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过尔尔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过尔尔

蔡羽绾的宝马敞篷停在杭州大厦外面并不再显得太鹤立鸡群,挽着叶无道的手从a区进入大厦,对于曾经把黎世班霍夫大街当作狗窝住的叶无道来说倒没有惊艳的感觉,只是用一种投资人的眼光看待这座购物中心。蔡羽绾则像个小情人小鸟依人地陪他四处转悠,女人喜欢逛街是天性这一说法其实不尽然,女人多半是喜欢看见她们喜欢的男人花钱,或者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她们身上,而不是事业上。 “什么时候中国也能有纽约第五街和巴黎香榭丽舍大道这样的购物圣地呢。”叶无道自言自语道。 “总会有的,要不你投资建一个?”蔡羽绾笑道,格外妩媚,风情万种。 叶无道耸耸肩,好创意,不过困难多多,再等几年吧,等神话集团缓过来再说。 “飞凤集团在杭州的虞美人和水晶宫大酒店入住率都令董事会满意,当初不少对我把大量资金注入飞凤的家伙都开始沉默,要不是这样,恐怕不少人就要对你们在中式快餐项目上的失败大放厥词喽。”叶无道在路易威登专卖店门口停下,望着橱窗中的最新款式,自嘲地摸了摸下巴,神话集团创建来的成绩单可以说是华丽的答案掩饰了错误的答案,并不能算完美。 “神话集团还敢有人对你说三道四?你难道不知道集团内部的青年军对你可都当作偶像崇拜,至于高层管理,在你的几番强悍洗牌下,恨不得把你交代的任务百分之两百地完成。”蔡羽绾把头靠在叶无道肩膀上凝视橱窗中的新式挎包。对她来说这些不是她喜欢的款式,显得过于花哨了。 “百分之两百?”叶无道笑了笑,拉着蔡羽绾进入lv专柜。 “我做季度报告的时候发现一个有趣地结论,那就是貌似没有谁能够百分之一百完成你定下的原定份额。连几个我极度看好的精英都没有办到,所以他们都战战兢兢地私下询问我你的反应呢。”蔡羽绾娇笑道,惹来lv中很多顾客的频频侧目,对于这些人来说美女没有见过一千,也有几百,但像蔡羽绾这样气质容貌俱佳的女人可不多见。 “这就是为什么要把胡萝卜挂在驴子眼前的原因了。”叶无道奸诈笑道,周围雄性牲口艳羡的眼神令他很有成就感,搂着蔡羽绾那纤细却极有弹性的小蛮腰,霸道地暗示这只能是他的女人。 “狡猾!” 蔡羽绾撇了撇嘴,因为吃不到所以驴子才不停地拉磨。叶无道这种做法还真是能够双倍地“压榨”员工的潜力和能量。 来lv的未必都是款爷富豪,但绝对不会是穷人,身家早就破亿乙地蔡羽绾若无其事地挑挑这个包。又帮叶无道看看那双鞋,弄得附近顾客以为叶无道是个被包养的小白脸,叶无道皮厚倒是无所谓,现在的他早过了非顶尖名牌不穿的阶段,再说了他真要用牌子彰显身份。也不是这里任何一款量产的lv所能办到地。 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情侣走了进来,看到一款挎包,小心翼翼看了下价格。男孩叹了口气,掉头就走,见到挽着蔡羽绾这个大美人的叶无道,眼神有种深刻地自嘲,也难怪,叶无道真的拥有太多小说主角的一切,相貌,家世,才华。男孩拉了拉仍然不肯走的女孩。叹口气说:“走吧,下次我们攒钱去香港再买,那里便宜。” “要不我先帮你付?”女孩小声道,女孩斜挎着一个dior的黑色经典包,显然跟贫穷无缘。 “这是什么话,要你养活我?!或者干脆让我入赘你们家算了?”男孩敏感道,脸色不悦,女孩赶紧不吭声。 “你很讨厌做小白脸?”听到对话的叶无道有趣问道,蔡羽绾这才留意到这对年轻情侣,对她来说,这样的年轻人太不起眼,如果不是叶无道的询问,她最多一眼掠过便不再留意。 “废话!”那男孩警惕地望了望叶无道,很小声嘟囔了句,随即对站在他面前微笑的叶无道说“我能养活自己,还有她。” “哦?你现在自己能赚钱?还是说你地父母能养活你,还有她?”叶无道很八卦地跟这个陌生男孩聊起来。 “只要我愿意,一年四五十万不是问题,或者,我也可以年薪百万。”男孩冷冷道,下意识握紧身旁女孩的手。 “这样啊,确实不少了。” 叶无道笑了,贼真诚平静,没有半点不屑和嘲讽,深深望了眼男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觉得靠女人是件丢人的事情,那是大男子主义,真爱一个人,是不会介意的,只要两个人能开心地活着,就够了,说句玩笑的话,如今做小白脸可比考公务员还要竞争残酷,能做不丢人。” 留下错愕的那对男孩女孩,叶无道搂着蔡羽绾走出lv,蔡羽绾走出后大笑道:“叶大总裁,怎么今天这么好心跟一小孩灌输你的理念啊?神话集团那群社会精英可眼巴巴指望着你去报告呢也不见你露脸。” “因为见到这个男孩我就在想,如果我不是叶无道,你会不会挽着我跟我逛商场。”