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八风不动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章 八风不动

叶无道没有想到绕了一圈还是要回到北京饭店,杨凝冰说是约好了人在那边,也没有说是谁,留给叶无道一个不小的悬念,本来杨凝冰不愿意坐那辆劳斯莱斯进出党校,可也不愿意因此特意把叶河图喊过来,最后浑身不舒坦地坐进了那辆车。 “妈,还是第一次坐这么高档的轿车吧,你看我这个儿子孝顺不,可不是每个儿子都能让老妈坐上劳斯莱斯的。”叶无道厚颜无耻道,他倒是真没有把荀灵这个在未来十年中需要重点栽培的女孩当作外人。 “少跟我贫嘴,我宁愿你用自行车带我,也不要坐这种车。”杨凝冰打趣笑道,说实话她还真没有跟叶无道有太多寻常母子的温馨点滴,每次愧疚的蓦然回首,以及放眼如今儿子的辉煌成就,都会增加杨凝冰那份母爱的深沉 “得,明天我就骑自行车把老妈你送到党校去,我看整个北京谁能比我老妈的专车牛逼!”叶无道嘿嘿得意笑道,显然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比较有创意。 “行啊,反正你妈可不觉得这丢脸,你到时候就等着你在北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毁于一旦吧。”低头翻阅中央文件的杨凝冰抬头忍俊不禁道,李老爷子对她跟苏存毅所掌权的这个省是没有太大好感的,g省跟中央的对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苏老跟他的积怨也非一言两语能够道清。 叶无道悻悻然挠了挠脑袋,确实,如此一来他苦心经营树立起来的威望就要付出东流了。 荀灵没有想到太子还有如此孩子气的时候,前一刻在中央党校的纵横捭阖侃侃而谈,到这里就变成跟母亲嬉笑打趣的家伙,如此巨大的反差让荀灵拼命地去消化去适应,她就像是一块海绵,叶无道的每个举止,每句话都成为她的营养来源。 廖璧听说叶子哥的母亲要来,就没有跟着崔淰懿离开北京饭店,而是跟着赵宝鲲在大堂等叶无道,见到杨凝冰这个妮子很不客气地冲了上去,嘴巴倒是很甜,左一个杨姨你怎么这么有气质,右一个杨姨年真的很年轻的,搞得杨凝冰都有点懵了,在叶无道拎着廖璧耳朵介绍了她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就是那个廖家虎妞,她对成都军区大院中的年轻一代都有点了解,赵宝鲲和廖璧都属于那种让长辈无比头疼的小祖宗。 跟杨凝冰套近乎的廖璧时不时敌意地瞥着荀灵,这个眼神冰冷略微拘谨的女孩让她很不爽。 “老妈今天是要见谁啊,这么大牌,还要你等?”叶无道随意要了杯咖啡,咖啡豆质量只能说还行,对于尝遍顶尖咖啡的叶无道来说,最不屑的就是这种不算好不算坏的状态,这跟他做人一样,信奉如果不能流传千古,就要遗臭万年,总之不能平庸。 “这个人可从来没有架子。在中国商界,他说自己有架子,谁都不敢说自己没有架子。” 杨凝冰微笑道。从公文包中抽出资料继续阅览。这个场景让廖璧悄悄吐了吐舌头,早就听说叶子哥的母亲很强势,现在看这架势还真让她有点慌,在成都军区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就忌惮杨望真一位老人,其他人她都懒得理睬,可见到笑容清冷的杨凝冰,她还真有点如坐针毡。 赵宝鲲看到廖璧老老实实的滑稽模样,强忍住笑意,装模作样地看天花板。 这个时候,北京饭店大门口停下一辆极普通的的士,走下一位穿着一看就知道从地摊上买来便宜货的大叔,开门的时候,兴许是司机找他的零钱没有握紧,几枚硬币散了一地,而他就在酒店门口小心翼翼地寻找起来,这让那几个服务员满是不屑,北京饭店本就国营,服务员都有种骨子里的优越感,碰上公子哥或者达官显贵看不出啥傲气,碰到这种“农民”就表现得一览无余了。 而且眼光很毒的北京饭店服务员一眼就看出这个穷人没有那种上位者的气魄和风范,两个服务员开始窃窃私语,充满不屑。 