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他的一条狗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章 他的一条狗

叶无道这厮曾经在购物圣地纽约第五街跟天才杀手云翎火拼的时候砸烂无数橱窗,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狙击过阿拉伯酋长国的贵族,所以他说杭州大厦不过尔尔,不算过分,只是这对于将杭州大厦当作自己孩子的陆金炎来说却太过露骨和嚣张,即使修养在这些商场打拼中锻炼地得炉火纯素,脸色依然难看,若非蔡羽绾在场,她早就拂袖而去,她见过的公子哥有大牌的,却没有眼前这家伙这么大牌的。 “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不把你和你的杭州大厦放在眼里,特跋扈?”叶无道等到蔡羽绾拎起袋子准备跟陆金炎告别的时候笑眯眯道,从蔡羽绾手中拿过那只精致的包装袋, 陆金炎愣了一下,这青年说话太直接,她有点无法适应,习惯了商场上笑容满面后面的尔虞我诈,还真无法接受叶无道的直截了当。陆金炎很巧妙地看了眼蔡羽绾,这位杭州商圈的大红人似乎并不觉得她男人这么表达有何不妥,难道他是不谙人际的菜鸟,她脑子这个时候也坏了? “杭州太精致,呆久了会懒的,所以要创业要玩政治,都不能太留恋杭州。”叶无道捏了下蔡羽绾的鼻子让服务员过来买单,这服务员倒是挺水灵,见到陆金炎的时候眼神明显有敬畏。 “哦?马云的阿里巴巴似乎总部也在杭州吧?张书记和习书记可都是从浙江走入中央的吧?”陆金炎微笑道,那笑容让人找不出半点破绽,既不冷淡又不做作,显然功力深厚。 “阿里巴巴?那个貌似被称作东邪的马云同志似乎也不咋的嘛。至于张和习确实从浙江走入中央。但他们地政治生涯轨迹中任职浙江并不是一段关键时期。”叶无道半玩笑道,依然笑眯眯的,这跟成都军区赵宝鲲的爷爷笑容贼相似。 蔡羽绾看着这对都笑容满面却暗藏玄机的家伙,不想插嘴。虽然陆金炎跟她地关系不是一般商场盟友性质的朋友,但说要让她为此站在陆这一边那也是天方夜谭,对于陆金炎的态度她其实是不满的,但碍于情面不想戳破那层纸,戳破了,以后在杭州也就谁也不认识谁了,其实蔡羽绾清楚今天以后她们最多就只能是利益上的伙伴了,不过她不在乎。 陆金炎彻底无语,再好的修养也有了火意,敢情你还不把马云和省委书记放在眼里?!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陆金炎笑容逐渐生硬,人际场上都是你给我面子所以我给你面子大家互相面子,她可没指望要从叶无道身上要啥好处。你一个g省的公子哥能帮我什么,你要不是蔡羽绾的朋友,我懒得从城西别墅赶过来伺候!虽然心中极度不满,但陆金炎此刻仍然很客气地主动帮他们买单,蔡羽绾执意要自己付钱。看到叶无道笑嘻嘻地同意自己帮忙买单,陆金炎更加不明白蔡羽绾怎么就找了个这种眼高于顶的小白脸。 “陆经理,跟你想的一样。其实我也觉得蔡羽绾看上我挺背地,这傻女人在商业上眼光奇准,在找男人这点上确实有点离谱。”叶无道若有若无地瞄了眼陆金炎,似乎看穿她的心思。 陆金炎被猛然惊出一身冷汗,今天可别结下仇,现在正是她跟蔡羽绾以及神话集团的蜜月期,不能因为这个男人而出现问题,赶紧摆正心态,很客套道:“叶少这么说就妄自菲薄喽。我相信羽绾地眼光。” “有你这么说自己不是的嘛!”蔡羽绾不依道,轻轻捶了下叶无道。 走出星光吧,蔡羽绾柔声让叶无道等一下,随后她示意陆金炎跟她走到一边,那温柔幸福的神情顿时变得冰冷至极,用一种很公式化的语气对陆金炎道:“陆经理,以后请你跟他说话的时候不要来商场那套,做作!” “羽绾,他到底是谁?”内心翻江倒海地陆金炎望着蔡羽绾的绝美背影叹气问道,陆经理,多么生疏的一个称呼。 “我是他地女人,他当然就是我的男人。”蔡羽绾冷冷道,没有回头。 “他不值得你这么对待,羽绾,你这么优秀,为什么不找个更好的。”陆金炎叹息道,这次是以女人的身份善意告诫蔡羽绾。 陆金炎并不知道她这句话挽回了她跟蔡羽绾那充满潜在机遇的友谊,蔡羽绾转身望着眼前这位女强人,很想告诉她,林家在杭州那么根基深厚尚且被这个男人连根拔起,那个原本心高气傲的林朝阳也沦落到给他做“爪牙”的地步,你一个杭州大厦算什么? 叶无道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而破坏这两个女人原本就脆弱的友谊,走到蔡羽绾身边歉意道:“你先跟陆经理聊着,可能的话晚饭一起吃。我现在一个人逛下大厦,帮你挑几件衣服。”可是转身走出几步后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羽绾,那个把卡给我,我可不想买霸王衣。” 蔡羽绾在陆金炎地轻轻摇头中娇笑着把信用卡递给叶无道,望着他的背影,蔡羽绾柔声道:“金炎,说说看,你觉得他怎么样,我要听实话。” “一般膏粱子弟都有的气焰嚣张,不过他在穿着上倒是有点特殊,不否认的是他起码相貌跟羽绾很般配,但论内涵,我看不出他有什么太多特别之处,即使问了我几个专业性问题也是点到即止,没有让我惊喜的地方,羽绾,听说你父亲就是g省的前几把手,应该没必要跟这种男人交往吧?”陆金炎跟蔡羽绾边走边聊来到二楼的咖啡厅。 “那我不妨老实跟你说,你所自豪的杭州大厦经营手段在这个男人看来并没有太大惊奇之处,他之所以点到即止地跟你谈论无非是因为你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你先把生气。你觉得我的虞美人如何?但在他看来仍是只能算不错而已,今天他来酒店地一番考察让我手下那群桀骜不驯的高管一个个冷汗直流。”蔡羽绾托着腮帮望着远处在二楼逛专柜的叶无道,怔怔出神。 “他到底是谁?”陆金炎错愕道,她对虞美人大酒店可是赞誉有加。竭尽全力推荐给所有认识的朋友,而这个男人竟然还觉得不足?! “我地上司,你说他是谁?”蔡羽绾掩嘴笑道。 “他是神话集团的?”陆金炎不敢置信道,听说那个充满传奇色彩的陈影陵已经三十多岁,不可能这么年轻吧。 “他自然不是陈影陵,但他是创始人。”蔡羽绾低头喝了口咖啡,“陈影陵只是给他卖命的人而已。” 陆金炎一不小心被咖啡烫了一口,呆滞当场。 “金炎,你觉得林朝阳这个林家家主怎么样?”蔡羽绾淡淡道。 “这个年轻人可不简单,我听说浙江政府都拿他没有办法。我有在黑道上的朋友对他那可是怕的很,听说林朝阳在林家出了事情后非但没有一落千丈,反而把势力延伸到了江西福建几个省份。像我们杭州大厦很多地方都要跟这位大佬通通气才行。”陆金炎自然知道林朝阳在浙江的如日中天,试想那么多酒吧迪厅ktv等娱乐场所哪个地方没有点见不得光的事情,而这就是林朝阳的天下了。 “是吗?” 蔡羽绾微笑道,“不好意思,林朝阳是他的一条狗。哦。这是他亲口说地,事实上,确实是这样。你不知道。现在有太多的人想做他的狗,只是不够资格而已。” 陆金炎又被咖啡烫到,蔡羽绾地话令她的大脑有点转不过来了。 林朝阳是一条狗?! 陆金炎深信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要是谁敢在杭州大街上喊一句,铁定立马被人剁成一块一块丢进西湖喂鱼。她曾经在凯悦酒店远远见过如皇帝一样坐在大厅训凯越老总的林朝阳,她有一种作为一个柔弱女人面对强势男人的本能恐惧感,远望着林朝阳地那骨子阴冷,便令她毛骨悚然。 “他的身份有很多,不知道你对哪个感兴趣。”蔡羽绾饶有兴趣地欣赏着陆金炎的大脑短路,摇着咖啡勺。 “你说吧。”不知不觉开始正襟危坐地陆金炎严肃道。