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养下金蛋的鸡 - 极品公子

第九十六章 养下金蛋的鸡

其实男人如果不是因为女人,尊严多半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叶无道更是如此,把生存作为第一目标的影子从来都是追求结果忽略过程的人,但是在对待李凌峰这件事情他仍然选择在商场的正面交锋中击败麒麟会的创建者,这真的是在玩火,不过这种类似烽火戏诸侯的“壮举”自然将韩韵感激得一塌糊涂。 依然是唐风蔚然的唐廊餐厅,只是这次燕清舞换成了管逸雪,这位一身白西装的清俊男人出现在唐廊中的时候,许多北京圈有点见识的人都交头接耳起来,在北京,在政治圈你可以不知道叶无道,在黑道不知道南方太子党的就是叶家大少,但是在商业圈却不能不知道管逸雪,可以说,管逸雪这个比他哥哥更出众的男人就是商业版的叶无道,充满奇迹和神话。 “秦城监狱如何?”叶无道第一句话就充满了带刺的挑衅意味,如果是寻常人,根本不懂这句话的含义。 “还好。”管逸雪脸色一变,终究是非常人,很快恢复平静。 因为管逸雪的哥哥曾经几乎以一个人的力量抗衡整个中国金融机构,如今就在这被誉为中国第一监狱的秦城监狱,这所监狱,不是说你随便杀个人放个火就能进去,这要看你的资本,曾经四人帮很多骨干成员就关押在这个地方。 “你应该知道我就是南方太子党的太子吧?”叶无道对管逸雪的这种态度很满意,什么样胸襟的人才能有什么样地成就,一只水桶,永远只能装下它容量的那么多水。 “知道这一点的人不多。我恰好是其中一个。” 管逸雪接过叶无道递给他的菜单随便点了几个菜,撑着下巴凝视着叶无道,“如果知道这一点,恐怕对你来说北京就没有那么好玩了。我知道神话集团现在地处境。财大气粗的东方集团和风云企业能够在g省和南方沿海进行持久的价格战,以此来拖垮你的,比如你们的刚刚研发出来的神盾杀毒软件,和月涯网络正在制造的新网游《铁骑》,以及飞凤集团的酒店餐饮业,都会暴露在他们的价格斧头下。” “你对神话倒是很熟悉。”叶无道随意夹了块菜放入嘴中。 “不管是对待敌人,还是盟友,知根知底达到信息对称才是一名合格商人的要做地第一件事情。”不容否认,管逸雪真的是一个相当有味道的男人,跟叶无道不同。他地气质很知性和严谨。 “不错,这点跟我很对胃口。”叶无道深有同感道。 “其实神话的问题很多,比如前不久北京和上海政府的软件更新。你们神话就成绩惨淡,01年的时候北京市政府为了支持民族软件业的发展,曾经公开宣布带头购买国产正版软件,当时金山、江民和风云企业地瑞星都获得了数量不等的订单。而这次李凌峰通过关系不仅仅获得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建设部、公安部、新华社等政府机构的大量订单,还一鼓作气拿下南方沿海几个省份。江民和金山则分别在东部和西部有所斩获,而你地神盾呢?不否认,试用过它的我知道这套系统确实很优秀。但为什么失败呢?” 管逸雪放下筷子盯着叶无道,“你们神话集团最不欠缺的是什么?创意!最欠缺的是什么?把创意完美实施变现实的能力,也许你会为了神话集团如今的新鲜血液而沾沾自喜,但是赵云仰的那个中国快餐项目为什么会打水漂?他智商不高,或者创意不好?显然不是。” “继续说。” 叶无道笑道,陈影陵虽然在资本操作领域有着连管逸雪都自叹不如的天赋,但神话集团的前身也就是叶氏集团跟风云企业一样是一个从电子、机械重工、化学工业、金融服务,到毛织、酒店、体育、医疗院等多个领域地庞大商业帝国。 “你们内部不同分公司之间的壁垒阻碍了神话内部的协作,导致神话错失了许多市场机会。其实你不知道,很多业内人事都在可惜你们神话在抓住很多机遇的时候,挥霍了太多机遇,说实话,如果我有现在你这个班底,打比方你们现在的成绩是70分,我能给出90分。” 管逸雪摇头道:“你们神话的员工太骄傲太自负,这固然代表你们集团有很强的凝聚力,但可不意味着能够在商场上所向披糜。