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有凤来仪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二章 有凤来仪

叶无道从英式弈腹部拔出那只鲜血淋漓的手臂后,轻轻推了一把这位似乎死不瞑目的日本黑道太子的额头一把,眼睛中充满挣扎和不甘的英式弈颓然倒地,也许对他来说命运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还没有登上权力的巅峰,没有建立皇朝霸业,从他的眼角,渗出一滴英雄泪。 过早退出舞台的枭雄,可以算半个英雄。 和歌无忧虽然天赋惊人,但是面对这种场面仍有种人类本能的兔死狐悲,再次闭上眼睛,轻轻抚摸着那把捡起来的出云丛剑。 眼睛赤红的叶无道扭了扭脖子,这就是竞技场,你死我活的搏杀哪有小说中那么飘渺唯美的场面,这还是他第一次遭受两个龙榜级别高手围攻的境地,不以生死相搏,根本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境地。 生存,才是影子的唯一信仰。 华丽,那是只有在绝对的优势面前才有的效果。 右手轻轻抹了一把那只左手臂的新鲜血液,叶无道盯着一旦被雇佣就只对雇主负责的云翎,这个在世界猎人学校那群怪物中的怪胎,论单挑,叶无道第一有绝对获胜的把握,但一个英式弈,一支等于两个神圣武士的千尾八部众,再加上简直就是第二个叶隐知心的和歌忘忧,操,还真是完美的配合,如同魔兽中的战士、法师和英雄。 “那个和歌山的家伙,你近战,我偷袭。”云翎冷笑道,他知道此刻的叶无道处于准暴走状态。拖得越久叶无道的身体损坏程度就越高,他现在和和歌忘忧根本就是轻伤,只要在叶无道一鼓作气之后再而衰三而竭地时候给予致命一击,他的任务也就完成。杀手,追求的不是璀璨的过程,而是结果,哪怕再猥琐再卑鄙。 和歌忘忧点点头,出云丛剑几乎断裂,这是他生青第一个耻辱。 虽然不清楚叶无道为什么会突然晋升到另一个境界,但他更知道只要不给他喘息机会,让他地血液缓慢流失,他就算是神,也有倒下的一刻。更何况他手中的那把古剑已经折断。和歌忘忧更加没有后顾之忧,猛然欺身,出云丛剑带起一条圆弧流华。 云翎神色阴晴不定。亚洲出了一个叶无道难道还不够吗,竟然那个岛国不知道什么深山野林又冒出一个超级变态的家伙,能够在近战中纠缠影子而不落败这一点恐怕云翎自己都没有多大信心,虽然心思百转,但是手中的鲸鲨和铁羚祟却也没有半秒钟闲下来。 既要躲避和歌忘忧出云丛剑又要闪开云翎点射的叶无道有点捉襟见肘。太极也没有太大用武之地,只能够按照云翎的意图跟和歌忘忧玩肉搏战,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体内血液循环的凝滞。而再次闭上眼睛的和歌忘忧似乎剑势更摧枯拉朽,缺少实战经验的他再跟叶无道死战后也得到迅猛提升。 死战,这本就是叶无道和云翎最快提升自己地方式,而代价就是一次次的与死神擦肩而过和满身的伤痕。 这本就是拿命做赌博,世界上天才很多,但运气好地天才实在太少,被叶无道和云翎亲手扼杀的天才却很多。 所以,世界上只有一个影子叶无道,只有一个云翎。 嗤! 出云丛剑直接穿入叶无道的右胸口。鲜血如泉水一般涌出,和歌忘忧根本就没有想到叶无道会硬生生挡住这一剑,刹那的失神就足以决定战局,叶无道用头猛地撞击和歌忘忧,然后还有余力的右手结结实实击中和歌忘忧地胸口,口喷鲜血的和歌忘忧如风筝一般摇摇欲坠地摔出去。 叶无道从身体中拔出这把日本三大圣物之一的出云丛剑,单膝跪地,眼中地赤红渐渐退去。 “根壮烈,但是很可惜。”眼神怜悯的云翎抬起那把鲸鲨,缓慢瞄准叶无道的头部。 虽然这个局面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但云翎很乐意渔翁得利,他甚至预想到随后和歌忘忧的下场。 世界上叶无道、和歌忘忧这样的人少一两个,云翎的生活会更逍遥。 “六道轮回,汝将堕入地狱道,受七世之苦。” 飘渺如天籁的声音在云翎和挣扎着站起来的和歌忘忧耳畔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变白的云翎猛抬头,只见一蒙着面纱地曼妙女子站在街灯之上,麻衣白纱,一条如神话中龙图腾的白色生物盘绕在她的手臂之上,她宛如立于九天之上。 云翎明知道只要扣下扳机,影子就会一命呜呼,但是他没有这个勇气。 