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此生原本不再入北京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此生原本不再入北京

“无道,过来跟你杨叔叔聊聊,国强他在南方商界的影响力几乎就跟你黑道上的太子党一样。”叶河图把叶无道叫过来,这兔崽子在商业上始终有点孤立无援,而且毕竟是雏鸟,有些老狐狸在旁指点下不是坏事。 赚钱就跟小说中的武功一样,到最后的境界都是万佛归宗万流入海,只要你有了足够的基础和理论,那在任何领域都能风生水起,尤其是在中国,所以有太多二十年前卖馄饨或者买废铁的人二十年后成为一省首富的财富神话。 “叶大哥夸张了。”杨国强谦虚道,商业的趋利性决定了谁都不能像太子党那样树立绝对权威。 “杨叔叔是中国第一个实践复合地产开发的地产商,我研究过碧桂圆的发展轨迹,从九零年代最初的‘地产一学校’模式,到后来逐渐完善的‘学校女地产一会所,度假’,杨叔叔通过开发超大楼盘,依靠低买低卖的非常规策略闪电回笼资金,只是……”叶无道并没有靠叶河图跟杨国强的亲密关系和这位法师套近乎,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聊起了碧桂圆的发迹,碧桂圆既然能够创下每分钟卖一套别墅的楼市纪录,7天卖7.5亿也只是其庞大房产帝国的一个辉煌瞬间而已,必然有其剑走偏锋之处,叶无道对此研究了很久,受益匪浅。 “只是什么?”杨国强身体微微前倾微笑道,那种憨厚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巨商的精明,虽然说神话集团在短时间内就取得骄人成绩。但还不至于令他太震惊,他欣赏叶无道,多半是叶河图的缘故。 “只是上市后地碧桂圆必须要面对跨区域运营能力、郊区开发的核心模式转变、如何提高庞大资产规模之下的资产效率以及最高层管理层的忠诚度这四个问题。”叶无道缓缓道。 “确实,碧桂圆是一个很封闭地企业。我最近几年一直在改善管理团队,试着招揽一些有国际背景的管理人才,只是似乎这些空投选手不怎么适应碧桂圆面对的激烈竞赛;至于你说的核心模式,谁都知道分期付地价款、大盘运作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以我开始尝试着如何控制单个产品利润的极致化,至于资产效率的问题,真说起来就麻烦了。”杨国强略微改变叶无道的看法,但仅凭这一席话就让他对叶无道刮目相看,那未免看低了杨国强,叶无道所说的三点问题。并不是太深奥和新颖的观点。而且实战出身地他对很多的理论家都不感冒,对他来说嘴上说能赚一百亿的家伙远远比不上埋头赚一块钱地员工。 “杨叔叔似乎忽略了最后一个问题。”叶无道对杨国强的冷淡态度并不以为意,既然决意抛开老头跟他的这层关系。那就必须拿出足够打动他的东西。 “似乎对本人来说最后一个问题不是问题。”杨国强哈哈笑道,只是笑容很礼节性,显得不够诚意。 “确实,随着碧桂圆的挂牌上市,当年跟随杨叔叔一同创业地四位元老也将跻身十亿富豪之列。他们也算是功成名就,似乎跻身福布斯和胡润百富榜的他们应该满足了,似乎。”叶无道在结尾加了个别有深意的“似乎”。 杨国强轻轻皱眉。那双布满老茧地手叉在一起,二十年前,他不过是一个农民包头工,二十年后他却造就了一个房产帝国,仅仅一个运气是不能说明一切的。 叶河图只是任由这两个人暗地里的争锋相对,自己儿子要走什么样的路,如何走,他都不介意,他这二十年如一日做的。只有一件事,默默布局。 “如今杨叔叔已经是中国房地产中的第一人,我想问的是,杨叔叔还有激情否?还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否?”叶无道不温不火问道,脸上挂着让人找不出破绽的笑容。 “有。” 杨国强毫不犹豫道,笑了笑,“说没有你也不会相信吧,都说不想当元帅地兵不是好士兵,那么不想做最有钱的人的商人也肯定不是好商人。” “碧桂圆的商人,可不止杨叔叔你一个人啊。”叶无道意味深长道。 