就像即将面对一场最严峻的风暴。 “你不是猜测他是g省哪位高干的子女吗,其实也没有错,他妈妈就是g省的省委副书记,听说现在正在中央党校进修。”蔡羽绾说到杨凝冰的时候脸色有点古怪,毕竟她跟杨凝冰都是g省的省花,但她却又是这个女人儿子的女人,这关系忒难为情了。 “g省的二把手?!”陆金炎倒抽了口气。 “哦,忘了说,他妈妈是中国最年轻的中央委员,不是候补哦。”蔡羽绾笑道。 乖乖,这可了不得了,最年轻地中央委员,这份量足够惊人,陆金炎突然想起叶无道前面那番话,终于明白那并非是他的信口开河,有这样的母亲,嚣张点跋扈点,不过分的。都是女人,陆金炎知道这位中央委员要爬到这个位置的强悍。 “再嘛,就是神话集团的创始人,这个你知道了,但你不知道的是,夏诗筠,哦,也就是月涯网络的创建者,你们杭州的市花,也是他的下属。还有林朝阳确实是他的手下,我这么说,那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你可以自己想,不必说出来。”蔡羽绾低头喝着咖啡,不烫不冷,温度刚刚好。 “不是玩笑吧?”陆金炎苦笑道。 “如果我说他的爷爷就是你的偶像银狐叶正凌呢,你觉得我是不是更像在开玩笑?”蔡羽绾大笑,特开心。 陆金炎几乎已经崩溃,完蛋了完蛋了,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还有呢,他的外公是成都军区的参谋长,上将军衔。金炎,跟你说真的,杭州太小,浙江太小,政界最大的官是省委书记,军队最大的官也不过是省军区司令,你说呢,我知道你当时觉得他是在吹牛,现在你自己想想看,你说他嚣张跋扈,我问你,他要不是懒得跟你计较,你觉得你算个什么?”蔡羽绾冷笑道。 “我算什么?” 陆金炎苦笑道,这话虽然问得难听,却很实在,“对叶无道来说我确实不算个什么。” “这样一个人,却会对我说,中国人多,所以大官也多,以为自己是个公子哥就恨不得横着走的,上不了台面的。中国人多,所以富人也多,以为自己是有钱人儿子就恨不得用钱砸死别人的,暴发户而已。金炎,不是他太嚣张,这种看法仅仅是对我们来说的,对他来说,那已经是一种很低调的低调了,你说呢。”蔡羽绾叹了口气道。 陆金炎点点头,虽然大厦内温暖宜人,但冷汗已经渗出她的肌肤,貌似可笑,但真身临其境,就知道一点都不夸张。 她有点不敢相信这样一个恐怖的青年刚才还笑眯眯地跟她谈话,她现在才明白他那份笑容背后的意味,冷酷而不屑,那是一种经历很多事情后的淡泊,你看不透便是轻浮,看透了,便明白那才是最深厚的底蕴。 挑了几样东西回来的叶无道见两个女人不说话,气氛似乎有点诡异,坐在蔡羽绾身边,道:“怎么了?” 陆金炎欲言又止,似乎不敢看叶无道。 “没什么说了些女人之间的悄悄话而已,对了,无道,要不晚饭我们去玉玲珑吃吧,金炎说她请客。”蔡羽绾用眼神示意陆金炎。 “嗯,是是,我怎么说都要尽一下地主之宜,玉玲珑的东西还不错。”陆金炎知道这是蔡羽绾给她的机遇,当下心怀感激地望了眼蔡羽绾。 “陆总不介意我蹭饭?”叶无道笑眯眯道。 “不敢不敢。”陆金炎赶紧摇手道。 从陆金炎态度转变知道事情大概的叶无道瞪了眼蔡羽绾,后者很娇媚地吐了下丁香小舌。 叶无道喝着蔡羽绾的那杯咖啡,随意道:“陆总,你别紧张,我还是那句话,在不牵扯到利益关系的时候,我只是羽绾的男人,你就算当我是小白脸,我也不会生气。” 陆金炎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抬头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心中涌起一股浓重的惆怅,这种男人,确实不是杭州男人所能媲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