这个时候,这位“农民大叔”身边走过一对全身名牌的父子,擦肩而过后那神情倨傲的父亲在司机给他打开奔驰车门的时候,对身旁的儿子语重心长道:“看见没,修养学识是要有,所以爸爸把你送到英国去留学深造,但是如今的社会就是‘先敬衣冠后敬人’,再有修养,如果没有点钱没办法穿得上台面,出门吃个饭买个东西,连服务员都不热情,所以你必须回来帮爸打理企业。” 明显听到这番话的大叔只是把零钱装进口袋,仰头看了看北京饭店,然后在许多诡异视线中径直进入大堂。 在大堂中寻觅许久,终于发现临窗的杨凝冰,露出一抹憨厚,在旁人看来很傻的笑容,走向叶无道他们。 “杨市长,不好意思,这条街太热闹,堵车太厉害,浪费您不少时间了。“那憨厚大叔挠挠头,在廖璧赵宝鲲他们讶异的眼神中站在杨凝冰面前,只有荀灵发现这位看上去土里土气的大叔一开始就没有看他们,似乎他的眼中只有杨凝冰。 “国强来了啊,呵呵,没事没事,反正今天是周末,很久没有闲着了。“杨凝冰赶紧起身让叶无道让出座位,这个时候本就不愿意坐下的荀灵机灵地把椅子主动让给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这个时候这个原本应该进入这种档次酒店会战战兢兢的大叔才瞄了她一眼,有抹不易察觉的略微赞赏。 “杨市长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您要是累着了,我们全省几千万人可都不同意,我杨国强更是第一个不同意!“那大叔说出了一句让廖璧差点把咖啡喷出来的话,但说这句话的人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言语有多么直白多么幼稚。 廖璧踢了踢赵宝鲲,用眼神、询问他这个可爱的乡下大叔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赵宝鲲摇摇头,神色竟然有但严肃。 叶无道只是低头浅浅喝着那杯不温不冷的咖啡,没有谁能猜透他的心思。 “无道,还不叫杨叔。”杨凝冰笑容含蓄道,那是一种在李老爷子面前都没有流露出来的真诚微笑,似乎她对这个叫杨国强的中年男子有不少欣赏和信赖,甚至可以说是把他当作了朋友。 “杨叔。”叶无道恭恭敬敬地喊了声,他记得小的时候每次生日叶家别墅都会迎接一大批政界高官和商场富豪,但杨凝冰从来没有说让他当着她的面喊谁,这是第一次。能够让自己的老妈如此敬重,叶无道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尊重。 “不错不错,杨市长您的儿子果然像您,也像叶大哥,唉,要不是我那两个女儿不争气,我就是厚着脸皮塞也把她们塞给您做儿媳妇啊。”杨国强笑容灿烂,毫无心机的样子。一般来说,g省省府的市民都有个习惯,就是杨凝冰即使已经晋升省委副书记,但他们仍然喜欢喊她杨市长、,他们都明明白白说了,就是哪天杨市长做了国家总理,他们依然觉得她是他们的市长! 试问,这份殊荣,哪个在北京风生水起的政客获得过? 这个杨国强也不例外。别忽略了,他在对杨凝冰称呼的时候都加了个“您”字! 他果真就是一个几块钱零钱都紧张兮兮的憨厚大叔? “大叔,你是干什么的啊?”廖璧忍不住问道,如果不是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和没有城府的笑容,谁都会为这样的询问感到羞辱,一旁的杨凝冰笑着摇摇头,对此也是无奈,廖璧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你要苛求这么一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小丫头能够体贴基层百姓的劳苦,那对她确实是一种奢望。 “做苦力,做了几十年了。”大叔憨憨笑道,动也没有动服务员送来的咖啡。 廖璧哦了一声就没有再吱声,做苦力的民工大叔?看着叶子哥嘴角玩味的笑意和思索的眼神,她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毕竟杨阿姨怎么说也是一省之长,跟她如此亲近的怎么都不会简单。 