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秒杀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一章 秒杀

短兵相接的叶无道和和歌忘忧在云翎近乎疯狂的扫射下爆开身影,两个人几乎是心有灵犀地借助双方冲力倒飞出去,而叶无道的身体恰好倒冲向英式弈,此刻的他几乎成为一个血人,虽然千尾八部众的飞镖和冲撞并没有给他带来致命的创伤,但是血液的缓慢流失和肋骨的折断以及肩胛骨的钻透都足以影响叶无道的活动敏捷度。 和歌忘忧飘然落地,望向那个收起鲸鲨和铁羚祟并且眼神极其无辜的云翎,杀意沛然。 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人若犯他,他必犯人。 这便是和歌无忧的处世准则,如果不是叶无道还有一战之力,云翎就要面临和歌无忧的漫天剑舞。 中国能出现一个搅乱世界黑道和梵蒂冈教廷的影子冷锋。 和歌山,同样出现了百年难遇的和歌无忧。 这一战,几乎是宿命的一战,决定十年后谁才是站在亚洲武道巅峰的第一人。 如同当年的青龙和安倍晴海。 双枪换好弹匣的云翎等到和歌忘忧望向战场,眼神瞬间冷到极点,精通枪械程度甚至要超过龙玥的他完全就是跟热兵器融为一体,瞬间倒飞出去的叶无道又遭到一阵密集点射,因为两把枪的射速不同,这就加剧了叶无道的规避难度。 一般人你就算拿着机枪扫射都未必能扫中叶无道一根汗毛,但云翎是谁?能够跟影子交锋数次互有胜负的变态,一个世界猎人学校建立以来历史上的第二强者!他对叶无道的下一步都会有清晰地认知,加上和歌忘忧的存在。叶无道根本就是一个必死的境地。 当叶无道匆忙闪躲那可恶点射最终回神的时候,却发现背后一阵阴森,出于本能地强行扭转身躯,吐出一口血。恰好躲过英式弈地犀利偷袭,两人擦肩而过。而奈相羽和井下森夜两个人则一人长袖一人飞刀的骚扰叶无道,让叶无道片刻得到不喘息的机会。 等到叶无道闪过这两名忍者的连绵偷袭,英式弈已经欺身而近,这位日本黑道的上位者脸色狰狞。 日本黑道不像中国龙帮独大,它除了浮出水面的山口组,还有樱花家族、紫葵花家族和真羽夜这三个家族的暗中控制,再加上国家神社、靖国神社和天照神社的渗透以及水月流、和歌山的超然地位,山口组根本就是一个类似风光傀儡的存在,英式弈地爷爷渡边芳。也就是上一任的山口组组长面对真羽夜家族的家主,同样还是卑躬屈膝。 英式弈要做地就是崛起,跟太子党一样的崛起! 兵器向来都是一寸短一寸险。从而一寸强。 英式弈既然敢拿着这把大有来头的匕首逼近叶无道,自然有所依仗,深谙落井下石的他根本就是拼命地攻击强弩之末的叶无道,丝毫不给叶无道发挥轩辕剑中长距离地优势,达到和歌忘忧、云翎和英式弈这些级数的高手。胜负往往是瞬间,败就是败,胜就是胜。按照道理来说英式弈起码有中国虎榜的实力,而云翎和和歌忘忧无疑都有跻身龙榜地强大作战力,再加上悍不畏死以命搏命的千尾八部众,哪怕是青龙,都不能全身而退。 在一连串水银泻般打击下几乎没有休息片刻的叶无道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意,面对匕首即将捅入心脏的英式弈并不闪躲,只是轻轻吐了一个类似咒语的词汇。正当略感不妙的英式弈很流畅地刺入叶无道身体,猛然背后传来一阵剧痛,随即几声枪响。和轩辕剑挡住子弹的火花声,脸色苍白的英式弈不敢置信地转头望着叶无道,颤声道:“你怎么通晓国家神社安倍大师地阴阳术?!” 