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入住虞美人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入住虞美人

任何地区都有自己的贸易壁垒,伊利和光明牛奶在上海的拉锯战,飞凤集团悍然进入杭州酒店领域招来的非议和阻拦,都是外来者和本土强势品牌的激烈碰撞,飞凤集团拍下两块天价土地后建造的两家大酒店开张时都有浙江省副省长出场剪彩,这个明显的暗示和被叶无道敲打过的浙江商会的集体沉默,使得经历初期磕磕碰碰的飞凤集团逐渐在杭州站稳脚跟,其中随超五星级大酒店虞美人酒店在淡季更是惊人的达到80%入住率。 叶无道和苟灵在萧山国际机场下飞机后,已经成为林家家主林朝阳带着几个彪悍的贴身保镖在出口迎接他的新主子,不仅浙江黑道如今臣服于拥有太子党后盾的冰鉴会下,江西、福建两地多如牛毛的大小黑社会组织都匍匐在林朝阳的脚下,可以说如今的江浙地区,林朝阳就是一方土皇帝! “太子。”见到叶无道,特意从北方战场赶回来的林朝阳神色没有张展风的那种谄媚卑微,兴许对他来说他出卖的只是自己的才华,而不是尊严。 叶无道点点头,跟这位曾经是对手如今是下属的林家家主坐进那辆白色保时捷跑车,挥手打断林朝阳对北方战况的汇报,叶无道喝了口红酒,道:“东部沿海的北方战况我不想管,这是你和张展风的事情,成,你和他平分长江以北的东部省份,败,你和他灰溜溜的回到浙江和上海,太子党不缺人才。你们不堪大用,我自然能捧起另外两个,你和他之间的勾心斗角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要地只是结果。踏平北方黑道。” “明白了。”林朝阳对叶无道的直接一点都不感到奇怪,一个敢用他这个仇人和潜在威胁做浙江代言人的太子胸襟如何,不需要他多言,以前他不相信真的有人能够用人不疑,现在信了。 “都说浙江地官越做越没有野心,浙江的黑帮越混越窝囊,现在看来世道变了。” 叶无道感慨道,似乎觉得一人喝酒相当无趣,让林朝阳和苟灵都倒上,得知脸色尴尬的林朝阳竟然是酒精过敏后。让叶无道一阵保持底线的嘲笑,林朝阳那严肃的冷峻脸庞上也终于流露出一点人性的笑意,两人之间的关系终于有些许的融洽。 “直接去虞美人酒店。我要看看羽绾的这家花了大心血的超五星级大酒店到底有没有媒体上报道地那般‘旖旎缠绵不死不休’。”叶无道感兴趣道。 “确实不错,尤其是大堂设计,我想这名设计师肯定是把握到了中国古典的精髓,而且肯定是个传统的东方美女。”话也稍稍多了点地林朝阳忍不住对虞美人赞赏道。 “这点你倒是没有猜错。” 叶无道大笑,废话。虞美人大堂的设计是出自姑姑叶晴歌和上官明月的联袂,想不令人浮想翩翩才是怪事,他也看过大堂设计的草图和效果图。截然不同于米高梅大酒店这些世界顶尖酒店的富丽堂皇,紫篁芭蕉,藤椅竹榻,清明扇水墨画,一切令你宛若置身中国古代,而且最令人叫绝地无疑是虞美人大酒店中地女性服务员,这些古典女孩都是万中挑一的气质美女,旗袍穿在经过严格培训的她们身上不再非驴非马,而是相得益彰。温婉似水,古典冰清,令人见之忘俗,所以虞美人一经开张,就引来无数赞誉,加上那一湖西湖水,杭州一城地韵味,虞美人这家将古典发挥到极致的超五星级大酒店立即压倒老牌的杭州凯越和香格里拉酒店。 在林朝阳的安排下叶无道以一个普通游客的身份顺利入住虞美人大酒店,不像一般酒店最顶尖的套房都叫总统套房或者皇帝套房,虞美人的顶尖套房分别有三种,优雅古典的蝶恋花套房,极为现代化的清平乐套房和宗教味道浓郁地菩萨蛮套房,价格都在五位数以上,而叶无道选择的是一套清平乐,苟灵则要了套蝶恋花。 让林朝阳去干自己的事情,叶无道站在可以望见西湖的阳台上给蔡羽绾打了个电话,还是不通。没办法,只好找到这间套房的那位婉约美女管家,让她联系蔡羽绾,理由是他要很多问题要告诉酒店的负责人,那素质极佳的美女管家并没有对叶无道似乎有点刁难的要求感到不满,只是做出了解释,询问能否让酒店经理接受叶无道的建议。 无奈下叶无道只好放弃,趴在栏杆上远眺那陪雪痕逛过的西湖,不经意间想起似乎夏诗筠在这边也有别墅,反正不愁见不到蔡羽绾,叫上苟灵就准备出门去杭州大厦那块买点衣服,而且苟灵是第一次来杭州,毕竟还是个女孩,叶无道怎么说都要带着她逛逛这座久负盛名的妩媚城市。 