犹豫不决的他一咬牙,收起两把枪。 朝那女子微微一鞠躬后,云翎消失在夜幕之中。 扑倒在英式弈尸体跟前的奈相羽和井下森夜转头死死盯着仍然没有站起来的叶无道,当他们准备下杀手的时刻,那女子仿若佛尊当初诞生时一步一莲花地走到他们身前,悲悯柔声道:“一切众生命,如电,如旋火轮,如乾达婆城,速过不暂停。何苦挣扎?” 不知道是出于对这名神秘女人的恐惧,还是其它原因,他们背起英式弈的尸体撤退。 和歌忘忧轻轻叹息,那双眸子再次睁开,凝视着这个在他二十多年未曾有过波澜的心境之湖中投下石子泛起涟漪的女人。 当他再叹息的时候,人已经远去,似乎那柄触手可得的出云丛剑已经是身外之物。 叶无道终于站起来,随手丢掉那把出云丛剑,颤颤微微的走向那女子。 然后擦肩而过。 似乎在他眼中,这名能够让云翎逼退的倾国女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你父母没有事情。”那原本见叶无道朝她走来而微笑的女子苦笑道,落拓而凄凉。 叶无道依然固执前行。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她说地话。几乎就等于命运。 “你还是这么恨我吗?”那女子转身凝望着渐渐远去的沧桑背影,悲情呢喃。 那条蛇身的图腾生物吐出猩红舌信,一米多的它通体雪白,而且还有四足。而且头部如中国神话中地龙,它轻轻摩挲着这个女人的手臂,似乎能够感受她的彻骨悲伤。 “似乎来迟了呢。” 街灯之上突然出现一位白衣胜雪、手持清亮长剑的女人,同样不惹世俗尘埃。 叶隐知心,她竟然也来到北京这多事之秋的是非之地,如今打败武藏玄村的她风头俨然盖过即将挑战的安倍晴海。 她除了手中那柄雪魄月牙,背后似乎还背有一柄被青布包裹的长剑。 “与安倍晴海一战,你可想知道结果?”那名神秘女子坐在街灯之上,拿出一壶酒,仰头灌起来。意态肆意汪洋,有种高唱铁板琵琶大江东去的意境。 “不想。”叶隐知心恬淡笑道。 凝视着叶无道消失的方向,她地笑意宁静从容。 “那把应该就是流落到日本的轩辕剑吧?”喝酒的女人随意道。 “你叫?”点点头地叶隐知心微笑问道。她只听说过印度有个女人,只喝最烈的酒。 “禅迦婆娑。”那女人摸了摸那条图腾生物的头,拎着酒壶的纤手黯然垂下,满脸自嘲。 禅迦婆娑。 叶隐知心默念了几句,印度第一美女吗? 湿婆家族的瑰宝。禅迦婆娑。 ,“我今天为什么老是右眼跳?”心神不定地杨凝冰走出书房朝叶河图问道,当初叶无道去参加训练的时候她就有这种情况。 “放心吧,会没有事情的。”原本站在窗口沉思地叶河图给杨凝冰泡了一杯茶柔声道。 “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如果谁伤害无道……”杨凝冰接过茶杯混乱的心境在见到叶河图后稍有缓解。 “我便百倍讨还。” 坐在杨凝冰对面的叶河图微笑道,“无道要成长,必然要有挫折,有失败,有悔恨,我们做父母的不是帮他解决一切,而是站在他背后,等到他迷路的时候才帮他一把。” “不要跟我说这些大道理。要是无道有个三长两短……”杨凝冰有点恼怒道。 “好吧。”叶河图猛然起身,眼神犀利如剑。 这一刻,正是叶无道面临英式弈、云翎和和歌忘忧三面围剿的时候。 “算了,无道也不是孩子了。”杨凝冰苦笑着摇头道,她知道这个儿子不喜欢别人插手他的事情,而且她也相信自己的儿子能够顶天立地。 叶河图坐下地时候,神色和眼神已经跟平常一样。 像达到兔崽子这种境界后只要不是面对两三个龙榜级别的高手围剿,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当初青龙杀入日本,即使在跟望月守云一战的时刻,周围也不过只有风魔次郎这样的准龙榜级别高手在场,还有就是有个武藏玄村,而安倍晴海和叶隐知心根本就没有出现,想围杀青龙?直接给青龙屠杀来得更彻底。 叶河图若有所思地喝着茶,兔崽子跟青龙显然还是有差距的,不败虽然不是没有可能,却绝对没有胜的可能,这不败和胜的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高手之间,相差的也许就是那么一点点,兔崽子有今天这种惊世骇俗的成就也算是叶家祖上积德了。 “在想什么?”杨凝冰随口问道。 叶河图摇摇头,望向窗外的眼神有一抹不屑的玩味,朝杨凝冰柔声道:“我出去一下,不需要几分钟。”

上一篇   第八十一章 秒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