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再杀便是了 - 极品公子

第八十四章 再杀便是了

北方尤其是南京和京津两个区域是中日黑道大战的重心,除了樱花家族那一股势力在上海附近沿海一带与龙帮轩辕龙主作战,原本掌握伊贺忍者的真羽夜家族以及掌握甲贺的紫葵花家族分别进攻南京和京津地区。 京津某地,城郊别墅群中一幢红瓦别墅中,大厅摆放着两具尸体,一具是被穿透身体直接扯断脊椎骨的英式弈,这位原本有希望一统日本黑道的山口组皇太子带着最深沉的无奈和不甘直挺挺躺在地上,这种杀人手法,确实恐怖。 而另一具尸体则是被叶河图悍然秒杀的甲贺风魔次郎,不能怪他死得冤枉,敢轻视叶河图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不小心的风魔次郎敢,下场就是如此。 偌大的中国找谁不好,偏偏找叶河图,也只能怪他眼睛长到屁股上了。 如果周围那帮日本黑道枭雄能够明白死不瞑目的风魔次郎临死前的想法,想必要直接打道回府溜回那个岛国了。 “那个手里提着麻辣烫的大叔看上去挺慈祥的啊,怎么就干掉我了,而且还他妈的是秒杀?” 安静躺在地板上的风魔次郎真的是死不瞑目,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懒洋洋的男人如此惊世骇俗,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完全可以媲美当初与望月守云一战的青龙! 人死如灯灭,这些信息他都没有没有办法告诉紫葵花家族和他的那群服部兵忍。 风魔次郎和英式弈的死。 就是所谓的双秒杀吧,还真不是一般地难兄难弟。 “主人,怎么办?英式弈可是这次山口组行动的领头人。如果传出去他的死讯,那么本来就军心不稳的山口组恐怕要真地解散了。”一名军师模样的中年本男子卑微道,他面对的是紫葵花家族在中国的代言人井下向邪,一个如枯树般的老人。此刻这位老人正搂着一位黄花大闺女在那里**,足见其定力。 风魔次郎虽然是甲贺的领袖,其实仍然效忠于紫葵花家族,而且紫葵花原先就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功高盖主的甲贺疯子,如果不是看他足够强悍,早就换一条更加听话的狗,现在死了,虽然缺少一员大将,对紫葵花来说却也不全是坏事。 “先把这个消息缓冲一下,谁敢泄露。死。” 那名威严老人伸出那干枯而布满雀斑的手揉捏着只穿着一件日本和服的女人地丰满**,那浓艳的化妆让人有点吃不消,兴许在这老人的眼中那就是妩媚吧。老人斜眼瞥着那两具尸体,不知道是兔死狐悲还是暗自庆幸,“和歌无忧那边地情况怎么样?” “他已经回日本,出云丛剑好像也消失了。”那名中年人低声道,他身后还有将近十个日本黑道大小帮派的头脑。在日本,黑道帮派都会依附三大家族中的一个,强大如神户组依然还要寻找靠山。所以这次战场也基本上是根据这三个家族划分,当然例如国家神社这种超然地位的宗教组织自然不需要攀附豪门。 “一个太子,强大至斯。” 井下向邪缓缓吐出八个字,和歌忘忧兴许别人不清楚其实力,但是他们这种大家族的核心成员都有传闻,和歌忘忧在叶隐知心战胜武藏玄村后也战胜和歌忘忧地前一代日行者和歌骏意,继而踏出和歌山。 “主人,接下来我们?”那名军师忐忑问道。 “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井下向邪眯起眼睛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是他的宗旨,他预测这次中日黑道大战将会以日本的落败告终,所以他一直在保存实力,所以京津地区不像血战成河地长江三角洲。 井下向邪猜测有股神秘势力在暗中狩猎自己这一方,他有这种直觉,能够干掉风魔次郎的变态,他想都不敢想像会是怎样的犀利无匹。 “通知所有人近期收缩阵线,至于服部兵忍,真要南下给风魔次郎报仇,就让他们去吧。”狠狠捏了一把那风骚女子的圆润屁股,井下向邪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把那两具尸体抬下去。 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井下向邪有点头痛。 早点安全回日本才是,十年前一个青龙就足以让自己现在都胆寒,要是再冒出一个神秘人物,那就趁早买棺材了。 事实上,他买的还是迟了。 所以,注定只能死无与身之地。 ,北京医院,杨凝冰眼睛通红地望着躺在病床上朝她挤出笑容的叶无道,泪水终于溢出眼眶。 当她接到夏诗筠电话说叶无道在受伤的时候,心一下子凉透,母子连心,看到浑身是血的叶无道,她马上就晕厥过去,这对于一向以强势政治女强人面对世人地杨凝冰来说还是头一回。 等到她醒来,她就坐在叶无道床头,只是抚摸那张逐渐成熟的脸庞,看着叶无道示意她不要紧张的表情,哽咽的杨凝冰沙哑道:“别怕,妈在这里,告诉妈,谁欺负你,我把北京捅翻天也要帮你出这口气,小的时候你总是说妈总护着外人,这次妈护着你,一定护着你……” 叶无道轻轻摇头,抬头强忍住泪水。 玩世不恭的叶河图在昨天赶到医院见到叶无道的那一刻,眼神很冷,冷到几乎让夏诗筠沁入骨髓的寒冷,她甚至不敢看这个男人的眼睛,当杨凝冰昏过去的时候,夏诗筠甚至几乎窒息,病房中的所有人包括医生都是这种要命的感觉,在他开口询问情况之前,没有一个人敢动弹。 “如果我儿子出了问题,你们北京医院所有人就都等死吧。不要怀疑我的能力。”当晚叶河图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夏诗筠浑浑噩噩地坐在病房外面的板凳上,心脏血液像是跟灵魂一样被抽干了,任凭夏秋眠和林知秋怎样劝说都不说话,不喝水。不吃东西。 “诗筠,吃点东西吧,不管你怎么担心他,可不能先把自己累垮了啊?”夏秋眠边擦眼泪边安慰这个傻女儿。 夏诗筠摇摇头,她觉得好累好疲倦,就像是天塌下来一样,以前她以为自己能够扛下任何事情地,可是当她看到那杯血茶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在遇到他之后就一直在自欺欺人,她是在乎他的。那和恨不恨没有关系。 她喜欢他那种嚣张到骨子里的狂妄,喜欢他睥睨众生地样子,然后只朝她微微眨眼。坏坏微笑。 她喜欢他吃饭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风度,也喜欢他在雷雨夜抱着她,喜欢他为她收敛起面对世人的轻佻面具。 她终于承认她很贱,被那样践踏尊严后依然不可救药的在乎他,喜欢他。然后爱上他,可是这种爱真的好痛,好痛。痛彻心扉,痛得让她说不出话来。 “妈,我可不可以不爱他?”  眼神呆滞的夏诗筠终于说出第一句话,捧着心口道:“因为这里好痛,好痛。” “不可以,爱了就是爱了。”抱着女儿的夏秋眠哽咽道,“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 叶河图走到床头蹲下来摸了摸叶无道的头,柔声道:“爸爸这辈子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东西,除了你妈和你。爸爸这辈子也没有值得骄傲地地方。除了你。你受的苦,爸爸都知道,叶河图的儿子,从来都没有给叶河图丢过脸,都是爸爸给你丢脸,这次,我这个一无是处却一辈子没开心有就好说整理过对不起地的爸爸跟你说声,对不起。” 叶无道使劲摇头。 “谁稀罕你的对不起,你给我出去!”杨凝冰朝叶河图咆哮道,泪水滚落脸颊,不停抽泣。 叶河图眼神苍凉地站起身,望了望叶无道那苍白的脸庞。 儿子,爸爸以你为荣。 “说什么要保护我的儿子,你实现承诺了吗?!说什么我地儿子需要磨炼需要挫折?!我无所谓你对我怎么样,我只要你让我的儿子平平安安,只要我的儿子快快乐乐地长大,我只要一个简简单单的儿子……你知道不知道啊……我只要我的儿子没有事情……你连这个都做不到吗?!”泪流满面的杨凝冰捂住胸口痛哭道,心碎的她终于爆发内心的痛哭,一个母亲,永远承载着儿子双倍的伤痛。 叶河图伸手想要扶住摇摇欲坠的杨凝冰,却被后者狠狠躲开。 “给我三天时间。” 叶河图转身走出病房。 凝冰,杀人而已,十年前青龙杀了多少,我便杀多少。 你若还不满意,对我们儿子有敌意的,一并杀了。 当日,日北京意外死亡地日本人有一百一十四人,其中包括日本山口组、神户组和天照神社的成员。 第二天,京津地区意外死亡的日本人有三百五十人,其中包括紫葵花家族井下向邪在内的六十九人。 第三天,以紫葵花家族为首那股的日本黑道联盟彻底灭绝。 总计人数九百二十三人! 当三日后叶河图回到北京医院,在阳台看到杨凝冰,淡淡问道:“够了没有,没有的话,我可以继续杀。” 眼睛湿润的杨凝冰颤声道:“你杀了多少人” 叶河图随意道:“九百二十三人。” 杨凝冰咬破嘴唇,渗出血丝,摇头哽咽道:“不够。” 叶河图转身离开阳台,孤寂而落寞,道:“再杀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