其实仔细研究过你们神话的人都明白你们神话内部的派系斗争很激烈,我好奇的是,你不可能不清楚这种显而易见的内耗,你为什么不适当的调解呢?” “以后你就会明白的。”叶无道故作高深道。 “希望你能给我惊喜。”管逸雪盯着叶无道的眼睛,最后放弃努力,这个男人不想给你答案,谁都没有办法。 “如果有你加盟神话,那就真的天衣无缝了,而我,也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叶无道靠在椅子上懒洋洋道,不过这句话说出口他自己都有点自嘲,要堂堂中国金融俱乐部主席去打工,就像是要他这个太子去拜麒麟会李凌峰为大哥一样滑稽可笑。 “你这个总裁真的很不负责任啊。”管逸雪对叶无道撇开神话业务似乎有点玩味。 “哦?你的意思是要我事必躬亲?”叶无道微笑道,笑容灿烂,他喜欢跟聪明的人聊天。 “不不不,我知道你有一句话被奉为神话的圭臬,下人劳力,中人劳智,上人劳人,我很欣赏你的这种说法,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却偏偏选择袖手旁观。”管逸雪拿出餐巾擦了擦嘴。 “给我几分钟时间。” 叶无道掏出手机,给神话集团打了一个电话:“一个星期之内,在g省、福建、浙江和广西省所有重要城市每个地铁站、每个电脑城门口都立上神盾杀毒系统的大型广告牌,阶梯上也贴上神盾的不干胶贴,神话连代理商的电话上、零售店的员工服装袖口上,也加上神盾的字样。” 随后叶无道给神话电子部的负责人陈赫轩打了一个电话:“准备接纳政府订单,瑞星在南方沿海的订单都会转移给神话集团,不要问为什么,你要做的就是去做,就这么简单,还有,通知广告部,让天地娱乐有限公司在《铁骑片尾争取加上神盾杀毒系统的广告,通知文化部,写几篇关于神盾系统的正负面报道,省电视台方面就直接说是我的意思,让他们尽量炒作,最好上升到民族产业兴亡的高度。” 最后叶无道相继给福建、浙江和广西省的人打了电话,内容如出一辙,撤销瑞星的订单。 “三分钟。”管逸雪叹了口气道。 “其实事情很简单。”叶无道耸耸肩道。 “真是搞不懂你。”管逸雪无奈道,当然清楚这是叶无道在向他证明其并非商业草包,而管逸雪确实震惊于叶无道的办事效率,这笔订单的收益起码在2020万以上。三分钟,就意味着将近一亿资金的入账,而这个男人竟然原先能够眼睁睁地看它溜走?! “是不是觉得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叶无道略微嘲讽道,笑容有点灿烂。 “难得有人给我这种挫败感。”管逸雪诚实道。 “中国企业家多半有很好的微观操作能力,但是宏观视野却很弱,这也是中国企业的短板。”叶无道挥挥手,示意买单。 管逸雪似乎不怎么认同这一点,笑了笑,不发表意见,当服务生走到叶无道面前,而这个男人却看着他的时候,他好气又好笑地明白这家伙竟然要他买单,还真是“我请客你买单”的歪理。 “说真的,我对短线操作没有什么兴趣,不妨跟你说实话,三年前我就已经让人举办足球培训中心和民办学校,让人开始囤积油画和玉石、普洱茶,这些接下来都是下金蛋的鸡,当大部分所谓的聪明在自鸣得意的捡取金蛋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养鸡了。”叶无道露出一个奸诈的笑意。 “养一只只能够下金蛋的鸡。”管逸雪感叹道,再看向叶无道的眼神有了种不加掩饰的欣赏,“你真是个天生的商人,或许,我以前是把你看低了,又或者,你根本就没有把李凌峰这样的人当作对手,你要做的从一开始就是国际化道路?” “嗯,我其实也在赌博,要么死亡,要么荣耀。其实现阶段我很想知道神话集团每个成员的优缺点和性格脾性,赚钱与否,我无所谓,只能生存就行,就当作是花钱考察他们吧,李凌峰,只是我的一个实验对象而已,当然,难度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