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不为苍生,为男人 - 极品公子

第一百零二章 不为苍生,为男人

二月河畔,清冷肃杀,一匹马,两个人,画面水墨,姿态绝世而寂寞。 “很小的时候我问爷爷,为什么要选中我。”禅迦婆娑用一种近乎麻木的心态道,诉说心怀并不是她的习惯,但面对这个始终跟自己作对的男人,她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接近**,或许人就是如此,对于得不到的总会更加辗转反侧。 “你爷爷八成会说,孩子,这就是命。”叶无道此刻也没有跟禅迦婆娑争锋相对的意思和心情。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我爷爷说,神的存在,只是人超越的对象,意义仅此而已。他还说,不是只有男人才有将江山双手奉送给女人的冲动,你们女人,也可以做到。男人当初选择仰望星空,而女人则自己选择了匍匐在男人膝下,这很可悲。这个世界上中国武则天、埃及艳后这样的女人太少,太少了。”禅迦婆娑似乎忘却身旁的叶无道,陷入沉思,“我爷爷一生未曾娶妻,只因为他觉得整个世界的女人都不够让他惊艳。” “确实,你爷爷在我眼中是个能媲美梵蒂冈那个老头的帝王人物。”叶无道听到禅迦婆娑的爷爷,也有种由衷的钦佩,继而想到自己的爷爷,眼神黯然,很多男人固然天纵英姿,却注定只能称雄,无法成就帝王霸业,银狐叶正凌就是如此。 似乎真的无法适应与叶无道身体上的亲密接触,禅迦婆娑翻身下马,站在河畔,妙目萧索。“我爷爷说过迦叶修陀只能成雄,却无法成王。放眼亚洲,五十年前唯修罗,二十年唯南方河图。如今唯青龙尔。” “南方河图?”叶无道皱眉道。 “该知道的你总会知道,我只想说,你背负地罪最多,但是相同的,你承载的希望和获得的回报也最多,生在叶家,是不幸,更是大幸。”禅迦婆娑微笑道。 她知道眼前地男人不喜欢她打哑谜,虽然她也不赞同天机不可泄露这类中国宗教信条,但禅迦婆娑就是不愿意朝他和盘托出所有谜底。 “怪不得你敢来大陆。是有你爷爷撑腰吧,怪了,你爷爷不是对迦叶修陀很有好感吗。怎么,算命忽悠出那厮没有帝王命所以后悔把你卖了?”叶无道幸灾乐祸道。 “虽然你把我爷爷养了四十年的凤凰鸟烹了做点心、把他花圆中的十几株天华笯连根拔起当革药贩卖,指着他的鼻子痛斥他的种种**等等等等罪不可恕的滔天大错,但他老人家对你的评价似乎比迦叶修陀还要有趣。”禅迦婆娑掩嘴笑道,她终于不是无情无欲的神,讲到亲人和联想到叶无道罄竹难书的劣迹。她都会释然开怀。 “我可不稀罕,你爷爷就属于那种欣赏归欣赏、杀照样杀的老怪物,这样地老头。被他‘青睐’简直就是自杀,婆娘,我现在没死都快要给叶家祖宗烧高香了。”叶无道笑道,意态悠闲,再没有最初的剑拔弩张,不得不说禅迦婆娑对人心的把握达到一种凡人无法望其项背地境界,不过这也要叶无道配合,谈笑间椌橹灰飞烟灭那是他最欣赏的作风,越乱越险就越平静。 谁敢说面对古井不波的禅迦婆娑。不是暗流汹涌? “叶无道,不准喊我婆娘!”禅迦婆娑恼羞成怒。 “本人素来吃软不吃硬,婆娘。”叶无道优哉游哉道。 禅迦婆娑望着他那无所谓的可恶表情,只能苦笑自嘲,若他顺从她,就真的不是那个叶无道了。 叶无道双手放在脑后,有点漫无%地的懒散。 或者,他有跟禅迦婆娑在一起就不要玩阴谋的觉悟。 “听说你在圣彼得教堂朝西方教廷地教皇竖起过中指?”禅迦婆娑突然好奇道,笑容玩味。 “年少轻狂而已。”叶无道恍若隔世道,现在猛然回首,那三年仿佛三十年般漫长,叶无道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被催熟再催熟,直到熟透腐烂,再重生,涅盘。很多当年的事情,现在看来真的很滑稽可笑,虽然多半被外人世人奉为离经叛道的壮举。 “我爷爷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拍案大笑,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高兴,那天他破例给我讲了两个故事。”禅迦婆娑轻轻走上冰面,欢快如精灵,翩翩如凤舞。 “谁不知道你爷爷跟教廷老头和伊斯兰教那个先知之间的恩怨纠缠,当初教廷故意派出神圣武士团将我逼到印度,还不是所谓的祸水东,这些老而不死的家伙一个比一个奸诈无耻,道貌岸然的像个圣贤,其实本质还不是跟菜市场斤斤计较地贩子一样。”