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勾心斗角 - 极品公子

第九十一章 勾心斗角

“将军?!”叶无道惊讶道,你跟政府部门高干的一个公子哥有矛盾,跟军界的一个掌握实权的少将有矛盾,那可是质的区别。 这简直就跟杨凝冰如此年轻就晋升为中央委员一样耀眼,在商界,男人对待例如夏诗筠、萧聆音这样女人的崛起多半是抱有欣赏态度,但政“将军?!”叶无道惊讶道,你跟政府部门高干的一个公子哥有矛盾,跟军界的一个掌握实权的少将有矛盾,那可是质的区别。 这简直就跟杨凝冰如此年轻就晋升为中央委员一样耀眼,在商界,男人对待例如夏诗筠、萧聆音这样女人的崛起多半是抱有欣赏态度,但政界和军界不一样,一个女人想要脱颖而出并且站在权力顶端,除了你本身的优越才能和过人魄力,还需要足够的家庭背景,还有相当的运气。 崔淰懿在这个年龄就成为少将,几乎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大校,和少将,那就是太多军人一辈子都迈不过的坎啊。 “怕了?”燕清舞帮叶无道揉着肩膀笑道,虽然手法稚嫩,却是充满情意。 “怕个啥子哦。”叶无道用湖北话调侃道,惹得燕清舞咯咯娇笑。 “不好意思,让叶大少久等了,罪过罪过。”大门走进来一个老头,枯燥干瘪的脸庞,沧桑而萎糜,伛偻着身体,如果不是他的眼神足够锐利,这样的老头也就是那种两只脚都踏进棺材的人。 这位老人身后一位女人,不高,脱下鞋子只有一米六,但给人一种很精致的风媚,就是说她的身材比例堪称完美,明明是柔柔弱弱的样子,却会让人生出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感觉,如果是略微有点恋童癖的男人,恐怕早就扑上去了。 她一进门最先观察的是燕清舞 “这谈判讲究地就是气势,我来这房间的时候是一鼓作气。等了这么久就是再而衰,等你再磨蹭下就是三而竭了,如此一来我要漫天开价也没了底气,老头。你的算盘打得倒是很响,说吧,你什么来头,事先声明,你们天上人间可别随便弄个虾米来忽悠我。”叶无道盯着那个纤弱女子的身体轻佻道,只是最后一句话中却流露出淡淡地血腥味道。 老人似乎没有预料到谈判的开局就是一个僵局,神情也有点不自然,总有点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这么多年谁敢对自己这么放话。不过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的老人 “诸葛小仙,很荣幸认识叶大少。叶少你在钓鱼台国宾馆可是给咱们大陆人大大长了脸面啊。”那外表柔弱骨子里却极其风骚的女人不露痕迹地坐在叶无道身边,跟燕清舞“夹击”叶无道,瞥到燕清舞的那抹憎恶。她的笑容愈加骚媚,丰满胸部有意无意地挤压叶无道手臂。 啪! 叶无道突然重重拍了一下诸葛小仙的屁股,而且作势就要脱下她的外套。 诸葛小仙虽然是天上人间四大花魁的末尾,却也是寻常男人碰也不敢碰地女人,就算是有点资本有点来头的。顶多就是给你一个笑脸,想上床?门都没有! 曾经有人说南宫风华和司马相思现在都是处子,虽然未必是事实。却说明四大名妓的不同凡响,哪里会有人敢像叶无道这样“粗鲁而鄙俗”,逃窜掉地诸葛小仙在确定安全后,迅速的恢复妩媚神色,故作娇羞道:“叶少,你好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叶无道无赖道。 “吉四方,别人都喜欢叫我四爷,当然。叶少叫我四方就是了。”老人自我介绍道,叶无道坐着,他却没有坐在那张真皮沙发上,这是一种心理优势。盯着举止轻浮的叶无道,他眼中却不敢有半点轻视,“我是谭桧的管家。” 谭桧。 而不是谭少,也不是谭公子。 这很有趣。 “管家。”叶无道轻声笑道,笑容中似乎有点不屑。伸出手握住燕清舞那柔嫩的纤纤素手,轻轻摩挲着她地柔软手心。 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丁点儿的重视,却不代表心里没有,战略上轻视不等于战术上轻视,更何况这天上人间本就是香港神秘富商在北京扎下的根据地,谭桧只不过是他们在大陆地代言人而已,就像太子党在上海的张展风。 “叶少,这位是?”吉四爷对叶无道对他身份的质疑没有表示什么,只是把视线放在燕清舞身上,北京很大,他就算是八面玲珑的神仙,也不可能认清所有**的背景,尤其是燕清舞这种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 “我女人,燕家,燕清舞。”