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我没有失约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三章 我没有失约

暗夜,永远都是忍者的最好姘头。 一道身影闪至叶河图和杨凝冰所在小区中的一棵大树上。 他便是跟英式弈约好的风魔次郎,当得知和歌山终于有人下山并且要跟叶无道对战后,英式弈便带着原本对付北方地区龙帮的千尾八部众去浑水摸鱼,虽然说云翎的出现根本就是一个意外,但这些对英式弈和他来说都是锦上添花的好事情。 风魔次郎虽然在四大忍术宗师中排名末尾,但没有人会怀疑这个甲贺武痴的天赋异禀,他是晋升中忍和上忍最快的忍者,如果说叶隐知心这位女神是日本精英阶层的代表,那么出身卑贱的风魔次郎则是草根的绝对偶像,他的乖张孤僻都成为忍者世界的时尚。 安倍晴海、叶隐知心、武藏玄村,再加上那个和歌山出来的麻衣青年,都是风魔次郎接下来的挑战对象,因为这些人都拥有跻身华夏龙榜的强悍实力,虽然外界传闻中国还有几个不出世的半神人物,但自负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种族的风魔次郎对此相当怀疑,修罗,谁知道这一代的修罗是不是真的如传说那般所向披糜。 叼着一把匕首的风魔次郎蹲在树枝上,望了望远处灯火辉煌的那层房子,脸色无比狰狞,如果不是这个太子党的太子安排望月鸾羽和那个女杀神吞并伊贺忍者,如果不是他把龙魂部队和那支欧洲的雇佣军安插到伊贺中,甲贺根本不可能惨遭屠族的凄惨下场,屠族!这在日本数百年来也就只有望月家族那个疯女人才能干得出来! “附近有没有隐藏保镖?”咬牙切齿的风魔次郎朝身边地一名腹部兵忍道。 “没有。”单膝跪地在风魔次郎面前的腹部兵忍低着头沉声道。 “回去召集其余兵忍。准备南下,群龙无首的南方将是我们的真正战场!”以为叶无道被围歼地风魔次郎狞笑道,他可知道风流天下闻的太子有很多红颜知己,这次南下除了报被屠族的一箭之仇。还有就是满足他的兽欲,他要在南方彻底搞个天翻地覆之后再杀回日本,将伊贺屠族! 等到那名腹部兵忍退下,风魔次郎一个深呼吸,想到英式弈说起叶无道母亲相当漂亮时候的猥琐眼神,他有种会意的奸笑,女人,似乎到中国后忙着杀人都没有怎么玩女人呢。 “呆在树上累不累?”树下突然响起一个极其诡异和懒散的男性嗓音。 风魔次郎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垃圾不呆在垃圾房,在华夏作甚?”那慵懒嗓音似乎伴随着怜悯的叹息。 风魔次郎心脏一阵凝滞。 门铃响起,杨凝冰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杨凝冰凝视着眼前这个微微张大嘴巴。手中还端着一份麻辣烫的男人,心中洋溢着一股淡淡的温馨,可神色却依然冷淡。道:“你去干什么?” 叶河图提起那份麻辣烫,委屈道:“知道你有吃夜宵地习惯,怕你饿,毕竟不是家里,不能想给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杨凝冰接过那份麻辣烫走向客厅。突然回头道:“你出去才5分分钟24秒秒,难不成这小区就有麻辣烫卖?” 叶河图挠了挠头道:“跑去跑来的,小区门口不远倒是有麻辣烫的。需要拐弯而已。” 疑神疑鬼模样地杨凝冰吃着那份麻辣烫,盯着电视屏幕。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杨凝冰“审问”道,眼神玩味,意思是说,哼,谁不知道当年你这位叶大少在北京那可是冠盖满京华的第一风流痞子,想必现在北京惦记着你的那群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贵妇们不少吧。 “哪有,刚才不过是教训了路边一条劣种狗多花了一分钟时间,要不然我保证能更快回到你眼前不到一米的距离之内。”叶河图柔声道。 杨凝冰噗嗤一笑。不作回答地笑着摇头吃起麻辣烫,嗯,很好吃。 “再说了,我的手机都在客厅,我身上又没有多余的钱,打个电话都不可能了。”叶河图唉声叹气道,之所以来北京很大程度是零花钱受到了杨凝冰地严密监控,本来想在北京的那次顶尖奢侈品展览上淘宝,现在只能泡汤了。 一般结过婚的朋友都会知道例如辞海、英汉辞典和一些十分偏僻冷门的专业工具书通常都是男人藏私房钱的好场所,当然前提是你自己记住这些钱的下落。但是叶河图却比较可悲,杨凝冰简直就是比破译密码的高手还要高手,比如她可以根据家中电话号码尾数8568为线索在《古代诗词鉴赏》第8568页成功的找到叶河图隐瞒不报的小金库,还能根据生日在满是灰尘地《辞海》第8568页翻出叶河图积攒半年的银行卡。 在对小金库的侦察和反侦察的斗争中叶河图这么多年来一直处于下风,而那么被交公的钱也都成为以后叶无道娶媳妇的钱。 “我可没有说你要跑出去幽会,是你自己要一味的朝这个方向想,难不成是做贼心虚了,嗯,怎么感觉都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辞。”杨凝冰微笑道,自顾自地吃麻辣烫,也许以后可以试着吃辣。 只能用沉默来抗议的叶河图静静望着吃东西的杨凝冰,情不自禁地想要伸出手去帮她整理额头那几缕凌乱的头发,突然想到这只手刚刚几乎是秒杀掉了一头畜牲,在杨凝冰的迷惑中走到厨房洗了下手,回到客厅杨凝冰身边,她淡淡道:“再去拿双筷子。” “嗯?”叶河图有点迷茫。 “不吃拉倒!”有点怄气的杨凝冰狠狠解决起那些麻辣烫。 “吃吃!”差点掉了下巴的叶河图闪电般杀入厨房,然后闪电般杀回客厅沙发。 让人知道爱地。不仅仅是嘴巴上的海誓山盟而已。 浑身是血的叶无道第一时间回到小区看到叶河图和杨凝冰没有出现意外后重重松了口气,坐在树枝上的他颓然靠着梧桐树树干,让龙玥和伊莎贝蕊来到他这边,顺便帮他准备一套衣服。他可不想这副模样出现在夏诗筠面前。 苦笑着仰望天空,还真是很久没有这么狼狈了啊,身为影子地叶无道也曾数次被人设下圈套,但却没有哪一次如此的窝囊,因为那些被偷袭的暗算最终都凭借他和影子雇佣军的悍不畏死而最终脱困,但是这一次不同,如果不是禅迦婆娑,他知道云翎已经如愿以偿地干掉自己。) 终究跟那条青龙有不小差距啊,如果不是陷入燃烧生命的准暴走状态,恐怕不等她来到就已经去地狱跟撒旦那老头聊天喝茶了吧。但自己如果像龙玥那样彻底暴走呢?结果仍然是这样既是惨胜和既是惨败吗?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跟**的大威天龙僧人和太极宗师陈道陵应该完全可以一拼,胜负也在五五之间,如果不择手段的暗杀或者玩命。叶无道自信可以有六分把握。 杀英式弈,重创和歌无忧,伤云翎,呵,貌似战绩斐然呢。 叶无道突然很想喝酒。继而想到只喝烈酒的她。 手缠白龙,手拎烈酒,还真是跟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一摸一样。 她为什么会来呢? 听说印度就要迎来被世界上流社会评为百年来排名第三地世纪婚礼。难道是想亲自跑过来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吗? 这又算是什么?! 叶无道捂住胸口的剧痛伤口,苍白无血的脸庞格外狰狞,云翎,下次我要挖出你地鸟蛋! 和歌忘忧,好一个和歌山! 好一个日本黑道联盟! 昏昏沉沉的叶无道闭上眼睛,呢喃道,龙玥,快点,再快点。 我不想失约。 “诗筠。我和你爸明天就要回杭州了,你要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夏秋眠对始终盯着茶几上那杯茶的夏诗筠微笑道,有种试探的味道。 