当门铃响起的时候,叶无道还以为是苟灵,想着这妮子速度倒是迅速,可不是所有女人出门前都能如此干净利落的,不过他开门的时候却见到一张满是惊喜的泪脸,那被刻意掩饰仍然妩媚到动人心魄地步的绝美容颜梨花带雨下更是惹人生怜,一见到叶无道她便扑到他怀中,不说话,只是哽咽。 微愣之后的叶无道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搂紧她,确实作为她的男人,自己给她的温暖太少,而生活的季节,太冷。 这个女人自然是飞凤集团总裁蔡羽绾,在g省跟杨凝冰和柳婳这样大美女齐名的商界女强人。 这间清平乐套房外的两名美女管家和服务员见到她们心目中果决坚毅的总裁如此失态,错愕惊讶下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猜测起叶无道的身份起来,杭州的美女很多,但能让男性富翁在全国都算前列的浙江杭州令人拍案叫绝的,不多,经创造财富神话的市花夏诗筠是,不到三十岁韩韵便“出人意料,情理之中,成为浙大副校长的韩韵是,经营杭州大厦的那个女人是,而蔡羽绾成为最近被杭州市民议论最多的大美女。 叶无道看着那几个眼神暧昧而善意的漂亮女孩就是不肯离开,抱着蔡羽绾耸耸肩微笑道:“今天给你们放个假,去拉着你们男朋友逛街吧,省得在这里当电灯泡。” “真的假的?”一个刚刚从浙江传媒学院毕业进入虞美人实习的清纯女孩俏皮道。 蔡羽绾似乎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再流露小女儿娇态,领导了飞凤集团这么多年她自然知道领袖的威严对于任何一家集团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端正了下那副故意掩饰其妩媚风韵的眼镜,蔡羽绾转身道:“既然他说了,今天就放你们一天假。” “总裁,他是?”另一个担任蝶恋花套房总管的女孩怯生生道,她本是省艺校的高材生,也曾是越剧歌舞团的红人,最终选择了虞美人大酒店,因为虞美人跟一般酒店不一样,这里每天不仅有大堂中的古琴筝演奏,还有各种文艺表演机会,而来酒店的客人中不乏导演名人,一旦被选中,那无疑是平步素云,所以在这工作这比北漂一族的居无定所要好上太多。 “他是我的上司,你说他能不能放你们假?”蔡羽绾兴许是叶无道的到来彻底放下了平时刻意培养的领寻者气质,跟这群刚刚踏入社会的女孩玩笑起来。不过飞凤集团确实是神话的子集团,蔡羽绾这么说没有不对。 女孩们一个个朝叶无道投来崇拜的眼神,然后保持适当修养地欢呼雀跃而散。 “昨天手机跟客户打得没电了,今天换了手机,刚才回住的地方才发现。”蔡羽绾歉意道。 “没事,这样也好,算是给了你一个惊喜。”叶无道抱着那玉润玲珑的成熟娇躯,许久没有泻火的他发现很快就有了淫秽念头,头一低就可以看见那寻常人无法欣赏的内敛春光,雪嫩的乳沟如同**的深渊勾无言引着叶无道。 赶过来的苟灵见到这一幕,识趣地回到套房,坐在床上翻开那本叶无道推荐而随身携带的《世界是平的,心境平静,嫉妒?她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 她只记得他说过,男人能够通过权势赢得江山美人,而女人也可以通过江山,赢得男人的匍匐。 “你觉得虞美人怎么样?”蔡羽绾怎么会不知道叶无道眼中那股炙热意味着什么,只是她曼妙身躯虽然巧妙地摩挲着叶无道的挺拔身体,眼神和脸色却是极其的清纯认真,嘴角的那颗美人痣孕育着似有似无的挑逗。 对待美女叶无道的身体总是最诚实的,只不过他比起那些下半身思考的牲口多了情感控制这样法宝而已,男人和畜生的区别也就由此而生,任由蔡羽绾轻轻挑逗他,关上门抱着她坐在床上笑道:“比我想象中要好,硬件倒是其次,找这么多气质相貌俱佳的女孩确实很难得,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吧?” 蔡羽绾摘掉那副lotos定制金丝眼镜,双手轻柔环住叶无道的腰部,偎在他怀中,容颜妖娆,咬着叶无道的耳珠腻声呢喃道:“无道,你觉得她们有我漂亮吗?” 叶无道一把将她按在鹅绒大床上,狠狠道:“小妖精,敢勾引本大爷,看我不吃了你!” 蔡羽绾一副柔弱媚惑的无辜神情,剪水秋眸娇滴滴望着如君临天下的叶无道,伸出丁香小舌添了下她的那颗美人痣,道:“最好别吐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