叶无道始终没有踏足冰面,只是看着她似舞非舞的曼妙身姿,论天竺舞,印度大陆再没有人能够媲美禅迦婆娑,真正的天竺舞跟电影上的那种非驴非马的印度舞蹈可是天壤之别。 “你这番言论可真是标准的大逆不道的邪教异说啊。”禅迦婆婆停下身形回首嫣然笑道。 叶无道蹲在地上毫无风度地抽烟,吞云吐雾,不把超脱世俗的禅迦婆娑放在眼里。 “中国影子叶无道,帝师柳云修,印度迦叶修陀,日本和歌忘忧,都是我爷爷看中的人选,只是最后胜出的是迦叶修陀,很可惜,你在这一局中输给了他,不过也不怪你,他处心积虑了十多年,输了也是虽败犹荣。”禅迦婆娑给叶无道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 “没有见过你这样安慰人的。”叶无道无奈道,叼着那根烟,斜眼旁观,极像个痞子。“加油!” 禅迦婆娑毫无征兆地像个普通小女人朝叶无道做出一个令人跌破眼镜的可爱手势。 这个举止让叶无道差点没有被自己吸了一口的烟活活呛死。那感觉就像是**裸奔并且高呼俺爱好和平一样出人意料。 这个时候白龙“那衍罗”也缓缓游走在冰面上,虽然有四肢,却如蛇般身躯灵活。 眉头一挑,叶无道双手放在嘴中。吹了一声口哨。 禅迦婆娑猛然抬头。 只见一只雄健冷峻的鹰类生物呼啸而下,如同标枪插向大地。 习惯被众生膜拜地白龙“那衍罗”收缩四肢,如蛇般耸立,如临大敌。 雕出辽东,最俊最雄者谓之海东青! 以最高最险处为巢,翱翔于九天之上,睥睨天下,从不屑与鹰混同。 而这只海东青,无疑是海东青中的绝对王者! 嗖! 那只俯冲而下海东青利爪在匆忙后仰的“那衍罗,头部擦过,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而冷酷的弧线再次冲入天空,在“那衍罗”头顶盘旋。鸣声尖锐,跟“那衍罗”地愤怒呜咽形成鲜明对比。 “玩够了吧。”禅迦婆娑皱起黛眉。 叶无道耸耸肩,吹了声口哨。那只格外雄健的海东青极富灵性地停在他手臂上。 而传闻是龙跟蛇交配出来的“那衍罗”也盘绕在禅迦婆娑的手臂上。 宿命。 其实就是无数个冥冥中自有天意的巧合组成。 “你说真的有人能够一剑东来,杀入梵蒂冈吗?”叶无道喃喃道,似乎是毫无意义的自言自语。 “能。”禅迦婆娑不假思索给出了答案。 “而我,却只是一个被九名神圣武士追杀得狼狈不堪的小人物,怪不得会被你爷爷抛弃。”叶无道自嘲地摸了摸鼻子。虽然根本无所谓禅迦婆娑爷爷的看法,但心底终究有了解不开的小疙瘩。 “不一样地,你那是被有预谋有组织的围杀或者偷袭。而一剑倾城的杀入梵蒂冈,面对地不可能是所有神圣武士的抵抗,最多就是同时接受几名高手的挑战,但不容否认的是,能够同时挑衅太阳王和黑暗左手,确实强大到了一种境界。” 禅迦婆娑眼神有了暖意,轻声道:“神圣武士团二十七人,那可是从地球上十多亿信徒中挑选出来的超级强者,那几乎全是媲美你们华夏虎榜地高手了。挑战九个,你的强大同样令人发指,允许我用这个词汇形容。” “我没有问鼎天下的野心,只是要努力活着见她。”叶无道心中道。 “慕容雪痕值得你这么做。” 仿佛看透叶无道心思地禅迦婆娑微笑道,随即忧心忡忡,“中日黑道大战即将落幕,龙帮稍作休整,也就是帝师柳云修对你下手的时候了,期待接下来你在北京的表现。” “什么时候回印度?”叶无道摸了摸这只海东青的丰满羽翼,后者对“那衍罗”仍然是充满敌意的挑衅,它就是天空的主宰,对于它来说,地面的生物都是分为两种,它想吃的,和它不愿意吃的。 “现在。” 禅迦婆娑一招手,那匹白马小跑到她面前。 上马后她深深望着叶无道,摘下那在她爷爷和迦叶修陀面前都不曾摘下地面纱,没有泪水和遗憾,却有种悲天悯人的凄美,柔声道:“我爷爷选择迦叶修陀,不代表我选择迦叶修陀。” 她从来都很生疏地直呼迦叶修陀名字,甚至不用他这个字眼,这个界线她十分撇清。 只是叶无道不清楚,或者他也不想搞清楚。 转身,纵马缓缓前行,再没有回首。 “叶无道,你总是说我没有付出,但你又何尝不是?而且,我付出的,你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知道了。” 禅迦婆娑流下此生第一滴清泪。 不为苍生,为男人。 她如同置身命运之轮外的那枚棋子,却飞蛾扑火般主动投身这苍茫大地的铜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