白家。谁都知道赵家跟杨家是死对头,最近赵家丫头似乎跟这个叶家大少也很不对眼。”燕东琉分析道,他一直相信胜利女神的天平自始至终都偏向白阳铉,“而白阳铉再怎么说都是有希望成为第六代领导人核心的观察对象,言行举止从来都是无懈可击。” “除了这一届,能进政治局的人,都是六十以上的老人,知道为什么吗?”燕极関不以为然道。 “中国在崛起的关键时期需要稳定,需要一届稳定而不急躁的政治局成员。”燕东琉知道很多百姓对许多刚退下来的那届领导人都很痛恨,但局中人的他知道,那一届老人兴许有许多令人诟病的个人问题,但对中国做出的贡献,却是一个貌似大义凛然在网络上骂了半天最后仍然想着明天中午是买猪肉还是鸡肉的老百姓所无法看到的。 “我怀疑的是,白家小子到了六十岁,真的就能磨去棱角吗?”燕极関语重心长道:“有种人,只适合生在乱世的。” 燕东琉无话可说,陷入沉默,他跟白阳铉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人,谁死了另外一个人都不好过。 蔡咏颜低下眉目,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她想说,这场暗战最大的变数应该是那个男人吧,那个在心爱女人面前甘心一辈子碌碌无为的枭雄! 燕极関斜眼瞥了眼这个无可挑剔的媳妇,喝了口温热的龙井茶,咏颜啊咏颜,你觉得我会想不到他吗?我虽然老了,可记性还没有差到忘了那个男人的荒唐地步。只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天大的人物,到了他面前,就不是什么事情什么人物了。 所以,我思考问题的时候都把这个男人排除在外的,因为他,太强大了。 强大到我们这群老不死的家伙都对二十年前的风波心有余悸,那是一种怎样的强大呢, 燕极関看着老伴的出入厨房的背影,用一种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呢喃,天楠,在情场上有这样一个只能仰视的对手,兴许,死了也算是种最后的解脱吧。 燕清舞陪叶无道在军区大院中散步,这里住着许多北京军队中的大人物对她都很和蔼,见到她都会打招呼,就像是见到自家闺女一般,而爱屋及乌地对叶无道这个外人也和气了许多。事实上燕清舞是这个大院中唯一一个常年累月一有空便跟老人聊天下棋、打太极的人,这里的哪个老人没有辉煌的过去,而跟燕清舞这个聪明绝顶的丫头讲述那段历史无疑是他们打败寂寞“炫耀”光辉事迹的最好时光,很多年轻人都觉得好像一个人老了就会变得唠唠叨叨觉得很烦,可燕清舞知道,这是因为老人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的记忆保持深刻,直到闭上眼睛的那一刻。 “以后在中国政坛上你们成都军区里的年轻人将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燕清舞预言道。 “除了镇平和远清,成都军区还有不少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这群王八蛋小时候被我玩阴得玩怕了,现在一个个变得阴险起来,什么落井下石、背后捅刀子的事情都干得很顺手,接下来的二十年他们不爬起来才是怪事。”叶无道笑道,显然很开心,一想到这群狼崽子几十年后成为封疆大吏或者朝中重臣的样子他就好笑,因为这群人哪个小的时候没有被他整得牙痒痒。 “他们都服你?”燕清舞问道,这是个很恨很很重要的问题。 “以前很服,现在翅膀都硬了,除了我那几个死党,应该都不怎么服了,不过接下来我会让他们服的,比以前还服!”叶无道自负道,嘴角扬起一个深刻的弧度,自信而张狂。 燕清舞喜欢他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嘴角,很迷人。 她以前觉得他严肃着说脏话很好听,后来觉得他背后耍阴谋很枭雄,现在觉得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帅! 啥时候自己变成一个这么花痴的女人了? 燕清舞轻轻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发丝,低下头笑了,贼开心。 一个女人若一辈子都做不可侵犯的女神,实在太可悲,燕清舞觉得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小小花痴下,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