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有种爱,不需要相濡以沫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有种爱,不需要相濡以沫

辉煌的套房中闪现出一位身材曼妙如水蛇的金发美女,妖艳如妓,只可惜是那种男人一辈子都远观不可亵玩的妓女。她很自然地偎在叶无道身上,身体软绵绵如暖玉般给人种诱惑的肉感,媚眼如丝道:“那个孩子不是被你派去日本处理伊贺甲贺两部兼并的事务了嘛,你让我一个人孤伶伶地成天守着一个女人,就不怕我有外遇给你戴绿帽子?” 叶无道轻轻推开这个郁金香雇佣军中的娜迦族女人,坐在那张能够俯瞰上海的椅子上,点燃一根烟,陷入沉思。 “很久没有见到你失态了。”伊莎贝瑞咯咯笑道,屁股坐在椅子的边沿上凝视着这个眼神有点飘忽的男人,她那杀人时都保持妩媚性感的眼神流露出罕见的正常人色彩,也许,她这位再坚硬的杀手,也是女人。 “算了。”叶无道想到那张恢复冰冷距离感的容颜,打消了在上海为中国计划生育事业做点贡献的念头,因为那有种自作多情的失败感。挤出一丝无懈可击的笑意,闭上眼睛,示意伊莎贝瑞给他按摩,道:“你们在日本开心吧。” 伊莎贝瑞那双用来杀人的手此刻极尽柔软地为这个对她来说曾经神一般存在的偶像细心揉捏,点点头,柔声媚笑道:“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杀人对我来说就跟每个月来那个一样正常,可这么刺激血腥就像你在床上给我的**一样破天荒愉悦喽。” 在一般人眼中再强势再冰冷的女人,都会在人生的某一刻遇见令她心甘情愿臣服地男人,因为这个男人比她更强大。遇到了,是这个女人的的不幸也是大幸。 “娜迦族,一个跟犹太族一样遭受你们西方上帝遗弃的可怜种族啊。放心吧,我答应过你地事情一定会完成承诺。终有一天你们这群被梵蒂冈教廷视为妖孽的女妖能够进入天堂的,相信我。”叶无道微笑道,重新恢复成那个玩弄阴谋如呼吸空气一样的人物。他知道娜迦族有个古老的荒谬祖训,那就是她们受当初勾引亚当夏娃偷吃智慧果而被上帝惩罚以后,必须得到以前是耶稣以及使徒现在变成是教皇的原谅。 “我知道她是爱你的。” 伊莎贝瑞叹了口气,似乎在为夏诗筠惋惜。守护这个女人的这段时间她不得不佩服夏诗筠的严谨和优雅,工作一丝不苟,生活作息精准无误,而每天的广泛阅读和书法练习更是不会偷工减料,偶尔还会跟学识渊博地老者谈古论今。伊莎贝瑞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暗恋夏诗筠的男人如过江之鲫,但却没有谁说出口,只是默默尊敬和支持这位依靠自己在上海滩站在顶峰地女强人。 “这个笑话不好笑。”叶无道站起身。透过窗户,俯视这座共和国骄子之城,不知道为什么,经历越多他就越欣赏当年没有半点敬意的无良老头。 “你觉得是笑话?伊莎贝瑞笑道,“没有想到面对整个教廷也能杀人优雅如绅士影子冷锋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什么狗屁优雅如绅士。外界谁知道我被教廷武士追杀时候的狼狈,别以为跟教廷做对的就是伟人一般地完美存在。”叶无道哈哈笑道,摸了下鼻子。不自信吗?确实有点吧,为什么呢?是在觉得亏欠她吗? 伊莎贝瑞孩子气地嘟着嘴巴,显然不乐意叶无道这么诋毁她心目中那个光辉形象。 叶无道转身捏了捏她的脸蛋,走出房间。 “你去哪里?”伊莎贝瑞一开口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很多余的幼稚问题,一想到叶无道捉摸不定地枭雄性格,见惯叶无道对敌残忍的她竟然有点泛寒冷意。 “在上海随便走走。”没有心思去猜测如海底针的女人心,叶无道随意说了句便离开金茂大厦,而伊莎贝瑞则一个人百般无聊地去大厦88层的天外天酒吧打发时间,被生活折磨到只要活到明天而不去思考任何事情的她在跟了叶无道之后。