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要杀你 - 极品公子

第八十八章 要杀你

北京一座四合院中,青玉石桌,四杯清香缭绕的龙井茶,三名老人虽然神色沧桑却依然精神抖擞,不语自威,那种身处高位几十年才能浸染出来的上位者姿态令人不敢正视,其中一人便是叶无道的干爷爷傲问天,也就是轩辕龙主,虽然长江三角洲地区龙帮正与真羽夜家族率领的日本黑道联盟酣战不休,可他这茶却是喝的极为悠闲。 “河图,唉,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一位身材稍微消瘦的老人欲言又止道,望着眼前这位神情落拓的男人,他这种姿势和二十年前是多么的相似,而这次,石破天惊之下是一口气屠戮近千条人命! “翁叟,你担心什么,河图又不是孩子,还需要你教训?”脸型稍圆红光满面的白发老人摇头笑道,他如今刚刚从北京位置上退下来安享天伦之乐,再没有半点暴戾气焰,可当年中国黑社会听说宋朝这个名字,那可是要吓出一身冷汗。在中国,黑社会团体不管如何 那清瘦老人叫唐翁叟,如今还在北京的位置上,所以对叶河图的疯狂杀戳感到有些不妥,虽然当年叶河图就是因为紫禁城风波一战成名,从而霸道和风流天下闻。 “河图,你杀光日本人我没有意见,可河北省的葵花会终究是我们中国北方的本土帮派,30多条人命,一夜之间就成为尸体!河图啊河图,杀人也不是你这个杀法,就算是龙帮的萧易晨十年前那场大开杀戒也没有你这般疯狂,如果到时候龙帮和整个地下王朝与你为敌。你该如何?”唐翁叟摇头叹息道,质问叶河图。 “再杀。” 叶河图始终没有碰那杯茶,茶能宁静致远,可他这辈子只喜欢喝酒。而且是烈酒,跟着杨凝冰喝了二十年的茶,他骨子里依然是喜欢喝酒。 “你……”被叶河图这个回答震撼住的唐翁叟无可奈何地一口将那杯龙井茶灌入肚子,被一旁地宋朝打趣是暴殄天物。 “说吧,你们要我见谁。” 叶河图靠在那条藤椅上,闭上眼睛,“不要耽误我杀人。” “杀人都这么急,河图,你还真是我见过有趣的男人,原本以为无道这孩子比你要有趣。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虎父无犬子,而且姜还是老的辣啊。”傲问天大笑道,他跟叶家本就是同一条战线。没有子女的他根本就是把叶无道当作亲孙子看待,要不然龙帮早就把早期地太子党扼杀在摇篮中。 似乎在享受午后阳光的叶河图慵懒道:“我要赶着回去给凝冰煲鸡汤。” 那个宋朝一口把茶喷了出来,而哭笑不得的唐翁叟更是感叹世道变了。 他们两个都是叶正凌的老朋友,当年也是炎黄俱乐部的核心成员。 当那名儒雅老人走入四合院的时候,叶河图睁开眼睛。伸出手抚摸着那只景瓷茶杯。 “叶河图,接下来你要杀谁?”那老人微笑道,宋朝给他搬过来一张藤椅。倒了一杯茶。 “李凌峰,白阳玹,柳云修。” 叶河图懒洋洋道,双指轻轻摩挲着那只茶杯,茶须倒七分满,而他给自己倒的这杯茶却是十分满,几乎溢出精致茶杯。 “真杀?”那老人喝了口茶,浅笑问道。 “真杀。”叶河图耸耸肩道。 “叫你一声河图,没有问题吧?”老人笑道。沧桑而淡定。 叶河图并不作声。 “柳沧野,也就是柳云修的父亲。”老人自我介绍道,这位龙帮的前任龙主如今也就是北京城中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位老人,寻常日子就栽花养草遛鸟,皇城根下地一名闲散老人而已。只是中国地下王朝谁敢轻视他?哪怕他身边的轩辕龙主傲问天尚且对他怀有几分钦佩,在他这个位置上坐上三十年,杀过的人兴许自己都记不清,他站地位置,下面全是失败者的累累白骨。 “你要杀李凌峰我不拦你,要杀白阳玹我最多就是奉劝几句老人的唠叨,但是,你要杀柳云修,恐怕我就坐不住了。”