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生米煮成熟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零六章 生米煮成熟饭

细节,成就所有的巅峰。 这是叶无道的行事准则,所以他看事待人都很讲究细微处。 那副貌似跟寻常眼镜无异的玳瑁眼镜除了本身的不菲价值,更多的是所代表的超然政治寓意,而那个苍老青年更是随意地用衣角将其擦拭这个细节,让叶无道下定决心要搞清楚他的背景,气势,气质,这种东西看似飘渺,不过就是自身修养的外露,三代人才造就一个贵族,可见要有小说中泛滥出现的气势气质其实极其不容易。 “还有能让你这么重视的角色?”杨凝冰微笑着疑惑道,她熟知这个儿子跟叶河图眼界都是出奇的高,一般人还真难入其眼。 “嗯,年纪比我稍大,很瘦,走路的时候伛偻着,脸色和身体似乎有点病态,而且他以前就在明珠学院就读。”叶无道大致说出那个人的情况,这样的人很好认出来,真有心的话会过目难忘。 “哦?我倒是知道中央党校有个在南方的我都能听到他传闻的传奇人物,他三年前进入党校深造,先是在哲学教研部进修,很快在几个权威教授以及党校领寻的同意下调入政法部,随后又跳入党建部,最后在去年年末悍然进入研究生院,这样的人,除了天才的智商,背景也很不一般,毕竟中央党校不是你聪明就能随意跳级的普通学校。”杨凝冰惊叹道,“据说这个人很沉默,甚至有点乖僻,身体很不好。” “那应该就是他了。”叶无道惊讶得张大嘴巴喃喃道。 全球暗杀过程中也见过不少天才鬼才怪才。像这样的角色丝毫不逊色那些怪胎。 “他的名字好像是叫江干戈。怎么,你跟他有过节?”杨凝冰笑道,她倒是不担心叶无道惹上什么麻烦,连香港财阀都打了。还怕什么? 也许,她这种安心只是因为有他在。 他说过,谁敢动她的儿子,他地儿子,他就杀谁。她清楚,他要杀谁,就如同他所说,探囊取物尔。 “江干戈。” 叶无道低头默念了几遍,抬头笑容淡定,“没有。真要说起来他对我还有恩,这个人情,有机会要还的。” “这样最好。”杨凝冰轻轻点头。杨家没有欠人东西的习惯。 叶无道离开中央党校的时候,杨凝冰说了很有深意地话----有机会让韩韵跟燕家女孩见见面。 给燕清舞打了个电话,她的状态依旧清冷中蕴含温情,只是父亲的逝世让坚强的她有种无法避免的消沉和哀伤,她这种女人最不不习惯的就是把情感痛痛快快宣泄出来。这样也最伤身伤人。 叶无道驱车来到北京军区大院外的时候,那两个见证过燕清舞主动亲吻他的警卫顿时如临大敌。 斜靠那辆儒雅如绅士的名贵跑车上,歪叼着一根烟。叶无道静静等着燕清舞,心中考虑着燕家跟韩家接下来的反应。 这样地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公子哥,有钱又张狂的那种,这样地人在那两个警卫看来身边有几个二流女明星很希拉平常,但是被燕清舞这样的完美女人青睐就有点苍天无眼了。 燕清舞小跑出军区大院,见到叶无道就轻轻放缓脚步,在街对面跟叶无道对视,一切言语都包含在那双脉脉含情的秋眸中,那张清冷的容颜逐渐柔和。有种外人无法体会和见识的小女人柔媚神情。 爱情这玩意,不仅仅能够让顶天立地男儿地霸道化作绕指柔,同样也能融化女人心中的冰山。 站在街对面的叶无道轻轻张开怀抱,笑容灿烂,心中涌起一股幸福感,因为这女人,是他地女人! 燕清舞不顾街道穿梭车辆跑向叶无道,扑入他的怀抱,这个举动让那两个警卫吓出一身冷汗。 “清舞,你瘦了。”叶无道搂着她的纤弱蛮腰疼惜道,这妮子太超然太坚强所有太孤独,这样的她也许会让绝大多数拜倒在她脚下的男人奉作女神来顶礼膜拜,可对作为她情人的叶无道来说只能是心痛。 “瘦了就不用减肥了。”燕清舞说了一个不是很好笑的笑话,语气落寞。 “再瘦摸起来就没有肉感了。”叶无道轻佻道,只是漆黑眸子里却充满与轻浮神情不符的深沉。 燕清舞消瘦的脸颊飞起一抹绯红,眸子清亮些许。 最终在她地提议下他们来到一家名为女娲居的茶馆,装修很古典,以很正的大红色为底,从椅子、壁画、茶具到服务员的穿着都是清一色的红色,很诱人,却不媚俗,叶无道对此的评价是“没有辱没女娲居这个称呼”。 “无道,你有朋友吗?”燕清舞端着那杯清茶淡然道。 “朋友?”