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砸他的下面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三章 砸他的下面

聪明人跟聪明人打交道比较省力,因为很多话都不需要说出口,似是而非的暧昧朦胧之间就建立了同盟,政治白痴蔡桧又怎么触及到叶无道跟蔡刚正思考的那个层面,他只是看到父亲跟太子有一句没一句的东扯西扯,一下子是上海帮的前景一下子又是本市高教圆区的规划等下又转移到**的人事布局,只有周英饶有兴致地欣赏这两个年龄相差一辈但城府却一样深厚的男人玩弄政治。 离开莲花社区的时候叶无道也没有忘记提醒蔡桧不要太得意忘形,让他学会低调,看到这个唯唯诺诺作无比谦恭状的男人,叶无道也指望他能听进去,虽然没有见到蔡羽绾,但起码帮老妈增添了一枚重要棋子。 蔡刚正站在别墅门口望着逐渐驶出小区的轿车,许久吐出一句,:“羽绾遇见他,是不幸,又是万幸。” 周英帮蔡刚正拎了拎大衣的领口,那张面对叶无道时太多灿烂的苍老脸庞流溢着母亲的慈祥,柔声道:“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是天下第一优秀,羽绾性子太倔强,必须找个有主见的男人,除了这个叶家的大少,g省还有谁能配得上我们家羽绾?” 蔡刚正握住周英的手,这手牵了大半辈子,虽然没有恋爱时的嫩滑水灵,却更加地令他安心,望着恨不得追上去给叶无道做马前弈的儿子,蔡刚正笑道:“还真是塞翁失马,没想到我们儿子也有今天,原先我还以为小桧要吃大亏。现在看来小桧说不定要比我还要有出息。” “都老夫老妻了,还拉拉扯扯。” 蔡桧转身见到握着手的父母,耸耸肩走进别墅拿了车钥匙就闪人,抛着钥匙走向那辆豪华加长版奔驰的时候嘴中不停念叨着四个字。鸡犬升天。 蔡桧兴许不聪明,但绝不是笨人,在他擅长地领域,他同样可以左右逢源,事实证明蔡刚正的预言并没有错,他这个儿子依靠跟港澳商人的铁杆关系日后成了南方的红顶商人,后成为一家副部级国家企业地负责人,爬到中央候补委员的惊人位置,当然那是三十年后的事情了。 这就真如蔡桧自己所说,鸡犬升天。 时势造英雄之外。更多造就的是得志的小人,而黑色幽默的是这些小人同样有小人的尊严和血泪。 在得知蔡羽绾在杭州后叶无道就让人买了去萧山国际机场的机票,从莲花社区出来便开车直奔机场。苟灵早已经在那里等候,本就没什么行李,叶无道只是随便让苟灵从紫枫别墅拿了套换洗的衣服,一只箱子便绰绰有余,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两人坐在咖啡厅。苟灵很讨巧地去帮叶无道挑了几本明镜出版社地杂志。 “你觉得刘清儿怎么样?”望着窗外的叶无道随口问道。 “有毅力,目标明确,极有自尊。”苟灵不假思索道。观察并且定义叶无道身边所有人是她的最大乐趣和任务。 “自尊?” 叶无道笑了笑,翻开那本繁体杂志,道:“极端地自尊往往由极度的自卑中孕育而生。” 苟灵默不作声,说实话她也很好奇为什么一个普通的保姆能够在紫枫别墅享受那种待遇,而且她确定刘清儿这种在叶家氛围中浸润出来的女人,即使再普通青凡,走出别墅后也会被无数人追捧。 “不过真正成就大事者,往往就是这样穷出来的。” 叶无道从行李箱中搜出眼镜盒,把玩着这副很久没有戴过地金边眼镜。笑容自负:“因为贫穷太可怕,只有穷人才能体会那种痛彻骨髓的压抑,所以要往上爬,不停地往上爬,而我最欣赏的就是这种人,对我来说,现在你如何你是什么身份你有多少资产,那都是其次,关键要看你十年之后是谁。” 苟灵点点头,跟着叶无道这么久,多少也摸清点叶无道地脾气。 “知道当初我为什么收留你吗?”叶无道拇指和食指摩擦着金丝眼镜的精致镜框,望着眼前这个眼神不再迷茫和绝望的女孩。 苟灵摇摇头,他不说,她就不想知道,即使可以想通。 “你,刘清儿,都像龙玥。”叶无道轻笑道,似乎说起龙玥也能带给他愉悦的心情。 吉灵眨眨眼,龙玥,这个名字烙印入脑海,会是什么样的人呢,能让他如此看重? 航班延误了将近二十分钟,叶无道在将那本杂志看完后就丢给苟灵,在飞机头等舱坐下,闭目养神,这里的空姐质量实在惹不起他的兴趣,中国一般来说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国际航班的空姐最有气质。 叶无道想起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见到的那个负责人,思索着什么时候联系下,他倒是有个疯狂地打算,自己搞民航!