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收点利息 - 极品公子

第九十二章 收点利息

“小仙,你说这个叶大少唱的是空城计还是四面楚歌?”吉四方转了转玉扳指,干枯的身体陷入那张沙发,而天上人间四大花魁中的诸葛小仙则坐在沙发边沿上给他按摩,她那对丰满的**沉甸甸地压在老人消瘦手臂上,犹如**的父女。 “恐怕是八面来风吧,竟然敢扬言让人**我,真是个让我又爱又恨的男人,很久没有玩弄这样有性格的男人了。”诸葛小仙稍微挪动那娇小身躯,那对显得格外诱人的双峰就颤颤微微,让男人生出赶紧捧住的冲动。 “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样的男人你还是不要玩火**的好,很多时候,同一个级数的男女玩感情游戏,多半是女人吃亏,更何况这个叶少的底我们还是没有摸透。”吉四方对诸葛小仙的挑逗并没有多大兴趣,到了他这个年纪,有心也无力了。 拍拍诸葛小仙的臀部,示意她站起来,吉四方走到窗边,自言自语道:“难道真的要独孤小姐过来?” 随即笑着摇摇头,“这个叶无道似乎还不配。” “独孤小姐?”诸葛小仙皱眉道,虽然在天上人间俱乐部干了这么多年,但是除了谭桧和这个吉四爷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俱乐部的幕后首脑是谁,天上人间固然因为谭桧的意外落马而掀下一层神秘面纱,但仍然有一层面纱没有揭开。 “不要问不该问的,不要听不该听的,小仙,似乎这么多年你被宠惯了。忘记了很多规矩。”吉四方阴冷道,停下旋转那枚玉扳指的习惯性动作。蛇蝎美人诸葛小仙,这是圈子里里给她地绰号,跟她上床的男人难得有好下场。 “四爷。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真的!我发誓!”诸葛小心紧张道。 “那就好,天上人间既然能把你捧起来,当然也可以把你打入地狱,小仙,你做的那些小动作我不拦你,也懒得管,但如果像令狐婉约那个婊子那样背叛俱乐部,不要说他要让一百个男人**你,我都会去做。”吉四方转身冷冷盯着脸色发白地诸葛小仙。这四个婊子还真是婊子,再冠冕堂皇终究是婊子,一个为了个男人做了十年的老处女。一个选择背叛俱乐部,一个恨不得让所有男人上,还有这个就知道钻进钱眼里出不来。 “四爷,我会小心做人的。”诸葛小仙哭丧着脸道。 “那样最好,做人最紧要的是要知道知恩图报。”吉四方转身望着窗外的辉煌街景。对于他这种人来说繁华早已落幕,活着就只是为了心里的那份信念。 诸葛小仙小心李翼退出房间后流露出愤恨的表情,吐了一口口水在地毯上。 “无药可救。” 似乎知道诸葛小仙表情的吉四方摇头道。神情孤寂。 今天的天上人间真的不是当年那个天上人间了。 这位在北京地下社会叱诧风云地吉四爷突然有种英雄末路的凄凉,本就苍老的脸庞愈加风霜。 叶无道和燕清舞来到新地包厢后,赵宝鲲赶紧倒酒递给叶无道和燕清舞,只要叶无道身边的女人他一律都喊嫂子,李镇平和徐远清对他这种拍叶无道马屁的行径只能表示无视,燕清舞对此只能默然接受,只是眉梢的那抹春意让人知道她跟叶无道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司马玄卿他们知道叶无道跟她住在一间四合院地时候一个个都处于半石化状态。 “说说看崔淰懿吧。” 叶无道不想这群在燕清舞面前格外矜持和腼腆的牲口真的沉默到底。他现在怀疑带燕清舞来是不是真地不是十分明智,看到这几个公子哥正儿八经的正襟危坐。叶无道有点想笑,如果不是燕清舞在场,早就左拥右抱了吧。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影响力妨碍了这群大男人的自由发挥,燕清舞很乖巧地依偎入叶无道的怀抱,就像是酣睡一般 “03届国防科技大学的明星学员,现在还是不少人的偶像。”如今在苏州“混”的王佛兵摸了摸鼻子道,他在国防科技大学的时候刚好比崔淰懿低两届。 “中国第二个完成眼镜蛇机动地飞行员,我记得当时的飞行表演几乎所有的国家领寻人都在场,据说她是苏21侧卫的王牌飞行员,数次高空拦截美国侦察机,迫使它们退出中国领空。”