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外冷内媚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五章 外冷内媚

夜深人静,杨凝冰趴在叶无道床头睡去,而这个时候原本酣睡的叶无道却艰难起身,虽然说身体痊愈速度超过常人,但这种几乎致命的伤势依然让他疼得有点咬牙切齿,心里把和歌忘忧和云翎骂做断背的他偷偷摸出北京医院。 北京军区首长大院,燕家小楼,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燕清舞依然没有睡意,说好明天就要来燕家的他这两天就像是从地球消失一般没了踪影,这让她有点束手无策,当一个女人恋爱的时候都会潜移默化地依赖恋人,燕清舞也不例外。 突然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在她第一时间想要摸到那本《百年孤独》砸向窗户的时候,那熟悉和磁性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是我。” 燕清舞紧绷的身体顿时软了下去,黑暗中她感受着那似乎带着点倦意的男人气息,抱着叶无道的燕清舞终于感到一点不妥,就要开灯,不过叶无道阻止了她,苦笑道:“我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受了点伤。” 不说还好,这话一说出口,燕清舞死活挣扎着要开灯,无意间被碰到伤口的叶无道皱眉道:“不要乱动,你老公我现在可是像刺猬一样包裹着全身,动哪里都不舒服。” 脸色苍白的燕清舞安静地依偎在叶无道怀里,纹丝不动。 “想老公没有?”叶无道三句不离本行,抱着燕清舞嗅着她身上的那股淡雅体香。 “嗯。”本来暂时还无法接受这个暧昧词汇的燕清舞想到叶无道伤势,也不顺着他地意愿。 “多想?”因为燕清舞仅仅穿着一件睡衣。叶无道能够很容易地感觉到她的玲珑曲线,尤其是当有过一次“坦诚相见”的亲密接触后,更有种想要重温旧地的冲动。 “吃饭地时候想,走路的时候想。聊天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想,这样想你够了没有?”燕清舞哽咽道,她不是没有见过叶无道杀人手法的诡异,如果这样他依然全身负伤,那他究竟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恶战? 撩起燕清舞睡衣在她身上肆意揩油地叶无到柔声道:“恐怕我这个样子明天是不能见你们炎家人了。” 燕清舞用双腿夹住叶无道那只想要在她最私密处亵渎地手,嗔道:“你能来燕家就行。推迟多久都没有关系。” “想不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叶无道用手指摩挲着燕清舞大腿根部雪嫩肌肤的水灵,他喜欢燕清舞在他抚摸下颤抖的娇躯,她喜欢她地敏感,因为很有成就感。 “你想说我就想听,不想说我就还想听。”燕清舞善解人意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云的地方就有天下,我们其实每个人都处于这个天下中的江湖,只是太多人被边缘化了。清舞,知道中国有个龙帮吗?它是一个地下王朝,一个黑道帝国,而我,还有一个你不知道的身份,南方太子党的太子,就如同揭竿而起的一路诸侯,于是江湖乱了。”静静躺下的叶无道让燕清舞轻轻分开腿趴在他身上,羞涩的她按照叶无道的意思开始亲吻他的脸颊,蜻蜓点水一般,细碎而缠绵。 燕清舞并不惊讶叶无道是这样的传奇人物。她相信她的男人,本就不是庸人。 当叶无道褪下她睡衣的时候,**的燕清舞脸颊绯红,娇艳欲滴,那玲珑有致的**在黑暗中如同玫瑰家族卫瑰宝黑玫瑰一样绽放出风情,叶无道伸出一只手滑过她柔嫩的肌肤,道:“江湖乱,于是豪杰起,枭雄生,这是定律。中日黑道大战现在已经接近尾声,而我的太子党也在南方北方如为如荼,交锋,是尽早的事情。” “幸好龙帮没有做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决策,好让你的太子党坐收渔翁之利。”如月亮女神一般的燕清舞轻轻坐在叶无道身上无比娇羞道,她习惯了叶无道对她做出乎意料的事情,习惯了他天马行空的思维,开始能够接受他的出格举动。 “中国有个龙榜,一个人,凡人眼中神一样存在的,这一次,狙击我的三批人中有两个都是有这样实力的怪物,其中一个是杀手界最风光的刀锋,天才云翎,还有一个则是日本什么森山老林里跑出来的野人,类似中国神龙架,不过强悍的变态,至于最后那批人,其中一个是我的十大威胁人物之一,不过,被我干掉了。”