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傲然单挑两百人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 傲然单挑两百人

既然余航这批人要表现,叶无道也乐得把气氛烘托上去,所以顺水推舟的让这群京城三流小公子哥把自己的家底报出来,淘太郎更新余航的父亲是发改委国外资金利用司的副司长,而吴晓波的姥爷是国家审计署固定资产投资计司司长,其他几个青年和女孩的父母长辈或者在食品药品监管局或者在新闻出版总署,但不管在什么部门,淘太郎更新级别无一例外都在正副司级,可见一个圈子就是如此,不是一个位面就走不到一起。 丁绍云很有成就感地依偎在男朋友身边,父亲从小就告诫她有钱不算什么,有权才是关键,余航虽然大男子主义了点,淘太郎更新但总的说起来算是相当优异的男朋友,这个时候吴晓波那群人终于肯把注意力放到叶无道这伙始终闭口不提自己身份的家伙身上。 难以启齿? 肯定是没身份没地位不好意思发言吧。余航的一个北京发小丁攀终于有点不耐烦,打定赵宝鲲这群人也就是南方的暴发户,淘太郎更新而李镇平和徐远清撑死也就是地方的处级干部,至于跟秦雨是校友的叶无道就更加可以忽略不计。 “远清应该跟发改委和审计署不少人都有过接触吧。”李镇平微笑道,徐远清作为江苏省外经贸厅的负责人,而江苏的经济又从来都是全国的焦点,那么他跟这两个部门的官员有联系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徐远清点点头,他虽然行事锋芒,但不代表做人粗鲁,跟李镇平的官场阴柔不一样。刚正不失圆滑的徐远清总能吸引一大批志同道合的年轻一辈热血素年,其实不仅江苏政界,南方和北京很多人都知道苏南有个以徐远清为首地政治青年军,绝对的改革派和激进派。 “这样啊。不知道有没有认识的。”余航和吴晓波他们有来了兴致,显然想以此来标榜自己的家世,这也不能怪他们虚荣,从小生活在北京这座官欲最畸形地城市中的耳濡目染下,年轻的他们难免会死要面子。 徐远清瞥了瞥这群不入流的公子哥,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不是叶子的缘故,他真的懒得理睬这群只顾着在女孩面前献媚的家伙,不成气候!决定一个人前途的,只能是眼界和胸襟。这是杨望真上将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灌输给他们的铁律。 李镇平对这群青年也是哭笑不得,侧脸看着秦雨那张充满幸福地绝美脸颊,他在情感上对叶子的崇拜真的到了无以复加地地步。丫的叶子就怎么能够在那么多女人中间左右逢源?韩点将的女儿韩韵,北京燕家的燕清舞,哪一个不是极品? 叶无道能古井不波的任由余航他们小丑般地表演,在政界官场混过几年地李镇平和徐远清也能一笑置之,但不代表赵宝鲲可以无所谓。他自己倒还好,就是看不惯这群小兔崽子瞄叶子哥的那种眼神。 “发改委的王云鹤,顾成超和徐星岗。以及审计署地潘鹏宗和叶睿我都认识。”徐远清看到赵宝鲲似乎要发飙,只好接下这个无聊的话题,他知道宝宝的脾气,谁要是敢对叶子不敬,那绝对要比骂他要严重得多。 认识。 徐远清跟这群人可不仅仅是嘴头上说认识这么简单。也是该给这群孩子一个小小的提醒了,徐远清随意打开一瓶啤酒,一个星期跟台商吃六顿饭的他酒量想不惊人都不可能。说实话,有成都、南京和北京三个大军区给他撑腰的徐远清,还真没有太把这些人当回事。 “发改委秘书长王云鹤!固定资产投资司司长顾成超!国导能源领寻小组办公室主任徐星岗!”父亲便是发改委顾成超下属的余航惊愕喃喃道。