杨国强双手交叉更紧,两道浓眉也皱得更紧,但很快释然,摇头道:“一起打拼将近二十年,比亲兄弟还要亲了。” “本来兴许是无所谓的,不过杨叔叔似乎忘了一件事。”叶无道轻轻拿起咖啡杯,放在嘴边却没有喝。 “哦?”杨国强的好奇这个时候才被真正勾起,这个叶大哥的儿子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有趣。 “兄弟的钱都给女儿了,那把兄弟当什么了?” 叶无道说了句令杨国强神情僵硬的话,喝了口咖啡,似乎味道出来了,继续道:“更荒唐的是还要让一个二十来岁的黄毛丫头指挥一群在商场奋斗了几十年的老狐狸,这钱兴许是其次,这面子恐怕就下不来了。” 这个道理似乎很浅显,但某些聪明一世的大人物未必懂,或者说不屑理睬。 但很多问题偏偏就是由此衍生。 杨国强陷入深思,交叉的双手放在下巴上,那张憨厚的脸庞布满阴霾。 这个时候温沁清走到叶无道身边,躲在他身后观察被廖璧和赵宝鲲描绘成十恶不赦大混蛋的叶河图,叶无道静静品尝咖啡,杨国强和他的商业帝国毕竟是能够媲美何封崖东方集团的存在,在没有真正对阵华夏经济联盟便不想动用星组资源的前提下,有杨国强的支撑,他的底气也就足了很多。 瞥了瞥不再轻松地法师杨国强,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只有叶河图才能发现的阴谋意味。 不管碧桂圆那几个元老是不是真的心怀异志。即使没有,他也有能力让他们在杨国强看来真的有异心。 “我给过他们很多次机会了,只是一直不忍心去面对。”杨国强闭上眼睛痛惜道,显然。叶无道这番带有赌博性质地暗示有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叶无道将咖啡喝完,摸了下温沁清的小脑袋,笑容如阳光。 杨国强朝叶河图点点头,显然真正认可了叶无道。 这个从来不接受媒体采访、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的男人,极尽能力隐身的他只喜欢呆在碧桂圆热销楼盘的售楼部某个角落里,静静观察销售进展,而周围来来去去的人,甚至包括销售人员,都还以为他是哪里过来凑热闹的老农民。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叶河图带着诱拐少女的猥琐笑容问温沁清。 “干嘛告诉你?!”温沁清朝叶无道靠了靠。显然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对叶河图这位无良猥琐大叔还是相当忌讳。 “我是你男人地老爸,你说你该不该告诉我名字?”叶河图理直气壮道。 “呸,不害羞!谁是我男人?!”温沁清小脸通红骂道。 “他不是你男人。你干嘛要那么暧昧地依偎着他?”叶河图指了指几乎崩溃的叶无道。 粉脸如红苹果的温沁清咬牙切齿地举起那根牵着小强地绳子,似乎想要用这只蜥蜴砸死叶河图这个胡说八道的大叔。 “要不你做我儿媳妇?你要知道我儿子很多女人抢着要,都要排队了,你要的话我让你插队,怎么样?”叶河图继续“勾引”温家小妮子。 “哼!我才不要做花心大萝卜的女朋友!更不要做你的儿媳妇!”温沁清发起火来地时候跟廖璧一样像是只抓狂的猫。 似乎感觉到危险气息的蜥蜴赶紧往外爬。它可不想被当作暗器丢出去,结果不爽它这么不讲义气地温沁清强行一扯绳子,可怜的小强就唰的一下飞了起来。结果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抛物线后,恰好撞到一位中年美妇的胸部上。 那美妇脸色铁素,她身边的男人霍然起身,刚想要对温沁清发飙,但是叶无道、赫连兰陵、赵宝鲲、廖璧以及叶河图、杨国强以及一大批京商或阴森或冷酷或杀机浓郁的眼神让他呆若木鸡,让他不停问这是怎么了? 那只小强显然很享受这美妇的柔软而弹性的美妙胸部,死死趴在那里。 温沁清火气冲冲地跑过去,抓住小强二话不说就朝大堂掷了出去,可怜的蜥蜴又来了次花样溜冰后撞到青瓷大花瓶底座上。 “有你这么跟孩子闹的吗!”跟京商谈得差不多的杨凝冰在叶无道身边坐下。瞪了眼叶河图。 叶河图赶紧让服务员给杨凝冰换了杯咖啡,不再折腾。 