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魔鬼在细节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五章 魔鬼在细节中

脱去衣物玉体横陈的蔡羽绾犹如完美的艺术品呈现在叶无道眼前,挺翘的雪嫩双峰、不堪一握的柳腰、丰腴的柔滑臀部构成了她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但蔡羽绾身上最吸引男人的地方,不是这张容颜,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那种欲说还休的成熟韵味。 摘掉眼镜的蔡羽绾媚然天成,在不可侵犯的圣洁中把男人悄悄拉入了**的地狱。 她曲线惊人的小腿下脚踝是那么纤美圆润,令人**,若说这世上有很多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一定不会有人怀疑。 叶无道把玩着蔡羽绾那小巧的脚丫,他最看不惯的就是那种脸蛋还不错却拍那种把脚部缺陷都暴露出来的女人,女人有副精致脸蛋不是难事,但有了脸蛋后还有双无暇的脚却极为困难,看着蔡羽绾闭上秋眸微微喘息的享受表情,生出一股成就感的叶无道把头埋入这位g省商界女神的胸口,跟那对饱满双峰来了次零距离亲密接触。 “无道,你一天有多久是想我的?”蔡羽绾抱着叶无道的头剧烈颤声道,身体早已经依恋这个自己托付真心的男人那种温柔抚摸和侵犯,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他们的分别不短了。 “一天二十八个钟头都在想你。”叶无道吮吸着蔡羽绾的胸前葡萄坏笑道,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开来,犹如绸缎般丝滑,那美妙的触觉令叶无道感觉浑身舒畅。 “二十八个钟头?” 蔡羽绾娇笑道,银铃般的媚笑加上微颤的成熟娇躯。使叶无道马上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太久就是喧宾夺主了,邪气地盯着那张布满春意和期待地脸庞,道:“因为睡觉的四个钟头都在做梦想你。” 蔡羽绾听到这句话后闭上眼睛。任由这个习惯在不经意间展露温柔男人进入她的身体,那一刻,她喉咙逸出压抑不住的呻吟,身体如久旱逢甘霖般水润起来,巧妙而淫糜地迎合起身上男人地驰骋。 叶无道每冲撞一次,蔡羽绾便呻吟一声。 似乎在叹息,满足而快感。 从**坠落的瞬间便是男女鱼欢的快感巅峰,蔡羽绾狠狠抱住这个男人,似乎想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那一刻她突然好怕。好怕叶无道离开杭州的那一刻,但随即便收拾患得患失地情绪,毕竟他现在是自己的。不是吗? “羽绾这身子真是玉髓做的,既像水和又像玉。”浑身上下细胞都透着愉悦的叶无道抱着蔡羽绾,点了根烟,破天荒地不想起床,这女人的身体确实是男人最终归宿的极致了。 “真地?”蔡羽绾纤细手指在叶无道胸口轻轻抚摸。最后在他心口停下,似乎想要知道这是不是真话。 “骗你我就姓叶!”叶无道信誓旦旦道,差不多就跟董存瑞炸碉堡一样大义凛然。 差点被忽悠过去的蔡羽绾很快回神。一顿粉拳就砸在叶无道身上,最后在叶无道的讨饶中才肯罢休,看着眯起眼睛抽烟地叶无道,蔡羽绾把烟从他的双指间抽走,放在嘴巴上抽了一口,结果咳嗽了半天,皱眉道:“真难抽。” “女人有女人抽的烟。”叶无道被蔡羽绾这个小孩子动作逗乐笑道。 “对了,你来杭州有什么事情?难道是浙江黑道出了篓子?似乎我的飞凤集团目前进展还是很顺利的。”蔡羽绾抬头询问道。 “找你呗。”叶无道柔声道,这不是美丽地谎言。是实话,其实这次南下他只是单纯的想看看这几个为他付出太多而他付出太少的女人和女孩,苏惜水因为跟着父母出国散心而跟叶无道擦肩而过。 蔡羽绾柔柔地点点头,这一年地辛苦,一点都不辛苦。 “去过你家了,跟你哥哥和爸妈都见过面,谈得还算投机。”叶无道笑道。 “去过我家了?!”蔡羽绾惊喜道,这个可不是一般的小事,去过她家给她父母拜年就意味着两人的关系得到了真正的肯定,这让她怎么能不雀跃。 “而且你爸说以后让我好好照顾你。”叶无道摸着蔡羽绾的柔滑后背轻笑道,眼神时不时极不老实地瞄向蔡羽绾那因为方才揉捏过度而红粉的挺翘双峰。 “爸真是这么说的?!”蔡羽绾羞赧道。 “又不是孩子,骗你干什么,你还能给我糖吃啊?” 