这几个人在发改委那都是极有份量的大人物,发改委这个部门兴许级别不算太高,但它的只能决定了它地敏感和特殊,所以这里面的部门负责人到了地方,那都绝对都是各个省市地区座上宾。 “计署审计长潘鹏宗,计署纪检组长叶睿!”一个亲戚在计署办公厅当个小官的青年惊呼道。 这样一来丁绍云在内的人都立马用另一种眼光打量起气质冰冷的徐远清,而徐远清只是云轻云淡地喝酒,丝毫没把这么点芝麻绿豆的事情放在心上,跟宝宝一样,他也不希望秦雨这个女孩真的以为叶子就是一小人物。 “什么秘书长,司长的,算个球!“赵宝鲲撇撇嘴不屑道。 余航和吴晓波等人顿时有了怒气。 “宝宝,你这么说某人就要郁闷喽。”叶无道笑道,身旁同为“秘书长”的李镇平尴尬地摸了摸下巴。 叶无道这句随口说出的玩笑很快就被那群不笨的青年解构分析,那个看起来不温不火的儒雅男人也是个秘书长?看他不过顶多三十岁,这个年纪能做什么样的秘书长?县委?一般地级市的市委秘书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吧? “没劲,我下去玩。”眼不见心不烦,赵宝鲲干脆下楼去舞池蹦迪。 叶无道示意苟灵也下去,女人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弹簧,需要不停的拉伸,这样才能适应生活中种种黑色幽默和不测风云。淘太郎更新他要苟灵彻底的褪去那份稚嫩,接管天上人间的前台人物如果是个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女人,那叶无道这一手棋就等于前五十手无比惊艳收官却奇臭无比。 秦雨欲言又止,显然很想知道苟灵的身份,同样是女人,她怎么会感受不到苟灵对叶无道的那种依赖和崇拜。 “她是我的下属。”叶无道也只能这么解释,说实话,某种意义上说苟灵有点像他的禁脔。 叶无道出去后不久就玩失踪的廖璧此刻才姗姗来迟,在楼下找到赵宝鲲疯了一阵后就上楼。看到跟叶无道姿势暧昧地秦雨,顿时杀机重重,一屁股坐在赵宝鲲坐过的位置上,左手一瓶雪花啤酒右手一瓶燕京。二话不说就一口气喝光,豪气纵横。 李镇平和徐远清这两头狐狸奸诈地相视一笑,廖家虎妞的醋坛子打翻,那就有好戏看喽。 “你跟王云鹤秘书长、潘鹏宗计长他们认识?”余航小心翼翼寻求确认,一点都没有察觉氛围的急剧变化,对他来说廖璧这位打扮夸张女孩显然没有徐远清地来历有兴趣。 徐远清点点头,他现在只想看叶子怎么应付虎妞,对余航略带不敬的询问懒得计较。 “那我可不可以问你是干什么的?”余航不死心地追问。 他的这个问题也是他身边这帮素年男女所有人的共同心声。 “我算是搞经济的吧,应该可以这么说。”徐远清轻轻皱眉道,也对。如果他都不能算是搞经济的,那么江苏那么多商人恐怕都不敢说自己是商人了。 “那徐先生在哪高就呢?”丁绍云神情无邪地望向徐远清,她知道这种问题确实很过分。但她相信自己的魅力,她也深谙成功的男人往往都不会跟女人一般见识,尤其是姿色不错的美女。 “高就算不上,目前在江苏省对外贸易合作厅混日子。”徐远清随意道,内心却寻思着只是一瓶一瓶灌酒地虎妞怎么还没有爆发。他可是极其的希望能够看到叶子都无法掌控的场面。 “徐远清你就知道装b!? 廖璧顺势把怒气转移到徐远清身上,冷笑道:“不就是个破江苏省经贸厅厅长,有啥稀奇地。算个球!” 还真是跟赵宝鲲一德行,赵宝鲲是说司长秘书长算个球,她倒好,说堂堂省经贸厅都是个球。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余航差点没直接趴下,丁绍云在内的几个女孩都不约而同地捂住嘴巴,在北京呆久了,对官场的许多潜规则和政界的常识都一清二楚,廖璧说算个球的省经贸厅厅长在他们看来那就是老大地官了。这要是放北京一个厅局级的似乎不咋的,但别忘了,那是江苏,最容易晋升地江苏! 