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夕阳西下,古人云峨眉高出西极天,正所谓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成都峨眉山有一处被誉为东方净琉理界、不对外开放的隐世阁楼群,历来只有得道高僧或者道家宗师才能进入,近代道家第一人陈道陵便曾在此十年闭关通读青卷浩瀚的《大藏经》,而**密宗的大威天龙僧人唯一一次踏出青藏高原,目的地就是这处世外净土。 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趴在一座凌云阁楼的栏杆上眺望远方,手中捧着一卷泛黄的线装竹衣古书,那条如玉藕般纤嫩的手腕上牵挂着一条格外古朴细长的紫檀木念珠,如果仔细数一下,就知道这窜念珠有一百零八颗,而每一颗千年檀木珠子上都雕刻有罗汉,这窜珠子,跟**密教那传闻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佛胎天珠都是从不出世的镇教之宝。 小女孩水灵眸子间流溢着与年龄不符的哀伤,最后靠着栏杆蹲坐在地上,把头埋在两膝间,呜咽哽咽起来。 “小琉理,是不是楼兰欺负你了?” 一位身穿宽博青袍的消瘦老人走上阁楼,见到这一幕,面目慈祥地走过去拍拍小女孩脑袋。而这个小女孩,自然就是被叶河图送到成都的赫连琉璃,她在跟着叶无道外婆去普贤菩萨到场的时候被一褴褛老和尚看中,聊了几句后顿时惊为天人,随后就得以在这里习读经书。 这位青袍老者则赫然是跟叶无道交过手的道教宗师陈道陵,也是,这种地方,岂是一般平庸凡夫俗子所能涉足。当初如果不是陈道陵悍然出手,恐怕他的徒弟楼兰就要被叶无道扼杀了。(详见第四卷第一百七十一章太极宗师以及接下去的悍然一战) “没有,只是我接下来就要去北京,要面对很多我不想面对地事情。面对很多我不想看见的人。”赫连琉理稚嫩的脸庞布满哀伤。 “那就不去了。”陈道陵微笑道,摸了摸赫连琉璃的脑袋,远望青山。赫连家族地复杂内幕他也清楚一点,当年家主赫连神机带着儿子和儿媳妇被逐出家族,这在华夏经济联盟是件掀起波浪的大事,谁想到最后只剩下琉璃这个孤苦伶仃的孩子,赫连神机一生都在帮别人算命,却独独忘记了帮自己算命。 赫连琉璃摇摇头,她怕他会不高兴。 这个时候一个少年跑上阁楼,一个跳跃傲然站立在栏杆上。双手放在腰后,很嚣张地俯身弯腰,朝赫连琉璃咧开嘴笑道:“丫头。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 赫连琉璃趴在栏杆上,就是不说话。 那少年挠了挠头,耸耸肩,重新极目远眺。这峨眉高出五岳,堪当雄秀二字。 这面目清秀的张狂少年年纪虽小,却隐有大师风范。 “琉璃。以后让楼兰保护你好不好?”陈道陵玩笑道。 “不要。”赫连琉理摇了摇头。 “为什么?”那叫楼兰的少年不乐意道,切,这丫头也太不知道好歹了,一般人他还懒得保护呢。 “有人保护我!”赫连琉理扬了扬拳头道,眼眸也有了些许光彩。 “那个人有我厉害吗?”楼兰翻了个跟头后稳稳站立在那下面就是万丈深渊的栏杆上。 “当然!”赫连琉璃孩子气大声道。少年不再说话,撇撇嘴,托着腮帮坐在栏杆上出神。 “琉璃,有没有觉得这个世界亏欠你很多?”陈道陵叹息道,他可不会把赫连琉理当作寻常不懂事的孩子看待。这孩子所受的苦要比太多活了一辈子的人都要多。 赫连琉璃摸了摸手腕上的那只镯子,抬头露出一个令陈道陵见了一辈子世态炎凉和沉浮坎坷都仍要忍不住心酸地笑容,“不会,因为我不懂事的时候有爷爷陪琉璃,现在琉璃懂事了,有他陪我。” 陈道陵仰首望天,苍老的手轻轻摸着赫连琉理地头,喃喃道:“琉理真的懂事了。” 