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两雄联手 - 极品公子

第九十八章 两雄联手

马术起源于古希腊而盛行于十二世纪中叶的欧洲王室,当时被誉为王者的运动,非王公贵族不能享受,如今这个时代虽然说中国人有钱就能买下几匹价格不菲的纯种马,但论马术精髓和话语权,仍然掌握在那些欧洲贵族的手中,像孤独皇岈这样的贵族就曾经蝉联英国马术金牌。 管逸雪挑中的这家马术俱乐部规模在北京五十多家俱乐部中数一数二,不仅拥有奥尔洛夫和苏高血等良种马,还有一大批专业的驯马师和教练员,所以俱乐部成员人数在北京也是名列前茅。 胯下赤血被踹了一脚的管逸雪心疼不已,狠狠瞪了几眼叶无道,看到他那副优哉游哉的模样,似乎也有了眼神杀不死这个家伙的觉悟,自行遛起马来,时不时将视线投向那个试图驯服那匹野马的女孩。 首先,这个紫禁城马术俱乐部的会员费每年就需要将近五万,这说明这个女孩非富即贵;其次,能够让紫禁城的教练员牵出这匹显然还没有调教完毕的黑马,这个女孩在北京的背景恐怕很惊人;最后,什么样的家庭教育出什么样性格的子女,管逸雪断定这个外表柔柔弱弱的女孩肯定出身将门。 很快他身边聚集了一批中国商界新贵,其中除了中国金融俱乐部草根一系的成员,还有不少北京圈子里的年轻富豪。在北京,管逸雪被誉为“第五股力量”,是游离在四大俱乐部之外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唯一的缺陷就是政治上相对弱小。和叶无道地联盟无疑对双方都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叶无道获得了商业资源,管逸雪获得了政治尤其是军方背景。 “他就是杨家的叶无道?”一名青年起着他的那匹棕色纯种马问道,因为叶家在大陆并不张扬地缘故。北京圈子提起叶无道的时候都习惯用“杨家”这个前缀。 “你们谁要是不服气,我不介意你们上去挑衅。”管逸雪骑马缓缓前行,笑容灿烂,他能有今天的地位,除了见不得光的阴谋,更多的是将心比心,将心比心不是幼稚的推心置腹,而是类似同时被柳云修和叶琰推崇的阳谋。 “别,这小子连舒典旗这种老家伙都敢惹,我可不想被揍成猪头。丫的这厮竟然敢动李东帝,忒佩服这厮了,牛!”那青年贼笑道。说不上是揶揄还是赞赏。 “多少算是给我们出了口气,香港那匹二世祖很多人确实不懂分寸,教训下也好。”另一个人微笑道。 不管如何,在北京,最忌讳的是不可一世的嚣张跋扈。 显然。他们对叶无道地“欣赏”相当保留。 叶无道策马离开这个圈起来的马场,来到近千米的跑马道,俯身轻轻拍了拍那匹马地脖子。凝视前方,好久没有策马狂奔,坐于马匹之上的叶无道有手打点兴奋,转头望了望那个正在对那批烈马对视的女孩,有种欣赏,赵家女儿确实不是一般人,竟然有点武则天的气概。 一位大美女骑马来到叶无道身后,英姿飒爽,将那份天然的妩媚衬托得淋漓尽致。 女人本来应该是感性动物。而骑马让她们丰富而敏感地思维得到纵情释放,仿佛置身于某个古老的爱情故事,这样的女人如果拥有足够地容颜和底蕴,男人很容易缴械投降。 “似乎我们很有缘分。”这位大美女勒了勒马缰,那匹漂亮健壮的纯血马轻轻停下马蹄。 “也许吧。”叶无道摸了摸鼻子,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碰到这位温家的家教老师,南宫风华,似乎在瑜伽馆也有邂逅,难不成北京的上流圈子就这么小? 看到南宫风华熟练的骑马姿态,叶无道好奇道:“你什么时候学会骑马的?” “我恐怕是大陆第一批马术俱乐部的会员喽。”南宫风华淡然笑道。 “失敬失敬,这么说起来你还是前辈了。”叶无道戏虐道。 “怎么,不服气?要不然我们比比看,就这条跑道吧?”南宫风华似乎不满叶无道的调笑,略微小女人的提出邀请,此刻地她不似温家别墅那般清冷疏远,有了种像是剥开花苞呈现花蕊的真性情。 “你要是输了怎么办?”叶无道极富侵略性的凝视这位大美女,南宫风华现在身上的装束完美地凸显出其玲珑身材。 “答应你一个要求。”南宫风华眨巴着秋眸,凝视前方,嘴角的弧度异样妩媚。 “任何要求?”叶无道玩味道。 “任何要求!”她点头道,眼神坚定,婉约似水的她似乎被激起刻意压抑的争强好胜之心。 两人心有灵犀的同时策马冲出去,身体微弓的南宫风华很快发现身边这个男人奴马技术很不错,应该说是相当的漂亮,在她看来恐怕俱乐部很多专业教练员都无法望其项背,但她有信心将优势保持到终点。 在绝对悬殊情况下获得的胜利带来的快感绝对比不上僵持之下的胜果。 随着马背微妙起伏的南宫风华并没有发现叶无道那悠闲的神情,她虽然马术超群,但那只是相对于连野外骑乘都是稀罕事的俱乐部成员,终究无法在草原上跟驯服野马的叶无道媲美。 所以当她眼睁睁看着叶无道在终点线前与她并肩并且以微弱的优势冲线后,除了不可置信,还有浓重的失落,除了这些负面情绪,还有不可告人的兴奋,一种被征服的冲动,只不过这种感觉恐怕南宫风华自己都没有察觉。 即使察觉了,也会被她扼杀,毫无悬念。 骑马是一项极其讲究均衡的剧烈运动,一个成熟而优秀的骑手要用腰和背同时控制马匹,所以长期骑马能使腰变得灵活,腰灵活了,在床上可以做的事情也就多了,如果说以前叶无道看南宫风华除了纯粹的欣赏,那么此刻就有了几分**。 而且骑马的体态强调四点一线,即头顶,颈部,骶椎和脚后跟在一条线上,这种姿势能使臀部上翘,很符合现代的审美,所以南宫风华的轻盈体态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说吧,你的要求。”南宫风华抹了把汗微笑道。 “如果我说能不能陪我过夜,你会答应吗?”叶无道的笑容很玄妙,而语气并没有半点淫秽,虽然话语极其轻佻。 “虽然很诧异,很不情愿,但我答应过的时候都会尽力做到。”南宫风华并没有出现叶无道预料中的憎恶表情,只是很浅很淡的微笑着,像是看透了叶无道的心思。 “唉,女人不要轻易给出承诺,如果我要要你答应我答应我接下来所有的要求呢?”叶无道收敛神情。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玩那种低俗的文字游戏,跟怎么样的人我选择怎么样的博弈方法。”南宫风华轻笑道,笑意轻盈,骑在马上的她像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两人沿着跑道起码小跑,惹来许多俱乐部会员的频频侧目,南宫风华是这家俱乐部的首席驯马师,只是这几年都不曾在北京出现,现在一露面,紫禁城马术俱乐部的会员便迅猛增加,而会员费也是随之飙升,大美女的光环效应确实恐怖。 管逸雪也随之来到南宫风华和叶无道跟前,身后那批年青人显然对南宫风华这位俱乐部的第一美女都有或多或少的好感,只不过都很有风度地没有表现出猴急,而且有叶无道这个传奇人物在场,也分担了南宫风华身上的光环。 叶无道自然不会辜负管逸雪的良苦用心,而且对这群出身草根的商界新秀也有好感,他们多半是管逸雪慧眼识珠地一手提拔起来,在各个领域都小有名气,他们比这一代的太子党更加内敛和低调,也拥有更强的生命力。 南宫风华很识趣地告辞,在这家俱乐部附近的河畔策马散步,许久这群男人才收回视线,管逸雪微笑道:“没有想到你跟这个女人也有一腿,真不明白你怎么就有那么多时间在北京闲逛,而且还都那么巧合的认识这些大美女。” “流氓有点文化,那狗屎运挡也挡不住。”叶无道自嘲道。 “叶少很风趣。”一名青年微笑道,随即自我介绍,“我叫吴中正,在中关村有家小公司,现在搞web2.0。” “最近在看一本《谁是未来的中国首富》,我想出现在你这样的人中概率很大。”叶无道笑道,网络神话虽然开始淡化,却仍然足够强势。 “我看出现在神话集团里的概率也不小。”吴中正风趣道,身旁的许多商业新秀都会心微笑。 叶无道和管逸雪相识大笑,这是个好的开端。 北京,已经暂时成功找到了一个切入口。 脸上悬挂着笑容的叶无道把视线转移到远处的赵清思,紧紧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