叶无道想起香港小超人李楷泽,想起“入赘”俄罗斯冰帝银狼家族的杀手涅古斯,想起哥哥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的管逸雪,还有浙大的那两个室友。只是他们其中某些人是不是朋友,他自己也不确定。 “我没有。”燕清舞孩子气地噘起嘴巴,楚楚可怜地望着叶无道,像个撒娇的孩子。 原本稍微凝滞的氛围也轻灵起来,真是个智慧的女人,在这种时候还能替自己的男人着想。 “没有朋友就没有,有老公就行了,我还可以当你的按摩师、香水鉴定师、洗澡水温测验人、家庭昆虫消灭人、搬运工等等,所以啊,你并不孤单,有老公在呢。”叶无道眨巴眼睛微笑道,伸出手摸了摸燕清舞的脑袋,充满宠溺。 “那要工资不?我可是穷人哦。”燕清舞笑起来的时候秋眸会眯起。像两弯漂亮的弧月。 “工资老婆看着给就是了。”叶无道很“大度”道。 “谁跟你老公老婆地。”燕清舞撇过头装作不以为然的娇憨模样,只是嘴角的欢快弧度泄露了内心的真实情感。对她来说,以往情侣之间老公老婆地称呼让她很反感,因为会觉得俗不可耐。只是身处其中后燕清舞却发现这两个词汇是如此的具有魔力。 “你不跟我老公老婆?” 叶无道“受伤呻吟”道,眼神飘向附近一桌茶客的身上,是个相当有气质的熟女,“那我就跟她老公老婆了。” “你敢?!” 燕清舞看了看那个看上去确实有那么点威胁的漂亮女人,伸出小拳头朝叶无道挥了挥,那妩媚嗔火的神情,当真是拥有无穷的杀伤力,茶馆中不少男性都开始犯痴。 女人漂亮又有足够支撑起这种容颜的气质,那就真的很吃香了,而如果这种漂亮能够称得上风华绝代一笑倾城。那只能为男人默哀了。 这种女人,能够温柔的杀死你,而你仍旧含笑九泉。 燕清舞显然就属于这类女人。叶无道则顺水推舟地花痴起来,很霸道轻佻地伸出手指摩挲她地脸颊,无地自容的燕清舞想要逃,却难逃这头经验丰富的极品色狼地魔爪,脸色红润的她想要在桌子底下踩叶无道的脚。却被对面这个料事如神的家伙恰好抓住她的腿,顺势摸上她地圆润小腿,眼神和动作暧昧而放肆。这一系列动作在几秒钟内水到渠成。 桌下的动作相当的少儿不宜,而脸上神情却是大义凛然搞得周围人以为他是即将英勇就义地狼牙山壮士,叶无道用眼神隐讳地挑逗对面尴尬而羞涩的大美女,这就是情场宗师跟菜鸟的本质区别了。 很多人都学会了脸皮厚,但厚到一种会当临绝顶一览众狼弱的境界就需要天赋了。 最后在燕清舞的苦苦求饶下叶无道松开了她的脚,结果马上被狠狠踩了一脚,都说女人和小人难养,可最难伺候的是哪种人?小女人!恋爱中的女人多半属于这种生物。看到叶无道愁眉苦脸的可怜样子,燕清舞扬起下巴。很**裸地得意洋洋,此刻的她早将平时的冷漠、恬淡和孤傲丢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很多东西都不在乎,甚至是亲情,可是真到了失去的时候,才会心痛到窒息,无道,你说我是不是很傻?”燕清舞低头摇晃着那只红瓷茶杯,燕天楠的死,带给她的是一种价值观的颠覆,燕清舞再天才,终究是个女孩,一个父亲的女儿,也会有一般人的七情六欲。 “人都是这样,其实很多大道理所有人都明白,可一旦放在自己身上,却容易忽略和忘却。我们可以跟失恋的人大谈爱情理论,而自己却也许正苦苦挣扎在情感泥泞中;我们可以找出周围人们的种种不足和缺点,很多人对自己却找不到解决那根短板的办法。” 叶无道感到很无奈,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这样说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确实,人往往都只在乎别人是关心你,却常常忽略自己是否也有关心别人。”燕清舞喝了口清茶,口齿流香,沁人心脾。 叶无道猛然喝了口茶,似乎下了个决定,凝视着燕清舞笑道:“不管如何,哪怕燕家所有人反对,就算是抢,我也要把你抢过来!” “真的?”燕清舞感动问道。 “假的。”叶无道哈哈笑道。 “叶无道,你这个大混蛋!”饶是燕清舞修养惊人也有杀了这个家伙的冲动。 “因为我知道你们燕家不会反对。”叶无道老神在在道。 燕清舞歪着脑袋疑惑道:“为什么?” 叶无道极其无耻地笑容猥琐道:“因为我会告诉他们,大爷我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