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弱水三千,一瓢饮 - 极品公子

第十三章 弱水三千,一瓢饮

慕容雪痕紧紧偎在那熟悉却有点陌生的怀抱,美丽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过叶无道的脸,那双今年被誉为演奏出“人类极至天籁之音”的雪嫩小手“无道,你变得喜欢皱眉头了,是见到雪痕不高兴吗,还是雪痕变得不好看了?” 叶无道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在那愈加圣洁无瑕的倾国容颜上流连忘返,会笑的眸子没有了充满伤痕的沧桑,“雪痕真的是女人了!”想到刚才慕容雪痕出现在机场造成的巨大轰动,惊为天人的可不在少数。 “无道,你前面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哦,可不可以再说一遍。”慕容雪痕含着晶莹的泪花哽咽道。 “雪痕,你知道那些教堂?”叶无道轻轻将那些泪水擦去,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歌德称赞为‘创造到一半,远未完成就凝固了宇宙’的德国科隆大教堂,用100多个玻璃窗和彩绘人物幻化出飞升天国的神秘意境的沙特尔大教堂,绘有《创世纪》、《最后的审判》的西斯廷教堂,还有雕像最多的米兰大教堂,不过雪痕还是喜欢法国的亚眠大教堂。” “喜欢梵蒂冈吗?” 叶无道一个加速加上几个高难度的飘移,在并不拥挤的街道转弯口将后面的四辆保镖的车子全部甩掉。 “梵蒂冈几个世纪以来都是天主教皇的驻跸处,是全世界9亿天主教教徒心中的圣地,虽然雪痕还是喜欢中国的土木建筑,喜欢营造小桥流水这种意境的园林,不过那里的艺术品和建筑确实很不错。”慕容雪痕淡淡道,小手轻轻抚摸那张棱角有致的英俊脸庞。 “以后我让教皇在圣彼得大教堂为我们主持婚礼!让全世界的人为我们祝福!” 叶无道淡淡道,放心吧,雪痕,我这次不会让你等久的。 为了你,我可以征服整个世界! 三年来一次次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我终于知道自己最爱的人原来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你是我的守护天使, 因为我, 你选择留在人间,遗忘天堂! 慕容雪痕恩了一声,乖乖躺在他怀里,小脸上满是憧憬和向往,“那个时候的无道一定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 “但是雪痕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了!”叶无道几乎不舍得将视线离开长大后更加优雅绝伦的她。 “无道,我们现在去哪里?”慕容雪痕疑惑道,见到渐渐消失在身后的那几辆保镖的奔驰车,她当然知道叶无道的打算,以前他们就经常干这种事情。 “我要让很多人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叶无道调皮的一眨眼,随便将价值近两百万的车子停在路边,轻轻将慕容雪痕脖子里的那串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摘下,拉着慕容雪痕跑下车,“这样他们就找不到我们了。” 慕容雪痕拖着曳地的蓝色饰荷叶边礼裙,这件由慕容雪痕亲手设计裁减的礼服只为了叶无道一人而穿,不对称的裁减突破礼服中规中矩的传统印象,但是成熟的色调透出的古典美弥补了这种样式上的突兀。 绝美的容颜配上这一身典雅打扮令慕容雪痕成为大街上的绝对焦点,被叶无道拉着在大街上跑的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灿烂笑容,两人就像一对私奔的情侣,男的放荡如狂放的无根浪子,女的典雅如古代的世家贵族千金。 叶无道拉住一个行人,郑重其事道:“她,慕容雪痕是我未来的妻子!” 惊艳的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娇笑嫣然的慕容雪痕,最后只能挤出祝你们幸福几个字。叶无道就这样拉着慕容雪痕一个人一个人讲去,如果不是因为慕容雪痕实在是长得太过风华绝代,叶无道早被拧到精神病院去了。 来到市中心的博深广场,慕容雪痕看见一个流浪艺人在拉小提琴,只是以此谋生显然很有难度,没有几个人愿意将口袋里的钱掏出来给他,都是他演奏的时候竖起耳朵听音乐,等到一曲完毕,马上若无其事的走人,提琴手对此只能叹气。 叶无道拉着慕容雪痕走到他跟前,道:“可以把小提琴借我用一下吗?” 慕容雪痕接过小提琴,在叶无道脸上温柔至情一吻,用那天籁之音轻声道“这一生这一世,我只为无道拨动心弦!” 慕容雪痕优雅的一躬身,当她拿起小提琴的那一刻,身上的古典气息更加明显,原本就绝美的容颜愈发动人,灵动的《最终幻想》主题曲如水银般从她的指尖倾泻而出,叶无道闭上眼睛默默感受她那份对自己的深情。 坐在喷泉边的一个白发的儒雅老者叹道:“拥有如此娴熟的指法完全是世界顶级水准中的佼佼者,而且充沛的感情赋予音乐生动的生命,这就不是光靠刻苦训练能够达到的境界了,天才啊,中国终于有真正傲视世界的人了!” 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惊声道:“她不是上了《时尚》封面被誉为‘音乐天使’慕容雪痕吗,她三年前在维也纳歌剧院的个人演奏可是轰动全球呢,今年她好像获得大师称号了。” 其她几个女孩子也是一脸激动,马上跑过去想接近这个几乎达到音乐巅峰的神奇人物。 叶无道不等众人回过神,将小提琴还给那个同样惊呆的流浪艺人,马上拉着她远离人群,因为很多人已经蠢蠢欲动,甚至照相偷拍的人都有无数,原本是来这里观赏的人也将眼光全部献给玲珑有致的佳人。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艳羡嫉妒的目光几乎可以将叶无道杀死,很多色狼见了慕容雪痕一眼后竟然在后面紧紧跟着,越来越多的色狼加入这个行列。 慕容雪痕看着从小外出就一直走在自己左边的叶无道,抓紧他的手,无道,其实你一直在用你的方式将温柔悄悄的给我。 我走在你的右边,安心而且踏实,因为在左边的你为我撑起一片安宁的天空,让我敏感的心在这片天空下不再惊悸。 叶无道站在大街中央,弯下身子,温柔道:“我背你,等你老的走不动了,我就背着你散步。” 慕容雪痕轻轻环上叶无道的脖子,将头靠在他那仿佛可以扛起一切痛苦和挫折的肩膀上,“等无道老了,雪痕天天给无道讲童话,好不好?” 叶无道笑着微微点头,他将自己的幸福背在了自己的肩上。 让我怎样感谢你, 当我走向你的时候, 原想采撷一枚红叶, 你却给了我整个的枫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