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中央党校 - 极品公子

第一百零三章 中央党校

若无缘,这九千大千世界菩提众生怎独独与如相遇? 叶无道望着禅迦婆娑远去的背影,有点恍惚,反感她?还是反感命运? “她这一去,此生未必就有回首,你不留她?” 清冷声音响彻耳畔,叶无道感受远处那愈加冷冽的气息,手臂上的那只海东青拔臂而起,冲入云霄。 面对这个问题,叶无道不想给出答案,她的到来让他跟最初见到禅迦婆娑一样诧异,一个为命运轮回,理性到可怕;一个为武道炼心,讲究执着地忘情。 转身看着干枯枝头那位白衣亮剑的日本剑神,原本沉重的心情也明亮了一些,有些女人即使遗世**,见到她依然是色彩了世界,一如叶隐知心;而有些女人即使在跟你玩笑,也能让你笑不出来,如禅迦婆娑。 “不留。”叶无道毫不拖泥带水道,决绝到无情的地步,不知道禅迦婆娑见到这番场景,是否有心寒。 “不后悔?”刚刚战胜了日本守护者武藏玄村的女人此刻就像是个世俗的八卦婆。 “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后悔。”叶无道不屑道。 “真是个自负到令人发指的男人。”叶隐知心微笑道,答案她早就知道,可她就是想看这个男人这种狠心的态度,尤其是对待禅迦婆娑那样的同性,她不否认自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而且,这种感觉相当不错。 叶隐知心望着那只翱翔在天际的海冬青。干脆坐在树干上,纤手把玩着自己地青丝,喃喃自语,感情这东西还真是玄妙。超然如禅迦婆娑也不过是个会吃醋会失态的女人而已。 “轩辕剑?”叶无道眉毛一挑。 “怎么谢我?”叶隐知心三千青丝如瀑布般垂下,西风故道瘦马,落寞而沧桑,伊人负长剑,青丝如墨,构成一幅中国最古典的水墨画。 “以身相许行不行?”叶无道脚尖点地,如鹞子般拔地而起跃上高枝,蹲坐在叶隐知心身旁,掏出一根烟,很煞风景地抽起烟来。对禅迦婆娑和叶隐知心这流世俗人眼中的女神,他从来没有狗屁尊重,只有亵渎再亵渎。将卑劣不入流地亵渎进行到底。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叶隐知心早已经习惯叶无道的放浪形骸,笑了笑,缓缓抽出背后古剑。 圣道轩辕。 一兵出,万剑折。 “是不是奇怪为什么华夏第一神兵会在我的水月流?”叶隐知心抛出一个很诱人的饵,只不过她知道叶无道这样的人注定不会上钩。她之所以能够跟叶无道这样的怪胎沟通无阻,无非她属于那种即使知道结果也要去做的女人。 果然,叶无道保持那个姿势吞云吐雾。像个烟鬼。 “我也不会说。”叶隐知心略微俏皮道。 “我跟安倍晴明有过交手。”叶无道无奈道,这女人怎么有点大智若愚的味道,弹掉那根烟,烟屁股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叶隐知心安静地等待下文。 “可我也不会说。”叶无道自顾自地大笑起来,很轻狂,很开心,那是真的开怀大笑。 “吃点亏你又不会少什么东西。”叶隐知心哭笑不得道。 “逗你玩呢。” 叶无道放肆地掬起一把叶隐知心的及腰素丝,放在鼻子旁闻了闻,“知心。留在中国好不好?你现在打不过安倍晴明地,而我,需要你。” “你会需要我?”叶隐知心错愕道,这句话对她造成的影响无异于日本覆灭这类消息。 “当我没说。”叶无道尴尬道,那感觉就像是自己脱光了衣服对方女人却丝毫没有**一样令人挫败。 叶隐知心将那把轩辕剑抛向高空,望着身旁情不自禁仰望那柄古剑的男人,脸颊悄然绯红,一闪而逝,似乎在说,胆小鬼,小气鬼。 盘旋地海东青在空中纵情游曳,一个俯冲,抓住那把轩辕剑。 如果说出国留学是时下学生镀金的方式,那么一个党员如果能够进入省委党校进修,也算是一种资源更稀缺的镀金,打的的时候跟师傅说你要在省委党校下车,那师傅地眼神保证会多点敬重和疏远,如果是中央党校,那更是中国近亿党员心中神往的圣地,当年出了一个黄埔军校,蒋介石尤其喜欢以校长自居,如今的北京中央党校校长,更是比韩点将这个教育部长更加地人脉广泛,想像下,十几个省部级大员齐聚一堂聆听你指寻的场景吧。 颐和园北侧,神秘而戒备森严,因为这里被称作**高官的摇篮。 这就是中央党校。 中央党校门外,杨凝冰安静伫立。 她是以中国g省副省长、中国最年轻中央委员的身份站在这里。 身后叶河图斜靠白色奥迪的车门,那股散发了二十年的慵懒倦怠气息如国酒般酝酿出深厚底蕴,一个男人可以忽略样貌和背景,味道也就出来了,这样的男人,比女人怀孕需要好几月才看得出来更久,也许需要十年,二十年。 “无道说要来送你。”叶河图打破宁静氛围。 杨凝冰点点头,她即将在中央党校的进修部进行“深造”。 作为培训党高中级领寻干部最高学府,被誉为是马列主义以及什么思想什么理论什么代表的重要阵地和党性锻炼地熔炉,抛开这些官方说法不谈,中央党校就是一种为官的资格证书,尤其是入了进修部的话。 她知道,步入中央党校,迎接她的未必是外界传闻的一帆风顺,在北上之前她跟在g省一把手位置上呆了十年的苏存毅有一场开诚布公的彻夜长谈,就中央跟g省的摩擦和冲突达成详细共识,外界谁都清楚,中央“对付”g省和上海派已经很多年,如今上海在派系在陈落马黄逝世成了树倒猢狲撒.,已经逐渐淡出政治圈,而曾经有人扬言北京永远也拿不下的g省又怎么能不唇亡齿寒,虽然这种说法貌似夸张,却基本上属于事实。 接下来如何走? 如何面对北京方面的他? 都是困扰杨凝冰的难题。 这盘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