同样在苏州这个最佳政治跳板积累资本的龚建国略微崇拜道,对真正的军人,中国人几乎总有种好感。 “曾经是万岁军,哦,也就是38军王牌师的师长,听说后来调到空军第十五空降军,不过也有人说她现在是北京军区特种大队‘东方神剑’的头,具体我也不清楚。”在北京捞油水的莫言喝了口酒。 “还真不是一般的角色。”叶无道轻轻抚摸着燕清舞的脸颊沉思道。 敢情应了那句什么样位面的人招惹什么样的人,崔彪的死,自然不是那么可以轻易抹掉的。 现在的情形看来崔淰懿即使没有证据,她对叶无道也是恨之入骨,如果她知道她那个弟弟是“精尽人亡”,不知道会不会有把叶无道奸杀的冲动。 “被她打残的北京少爷和公子哥没有几十,也有一打了。”司马玄卿幸灾乐祸道,他很高兴接下来看叶无道和这个崔家母老虎的针锋相对,虽然说燕清舞对叶无道的投怀送抱让他有点郁闷,可他还没有白痴到为此给叶无道使绊子的地步。 叶无道无所谓的笑了笑,朝那个亲自给他们服务的天上人间一个前台负责人道:“挑几个气质好一点的女人进来。” “什么类型的?”那个漂亮女人为难道,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四爷要让她亲自伺候这群大少,但从言谈中似乎也能清楚他们的不俗身份,她不是没有见过大人物,而是见得太多了。 “像你这样的就成。”叶无道调笑道。 那女人饶是见惯了风花雪月,被叶无道当这么多人的面调侃,还是流露出些许的羞涩,赵宝鲲大手一挥道:“我就要你了,另外给镇平来个青春少女,给远清来个火辣劲爆的洋妞,至于叶子哥嘛,我看就算了。” 李镇平和徐远清双双差点把酒喷出来,对着赵宝鲲这个王八蛋吹胡子瞪眼睛。 那女人微微错愕,欲言又止后浮现一股悄悄掩饰的媚意,说实话,赵宝鲲虽然身材魁梧,但是相当的匀称,加上那股霸道的痞子气,还是相当有女人缘的,在如今这个娘娘腔横行的阴柔社会,赵宝鲲这种阳刚男人无疑很容易博得女人的青睐。 “你们少跟我装纯洁,你们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真不是爷们!”叶无道鄙视道,点了点王佛兵,“说,要啥类型的!” “叫吧,我不会鄙视你们的。”燕清舞慵懒地趴在叶无道怀里,犹如一只清冷孤傲的小猫,望向司马玄卿他们的眼神相当诡异,说实话她对男人“叫鸡”这种行为相当的反感,比包二奶养小蜜还要不屑。不过燕清舞告诉自己要学会迅速适应叶无道的圈子,不管是政治圈,商业圈,还是黑道的圈子。 “稍微丰满一点,最好不要太高,胸部稍微大一点,屁股翘一点。”王佛兵一激将下就说出了心里话,顿时惹来哄堂大笑,那个被赵宝鲲点中的“漂亮姐姐”也是掩嘴娇笑,有了王佛兵这个榜样,司马玄卿他们也就不客气,环肥燕瘦的各种标准都有。 不多久,就有六七个气质出众的漂亮女人走进包厢,叶无道抱着燕清舞被挤到最角落,在赵宝鲲这个活宝的嬉皮打闹和那些女人的附和调笑下气氛显得很活跃,李镇平甚至跟莫言开始划拳,而徐远清和王佛兵,龚建国这两个江苏“同僚”玩起了筛子。 男人一起嫖过妓,那感情就大不一样了。 叶无道低头就要亲吻燕清舞,这个时候的燕清舞实在宛如尤物,散发着那种朦胧的魅惑,似乎只要你轻轻撕下那层冷淡外衣,就能享用她的风情。 “不要啦。”燕清舞扭捏道,偷偷瞥着那群嬉笑怒骂兴致盎然的男人,似乎怕撞见他们的“奸情”。 “有什么关系,他们自己都忙不过来呢,怕什么。”叶无道伸出食指轻轻玩弄着燕清舞的水嫩脸蛋,有点清冷的感觉,每个女人都像水 ,而水温自然也不同,燕清舞的温度有点冷,却依然令人沉醉。 “我们晚上回家再这样好不好?”燕清舞撒娇道,在众人面前她可不会对叶无道表露出那副高不可攀的女神姿态,她愿意别人认为她只是叶无道的小女人。 “那先收点利息。”叶无道坏笑道,手指摩挲着燕清舞那两瓣如娇嫩花瓣般的鲜艳嘴唇。 “利息?”燕清舞柔媚问道,那双眸子充满羞涩的柔情。 “张开嘴巴,含住。” 眼神魅惑的叶无道将手指伸进燕清舞的嘴巴,嘴角微微翘起,凝视着那张娇艳欲滴的容颜,还有从指尖传来美妙的温润触觉,他知道她的丁香小舌在乖巧温顺地舔,她的那双眸子几乎要渗出水来。 春意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