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比野马还野的女人 - 极品公子

第九十七章 比野马还野的女人

以前不明白为什么韩韵会选择你,现在看来爱情并非只会让女人盲目,很多时候女人的直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管逸雪陪着叶无道走出唐廊,笑容苦涩而欣慰,当年在跟李凌峰的情感战场上选择退缩,如今面对叶无道,更是选择认输也许伟大的爱,都是如此,心痛的放手,而不是执着的占有. 既然不能成为你的敌人,那就尽量成为你的朋友,而且,我相信有北京美洲会和中国会给你撑腰的神话集团,没有那容易垮掉,而且如果我没有预料错误,你有张自己构建起来的关系网,而我恰好也有一张,如果能够整合起来,是笔惊人的资源.管逸雪是商人,而且是一个拥有明确目的的精明商人,自然知道与怎样的人合作才能获得最大利益. 不过他感觉跟叶无道这样的人还是做朋友的好. 朋友,管逸雪的字典中原本是没有这个词汇的. 跟你合作也是我的初衷,不过暂时不会向外界透露,长线投资就必须有放长线的耐心.叶无道说. 你跟陈影陵或许能够成为知己.叶无道拍拍管逸雪的肩膀道. 为什么?管子逸雪对陈影陵这位资本运作领域的前辈还是有相当程度的敬意,虽然有太多人在他登上中国金融俱乐部主席位置后不再用陈影陵第二来形容管逸雪. 佛云,不可说不可说.叶无道哈哈笑道. 下午有没有事情?管逸雪打开他那辆奔驰车门的时候突然问道. 没有紧要地事情.叶无道靠着那辆跑车想了想.对于香港和澳门的黑道事务他并不想插手,虽然香港仅仅一个新义安就让太子党这条强龙灰头土面,但是叶无道就是要让在大陆南方目空一切的太子党挫一挫锐气,那并非坏事,当然,死人是必然. 会不会骑马? 会.叶无道笑道,在欧洲维也纳庄园中和丹麦王室的城堡外跟人赛马地他可不简单是会这么普通. 那就干脆陪我去北京第一马术俱乐部,我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放心,我跟京城俱乐部和长安俱乐部的关系也不好,不会让你跟那群以为老子是天子身边红人的家伙客套寒暄,呵呵.你也知道,我是金融俱乐部草根的代表.管逸雪微笑着解释道. 草根?草根可没钱骑马,更不要说养马.叶无道点头笑道.示意管逸雪开车. 来到北京郊外的马场,叶无道在管逸雪的带领下来到马房,却看到一道熟悉的背影,在马场俱乐部教练地陪同下牵着一匹白马走出屋子.管逸雪瞧着那道背影皱眉道:似乎很陌生,你认识? 认识,很有个性的女孩子.?叶无道摸了摸鼻子道,随便挑了一匹马. 在北京,有点背景的女人都是两个极端,要么保守传统到骨子里,不要说你要了她们地身体.就是亲个嘴都像是必须要直奔教堂,还有一种就不一样了,拍拖跟吃饭一样希拉平常,还有那种类似一夜情性质的私人聚会,基本上一年到头身边都不会缺少男人.管逸雪摸了摸那匹名叫赤血的脖子,他并没有像一些人那样自己养纯种马,不是说养不起,只是没有那么张扬. 叶无道没有说话,放荡和率性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他亲眼见证过太多的肮脏和罪恶.所以不会幼稚地用自己的鞋子去测量别人的脚,牵着那匹很一般的黑马来到外面,见到惊人的一幕.一个女孩不顾陪练人员的教导,在艰难的爬上马背后就使劲夹了一下马肚,这无疑是半自杀行径,虽然这里的马都比较温顺,但那匹异常强壮野性的白马虽然是个特例。 那女孩在那匹白马扬起蹄子的时候竟然咯咯笑起来,这让周围的人一阵崩溃。 真是个不要命的妮子。 那个陪练员几乎要哭出来,他知道这里的俱乐部会员的命可比他的命要值钱无数倍,真出了事情,不管他有没有责任,卷铺盖滚蛋不说,说不定还有无止境的麻烦,一时间跟在后面跑的他只能最大努力的言语安抚那匹暴躁状态地白马。 那女孩摇摇欲坠,险象环生,附近几个骑马的都远远避开,毕竟那匹白马着实有点疯狂,简直就是一匹野马,怎么看要想英雄救美都必须冒生命危险,事实上那匹马本不应该现在拿来骑的,只是这个女孩执意要求而已。 叶无道只是袖手旁观,丝毫不理睬管逸雪玩味的眼神。 当管逸雪看到那个女孩坠落在地上的时候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你应该有把握帮她吧?” “可以。”叶无道翻身轻松跃上马背,那完美姿势让一旁的陪练员目瞪口呆。 “那为什么不救?”管逸雪示意那两个俱乐部陪练员走开。 “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她这样做早就应该知道结果。”叶无道冷漠道。 “可不是所有人都成熟到知道要承担什么程度后果的。”管逸雪说。 “那和我无关。”叶无道 “你这家伙!”管逸雪一愣后苦笑道。 那个女孩在一阵惊呼中从马背上摔落在地后,似乎并不轻松,娇躯痛苦的扭动,脸色苍白,但是在俱乐部成员跑过去想要帮她的时候却被她狠狠推开,最后挣扎着爬起来,走向那匹喷着气踏着蹄子的“罪魁祸首”,神色执着。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管逸雪仪态优雅的骑在马上,拉着马缰。 “女人没有性格,就像没有胸部,会很乏味。”叶无道不冷不热道,盯着那位跟白马对视的女孩,他当然知道这个女孩是谁。 “这样的女人很适合你。”管逸雪玩笑道,那匹“赤血”虽然跟他十分热络,步伐很轻灵。 “不适合。”叶无道摇头道。 “你又不认识她,我感觉这样的女人很对你味道。”管逸雪轻笑道,那眼神跟所有男人一德性,就是让叶无道上了她。 “认识。”叶无道耸耸肩道,狠狠踹了管逸雪那匹“赤血”的屁股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