叶无道摇摇头道,一楼已经逛得差不多,蔡羽绾除了在爱马仕那边挑了份围巾就没有再选中什么。 “这个问题没意义哦。”蔡羽绾心头一紧,死死挽紧叶无道。 “傻羽绾。”叶无道叹了口气,轻轻拍拍蔡羽绾的手背,你怕什么,这辈子他是不会放手的。 在四楼星光吧吃东西的时候,蔡羽绾点完东西后出去打了个电话,叶无道在略微幽暗的用餐环境里要了几本商业杂志。吃着那份澳洲椒盐炒蟹和上海小笼包,倒也惬意,刚在一茶一座吃完东西地蔡羽绾只是看着他一样一样消灭食物,她托着腮帮。格外幸福。 “等下让你见个美女。”蔡羽绾神秘兮兮道。 “这里的经理?叶无道吞下那只汤汁饱满的小笼包,不禁想起那次带姑姑叶晴歌去知味观吃东西的情景。 蔡羽绾点点头,“我跟她也是挺偶然认识地,杭州有家不错的会馆,她是其中一个负责人,她也给了我不少关于飞凤集团杭州本土化的建议,许多都跟你当初的意见不谋而合,很有意思的女人吧?” 叶无道不以为然地继续啃炒蟹,漂亮女人,有钱有才华又有背景的漂亮女人。他都见过太多太多,早就免疫。 作为杭州富人奢侈品消费的首选场所,杭州大厦有着惊人的销售额和利润率。而任何一起成功商业案例的背后都必然有个成功的策划者或者经营者,而当这位幕后人是女性地时候,便能吸引大量的眼光,杭州大厦总经理陆金炎。 陆金炎给叶无道的第一印象是精明,很精明。 他能看出她第一眼看到他地时候就将他做了整体评估。从穿着,从姿态,从蔡羽绾的态度。来判断自己是否属于她值得结交或者说如何程度结交的人,很明显,叶无道知道自己让陆金炎打的分不怎么高,也难怪,都说人靠衣装,他这身行头确实很对不起他叶大少的身份。 “羽绾,这位怎么称呼?”陆金炎终究是八面玲珑地女人,脸上可没有表现出半点松懈,她穿着极得体。偏向中性的休闲职业装扮,不失威严却有女人的味道,可以看出她地保养极佳,风韵犹存。 “叶无道,是我们神话集团……”蔡羽绾刚想说出叶无道其中一个身份的时候被叶无道硬生生打断,这厮把一个小笼包夹给蔡羽绾,打量了陆金炎后也不瞧她,含糊不清道:“吃东西吃东西,休息娱乐的时候就别这么忙乎了,搞得我跟一大人物似的。” 蔡羽绾掩嘴娇笑,朝云里雾里的陆金炎无奈地耸耸肩,她当然知道这个好友好奇叶无道的身份,但自己男人都这么表示了,她自然不好再揭他的底。 陆金炎本来的定义是跟蔡羽绾有暧昧关系的g省公子哥,对她来说市级干部子弟是不怎么能登上台面地,她觉得这个叫叶无道的青年应该父母长辈在省政府中很有势力,至于是第几把手她就猜不透了。但就目前蔡羽绾的表现来看,似乎这个青年比他预料中还要有份量,蔡羽绾显然不是那种对财富和权势迷恋的女人,她也不需要,但现在很明显蔡羽绾对这个青年相当顺从,这就很诡异了,陆金炎有点摸不着底了。 “别猜了,我就是蔡羽绾男人,仅此而已。至于我老子是谁,或者外公是干什么的,爷爷是什么身份,那都不重要。”叶无道微笑道,解决完食物的她心安理得地享受蔡羽绾帮忙擦拭嘴角的超级待遇,终于正眼看陆金炎。 “真不重要?”陆金炎笑了,特坦然和随意的那种。 “其实还是很重要的。”叶无道也笑了,贼老实和坦白的那种。 陆金炎不笑了,只是跟蔡羽绾热络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怎么喜欢这个青年,她不是没有见过嚣张跋扈的**,也不是没有见识过纨绔子弟的那种不近人情,但面对眼前这个有点倨傲和漫不经心的家伙,她总觉得很不舒服。 “你们杭州大厦如何巩固顾客的忠诚度?”叶无道冷不丁了出一句。 “前年开始,我们杭州大厦按部就班地淡出了一般商场所热衷的‘满就送’等促销模式。我刚刚在杭州大厦建立一个西湖会所,购物中心的vip会员可以在这里跟许多大品牌设计师讨论时尚。我的宗旨不仅仅是将奢侈品销售出去,而是协助我们顾客高品位生活方式的熏陶和养成。当然,这仅仅是我众多举措中的一个环节而已,顾客忠诚度的培养这个问题真要讲,那要一大堆了,恐怕你会听得不耐烦。”陆金炎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多,她也知道跟一个公子哥讲太多的理论知识无异于对牛弹琴。 “建立会所?有意思。” 叶无道思索道,随即笑意玩味,“当初这些大品牌都不肯进入杭州市场,听说都是你以一人之力将它们拉进杭州的?” “一人之力?哪有那么简单啊。”陆金炎笑容有点苦涩,似乎不想深入讨论这个话题。做同一件事情,要成功,女人付出的兴许是男人的一倍,甚至是数倍。 叶无道轻笑道:“似乎你喜欢把杭州大厦当作是你个人的,这样不好哦。” 陆金炎眉头一皱,略微不悦,但没有作声。 叶无道霍然起身,俯视这位杭州的传奇女人,耸耸肩,朝蔡羽绾道:“走吧,陪你逛街去,杭州大厦不过尔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