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莫惹女人 - 极品公子

第九十章 莫惹女人

叶无道第一时间观察包厢中所有人的神色变化,李镇平这只官场狐狸当然还是那副悠闲自得的从容神情,徐远清则静观其变,好脸色肯定是没有的,北京军区首长大院方面四个人中除了司马玄卿眼神飘忽,嘴角噙笑,其他三个也都忍住这口气,不容易,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公子哥。 “谁是叶无道?!”女性声音冷硬道,犹如一台冰冷的机器。 真有廖家虎妞的气势,可惜不是。 这女人很高,韩韵和齐音这样的大手打美女都有赤脚1米75左右,这个女人跟她们身高差不多,只是胸部稍微小巧了点,所幸还算挺翘,属于香梨形状,但是真正吸引人眼光的不是她的冷艳脸蛋,而是她的那种气势,犹如军人肃杀冷冽的气势。 她的身体很匀称,肌肉相当完美,没有丝毫的赘肉。 而她身后则站着四五个沉默的男人,身高都在一米八左右,跟女人一样清一色的迷彩服, 叶无道抚摸着燕清舞的柔顺青丝,饶有兴趣地盯着这个咆哮的女人,真是河东狮吼。 “再问一遍,谁是叶无道!?”那女人低沉道,那种杀人般的野兽眼神让那两个天上人间的女人战战兢兢,敢踹俱乐部总统包厢大门的人真要杀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婊子,有你这么迫不及待想被男人上吗?”踩着那扇门的赵宝鲲吼道,这娘们也忒疯子了吧,就是廖家那个疯丫头见到叶子哥也没有这么疯癫。 “就你这种孬种。还不配让我看上眼!” 那女人在继踢飞大门之后又做出了一个令人咂舌的事情,身手不俗的赵宝鲲被她一记勾拳击中腹部,倒飞出去老远,脸色铁青地赵宝鲲痛得牙痒痒。只能被司马玄卿扶住。 赵宝鲲的抗击打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出众,一来他有那么魁梧的身材,二来就是他小地时候经常被叶无道当沙包蹂躏,所以赵宝鲲敢说李镇平就算是加上徐远清都放不倒他。 这女人的出手之很,可见一斑! “我就是叶无道,你想杀我?还是看上我,想强奸我?”叶无道微笑道,就像是面对亲密的情人。 司马玄卿和王佛兵他们都是一阵猛咳嗽,这家手打伙也太无耻了,还真是长了见识。心想当初钓鱼台风波那个舒典旗八成就是这么被气晕的吧。莫言和龚建国看着与叶无道姿势暧昧的燕清舞,除了明显的失落,就是收敛的嫉妒。同龄人的成就,往往是优秀上位者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你确定?”那女人死死盯着叶无道,就像是看死人一般。 “难不成还有人冒充我?”叶无道好笑道,她的冰冷和他地随意,构成巨大的反差。 “记住我的名字。崔淰懿,要不然你最后你怎么死都不知道。”那女人一个字一个字说出这句话后,带着那批人离开包厢。留下一群面面相觑地公子哥。默念这手打名字的叶无道摸了摸燕清舞的脑袋问道:“认识这个女人?” 燕清舞摇摇头,此刻也没有“蹂躏”叶无道的意思。 “崔淰懿,那可是让京城太子党都头痛的角色啊。” 司马玄卿抿了一口酒漫不经心道,似乎等着叶无道地反应,只是这位叶家大少依然是古井不波的样子真让他有点吃不准,随即释然,常人畏之如虎的太子党恐怕在这个大少眼中也不过尔尔吧。 “崔彪地姐姐?”似乎察觉其中关键的燕清舞皱眉道。 “很有来头?”叶无道微笑道,食指玩弄着燕清舞的头发,他的这种姿态无疑是让司马玄卿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虽然这颗定心丸相当的苦涩,就像咬破了苦胆,可也只能吞下,城府如司马玄卿也有点黯然。 不要说这样玩弄燕清舞的头发,有谁见过燕清舞坐在男人身边?! “崔家在北京不算什么,只是要知道,在北京狗咬人那是很厉害的事情,张居正说过不怕大官就怕小吏,这放在北京这个圈子也是适用的,比如这次钓鱼台风波,看起来滔天的大事,可还不是大事化小,香港那群财阀终究是大人物,终究是商人。可崔家说小也不小,尤其是这个崔淰懿,很不好惹,甚至比崔彪还要让人头痛。”燕清舞一针见血道,跟苏惜水一样,她们都是属于那种对政治相当敏锐地女人,也就是跟杨凝冰很相似,只是她们最初都没有选择政治而已,而在北京核心圈子长大的燕清舞,自然要比苏惜水更加适应政治中心的氛围。 “如何评价。”叶无道轻轻挥手,对崔家他不怎么感兴趣,感兴趣的是这个敢踹门的人。 “胆大心细。” 燕清舞思考了一下肯定道,随后补充,“在军方,她是一个标杆人物,有人缘,不,很有人缘。不,非常有人缘!” 两个不,凸显出崔淰懿在军方的地位背景。 司马玄卿望着这对一问一答的情侣,有种诡异的感觉,如果叶无道“貌似轻浮其实谨慎的狂妄”,加上燕清舞“无懈可击的缜密心思”,那么他们以后会不会在北京政治圆掀起风云? “叶少,麻烦请跟我拉一下。”这个时候门口出现一位旗袍女人,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身材火爆,丰乳肥臀,但偏偏脸蛋精致,根本就是魔鬼身材天使脸蛋的绝佳尤物,更难得的是在风月场合中还能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 “我也要去。”燕清舞拉了一下叶无道的袖子,抬头望着已经起身的男人。 “好。”叶无道犹豫了下点头道,呆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安全地。 跟在这个诱人女人背后在天上人间俱乐部穿梭了许久。昏暗灯光下燕清舞冷哼了好几次,很显然她对叶无道把视线停留在那个风骚女人的后背相当不满,她要跟着叶无道可不是他以为的要插手天上人间的事情,而只是单纯地想要阻止他到时候用下半身思考而已。 女人恋爱了。也就无所谓狗屁理智了。 当她要你摘下月亮的时候,你可别摸她额头,这就是她的真实想法。 “请叶少稍等片刻。”叶无道在来到一间办公室后,那名服务员就微笑着离开,抛向叶无道的眼神也是极富挑逗,只不过叶无道暂时没有那个心情跟她来什么“脉脉深情”。 推开房门,这里的布置有种近乎不可思议的简约,跟天上人间俱乐部的外部奢华极为不符。拉着燕清舞坐在沙发上,灯光朦胧,叶无道当然明白既然他能搞垮天上人间。那么天上人间自然能知道是谁这么大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要知道当年谭桧在北京可是真的横着走。 今天,本来就是一场鸿门宴。 “其实莫言和王佛兵都是太子党的人。”燕清舞说出这句话后就看着叶无道。似乎想要看叶无道的反应。 “正常。”叶无道微微一愣后淡笑道,他相信徐远清,就这么简单。 “你不奇怪?”原本以为叶无道会皱眉头地燕清舞好奇道,貌似他跟京城太子党那是水火不容的。 “你不是跟我说过,北京的太子党也是派系林立吗?”叶无道老神在在道。 “嗯。现在太子党基本上是由于北京某几位元老交情很深,其家族子女在军政两界中,又或者还有商界很吃香。互相提携呼应,形成一个利益地小圈子,除了白阳玹的那个太子党,其实北京还有不少圈子,像王佛兵他们就属于另外一个政治圈子,这个圈子的核心就是赵家,或者直接说是赵家老爷子,有浓重的军人血统,是跟白阳玹最合不来的一个圈子。”燕清舞柔声道。如果叶无道真要知道这些内幕,她可以如数家珍一般轻松地将这张复杂关系网说出来,只是她知道她叶无道只需要她说出他想知道的就够了。 叶无道哦了一声,陷入沉思。 而天上人间还没有人过来,这让燕清舞有点隐隐作怒,似乎叶无道的事情现在都会被她无限扩大。 “对了,清舞,那崔彪地姐姐到底什么身份,值得你这么重视?”叶无道心境平缓道,有燕清舞在身边,似乎他的戾气也收敛了很多。 “真想知道?”燕清舞卖了一个关子,笑容有点奸诈的味道,果然是被叶无道这厮带坏了。 “你如果说的话,晚上我可以考虑不去你房间。”叶无道心痛道。 “哼,不说了!”燕清舞赌气道,说完这句话自己脸唰一下子通红。 “啊?”叶无道一阵头大,竟然失策了。 “她曾经是我父亲的手下,你可不要小看她哦,我爸当初从北京军区的78军调到中央军委办公室,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躲开她,你现在知道她的份量了吧,呵手打呵,接下来你要惨喽~咱北京有这么一句话,宁惹君子,莫惹小人,宁惹小人,莫惹女人,有其是崔家女人。”调整情绪的燕清舞幸灾乐祸道。 “难不成她真能强奸我?”叶无道拍了一下燕清舞的屁股,未免有点夸张了吧,一个女人而已,至于这么风声鹤唳嘛。 “不一定哦。” “说,到底是谁!再不说就将你就地正法!” “偏不说!” “好好好,你说地话晚上给你按摩捶背一条龙服务,一个钟头,中不,燕大小姐?” “两个钟头,否则免谈!” “…” “嘻嘻,人家可是将军,将军哦,肩膀上有一颗金星的~” “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