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良少主 - 极品公子

第九章 无良少主

叶无道双手插在裤袋里,懒洋洋的和对这个世界还是很陌生的龙玥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因为从小就被父母抛弃,龙玥是在一所叶正凌建造的孤儿院长大的,在她九岁的时候就被选中为龙组的候补成员,接受残酷的杀手技巧训练,在百分之八十的死亡率下她依靠超人的天赋顽强的活了下来,并且成为其中的绝对佼佼者。 因为刚刚从猎人学校毕业还没有接受任务,所以她从来就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她好奇而兴奋的张望着这个其实同样是充满竞争和杀戮的陌生环境,大眼睛眨巴眨巴,小手悄悄拉住叶无道的衣角,躲在叶无道后面,不敢正视那些因为她冰冷揉合清纯的气质而打量她的男人,哪里还有一点以前“二号猎人”的高手风范。 叶无道一个出人意料的停身,不停张望的龙玥直接撞到他的背,叶无道明显感到她胸前的柔软,想到龙玥和自己**时那欲拒还迎的娇羞可爱模样,叶无道转过身,一只手抬起她那带着点惶恐的小脸,另一只手则搂住她的小蛮腰,将她紧紧贴向自己,让她清清楚楚感受自己的“**”。 龙玥望着那张有如恶魔中贵族般颓废邪美的脸以及那坏坏的笑容,小脸马上红的不行,将头埋进这个行事总是神鬼莫测的少主怀里,在害羞和喜悦交织间感受叶无道手的温柔。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叶无道低下头咬着那精致的小巧耳垂道,要是看不到那臣服陶醉的表情,何来征服的快感? 龙玥身体微微颤抖,抬起头发现行人都在注视着自己和叶无道,本来就敏感的身体在这种场合下被少主亵玩,更加经不起叶无道悄悄游走的手的挑逗,粉红的双颊渐渐布满春意,身体在理智和**间倒向了后者,她主动搂住叶无道的脖子,将自己的**挤向他的胸膛以减少那种燥热的感觉,却是令自己的身体更加炽热。 叶无道最喜欢的就是龙玥的腰了,既富有弹性又盈盈可握。龙玥的姿色虽然比起杨宁素、慕容雪痕有一定的差距,但是绝对可以算是一个美人。经常锻炼的身体有着惊人的柔韧度,现在克制力极强的她还没有沉沦在肉欲中,以后经过自己的“精心调教”,一定可以成为“完美的性伴侣”,什么高难度的“体位”做不到? 这个举动只是打破龙玥只肯**却害羞摆出各种姿势的第一步而已。 终于被叶无道等到一辆出租车,叶无道也就不免费给路人看激情戏了,半抱着龙玥坐进出租车,不理会诧异的司机,淡淡道:“玉皇大酒店。” 龙玥乖巧地趴在叶无道的怀里,樱桃小嘴悄悄喘气,纤手如跳动的音符,为叶无道这个无量少主解决生理问题。 此处有删节,将会和前面的删节部分在本书进入vip之前推出,作为报答各位色狼的鼎立支持!由于群已满,所以哪位好心的色狼可以无私的献出一个----在书评区写出我置顶,本人感激涕零以身相许~ 司机不时的偷偷瞄几眼,为那位像君王般高傲的青年感到一丝男人的自豪,他想想自己在家里的“不公正”待遇,不禁叹了一口气,腰包里没有钱,腰杆子怎么也硬不起来啊,更让人伤心的是经济上发言权的丧失直接导致某个部位某项功能的效能,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民不聊生啊! 广播里正在播放中日关系分析的报道,从东海油气田冲突到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再到日本“入常”失败和中国的反日大游行,面面俱到。司机生怕打扰到后面的情侣,小声咒骂道:“哪天等老子攒够了钱,就去炸狗日的靖国神社!真他妈的不明白为什么政府要出面禁止游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友好’!” “天大地大,唯我华夏为尊!放心,每一个炎黄子孙都有曾经高贵但是已经磨去棱角的傲骨,只要给我们一个契机,中国必然傲视全球!国家这么做自然有她的苦心,两国政治不是儿戏,我们正值和平崛起的关键时期,每一步都必须走得谨慎!隐忍不是每一个大国都可以做到的,潜龙在渊只为他日的飞龙在天,国家不会让国人失望的!” 叶无道望着车窗外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淡淡道。 叶无道伸进龙玥的衣领在那片滑腻的圣女峰区域,玩弄着男人从小就痴迷的女人最惹眼的部位,但是眼睛里却没有一丝肉欲,清澈的吓人,相比较像一只小猫的龙玥眼中的春意盎然,叶无道的冷静让人怀疑他是否拥有感情。 前面的司机听了叶无道的话,轻轻点点头,道:“我是个没有文化的粗人,但是还知道如果忘记以前的耻辱,我们国家即使经济上去了,还是一个没有骨气的国家,我就是连给外国人开车都觉得没有意思,等到哪一天中国真的强大了不用看别人脸色了,老子就他妈的不给外国人开车!上次一个家伙说了一句日本话,老子硬是给他撵下去,结果那个混蛋打电话投诉,害的老子被扣了一千块工资,不过下次就是在碰上他,老子还是照撵不误!” 躲在叶无道怀里的龙玥轻轻一笑,小声道:“还有这样的人啊,不过蛮像龙六的,恨不得把整个日本岛踏平。” 叶无道微微点头,笑道:“回家老婆没有让你跪搓衣板吧?” 司机憨憨一笑,有点尴尬道:“差不多啦!娘们就知道钱,可是大道理我也不能像你那样一套一套的,否则一定把她唬得一愣一楞的,嘿嘿!” “女人嘛,其实很简单,你强她便弱,你弱她便强!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果断强悍的男人,你总要适当的表现一下自己的男人气概才行。不妨教你这个妻管严一招很有用的,回家二话不说,不管老婆同意不同意来个强奸,以后只要她发威,你就上她,保准她服服帖帖,当然前提是你那个方面能力不错。”叶无道坏坏道。 “这也行?”司机有点不相信道,随即一阵男人特有的坏笑,“那个方面我还是有点自信的,否则她还不早和没钱没貌的我离婚啊!” “我说的“**是婚姻的基础”果然是对的!”叶无道一阵得意的笑,怀里的龙玥则是羞得不行,想少主还真不是一般的坏,又教坏一个人了,龙组的成员除了姐姐其他人都被少主带坏了。尤其是自己,竟然变得这么淫荡,想想就脸红。 “这里好像是太子党管辖的区域吧?”叶无道收起那份瞬间即逝的得意,淡淡道。 “是的,太子党不错,比起以前的双雄堂好上很多了,有事情一般都可以解决。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难免会发生一些意外事件,交点保护费给他们黑道的心里觉得不亏。”司机正色道,“上次在西区碰上几个雪剑堂的家伙,太子党马上就赶到了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情。所以我说这钱花得不冤枉。” “以后要是有麻烦或者太子党要你交保护费就说你认识叶无道!”叶无道在下车前淡淡道。 “叶无道?”那个司机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看着那的伟岸的背影,脑海中是一张英俊却带着坏笑的儒雅脸孔,这样的人怎么也不会是个普通人吧。 叶无道站在玉皇大酒店门口,淡淡道:“他就在里面?” 身边静立的龙玥恭声道:“是的。”此时的少主不会允许任何随意和差错,她清楚记得有一次龙七因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多用了一颗子弹,被少主教训得在医院足足躺了半个月。 “龙五的‘特殊癖好’一定让他受了点不小的惊吓吧!”叶无道阴险道,嘴角的笑意在冰冷中透出几分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