才有时间和勇气去计划将来。 金茂门口那辆豪华宾利是丁攀特意给叶无道这位主子准备的,只不过叶无道只是叫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带他随便逛逛,到了哪个景点他便让那位操着一口上海话的热情大叔停车等他,事实上也没有人会觉得一个从金茂大厦中走出来的家伙会在乎这么点车费,虽然有近千块。 站在外滩的黄浦江边上,叶无道趴在栏杆上,而那位司机也无聊地走出地士来到他身边。 “第一次来上海吧?”那大叔微笑道,都说上海人精明,可他有种真诚的憨厚实在。 “不是,只不过没有哪次是静下心来玩的,这次也只是走马观花而已。”叶无道的装bo似乎从来都只对那些在他面前装tb耍酷的家伙,对于在底层为生活拼搏的普通人,他都抱有一种很发自肺腑的真诚,就这一点来说,叶河图和杨凝冰的言传身教相当成功。 “像你这么帅的年轻人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求吧?”那大叔似乎想递给叶无道一根烟,不过缩了回去,十块钱一包的烟,他真的不好意思拿出手,谁不知道在金茂一个晚上起码就要两三千,贵点的就更不要说了,他虽然能跟这个青年聊天,却清醒地知道他们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不少。”叶无道耸耸肩道,抛给大叔一根小熊猫,笑道:“尝尝看,军区里最好的那种,一般来说不是个将军,都没机会抽一根。” “不骗我?”那大叔把烟放在鼻子间闻了闻,烟草味道就是不一样。 “不骗你。”叶无道大笑道。 “我也相信你没有骗我。”那大叔也哈哈大笑,两个男人在黄浦江边抽起烟来,一个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顶端。一个却是最底端,但背影却格外和谐。 “唉,当初结婚的时候就答应过老婆要买房子,可这么多年了。房价惩得远远快过我的工资,一个月地工资都买不下三分之一个平米,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都不能实现这个承诺了?”大叔苦闷道,挠挠头,望着黄浦江对面的那些摩天大楼,这么拼命生活他不是奢望滔天权势财富,而只要一个实现诺言而已。 叶无道不说话,其实他完全可以一挥手让这个大叔随便在上海挑幢别墅,紫圆也好,汤臣一品也罢。都没有半点问题,但叶无道没有小不因为他知道对穷人真正的尊重不是施舍和同情。只可惜他知道,很多穷人却不知道。 “呵呵,不过其实现在也挺好,儿子也算长进,在一家很不错的公司工作。还娶了个对我们老两口孝顺地女孩子,虽然是外地人,但我们都很满意。”大叔一扫苦闷。重新焕发光彩,生活就是如此,一旦你懂得知足而不奢求太多,快乐便会随之而来。 叶无道点点头,男人的承诺是那么沉重,很多时候沉重到要用一生去实现。 承诺本来就是男人与女人的一场角力,有时皆大欢喜,大部份的情况却两败俱伤。而叶无道能够总是成为强者,面对教廷的追杀他活了下来只为见到他的雪痕。在黄金大祭司率领神圣武士的围剿下他重伤依然为了一个小小的承诺而跟萧音淋吃顿饭,最近一次在北京跟和歌无忧、英式羿以及云翎的死战不休更是最后到了夏诗筠面前,这就是他的运气或者实力,不过运气难道就不是实力地一种吗? 就像当你眼红和仇视那些生在富豪家的同龄人时,可曾想过那本身就是种强悍? 叶无道吐出个烟圈,安然享受着江边冷风吹拂,想到了香港见到的那个看不见世界却能够洞穿人心地女人,想到了把握命运之轮白衣白蛇的禅迦婆娑,想到地中海畔的那株曼珠沙华,还想到了在投鞭河沉寂的赫连神机…… “天不早了,我虽然不介意这么呆下去赚你的钱,呵呵。”大叔好心提醒道,眼前这位给他印象极佳地青年发呆足足发了一个钟头。 叶无道笑着点点头,一上车他突然发现一个尴尬的问题,那就是他现在真的是身无分文! 找谁?伊莎贝瑞?丁攀? 