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准备杀人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准备杀人

林朝阳负责把叶无道送到上海的金茂大厦,叶无道并没有让张展风知道的意思,这条狗若知道主子来了他还不整得满城风雨才肯罢休。 这还是叶无道第一次入住虞美人大酒店第一个要超越的金茂,这幢临近黄浦江的摩天大楼拥有上海最昂贵的酒店住房,而且内部构造极为有趣,俯瞰或者仰视都有种华丽的梦幻感,因为它是建造成中空的环形结构,叶无道的套房在80层,因为金茂大厦53层以上才是酒店,所以防止客人被参观大厦的游客打扰,再往上坐电梯就需要刷卡,来到房间的叶无道拉开窗帘,落地窗的构造让人觉得悬浮在高空中,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给夏诗筠打了一个电话。 金茂酒店每个房间的床头墙壁上都会有诗词,这套房间恰好是是陆游的《钗头凤,叶无道默念这首词到第四十六遍的时候手机铃声终于响起,夏诗筠已经在楼下大厅等候,叶无道来到一楼的时候一眼就在人流中见到超然脱俗的上海公认第一美女,天气冷的缘故,她围了条纯白色的丝绒围巾,清冷的容颜圣洁而雅致,只是脸色似乎有些憔悴。 “为什么不上去?” 叶无道皱眉道,走过去握住她的手,略微冰凉,给他把脉,眉头皱得更紧,一息三至是主寒症的迟脉像,夏诗筠这副身子现在可算不上健康,拉着她就往上走,“先上去在房间里坐下,等下我让人拿点药材过来。给你煎点药,你这种状况吃西药是没有用的。” “我还要工作,几个会议和谈判都等着我。”夏诗筠没有丝毫犹豫,挣开叶无道的手。 “工作个屁。不要命了?!”叶无道沉声道,很强横地将她搂紧就半拥抱着向电梯口走去,颇有打劫良家妇女的架势,惹来周围不少诧异眼神。 “我没事!你不要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好不好!”夏诗筠挣扎道,那双有点黯淡地秋水眸子充满执着,还有不为人知的心酸,她站在电梯门口就是不肯进去,那群站在电梯中等他们的外国游客开始不耐烦起来。 “也是,赚钱比陪我重要多了吧?”叶无道缓缓松开手,靠在墙壁上。任由电梯关上。抽出一根烟抽起来,言语充满自嘲。 夏诗筠欲言又止,不说话。只是沉默着站在他身边,那名公关小姐似乎想要告诉叶无道这里禁止抽烟,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上前提醒叶无道,此刻的叶无道黯然转身,背朝夏诗筠。挥挥手,“你回去吧,药我会让人帮你送去。喝不喝是你地事情。” 怔怔望着叶无道走入下一班电梯的背影,神情复杂的夏诗筠落寞地转身,前行,坐进那辆黄色保时捷,陷入发呆,一种彻骨寒冷侵袭全身,透过车窗望向高耸入云的金茂大厦,这个季节好冷,冷得怎么逃都逃不掉。 伸手轻轻拨弄那只当初他买来还她的水晶小猪。什么样的距离才是最遥远的,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吗?不是吧,是站在我面前却不能爱你吧。 不经意间,竟然泪流满面,夏诗筠挤出一个笑容,握紧拳头,自言自语道:“要坚强,夏诗筠!” 我不坚强,我软弱给谁看? ,叶无道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如叶河图所说上海是一座需要俯瞰才有上位者感觉的城市,他双手撑在护栏上透过玻璃看着东方明珠塔,想起司徒尚轩,这位大智近妖的意大利新教父,想起他跟自己对酒当歌地岁月,也想起夏诗筠,想起她端着酒杯看他杀人时的镇静,想起她的苦她地不容易。 叶无道自言自语道:老头,还是被你说中了,真正的爱情是会让人意志消沉的。 门铃响起,打开门,是一张年轻的脸孔,坚毅而阴冷,眼神如猎隼,按照叶无道的谨慎作风,在养了一条狗后都会放只雕监视,别忘了叶无道对细节地重视,在蝴蝶效应下任何一个小角色都有可能推倒所有的多米诺骨牌,张展风这条狗再忠诚,叶无道也不会百分之百放心。 而这个年轻人就是监视那条狗的鹰,叫丁攀,原来是素帮一个默默无闻地角色,但今天的叶无道能够让一条狗站在万人之上的位置,又怎么不能让这个心狠手辣不输给张展风的青年青步青云! “张展风和林朝阳达成一个秘密协定,内容不详。”进入房间的丁攀站在叶无道身后恭敬道。 “你说说看夏诗筠。”叶无道沉默片刻道。 “最近有几个公子哥似乎对夏小姐有企图,我曾经汇报过张展风,当时他正在江苏处理黑道事务,并没有能够及时处理,但是后来也没有音信。”丁攀不温不火道,虽然他知道他这番话足以将张展风打入十八层地狱。 “公子哥?什么来头。”叶无道冷笑道。 “其中北京一个家伙的父亲在国务院人事部法规司,还有一个则是上海宝山区区长的儿子,剩下一个暂时不知道什么来历。”丁攀答复道,他比张展风更清楚叶无道对夏诗筠这个女人的重视,张展风这种把女人当作发泄工具的人怎么会懂一个情种地心思。 “地方级别上的二流公子哥,能折腾出什么花头。”叶无道摇头道,但是对张展风的不满还是蔓延开来,语气冰冷,“丁攀,你如果想通过这件事情扳倒张展风而故意将可以抑制的事态任其失控,我绝对让你比张展风先死。” 丁攀吓出一身冷汗,确实,他当初汇报消息的时候故意对夏诗筠的情况有所暗示地淡化。 “要是夏诗筠出了事情,你觉得张展风一条命够吗?” 冷笑的叶无道自问自答道:“加上你的也不够的!所以你的小动作可以收敛点,我随时可以让你滚蛋去让你重新卖你的黄色杂志拉你的皮条。” 丁攀的头弯得更低更低。 叶无道冷淡道:“出去吧,好好想想接下来该做什么,我不会给同一个人给我两次失望的机会。” 等到丁攀走出房间,叶无道负手站于窗口,道:“伊莎贝蕊,去通知龙玥,晚上准备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