叶无道轻描淡写道,即便是三个和歌忘忧或许都没有这样的组合来得惊人,这就是配合问题,三个和歌忘忧要重伤自己绝对没有问题,可要像那晚那样置于死地却也不可能性。 云翎这个家伙恐怕早就不知道躲在哪个国度的隐秘处了吧,一击不成,迅速远遁,这是杀手的法则。 “这一战,足以让我的男人名动天下了。”燕清舞小心翼翼俯身靠在叶无道的胸中呢喃道。 “真的没有想到英式弈会这样狠,原本我还想偷袭他,看来懒散惯了也不是好事情。”抚摸着燕清舞光滑后背的叶无道自嘲道。 “无道终究不是神,怎么可能处处料事如神。”燕清舞安慰道。 “也许吧,站在神坛上被人膜拜的滋味并没有下面的人想像的那般美妙啊。”叶无道沿着燕子清舞的柔滑背脊到纤细蛮腰,然后到圆润臀部,最后悄然滑入她的股沟,惹来燕清舞的腻人呻吟和娇羞嗔骂。 燕清舞躺在他身侧,咬着叶无道的耳朵腻声道:“你想不想要?” 差点被挑逗得欲火焚烧的叶无道苦笑道:“你以为我现在想就能要吗?” 燕清舞妩媚地吮吸着叶无道的耳垂,用一种让叶无道几乎崩溃的媚惑道:“我动就是了。” 虽然不是**裸的**,但是叶无道依然能够清晰感受到了燕清舞那里的娇嫩温润,而且这种暗香浮动的刺激丝毫不亚于一场真正的高质量**,因为是身处燕子家小楼,类似“偷情”的那种异样刺激让燕清舞本来就敏感的身体更加楚楚动人,当她达到**巅峰的时候娇躯剧烈颤抖的她竟然哭了出来,那种被压抑许久终于在瞬间爆发的快感让她沉醉,终于明白书中所说本飘飘欲仙并非信口雌黄。 “清舞,你真是个妖精。”叶无道喘气道,把主动权交给燕清舞后,她的动作虽然青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出于女人的本能燕清舞很快掌握了其中的技巧和精髓。 “无道,如果我说不过去我喜欢做这种事情,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放荡?”外冷内媚的燕清舞忐忑问道,那娇腻语气让人感到很酥软。 “会。”叶无道轻笑道。 燕清舞皱着小脸,妩媚神色顿时恢复成那清傲气质,也许很多外表漂亮而冰冷女人其实都很内媚,但是绝对没有谁能像燕清舞这般迅速转变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不过在床上荡妇可远远比木头来得吸收男人哦。”叶无道拍拍燕清舞的屁股笑道。 显然还是不满意和燕清舞还是不说话,她可是刚刚放弃所有尊严跟他做了那种事情,这个坏蛋竟然都不知道说点甜言蜜语给她听,简直就是十恶不赦。 “清舞,你说你父母听到你的呻吟没有?”叶无道轻轻搂着燕清舞坏笑道。 没脸见人的燕清舞娇呼一声躲进叶无道怀抱,那张清冷高傲的面具轻易被叶无道摘下。 “你的父母恐怕怎么都想不到他们的宝贝女儿会娇喘吁吁地腻声呻吟吧?想不到他们的女儿会在离他们不远的房间跟一个男人嘿嘿咻咻吧?”叶无道乘胜追击道,他可不想燕清舞在床上表现得太拘束,这女人的情感受就像一根弹簧,你拉到什么程度她就有什么样程度的表现,你不拉,她一辈子都是纯情圣女。 “不许说!”燕清舞捂住叶无道的嘴巴娇滴滴羞不依道。 “清舞,你真的很漂亮。”叶无道轻轻拉下燕清舞的小手动情道,漂亮,一个多么俗气的词汇,叶无道能够在他的脑海中搜寻出无数的华丽辞藻和美丽诗词来形容燕清舞,但是他最后仍然只是用这么一个被用滥的词汇来赞美燕清舞。 “骗人。”燕子清舞就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一般悄然嫣然,嘟着嘴巴。 “清舞说是骗人那就是骗人。”叶无道故作无奈道,自然惹来燕清舞更大的不依,此刻的燕清舞终于像个纯粹的恋爱小女人,撒娇,赌气,感性。 “别忘记了,我爷爷喜欢听京剧,他这个人软硬不吃,喜欢的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奶奶信佛,耳根子很软,多说些好话就能像个小孩子一样高兴;小爷爷喜欢下围棋,我爸爸喜欢白酒,烟也喜欢,我妈喜欢瑜伽,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喜欢疼我关心我爱惜我的男人。”燕清舞泄露天机道。 “革命堡垒就这样从内部攻破了。”叶无道会心笑道。 “你可记下了哦。”燕清舞柔声道。 “清舞。” “嗯?” “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不要了,你身体还没好呢。” “要!” “那你不许说我放荡。” “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