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人之下的万人之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人之下的万人之上

总有群人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与平庸划清界限,要么不可一世的飞黄腾达要么肆意放纵的玩世不恭,在中国,七大军区首长大院中出来的人最为明显,而被称作最跋扈的成都军区大院年轻成员更是佼佼者。 李镇平和徐远清再过几天就要回去地方开始新一年的工作,趁最后这个机会叶无道干脆把燕清舞、廖璧、苟灵和赵宝鲲都拉出来,一堆人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聚集在一家北京有名的健身馆打保龄球,李镇平和徐远清见到廖家虎妞的时候也没有半点隔阂,都属于那种谁小时候尿床都知道的发小,即使大起来后话语少了,但那份感情却沉淀在心中越来越深,感情就是如此,一踏入社会才知道当初的可贵。 因为燕清舞始终坐在一旁没有打保龄球,赵宝鲲提议他和李镇平、徐远清一组对抗叶无道率领的娘子军团,在叶无道故意放水的情况下赵宝鲲他们仍然被打得没有半点脾气,廖璧这妮子玩起来就跟疯了一样,谁都挡不住那种恐怖的气势。 输的一方只能不甘不愿地喝光那一瓶不知道被廖璧放进去什么玩意的红酒,燕清舞帮叶无道擦汗的时候歉意道:“我妈打电话让我赶回去,说有急事,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过两天我就去燕家。”叶无道摸了摸燕清舞的温润脸颊微笑道,“就算你妈拿着扫雷赶我,我也要把你抢过来。” 燕清舞脸颊绯红,轻轻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或许,依赖他是这辈子最聪明的选择。 对女人来说,温暖冬天的,不可能是厚重地衣服。而只能是心上人的话语和体温。 叶无道把燕清舞送上车回到健身俱乐部,无奈地发现廖璧这丫头竟然又跟人卯上了,叶镇平和徐远清则很不讲义气地隔岸观火,显然对那瓶廖璧炮制出来令人作呕的红酒还耿耿于怀,倒是不甘寂寞的赵宝鲲站在廖璧身后给这个把北京当作成都军区一样横行地妮子撑腰。 “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你就知道猪长什么样了!敢吃老娘的豆腐,你先人板板的龟儿子!”口无遮拦的廖璧双手叉腰,很彪悍地骂她对面那个样子和打扮都挺不错的青年,青年身后还有几个流里流气的同伴,不否认这群公子哥的皮囊都过得去。加上自身不错的资本家境,面对一个陌生女孩的破口大骂都忍不住想要上去揍人。 “咋地,阳痿?不敢上?!”得寸进尺的廖璧见这群王八蛋没动静。神情更加嚣张,故意挺了挺那没有赵宝鲲说的那么不堪地胸部,廖璧身材虽然娇小玲珑,但该凸的地方还真是没有一点缺斤少两。 叶无道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如果虎妞不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他都有点看不惯她的处事作风,苟灵把事情的缘由跟叶无道大致讲了下,那个被骂得狗血喷头地青年看到廖璧一个人在玩保龄球。还没看清她实力就毛遂自荐地说要教她,说白了就是想占便宜,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一个穿着打扮像廖璧这样的女孩一个人打保龄球,怎么都不像正经的大家闺秀,而像是个无所顾忌地豪门放荡女。 “做婊子就不要立牌坊,就你丫这豆芽身材,倒贴大爷都不要。”那青年似乎对廖璧的咄咄逼人也是十分恼火,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按照以往的脾气早就几脚踹上去。但现在出于他的修养没有动手,不代表接下来不会对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出手,**?爆菊花?奸杀? “虎妞,你看这几个小白脸也挺人模狗样的,要不你收下做男宠得了。”赵宝鲲嘿嘿奸笑道,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已经把这几个人送到医院病床上呆着了,跟着叶无道这段时间他也明白一个道理,什么级数的人就该折腾相对级数的对手,蹂躏比你低几个级数的人那叫做没有气度,挑战比你高几个级数地那才叫做逆天! 