叶无道叹了口气,让大叔把车开到一个高档住宅小区,拨了个号码,看了下手表,有点无奈道:“虽然有点滑稽和可恶,但我在凌晨一点钟地时候还是不得不告诉你,你要起床走出房子给我付车钱。” 对面沉默了半分钟,最后说了一个冰冷的“好”字便挂掉电话。 “绿洲莲花小区,可都是上海成功人士住的地方啊。”那大叔感叹道,随即笑道:“打电话的应该是你女朋友吧?” “算是吧。”叶无道犹豫了下道。 下了车,静静等待她的出现。 当那张清冷绝俗的容颜出现在视野,叶无道生出一股柔软的怜惜,在上海叶无道认识的女人能够住在绿洲莲花的,也只有创建月涯地夏诗筠一人而已,事实上偌大个上海他似乎也只认识她。 “多少钱?”夏诗筠冷淡道,谁在凌晨睡得正熟的时候被一个荒唐的理由叫醒都不会有好心情。 “九百多点,不到一千。”叶无道有点赧颜道。 夏诗筠一阵无语,冷冷道:“你该不会打的逛上海吧?” 叶无道干笑道:“似乎是的。” 夏诗筠皱眉,“我身上现金不够,我回去拿。” 就在叶无道准备让丁攀滚过来的时候,那个司机大叔在盯着夏诗筠瞧了半天后忐忑下车,小心翼翼问道:“请问您是月涯公司的夏总裁吗?” “是的,你有什么事情?”疑惑的夏诗筠对别人脸色就要好多了。 “没事没事,我儿子就在您的公司工作,对您佩服得不行,我也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他既然是您的男朋友,那车钱就算了,我儿子要不是进了您公司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现在的成绩。”那大叔满脸的灿烂笑容和对夏诗筠的敬意,毕竟任何男人再笨都知道一个在上海商界站稳脚跟的女人很强大。 “不行,钱一定要给,你开车不容易,现在油价又惩了。”夏诗筠摇头道,似乎想到什么,瞪了眼叶无道,“谁说他是我男朋友?!” “啊?他是你老公?!”大叔慌道。 表面无比严肃内心恨不得捧腹大笑的叶无道恨不得亲口这位可爱的大叔。 又不好对这位大叔生气的夏诗筠只能把所有罪过都迁到一旁她不用看都知道幸灾乐祸的混蛋身上,转身就回去取钱,然后让这个家伙走多远就走多远,最好去火星! “大叔,让诗筠明天把钱给你儿子不就成了?”叶无道给这个大叔眨眨眼睛。 “对对对,夏总裁,现在都这么晚了,您明天把钱给我儿子就行,哦,他叫褚鹏远,是动漫技术研发部的,那我先走了。”很快对叶无道这个意见心领神会的他朝这个越看越顺眼的青年感激一笑,二话不说就上车丝毫不给夏诗筠回去取钱的可能,最后还不忘说了句令她要抓狂的话,“就不耽误你们小两口的相逢时间了。” “你还不走?”夏诗筠冷笑道,见叶无道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不走。”叶无道耸耸肩,“要走就上他的车了。” “你不会自以为是到以为我会让你去我家吧?”夏诗筠一挑眉,脸色不悦。 “家?”叶无道笑着反问道。 一个人的家,是家吗?尤其是一个女人。 夏诗筠没有回答,转身就走兴许就是最好的回答。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南方?”叶无道也不拦她,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干脆利落地抱起她破门而入直接上床。 夏诗筠径直前行,似乎并不想知道答案。 “我想知道为什么。” 叶无道眯起的漆黑眸子中隐藏着细碎的伤感,“为什么当初要把月涯给我,说实话我当初虽然看好你的月涯,却也没有想到月涯能够让你跻身福布斯百富榜前二十,知道吗?那样的你甚至已经超越我目前在商界的成就。” 夏诗筠身体一缓,淡淡道:“很多事情,没有答案的。” 她继续前行。 只留给叶无道一个黯然却坚决的背影,就像当年她离开林家给父母时候的背影。 爱一个人,谁说要和他一辈子相濡以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