熟知虎妞脾气的徐远清没有丝毫生气,只是很委屈地耸耸肩,这妮子,不敢对叶子生气也就罢了,还拿我撒气,什么世道阿!看着对面李镇平幸灾乐祸的表情,徐远清苦笑着摇头,喝下一瓶酒。 “还有你,李镇平,你以为当个上海市委秘书长很了不起啊,这样的官放在中国一抓一大把,我呸!”廖璧见李镇平偷着乐,立马火气又上来了。 这次余航是直接趴下了。 吴晓波这批原本以为自己家境已经相当不错的孩子们那脆弱的心灵都被廖璧一次有一次的无情创伤,那个小心肝无一不是拔凉拔凉的。 “老娘我爷爷还是成都军区司令员呢,你们少给我得意,就***知道看我笑话,看见我被欺负,你们也不知道帮我,就在那里不讲义气地开心,看好戏,还是兄弟吗你们?!”说到后来廖璧声音都有点哽咽,如果不是灯光昏暗,应该可以看到这个外表比谁都坚强的妮子那湿润的眼眶。 “够了。”轻轻皱眉的叶无道终于开口。 神情尴尬的李镇平和徐远清相识叹气,被虎妞这么一说他们两个确实感到有点负罪感。 廖璧一看自己叶子哥那神情,马上不说话,低着头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在场所有人中受到冲击最大的无疑是一直小鸟依人的秦雨,对她来说,省厅长啊,市委秘书长啊,那都是很遥远的大官,淘太郎更新虽然她父母都是不大不小的外交官员,但真正意义上并没有机会结交太多的上位者,听到廖璧说她爷爷是成都军区司令员的时候,她猛地生出一种自卑,以前不知道叶无道的一切,所以喜欢得心安理得,但是现实似乎跟她开了个不小的玩笑。 丁绍云看看那两个深藏不露的地方大员。再看看背景恐怖地廖家虎妞,最后看看显然是这群人中的核心叶无道,天啊,秦雨这个傻妮子交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啊?!那么他又是谁?!他的父母亲戚又是干什么地?省长?部长?中将? “既然是秦雨的朋友。那勉强能算是我的朋友。” 叶无道终于抛开那无谓的客套,露出些许本来面目,笑容玩味道:“我不管你们父母姥爷什么的是什么司长局长,以后有事情,就去天上人间俱乐部找她,就是自灵,因为她接下来会是天上人间的负责人,有时间也可以去玩玩,多接接触点人,也就不会夜郎自大了。” 余航等人哪里还敢说什么。只是小心应诺着。 内心是恐惧和惊喜交加,怕的是没有想到刚才自己这帮人在这群真正的公子哥眼前那么放肆,雀跃的是可能能够通过这次接触爬到比他们父亲更高的位面。 “叶子哥。”廖璧忐忑喊道。楚楚可怜。 “傻虎妞,叶子哥还会跟你生气不成?!”叶无道摸了摸廖璧地小脑袋,满眼怜意。 心机单纯的廖璧嘿嘿一笑,再看秦雨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李镇平轻轻扯了扯叶无道的袖子,示意他往下看。叶无道把视线投到楼下舞池中,没有悬念地,赵宝鲲又跟人打起来了。看到苟灵那冰冷的眸子和隐约的怒意,叶无道这次没有怪赵宝鲲踩些垃圾角色,义不容辞地为美女效劳那就是坏人品味的体现。 看到苟灵二话不说用高跟鞋踩中一个被赵宝鲲摔到地上的混混,鲜血直流,而苟灵则面不改色,甚至还流露出一抹掩饰地兴奋和残忍,叶无道目露赞赏,够狠。 廖璧兴匆匆地跑下楼,这种热闹不凑就不是廖家虎妞了。 拍拍秦雨有点冰冷的小手。把她微微抱紧,依然望着楼下被时间刺激得沸腾的男男女女,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不认识我了?” 秦雨不知道该说什么,头脑混乱地她只顾着摇头。 “不管你接下来做出什么决定,我只想你明白一点,我只是你最初见到的那个家伙,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叶无道柔声道,他突然想对宁素小姨说,权势固然是男人最好的外衣,但似乎并不是所有女人都会为之臣服,甚至还有人会因此而避让。 秦雨身体一颤,默不作声。 就在赵宝鲲准备解决掉那群敢占苟灵便宜的混混的时候,酒吧门口那边经过短暂的混乱后,瞬间寂静下来,淘太郎更新嗑了药般的dj也哑巴一样躲起来,所有人都把视线抛向酒吧门口,只是涌进数十个彪形大汉,那神情模样和打扮都很一本正经地告诉你----我们是黑社会! “正餐来了。”李镇平微笑道。 “这次谁来收拾?”徐远清耸耸肩道。 “还是我吧,这种事情你们都不好出面,而且要想巩固我的既有形象,这种事情是不错的机会。”叶无道轻轻放开秦雨,在余航他们地错愕和惊慌中慵懒走下楼。 李镇平和徐远清相识着耸耸肩,一起走下楼,李镇平还有意无意看了位置上眼神情呆滞的秦雨。 叶无道走下楼后就见到那个眼神阴森的素年,在保龄球馆他是唯一没有进医院的幸运儿,他没有想到这批王八蛋还真的敢在这里等他搬来大军,笑意也有点愤怒到极点的猖狂,伸出手指朝叶无道勾了勾,挑衅道:“到外面去,不好意思,这里地方太小,而问题是,我的小弟太多。” 这个身份不明的青年手下挤进酒吧的就有将近三十人,他这么说确实不算使用了夸张的手法。 叶无道微笑着阻止准备上前揍人的赵宝鲲和廖璧,闲庭信步般跟着他走出酒吧。 一出酒吧门口,叶无道就笑了,而且很灿烂。 这小子给他带来不小的惊喜啊,浩浩荡荡密密麻麻的人,应该不下两百人,都是袖中藏刀。 “操。大爷也给你个机会,一个钟头,你能叫多少人来就是多少人!”那景年咬牙发狠道,他就不相信谁能在一个钟头叫两百人来跟他的人对砍。现在地他是恨不得把叶无道和那个小婊子一起剁成肉酱。一想到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被这群王八蛋破坏,他就有无限的怨气。 其实给叶无道一天时间,叫个两三千人还是不难的。 叶无道摇摇头,道:“不需要。” “哦,那你怎么跟我斗?”青年狞笑道,伸开双手,“你知道这里多少人吗?两百多号人啊,就算是每个人打飞机都能用精液把你淹死!” 徐远清和李镇青靠在酒吧外地墙壁上,面露怒意。 赵宝鲲和廖璧就更不需要多说,如果不是叶无道的眼神示意。他们管它眼前有多少畜生,照样冲进去厮杀肉搏,笑话。当年他们那种生不如死的特种兵训练可不是白练的。 “我一个人足够了。” 叶无道脱掉外套头也不回的往后一伸,本意是想让廖璧给他提衣服,却发现并不是虎妞,转身望着那张坦然而坚决的笑颜,叶无道摸着那张精致的容颜。感动道:“外面风大,出来干什么,等下我就进去陪你喝酒。” 明显已经做出决定的秦雨手挽着叶无道那件外套。一只手轻柔拉起叶无道手掌,另一只手在叶无道的手心比划起来。 等到秦雨比划完,一愣后的叶无道眼神格外地温柔,轻轻用双手捧起她的脸颊,承诺道:“定不负你。” 因为秦雨在他的手心比划了一句话。 而这句话,让原本不想对这群虾米亲自动手地叶无道改变了主意。 叶无道霍然转身,面对那黑压压的人群,扭了扭脖子,两百人啊。是不少,但多也不算多,影子冷锋何曾在混战乱战中吃过亏?无数次的暗杀偷袭让他从来都对数量上的优势很不屑,缓缓踏出两步,“宝宝,虎妞,带秦雨进去。” 等到秦雨一步三回头的走回酒吧,叶无道地面前已经呈现一个扇形的包围圈。 李镇平和徐远清则蹲在地上抽起烟来,叶子从来都不是冲动的人,既然他如此做,那就代表他有绝对地把握。最后他们干脆守在门口,把那群看热闹的人全部赶回去,丁绍云壮着胆子问李镇平要不要报警,徐远清冷笑道:“以后踏入社会,你就知道这个社会不需要警察。” “很可惜没有时间买棺材。”那青年摊摊手做出无奈的样子。 “确实。” 电光火石间,叶无道竟然掐住了那名青年的脖子,确实,他在喊人之前就应该给自己买棺材的。 