那几个青年听到赵宝鲲的挑衅后就像是找到了发泄的缺口般,冲到赵宝鲲面前就要动手,结果没等赵宝鲲活动活动筋骨,身边的廖璧已经抢在他面前悍然出手,一个标准的回旋踢踢飞一个想从她身侧冲过的青年,然后借势一记凶猛的侧摆腿飞出,又一个可怜的家伙莫名其妙地横飞出去,最后那个想要停住身形后撤,结果被廖璧跳起来一个抱膝撞击,顿时晕厥过去。 很干净利落地清理了一批垃圾。 叶无道摸了摸鼻子,喝着那瓶让苟灵拿来的百事可乐,这丫头的身手确实有长进,听说她经常把柔道跆拳道的教练打成猪头,对付一般的所谓高手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悬念,叶无道敢断言,跟七大军区特种大队单兵作战能力属成都最强一样,军区大院这一辈成员也肯定是成都军区首长大院最彪悍。 看到苟灵惊讶的眼神,叶无道喝着许久没有喝过的可乐笑道:“你现在学已经晚了,不过有机会确实应该练习一点防狼术什么的,当然我教你的话基本上那些色狼就不用想人道了。” “清远,接下来就要我们两个给这两个活宝擦屁股处理后事喽。”李镇平哭笑不得的叹气道,李家在北京几乎没有什么渊源,说到底还是在北京军区很有关系的徐远清出马,不过关键是看这批素年的家底如何,一般来说没有到省部级的那个高度,还不需要劳烦徐远清的关系。 “很早就习惯了。”徐远清面不改色道,他们这些人之间的友谊本来就是这么培养出来的,谁都给谁背过黑锅擦过屁股。 剩下那个目瞪口呆的青年显然没有想到局势会如此的混乱,退后几步,看着笑容如狰狞魔鬼地廖家虎妞。最先想占她便宜的青年不知道该如何圆场,打?笑话,三个都趴下了,他可不想做第四个。小人报仇百年都不晚。逃?那也太没有面子了,但最关键的是貌似现在他是想逃都逃不掉。 “附近有没有热闹点的酒吧?”叶无道这个时候站起身,朝这个骑虎难下地青年问了个有的没的问题。 他一起身,李镇平、徐远清和苟灵也相继起身,这个时候那素年才肯定这个人就是这批人中的核心,第一时间打量完叶无道从头到脚的行头后,青年混乱的心境稍稍安稳了点,因为他发现叶无道的穿着极其普通,这样他就放心了,在北京。你混黑道也好,混商场也罢,只要不是高管子弟。就屁都不是一个,现在高管子弟有几个穿得不是名怕? 所以青年吃了一颗定心丸般道:“附近有家长安酒吧。” “好的,我们接下来要去那里,你能叫多少人就叫多少人过来,我们十一点之前都在那里。”叶无道拿着那罐可乐径直走出保龄球馆。苟灵紧随其后,现在的她就像是叶无道在北京的观察者,她也是唯一有机会学习叶无道所有行事法则地人。 是条狗。呆在这个位置上总有一天都能被人顶礼膜拜。 苟灵告诫自己,所以她必须立于万人之上。 那一人之下的万人之上! “叶子哥,听说杨姨很快就要升官,啥级别的,嘿嘿,弄个省委书记也不错,四十多岁地省委书记,这样杨姨就又创造一个新纪录喽。”赵宝鲲摸着自己的下巴笑道,如果说叶河图这个为老不尊的长辈在他们眼中是个彻彻底底恶魔一般的男人。那么对他们从来都是和风细雨循循善诱的杨凝冰无疑就是天使一样地女人。 “没有那么夸张,现在看来去浙江和天津这两个地方的概率最大。怎么,我妈替你说了几次情,就感激涕零地把我妈当你妈了?”叶无道微笑道,用可乐罐子朝赵宝鲲砸了过去。 “得,我倒是想认杨姨做干妈,下次见面我一定厚着脸皮求杨姨答应,叶子哥你也帮帮忙。”赵宝鲲一拍脑袋道,笑容奸诈,有个这样强势的干妈,那以后闯祸也就轻松多了。 “行。你只要说你跟司徒秋天马上就要结婚生子,我妈一定答应,她念叨着无数遍要抱孙子。”叶无道一脚踢中陷入无止境遐想中去地赵宝鲲,笑骂道:“赶紧给我开车去!” 来到那青年所说的长安酒吧,门口站着两排化妆浓艳的漂亮女孩,这跟古代景楼似乎没什么区别,见到有车的叶无道一行人,女孩立刻眼镜亮起来,马上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带着为首眼神轻佻的赵宝鲲进入酒吧,这长安酒吧算是一家档次不错的迪厅,分二楼,空间布局比较合理,装修也下了不少功夫,总体说起来让原本不抱希望的李镇平徐远清感到满意。 给赵宝鲲酒水单子的时候,那身材火爆地女孩很本能地翻到价格在六七百到数千的红酒那一页,就在赵宝鲲要随便点几瓶的时候,叶无道朝那女孩笑了笑,接过酒水单子,随意浏览了一遍,道:“给我们几扎啤酒就是了,燕京,雪花都可以。” 那女孩啊了一声,明显有点无法接受,一来这顾客的点单跟她的收入是直接挂钩的,二来她没有想到这群看上去挺有钱的人怎么就只是喝啤酒,不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那女服务员很快堆出职业性的微笑远离他们的视线。 “叶子哥,你说那混蛋今晚敢不敢来?”廖璧嘻嘻笑道。 “来。”叶无道断言道,眯起眼睛看着酒吧中央舞池上胡乱摇摆的身躯。 事实上,不仅仅是来,而且是来了很多很多人。 很多是多少? 确切的说,是两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