柳沧野面对叶家这个城府比他们还要深的公子哥,没有架子,没有傲气,虽然说这种淡泊有阅尽风霜后的疲倦成分,但更重要地是他对叶河图的传说一清二楚。 传说。 在柳沧野眼中,中国能够配得上“传说”这个词语的人。 如今如日中天地青龙能算半个。 五十年前的那个修罗算一个。 这未必和实力有关,却和一个人的脾气性格有莫大的关系。 青龙飘渺,修罗嗜血。 而叶河图是狂妄。 当他的狂妄成为神话,他的放荡成为奇迹,叶河图也就征服了一代人。 “你,还有龙帮如何,我无所谓。” 叶河图摇头笑道,“我只杀我想杀的人,一条人命,和一百条人命,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你无所谓抗衡整个龙帮?”柳沧野苦笑道,这种人他真的不知道怎样说服。 “你说我把梵蒂冈教廷放在眼中吗?”叶河图嘲讽冷笑道。 柳沧野愕然,是啊,难道是年纪老了,记不得当年他是如何地惊世骇俗了吗? 低下头喝茶,柳沧野悄然叹息,茶是好茶,就是越来越苦。 “河图,那我这个无道的干爷爷说几句公道话。” 傲问天实在不忍柳沧野如此尴尬,道:“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你了,当年你可有你在乎的人?没有,那个时候你一剑西去。杀入梵蒂冈,了无牵挂,可现在你有了你妻子,还有孩子。你如果真地打算与龙帮对抗,那无道怎么办?你的妻子怎么办?你再强,终究是一个人,我不是威胁你,只是想告诉你,无道的路还很长,你若把他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他还能干什么?躺在温柔乡里,死在英雄冢中?” “这些道理我自然都懂。”叶河图沉声道,神色略微自嘲。 “那你?”傲问天好奇道。 “我答应我要保护我儿子。我已经失信一次,不想食言第二次,所以。所有威胁地苗头都应该扼杀,以前是觉得这些人对叶无道不可能造成重创,所以留下当作棋子,现在看来还是清理掉比较干净,省得凝冰碍眼。”叶河图摸了一下下巴。眯起眼睛盯着瞠目结舌的柳沧野,“如果没有意外,你可以让你的女儿准备两副棺材。” 一副是柳云修。另一副棺材当然就是柳沧野的。 似乎,叶河图连他都要杀。 道理很简单,这是引出柳云修的最好方法。 “河图,你疯了吗?!”傲问天吼道。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叶正凌的儿子会如此的偏执,传说中最不可理喻的巅峰高手果然是与众不同。 “世道变了。”宋朝脸上的笑容终于散去,叶河图真的和叶正凌不一样,银狐做地事情永远都讲究利益的最大化和损失的最小化,但叶河图不一样,似乎为了那个女人。他可以做任何事情。 “你若拦我,我必杀你。”叶河图眼神玄奥深邃地盯着傲问天这位轩辕龙主。 神若拦我,我便杀神。 魔若阻我,我便杀魔。 “这就像作弊,无道不会高兴地。”傲问天有点疲惫道。 这个时候叶河图的手机响起,随后传来杨凝冰略微沙哑的声音,“够了。” 叶河图释然点头,柔声道:“听你的。” “早点回来吃饭。” “嗯,不会迟到的,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很快就回去。” 挂掉电话,原本懒散中孕育肃杀气息地叶河图身上再没有半点嚣张气焰,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最普通的纨绔子弟,旁边所有人一时间都有点措手不及,这还是那个扬言要跟整个龙帮交锋地叶河图吗?宋朝再次把茶喷了出去,而柳沧野和傲问天更是重重松了口气,如今青龙正在跟神出鬼没的安倍晴海纠缠,谁能与叶河图争锋?! “听说无道跟燕家和韩家甚至赵家的女孩都有暧昧关系?”