胃跟上海不同,北京并不是一座俯瞰才能体现出上位者感觉的城市,但能够站在高处俯视故宫以及这座沉淀太多政治内幕的城市,总是件不错的事情。 华灯初上,满城辉煌,景山位于故宫中轴线上北面,这座承载几个王朝兴衰地山峰之巅,凉亭中站着两位身材魁梧的男人,其中一人斜靠在柱子上,双手夹着一根烟的他眯起眼睛,俯瞰故宫全貌,身后地中年男子则蹲在栏杆上惬意抽烟。 对这座故宫感慨最深的,恐怕也只有这位叶河图了。 他身后的自然是法师杨国强,世上千里马多,而伯乐少,所以他对叶河图始终抱着感恩的心。 “封崖和南山这些年始终念叨着叶大哥,老是问我知不知道您的下落,每次说谎都觉得亏欠他们。”杨国强吐了口烟圈,他其实一直都不明白叶河图为什么当初会看重他,他自认没有封崖那样精于谋算,也不像南山那样风范潇洒,如果说封崖是名驰骋沙场的大将,那么南山就是位饱读诗书的巨儒,而他,杨国强自认为就是一个还算踩到狗屎的窃位者。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您’这个字眼。”叶河图无奈道。 “这个习惯这辈子都该不过来喽。”杨国强咧开嘴憨憨笑道,挠了挠头,转头,露出激动神情,“他们来了。” 叶河图没有转身,只是凝神远眺那座巍峨壮观的故宫。 两个气宇轩昂地中年男子站在叶河图身后,如果说杨国强没有半点上位者的气势和风范,那么这两个刚到山巅地男人则是拥有绝对令人不敢小觑的资本。他们的相貌和气质都无可挑剔,一人淡灰色定制西装,阳刚的棱角,坚毅地神情。都给人一种永不放弃的感觉;而另一人则一套白色西装,英俊而张扬,笑容淡定,那是无数次商场搏杀中才锻炼出来的胸有成竹。 何封崖,东方集团的创建者,也就是何解语的父亲,跟叶无道有过数面之缘,双方都心存好感。这样一来令李凌峰称作老师的男人,站在财富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此刻脸色激动地望着他眼前的这个背影。 司徒南山。也就是叶无道校友司徒轩的父亲,一个同样谈笑间就能让人家破人亡的商界枭雄,仍然掩饰不住见到叶河图地那抹欣喜和雀跃。 “知道这景山的缘由吗?”叶河图面对这三颗二十年前就埋下的棋子。只是问了个不轻不重地问题,一点都没有老友重逢的那种客套寒暄。 “明永乐朱棣根据‘东方苍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天之四灵,四方天机神兽以正四方’的说法,得出紫禁城之北也就是玄武方位应该有山。所以将挖掘紫禁城筒子河、太液以及南海的泥土堆积在此,俗称万岁山。”腹有诗书的司徒南山侃侃而谈,脑子里却是思索这位神秘大哥这番话地深沉含义。 说来好笑。司徒南山和何封崖到今天都不知道叶河图的名字。 男人之间的友谊,确实不是女人可以明白地。 “一个男人要爬到顶峰,需要什么?”叶河图问道。 “需要踩下几个与之匹敌的强劲对手。”何封崖微笑道。 杨国强抛给这两个兄弟两根烟,跟他们他可不客气,就算是兜里只有两块钱的烟他照样照丢不误,毕竟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能让他跪下的叶河图。 “国强,你说我是不是拔苗助长了?”叶河图反省道,叶无道今天的四面树敌八面险境并不是他想看到的,或者说不是现在的叶无道所应该面对的。在叶河图的布局中,这种局面起码还需要等五年。 “有点,但没有大问题。”杨国强点点头道。 叶河图转身望着何封崖和司徒南山,拍拍他们地肩膀,笑道:“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但不急,闯王杀入京城的时候朱由检绞死在这里的一株老槐树上,我们也去看看。” 