那群京商也忐忑着过来道别,王纪德也很识趣地将晚上的会议推迟到明天,他可不想打扰杨国强跟这个人的晚饭,北京自邓公去世以后就再没有出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人,但那是这个男人退出“江湖”的前提下。 满腹心思的赫连兰陵拉着气嘟嘟的温沁清离开北京饭店,廖璧和赵宝鲲则留下来陪叶无道一起吃晚饭,杨国强在外界神神秘秘,在叶河图面前还真是丁点儿架子都没有,加上赵宝鲲这个活宝的性格很对他的胃口,两个相差一辈的男人恨不得在酒桌上来个八拜之交,杨凝冰心情也很不错,偶尔给叶河图的夹菜,也令叶河图这个当年傲视紫禁城也不曾不屑大笑的男人笑得合不拢嘴。 大大咧咧的廖璧在饭桌上倒是像个淑女,小口吃饭,小口喝酒。 “杨老哥,啥时候去成都,我请你去天上人间,那里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啊!跟杨国强拼下差不多一箱啤酒的赵宝鲲挽着法师的肩膀豪爽道。 “唉,人老了,精力恐怕不行了。”杨国强也不含糊,这小子虽然不像叶无道那般城府圆滑,但那骨子义气让他欣赏,杨国强虽然在商场沉浮了二十年,但农民出身的那种豪爽诚信却并没有泯灭。 很多草根的人,固然没有上位的精英们那种八面玲珑,却有着可贵的质朴,这不是傻,是大智慧。 叶河图一阵咳嗽,似乎怕杨凝冰反感,不过杨凝冰对此只是笑笑,只是给叶无道夹菜。 自己男人的那个朋友圈子,女人不能适应也要学着适应。 而且杨凝冰浸淫官场二十多年,该见识的也都见识过了,只要大原则上不出问题,她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北京的饭菜真的很难吃。”叶无道无奈道,如果用一个挑剔食客的眼光看待,确实如此。 “南方人吃不惯北方菜是正常的。”杨国强憨憨笑道,他跟赵宝鲲两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亦乐乎。 本来杨凝冰想要点几瓶差不多点的红酒,但叶无道拒绝了,只是要了几箱啤酒和两瓶白酒,都是朋友的大老爷们,喝红酒是喝不出味道的,一瓶一瓶倒的啤酒和一大口一大口灌那火辣猛烈的白烧,才够味! 用赵宝鲲的话说就是如今去酒店点啥红酒就是摆阔,杨国强深以为然,如今的他确实不再需要名酒、跑车或者别墅来摆阔了,因为他本身就是一种财富符号。 这个时候廖璧和叶无道的手机几乎是同时响起,廖璧挂掉电话后歉意道:“叶子哥,我今晚有点事情,可能不能通宵了。” “也行,今天镇平和清远也都没有时间,什么时候都有空再出来聚聚。”叶无道点点头,将桌上的那瓶啤酒一口气喝掉。 廖璧跟杨凝冰和叶河图告别后就风风火火冲出了豪华包厢,杨凝冰笑道:“不知道这虎妞有没有男朋友,没有的话我倒是能介绍几个。” “老妈你操什么心,再说了你介绍的还不被虎妞直接踢飞啊,这妮子找杀人犯当男朋友我都不奇怪。”叶无道笑道。 撕咬着鸡腿的赵宝鲲使劲点头表示绝对同意。 杨凝冰笑着摇了摇头,本来还想给廖璧介绍几个有为青年呢,看来是不需要了。 她虽然表面上冷淡,但对赵宝鲲这批人确实是真的好,而李镇平这批人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位杨阿姨是真的对他们不错,所以对她的尊敬丝毫不少于杨上将,而叶河图在所有成都军区年轻一辈中无疑是个另类长辈,真恨是肯定不会的,相反,还有种男人之间纯粹的认可,当然,这群兔崽子公子哥嘴巴上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杨国强突然俯身在叶河图耳畔悄悄道:“叶大哥,他们也在北京,要不要见下?” 叶河图点头道:“见见也好,都很多年没见了,很多事情也该提醒下。” 此生再不入北京。 终究还是毁约了。 望了望跟儿子微笑谈心的杨凝冰,叶河图那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庞柔和到醉人,既然为了她毁掉此生再不入北京的承诺,那也不在乎再折腾点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