傲问天畅快笑道,只要不与龙帮对抗,他这个做叶无道干爷爷的轩辕龙主就没有半点负担,那群日本渣滓敢对自己的孙子下手,看样子接下来手段要更加毒辣才行。 “韩家的见过了,不错,燕家和赵家的不清楚。”叶河图笑道。 “听说这小子跟吴家的丫头也有一腿?”傲问天就像是拉家常一样跟叶河图聊起了叶无道的风流韵事,这让一旁地几个老人感慨世风日下。 “好像是的。”叶河图对吴暖月这个未来媳妇也是相当满意,他似乎更偏爱叶琰这种类型的女人做自己的儿媳妇。 “这样的话叶子岂不是太轻松了?”傲问天皱眉道,如果真的拥有这几个家族的人脉,那宝贝孙子似乎在中国就没有什么挑战性了。 “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中**界上将有四五十个,省部级干部一打一打的,而且这人脉真到了这种境界只有绝对的嫡系才有用,盘根交错的利益关系下其实太多人都是做做样子而已,树倒猢狲散,经不起玩的,中国的水太深,他现在接触的还太浅,如果简单认为获得韩家或者燕家的支持,再有杨家和叶家的靠山,就能在中国横着走,迟早被人红烧或者清蒸。”叶河图摇头道,在中国,兔崽子的这盘棋远没有到收官阶段啊。 即使加上一个南方根深蒂固的苏家,政治方面,尤其是北京的那个人在这一次人大后势力猛增,在北京还是没有发言权的。虽然说就像小琉璃所说的那样凝冰今年很有可能会获得晋升,可最多就是去浙江或者上海这两个地方,想要再进入中央核心圈子,恐怕在地方上没有个七八年的磨练是不可能的。 至于商业,神话更是刚刚起步,吴家那个丫头现在在没有完全掌握吴家的情况下想要帮助兔崽子也是鞭长莫及,按照叶河图的意思是干脆把独孤家族那个女人也一并拉进儿子的怀里。说到底一切还要靠他自己啊,叶河图望着那只茶杯,怔怔出神。 对政治并不感兴趣的傲问天悻悻然沉默喝茶。 政界老狐狸的宋朝和唐翁叟也见识到这个“狂人”谨慎的一面。 柳沧野再倒了一杯茶,心思复杂,自己的儿子成为龙帮炎帝,掌管北方大部分的龙帮事物,在这次中日黑道大战中虽说没有大功,却也没有小过,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可谁曾想冒出一个人竟然独挑紫葵花家族,偌大的北方竟然变得一夜之间无战事,这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对龙帮,对自己的儿子帝师,还有对他。 可又能怎样? 柳沧野叹了口气,一口喝干那杯茶,又倒了一杯。 这是他第一次喝茶如此快速。 “吃软饭到我孙子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境界了。”傲问天哈哈笑道,叶河图和叶无道,他显然更欣赏后者的江山美人一并收了。 “男人能吃软饭本身就是一种本事。”叶河图点头道,那只茶杯在宋朝那臃肿身躯不小心碰了一下青玉石桌后先是出现一条细微裂缝,最后缓慢扩散,最后整只茶杯都布满碎纹。可即使碎裂成这样,那只茶杯就是没有碎开,茶水也没有渗出半滴。 “该走了,要不然煲鸡汤就来不及了。” 叶河图起身伸了个懒腰,朝柳沧野道:“你很幸运,两具棺材的钱省下了。告诉你儿子,还有白阳玹,玩游戏,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他们可以破坏,我更可以。” 柳沧野淡泊笑意逐渐收敛,脸色阴晴不定,被如此的羞辱还是这辈子头一遭。他紧紧握着手中的茶杯,似乎有摔碎的**。 “两名龙榜末尾的所谓高手就想算拦住我?要杀你,探囊取物。”叶河图不屑道,径直走出四合院。 柳沧野那原本愤怒的神色迅速萎缩,惊讶,错愕,还有破天荒的敬畏。 探囊取物! 这是何等的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