来到一棵边上有刻有“明思宗理国处”的槐树下,叶河图跟杨国强要了根烟,蹲在碑旁吞云吐雾起来,喃喃自语:“清军入关,称这棵槐树为‘罪槐’,用铁链锁起来后规定清室皇族成员路过此地都要下马步行,足可见历朝第一个皇帝都是足够智慧的。封崖,南山,你们如今也都有了自己的商业帝国,想过接班人的问题没有?” “本来想不勉强女儿接手集团,但没有想到她自己要求进入商界,表现不错。”何封崖笑了笑,他知道何解语跟叶无道之间的过节,却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被他看好的青年就是眼前大哥的儿子。 “儿子还算争气。”司徒南山显然对从来就极其超群的司徒轩很满意。 “很多话,二十年后,也该对你们说了。”叶河图缓缓站起身,抚摸着那棵罪槐苍老的躯干。 何封崖和司徒南山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很久了。 “我姓叶,名河图。” 叶河图自嘲道,“跟叶正凌一个姓,同时也跟叶无道一个姓。” 何封崖和司徒南山一阵错愕,面面相觑。 “换句话说,就是我是叶正凌的儿子,也是叶无道的父亲。”叶河图叹息道,叶家似乎没有谁对叶正凌心存感激,他的哥哥叶少天如此,他的妹妹叶晴歌也是如此。 “怪不得,怪不得。”何封崖惊愕之后释然笑道,虎父无犬子,有大哥这样的父亲,培养出叶无道这样强悍的儿子也就不奇怪了。 司徒南山叹了口气,面带愧疚道:“对不起,大哥。” “什么事?”叶河图微笑问道。 “我不知道叶无道是您的儿子,所以把全球最大的中式快餐连锁店请回了大陆,打算彻底击垮神话集团的餐饮业,因为上次我儿子跟无道有过冲突,所以我想教训下无道,没有想到……” “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就怕我家那个兔崽子没有麻烦呢,这么点麻烦他还是能应付的,我知道小轩也追求那个燕家女孩,年轻人在感情上受点挫折是好事,对很多人来说,江山和美人只能是一项单选题。”叶河图爽朗大笑,随即玩味道:“听说你们来北京都是为了参加中国商业五十人俱乐部?” “是的,三个发起人中据说有个就是赫连家族的赫连鲸绥。”司徒南山松了口气道。 “莫非华夏经济联盟内部出了什么问题?”叶河图摸着下巴喃喃道,会不会跟吴家那个丫头有关系,不过羽翼未丰的她暂时应该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吧? “大哥你真的是……?”何封崖忐忑问道,紫禁城风波虽然没有殃及南方,但在当时确实是捅破天的事情,只要上了那个层面的家族和人物,都或多或少清楚其中的内幕,那可比任何小说情节都要来得骇人听闻。 “谁不曾年少轻狂过。”叶河图感慨道,走向景山公圆大门。 何封崖和司徒南山显然都在消化这个不亚于惊天霹雳的消息,默默跟在叶河图和杨国强身后,时不时瞪心虚的杨国强几眼。 “对了,封崖,你说我这个儿子将来成就如何?”叶河图在走出景山公圆的那一刻转头问道。 何封崖思考片刻,道:“我说了大哥可不要生气。” 叶河图笑道:“别婆婆妈妈,说!” 何封崖缓缓道:“总有天会景出于蓝而胜于蓝。” 叶河图愣了一下,仰天大笑,随即狠狠拍了下莫名其妙的何封崖肩膀,差点没有把他拍趴下,道:“就冲你这句话,今晚我们兄弟几个不醉不归!”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一个父亲来说,这世界有比这更好的补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