这个时候,北京饭店门口似乎约好般出现将近十辆高档轿车,这在历来就以出牛逼车牌的北京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走下车的,都是北京商界这个圈子数一数二能说的上话的人物,更奇怪其中竟然有哪怕是互相敌对的京城俱乐部、长安俱乐部的成员们,能请得动这群人的人,自然能跺一跺脚都可以在商业圈子里震上几震。 同时,这个时候坐在杨凝冰身边的憨厚大叔裤袋中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朝杨凝冰道歉后赶紧掏出那只旧到认不出牌子的老手机,本想直接关机的他,一看号码轻轻皱了下眉头,杨凝冰笑道:“国强,有事你先忙着,反正离晚饭还有差不多一个钟头,再说这顿晚饭也可以下次吃嘛。” “杨市长您这是说什么话!”杨国强那张普通的脸庞充满自责,起身接听电话,不等对方说话,语气有点生硬道:“王董,说好了晚上见面,现在找我什么事情?” 廖璧撇了撇嘴巴,这个大叔,搞得自己时间好象比金子还宝贵似的,真不知道他嘴中的王董是不是哪个小公司的头。 听到对方答复后,这位大叔朝大堂一看,眉头紧紧皱起。 很快,那群北京真正的款爷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到他,然后蜂拥过来,这个阵势不要说那群北京饭店的工作人员,就连叶无道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廖璧更是以为这位大叔肯定是欠了这群人不少钱,所以这帮人发现他踪影后这么欣喜若狂的。 “对不住了,杨市长。”杨国强挠挠头道歉道。 “没关系。”杨凝冰也站起身,这个男人的为人她再清楚不过,她自然不会有半点不悦。 “妈个巴子,老子今天不见你们!” 这位其貌不扬的憨厚大叔冒出一句让廖璧叫绝、赵宝鲲拍案、让叶无道汗颜的话,那群北京富豪们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位财神爷,一个个如芒在背,那样子就像小的时候考试没有及格受到父母的责问。 “国强,这是干什么,别怄气,忙你的事情”杨凝冰故意生气道。 “杨市长,好不容易跟您和叶大哥吃顿饭,我……”杨国强懊恼道,面对杨凝冰时可没有半点刚才的迫人气势,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杨董,这位是?”身兼长安俱乐部荣誉会员的北京商会会长王纪德尴尬问道,如果换做别人这么在他面前发飙,他老早拂袖而去,但眼前这个人他可不敢轻易得罪,虽然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他会生气,但先把情况稳下来再说。 “中国最好的官!”杨国强只是给了个让人云里雾去的答案,这让叶无道苦笑着摇头,真不知道自己对他身份的猜测对不对。 “我叫杨凝冰,在g省政府任职,目前在党校进修。”杨凝冰也是对这个杨国强无语,只能自我介绍,她也不想杨国强跟这群身份似乎不俗的人关系弄僵。 “杨省长?!” 那群北京富豪中有人立马认出杨凝冰,也是,中国最年轻的中央委员,谁敢轻视,更何况,任何一个老北京上位者都或多或少了解点她的另一身份,北京饭店大堂的气氛顿时就诡异起来。几个被惊动的饭店高管都跑出来,远远观望,其中、一个服务生小心翼翼地朝身边的经理问道:“那帮人是谁啊,这么大面子?” “不清楚,不过总经理似乎说过今天有个南方商界的大人物要来开会,他也不清楚到底是何方神圣。”酒店大堂经理小声道。 叶无道轻轻打了一个响指,恍然大悟,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中年大叔是谁了! 商界老一辈中有很多人都有外号,但最响的无疑是银狐,叶正凌。 而接下来一辈,虽然不止一个能够让人振聋发聩,但最神秘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法师!” 而这个有韩点将所谓八风不动境界的男人,就是法师,杨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