只是这一切都只是雏形而已,付诸实施需要太多的考察和计划,叶无道从来不缺乏充满激情和想象的策划,令对手沮丧的是他还拥有那么多可以利用的资源。 “换个位置。”叶无道漫不经心道。 苟灵微微错愕后才想起自己无意间说到过自己最喜欢看云海,换位置后偎在角落的她望着那汹涌宽阔垠的汹涌云海,感到一种懒洋洋的暖意,如他所说,极端的自尊源于极度的自卑,而真正的温暖往往从彻骨的冰冷中诞生,当一个经历了所有悲苦,那么点滴的温馨,都能漾起涟漪。 跟叶无道并排的是个气质相貌俱是不俗的曼妙女子,而她身边的男人拥有成功人士几乎都无法掩饰的傲气,一个男人有钱还是没钱,如今不看衣服了,应该看这个男人的手表,而此男手上的那块伯爵似乎很耀武扬威地彰显主人身份,确实,小小一块东西,价格跟轿车一致。 那女人看到叶无道拿过苟灵新买的苹果电脑时,露出女人对漂亮事物的零免疫力神情,扯了扯身边男人的袖子,那男人无所谓道:“到了杭州你自己去买就是了。”那女子似乎还不甘心,望着浏览网页的叶无道和那台精美的白色手提电脑,最后忍不住道:“能不能把你的电脑借我看看?” “不行。” 正忙着观察股票行情的叶无道不冷不热道,头也没动一下,他虽然不屑股票的短线操作,但当初训练的时候就被逼着必须进行这种讲究预感和数据分析的力气活,现在他只是当作游戏无聊的时候玩一下。 叶无道本来就不是啥社会主义热心青年,对非顶尖美女以外的异性生物多半没有丁点兴趣和性趣,你跟这位影子冷锋说什么助人为乐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女人倒是没什么,只是撇了撇嘴。他身边的男人倒是隐有怒意,他也观察过叶无道和苟灵,甚至得出叶无道只是苟灵包养的小白脸这样说出去会让几万人砍死他的结论,首先他发现叶无道穿着打扮极为普通,手腕上那块表倒是值钱,只可惜太旧,倒是苟灵既有王dior耳环还有lv行李箱,身家不俗的样子,再就是连这电脑都是那苟灵的,他自然看不起叶无道,见这厮这么不给自己女人面子,他当然气愤。 苟灵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敌意,冰冷眼神盯着同样靠窗的他,就像看畜生。 那恼羞成怒的男人极小声地吐出一个词,婊子。 苟灵虽然听不见,但从那个男人的口型还是很容易知道他说了什么脏话。眼神更加冷漠,苟灵下意识望了望身边的男人。 “做你想做的就是了,不必在乎后果。”眼睛依旧盯着电脑屏幕的叶无道淡淡道。 苟灵猛然起身,走到那个被她这个动作震住的男人面前,不屑的冷酷眼神从那个惊慌的女人脸上划过,落在尴尬的男人脸上,二话不说,啪!狠狠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响亮到许多打瞌睡乘客都清醒过来的地步。 “什么东西?!”吉灵冷笑道,径直走回位置。 男人捂住立马肿起来的脸颊,羞愤暴火,狠狠推开想要拉住他的女人,冲到苟灵面前就想还她一个巴掌,结果被苟灵狠狠一脚踹到送餐服务员的推车上,食物散落一片,苟灵在叶无道的发授意下苦练太极和近身搏击可不是花拳绣腿,这一脚若不是苟灵穿的是帆布鞋,这个男人连呻吟都是奢望。 苟灵在惊慌失措的服务员敬畏眼神中缓缓起身,走到那个脸色苍白的男人面前,从推车食物堆中抽出一瓶大瓶的可乐,猛然砸下,哐!结结实实击中男人拼命伸出来遮挡的手臂,巨震的手臂随后撞击他的额头,立马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的弧度,继续他的股票游戏。 苟灵则脸不红心不跳地走回位置安然坐下,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许多乘客都呆若木鸡地表情僵硬在那里,都不明白这女孩看起来柔柔弱弱,怎么就那么凶悍,而且在那个男人生死不明的情况下,竟然就像是仅仅去了趟洗手间回来一样漫不经心,莫非这是在拍电影? 对此叶无道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以后砸他下面的鸟蛋,这样比较解气。” 苟灵轻轻点头,哪怕叶无道说掏出男人的鸟蛋,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只有这个邪恶的男人是温暖的脏了的冰冷了的只是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