叶无道霸道搂住神情一喜一羞继而一怒的燕清舞,原来叶无道从燕清舞腋下穿过的那只手不偏不倚地按住了她的胸部。 我女人。 嚣张跋扈,却很有男人味。 这就是诸葛小仙对叶无道地评价,从未见面时的枭雄,到被占小便宜时的狗熊,再到现在的奸雄,叶无道在她心中的形容直上直下。 诸葛小仙对“燕家”这个词汇还是相当敏感的,甚至还带了点敬畏,曾经担任过国防科技大学政委的燕极阕如今是总政部副主任,而身为中央军委办公室主任的燕天楠那更是炙手可热的中南海红人,加上蔡咏颜和燕东琉,燕家在北京真可谓通天了。 “燕家。”吉四爷默念了几遍,神情也凝重起来,一个杨家和叶家还不够,难道还有燕家?如此说来,怪不得舒典旗他们会败北,还真是哑巴吃黄连。 “说吧,把你们的底线说出来,能接受,那就皆大欢喜,不能的话,天上人间垮台那是迟早的事情,不管你们经营了这么多年有多雄厚的人脉网络,真要倒,那就是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而已。”叶无道冷笑道,目不斜视地盯着吉四方的眼睛,要么鱼死网破。要么让叶无道分一杯羹,对于精明的商人,两个选择都很痛苦,但后者无疑痛苦少得多。 “叶大少不妨说说看你的要求。”吉四方并不急于亮出底牌。 叶无道做了一个四六地手势。 “四六分?!”吉四方咬牙道。“叶大少莫要狮子大开口才好,天上人间虽然如今身陷泥泞,却也不是必死的境地,四六的话,叶大少这未免有点过了。” 这个叶无道竟然要四,这个比例简直就是开了个血盆大口。 “是我六,你们四。”叶无道说出了一句让燕清舞会意的话,她望着这个胸有成竹地男人翻云覆雨,有种幸福的成就感,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这才是我的男人。 “叶大少,你确定?!”诸葛小心冷笑道。 “信不信十分钟后就有一百个男人**你?”叶无道斜眼瞥了一眼这个神情不屑的女人,操。还真当自己是女神了! “你……”诸葛小心脸色素白,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男人这么**裸的威胁和侮辱她,强压下沸腾火意,诸葛小仙观察了吉四爷的脸色后,决定退一步海阔天空。 干她们这一行。真的是百忍成金。不过诸葛小仙脑子里已经把能够对叶无道造成威胁的“嫖客”都列出来,她要让这个王八蛋知道莫惹女人的意思。 “你认识的人,我哥哥基本上都认识。所以你如果想让那群男人对付无道,我会让你后悔地。”同样是女人,迅速穿诸葛小仙心思的燕清舞冰冷道,不带有感情,没有不屑,没有愤火,对她来说,除了亲人和身边这个男人,其他人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诸葛小仙和吉四爷都是一惊。几乎吓出一身冷汗。 在北京惹上一个公子哥未必有事情,但就怕惹上记仇地聪明人。 在北京,太复杂,谁捅了你可能你都不知道,但如果留下把柄,那就是第一大的忌讳。 吉四爷轻轻摇摇头,这个燕家的女人不简单啊。 诸葛小仙对上她的话,似乎没有胜率。 吉四方下意识地摸了摸手上的玉扳指,事情似乎比他想像地还要复杂。 “你不配跟我谈条件,让香港的那个人陪我谈,当然是等我有空的时候。”叶无道拍拍燕清舞地手站起身,走到诸葛小仙身边的时候邪笑道:“信不信我真的叫一百个男人**你?” 诸葛小仙露出骇然神色,难道这个男人疯了?!看到吉四方不停给她使眼色,低下头叹了口气,示弱道:“信。” 拉着神情冷艳的燕清舞走出这间房子,叶无道在转弯的地方靠在墙上,掏出一根烟,道:“讨厌我抽烟吗?” 燕清舞摇摇头,讨厌抽烟,却不讨厌你抽烟。 “怎么看吉四方?”叶无道仰头吐出一个烟圈,眯起黑眸,似乎潜意识中他将燕清舞归纳入那类能够跟他分享心事的女人,他对苏惜水、上官明月她们都是抱着尽量不让她们走进他世界的态度。 “精明有余,大智不足。” 燕清舞靠在叶无道身边,补充了一句,“但是个威胁。” 她发觉自己似乎越来越喜欢阴谋的味道了,因为那让她有种跟这个男人水乳交融的感觉,罪恶,堕落,却温暖。 “嗯,天上人间没有那么简单,吉四方这头狐狸也不肯露出尾巴,看来切入点应该放在一些游走在天上人间核心和底层地边缘人物。” “尤其是女人。”燕清舞心有灵犀道。 “果然是老婆聪明。”叶无道摸了摸燕清舞的脑袋,像是在嘉奖一个答对问题的孩子。 似乎想到房子里那一幕的燕清舞哼了一声,道:“说吧,晚上回家是跪搓衣板还是电脑键盘?!” “可不可以不选?”叶无道可怜巴巴道。 “不选就自动默认为全部选择,你自己看着办!”燕清舞哼哼道。 “…” 回家,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