叶无道突然坏坏一笑,猛然俯身一口含住蔡羽绾的**,在蔡羽绾喊了声冤家以后又要一阵**的时候,谁料这个淫贼却一本正经地坐好,念念有词道:“拥雪成峰,捋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是叶无道所擅长地淫秽诗词,不过这首清人陈玉基的一阙明《沁园春》确实将女人的**之美描绘得淋漓尽致,用在蔡羽绾身上也不是夸张,这种淫言秽语惹得蔡羽绾又是一阵捶打,而当事人则还不罢休,道:“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 蔡羽绾喊了一声就不顾风度地开始用枕头砸这个就知道欺负她的恶人,只可惜那柔软枕头比她的拳头还要舒适,叶无道干脆趴在床上享受起这等异样按摩,最后没有力气的蔡羽绾气喘吁吁地趴在叶无道身上。 “羽绾,还想不想要?”叶无道邪笑道。 蔡羽绾扭扭捏捏就是不说话。 叶无道二话不说翻身挺枪再战。 蔡羽绾媚笑嫣然,春光荡漾。 两人在梅开二度翻云覆雨之后极尽缠绵地洗了个鸳鸯浴,叶无道穿上那套带来的衣服,容光焕发的蔡羽绾看着他那身普普通通的装扮。笑道:“晚上去杭州大厦,我帮你挑衣服。” 叶无道随手拿起那本装帧精美地酒店指南,很仔细却很快速的翻阅了一遍,点点头道:“很多酒店尽管都把‘顾客是上帝’‘客人是皇帝’作为服务的金科玉律。然而在具体细节上却常常与此相悖。例如不少酒店的服务指南中,‘必须’‘应该’和‘严禁’之类地词语都是信手拈来,呵呵,如此一来上帝和皇帝们读了那样的服务指南一定噤若寒蝉。还好,虞美人的这本指南很温馨,起码可以打90分。” 蔡羽绾拍拍胸脯,媚笑道:“还好,这关算是通过了,谁不知道我们叶大总裁最注重细节。” “魔鬼在细节中,这是酒店管理大师的最高宗?。就让客人的一切情趣和需求都在酒店的各种细节中得到满足。”叶无道严肃道。 “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理想。”蔡羽绾掩嘴轻笑道,很久没有看到他这么严肃了,很帅。 叶无道耸耸肩道:“杭州大厦我们晚上去。现在你把酒店的主要高管都叫过来,陪我逛逛酒店,我要说些事情。” 很快虞美人酒店空降而下的总经理、副总经理和大堂经理等一批骨干都来到这间柒号清平乐套房,幸好此刻蔡羽绾已经将那混乱的床单棉被整理完毕,不过还是有不少细心地高管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出点苗头。毕竟做酒店管理,就是讲究一个细心如发丝。 叶无道当着这群虞美人高层的面在套房内转了一圈,桌底下极隐蔽的地方都抹了抹。把枕头撕开观察枕芯地质量,还有冰箱中酒类的摆放,看得那群原本不以为然的高管态度立马三百六十度转变,叶无道这些动作虽然在他们业内人士来说不算太稀奇,但也绝对不是外行人,他们还不知道叶无道的身份,开始仅仅以为是哪个老子是高官的公子哥,现在觉得应该是在政府管理酒店餐饮业部门工作地人。 最后那块梳妆镜旁挂在琉璃灯上的草绿色牌子留住了叶无道的目光,那牌子正反面各用中英文写了同一段文字----水是生命之源。我们每天都对客人地浴巾、毛巾进行换洗,如果您觉得不必要时,请将继续使用的浴巾、毛巾放到毛巾架上;如果需要换洗,请将它们放在梳妆台下的藤筐里。 叶无道此刻才流露出令那群人松口气的笑容,道:“不错,没有‘如有损坏,照价赔偿’这类冷峻言语,而且这种提示也符合绿色酒店的宗旨,我观察下来,硬件设施没有问题,比上海金茂和香格里拉都要高出一筹,而且几处软性设置也比较灵活,室友我比较满意,接下来我们出去看看。” 蔡羽绾看着叶无道那认真的神情给自己手下带来的震撼,内心甜蜜,这样表面轻佻的男人一旦严肃起来就是格外的有味道哩,比起那群表面严肃其实古板地男人要好上无数倍,沉浸在对叶无道欢喜中的蔡羽绾为了舒缓紧张氛围,偷偷给了叶无道一个媚眼,柔柔嗔怪道:“你还没介绍自己呢。” “呵呵,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叶无道,是神话集团的负责人。” 叶无道爽朗道,面对这群面面相觑的中年男女,“你们也自我介绍下,我这个人记性不错,你说一次我就能记下你是谁。” 神话集团的负责人? 这群虞美人的管理人员有几个是蔡羽绾从杭州本地挖墙角挖过来的业内精英,还有一个是从被誉为酒店管理圣地的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刚刚进入飞凤集团,只有一个原先在g省飞凤集团本部工作的老员工恍然大悟。 蔡羽绾好笑道:“飞凤集团是神话的子集团,而叶先生,是神话集团的创始人,现在明白了没有?” 一群人小鸡啄米一样使劲点头。 很简单,那就是上司的上司了! 叶无道无所谓的笑了笑,带着这批人走出酒店,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