叶无道并不粗壮的手臂轻而易举地缓缓提起这个足足有一百五六十斤重的青年,可怜的青年双手死死抓着叶无道那只传来恐怖力道的手,溢血地眼眶似乎要把眼珠子爆出来一样,脸色由纵欲过度的苍白转为妖艳的红色,最后变成病态的紫色。 青年的双脚胡乱蹦踢,喉咙只能发出依依呀呀的苍白嗓音。 叶无道斜眼望着那双目逐渐无神的青年,道:“小弈子死的时候,我多半都不知道是谁,你也不例外。” 掐住这个素年脖子的手指猛然收缩。 咔嚓。 清脆而响亮,在清冷的夜空中格外的令人毛骨悚然。 这一切发展太突兀太不按照常理进行,所以当叶无道抛出这具尸体的时候那帮喽啰们才回神,掏出刀子发了疯般向叶无道冲过来。 再多的羔祟冲向猛虎,也只有被屠戳的份。 那具尸体被极富技巧的抛向冲到最前面的那批人,混乱中,叶无道已经欺身而近,一拳直接击中跑得最快的家伙额头,淘太郎更新砰,因为那厮跑得着实不慢,在这一猛击下在身体空中呈现出诡异的画面,头部仿佛停滞而下半身依然前冲。 这一下就不是轻微脑震荡那么简单了。 接下来叶无道双手负于身后,只用双脚防御,如同散步般在这两百人中间悠闲自得。 只是每被叶无道踹中一人,那人身后必然倒下一波人。 也许是被血腥冲昏了头脑,也许是畏惧到了极点就成了勇气,那群人只顾着举刀砍向叶无道。 叶无道脚尖轻佻,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割纸刀在他面前挑起,伸手闪电握住刀柄,手腕猛然一扭,只见那把刀如赋予灵性的活物般在他身边旋转开来,脚尖随即挑起三四把刀,最后在叶无道身边构成一幅极度华丽的场景,四五把在叶无道“燕回旋”技巧下的刀锋围绕着他飞快流转,任何接近的人都被无情地割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兴起的叶无道随后弹开那几把在空中诡异划行的割纸刀,以力借力,四两拨千斤,一粘一推就殃及池鱼甩出一片人,太极圆圈无处不在,你刚猛我便任你刚猛,我自大而化小猛而化柔,只见叶无道在百人包围中风生水起,然不乱。 最终不到五分钟,两百人中,最终站立着的只有叶无道一人。 浑身依然干净整齐,不沾染半点血迹。 傲然而立! 若生在战乱时代,那就是所谓的百万大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尔。 而他身旁,已经是遍地鲜血,和两百个伤残呻吟的对手。 一人独挑两百人! 那个躺在血泊中的素年死不瞑目,眼睛直直盯着远方,他不明白,他只知道自己是河北第一黑帮葵花会的少主,淘太郎更新他记得他前几个钟头还打算把那几个老头子在北京官场混得不错的纨绔拉下水跟他一起做股票和炒房,他最后还记得的是这个男人那迷惑人心的懒散背后的残忍,和冰冷。 原来,我真的死了。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懒得看这群渣滓,叶无道在李镇平和徐远清惊世骇俗的眼神中径直走入酒吧,除了那个无所谓什么背景的青年,他并没有再杀人,不是不敢,仅仅是不屑,他在酒吧所有人不清楚发生什么的震撼中淘太郎更新找到那个闭着眼睛捧着双手似乎在为他祷告的女孩,轻轻将她纳入怀中。 因为这个女孩在他手心比划的那句十七个字的话是他这个冬季最温暖的承诺。 而这十七个字就是----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休! 还有什么誓言什么情话比这无言的承诺更令男儿欣慰?! 江山和美人,对英雄来说最多只能选择一项。 而枭雄如叶无道,却能全部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