夏诗筠不出意料地摇摇头,甚至连借口都没有找一个。 “诗筠,这对翡翠戒指是我们夏家的传家宝,现在可以由你保管了。”夏秋眠把一个精致小礼盒摆在茶几上,笑容欣慰,“你可别小瞧了这对凤凰坑翡翠戒指,那是皇宫里出来地国宝,在史书上都有记载。” “妈,你这是干什么?”忧心忡忡的夏诗筠哭笑不得道,这是哪跟哪啊,谁要跟那个家伙戴这对戒指,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留着就是了,等你什么时候愿意戴了再说,我可没有勉强你。”夏秋眠狡猾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这么多年都等下来,又岂会再多等一年半载。 “我收下可以,妈你可别胡思乱想。”夏诗筠无语道。 “诗筠,知道男人不?”夏秋眠眨眼睛道,散发一股成熟妩媚的她气质华贵地坐在夏诗筠对面,如同小说中地雍容贵妇,这样的女人对成熟男人的吸引是可怕的,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有潜台词,因为她的风韵已经洗脱铅华和稚嫩。 “什么?”夏诗筠歪着脑袋道,时不时偷偷看那淡黄色玫瑰挂钟。 “这男人啊,其实就是多了胡子的孩子。” 夏秋眠靠近夏诗筠摸着女儿的头笑道:“他们其实没有我们想像中那么坚强,他们也会有脆弱,有悲伤,被责任感压抑的他们也会有叛逆,有眼泪。诗筠,我们做女人地,不能对男人太苛刻,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学会以退为进。” “以退为进?”夏诗筠好奇道,捧着那杯换了好几次茶的水晶茶杯。 “我们做女人的可以试着相信他的每一句话,不揭穿他的谎言;努力的适应他的生活圈子和生活方式,可以替他洗衣服,有其是臭袜子;不打听所有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告诉他妈妈所有你的事情,因为他妈妈有权知道是他把你由一个女孩变成一个女人。”夏秋眠微笑道,很迷人,她想告诉这个女儿,当一个女人付出一切之后,获得的将是额外的惊喜。 这一点,她花了几乎一辈子来证明。 “才不要!”夏诗筠赌气道,哼哼,要她给他洗臭袜子,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然后再从西边落下。 “诗筠,你还没有在北京怎么玩吧,反正你也不陪我们这两个老的回去,干脆跟他好好在北京逛逛。”夏秋眠打趣道。 夏诗筠俏脸红透,支支吾吾就是不肯说话,如果不是想多了解点风水她才懒得跟他一起逛呢,夏诗筠如是想。 门铃响起,夏秋眠看着那个匆匆忙忙跑去开门的女儿,笑了笑,径直走入自己的房间陪林知秋下棋。 夏诗筠见到叶无道那苍白脸色的时候,吓得说不出话来。 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叶无道。 在她的印象中,他永远是最邪恶的,所以只有他欺负别人,她曾经端着酒杯亲眼见证他弹指间杀掉那么多刺客。 在她的印象中,他永远是最强大的,所以从来没有弱者才有的失败,她曾经见到上海素帮的老大像一条狗一样卑躬屈膝地称呼他老大。 在她的印象中,他永远都会噙着轻浮的笑意,等你开门的时候,坏坏的看着你。 “我没有失约,来陪你喝茶了。” 坐在沙发上,他颤颤微微捧起那杯温热的水晶茶杯,如果不是这间总统房间的香气,谁都能够闻到一股血腥味。 泪水充满秋眸的夏诗筠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因为,透过水晶杯子,她看到,那杯清香怡人的碧螺春茶已经成猩红的血色。 而他的眼神,依然温柔。 似乎在告诉她,诗筠,我没有失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