叶无道不理会愤怒暴躁的英式弈,斜眼盯着街灯顶端的云翎,闭上眼睛,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云翎身边诡异地凭空出现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 下一秒! 那只蝴蝶瞬间跟叶无道的位置倒换,神色大变的云翎一弹足飘出去老远,停在另一盏街灯上,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玄妙出现在街灯上的叶无道那一剑劈断了原先云翎停留的那盏街灯,破坏电路的嗤嗤声扰乱心神。 和歌忘忧不会给叶无道喘息的机会,长剑撩起,身形猛提,这一次是叶无道君临天下,而他是逆流而上,这一击算是历史的重演,只不过两个主角的位置倒换而已。 第一次占据先机的叶无道怎么会浪费这次大好时机,强咽下那口几乎要喷出来的鲜血,手中轩辕剑闪电劈下,毫无花哨,深具返璞归真的意境。和歌忘忧在那一刻也也蓦然睁开眼睛,手中出云丛剑猛然绽放璀璨光彩。 两人珠联璧合完成惊世骇俗的一击。 轩辕剑对出云丛剑。 叶无道对和歌无忧。 铿! 清如凤鸣。 叶无道手中的假轩辕剑断成两截,身体再次鲜血狂溅。 而身体下坠的和歌忘忧手中的出云丛剑则顿时出现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裂纹,这把两百年未曾出世的日本黑道圣物竟然被叶无道砍成这般惨不忍睹的境况,而出云丛剑也从和歌忘忧爆血的虎口脱离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锵然落地。 血人一般的浑身猩红的叶无道笑意不像人类,如大鹏一般落下直指手中无剑的和歌忘忧,终于睁开眼睛的和歌山天纵之才似乎很不习惯叶无道抛弃长剑的近身作战,而论实战经验,除了云翎这个把杀人当作吃饭的怪物,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跟叶无道相提并论,和歌忘忧那身麻衣在叶无道的疯狂攻击下肆意飘荡,犹如惊涛骇浪中沉浮的一叶扁舟。 “一起上!”云翎怒喊道。 背后被轩辕剑割开一道肉沟的英式弈咬牙逼近和歌忘忧和叶无道,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就是拼毅力和气势,自己被重创,和歌忘忧被打掉长剑,这都是叶无道一鼓作气下的显赫战果如果让他一鼓作气干掉和歌无忧,那么云翎恐怕会逃之夭夭,这场脆弱的联盟也会顷刻间崩溃。 “你们三个分两头随时准备堵截,他很有可能会溜走!”飘下地面的云翎喝道,他必须充分利用现场的每一个人,这三名千尾八部众虽然单挑叶无道根本就是祟入虎口,但是要用命来拖延时间还是绰绰有余。 被和歌无忧和英式弈围攻的叶无道凝神屏气,心境清明,画圆走弧,悄然浮现的笑容竟然有种叶无道自己都不知道的浩然正气,浑身祥和,犹如水乳交融般跟天地间通灵,十多年的艰难冥想终于获得丰厚回报,进退走化亦画圆,沾粘黏随亦是圆,以一敌二的他仿若闲庭信步,轻笑道:“他横任他横!” 黏住英式弈的手腕,将他推出老远,另一只手则卸下和歌忘忧的迅猛横踢,身体轻灵而飘渺,猛然发力,道:“明月横大江!” 随着英式弈被甩出去老远,和歌忘忧也被叶无道这琢磨不透的推手和沾粘丢出去几米远。 此刻云翎也参与围剿,朝叶无道胸口就是一脚。 如不倒翁般后仰的叶无道胸口一缩,那件衬衫因为云翎的强大气劲竟然硬生生掉了一颗纽扣,只是神情仍旧怡然的叶无道双手在胸口画圆,黏住云翎的那一腿,看似随意其实暗含太极抽丝劲和螺旋劲的一扭,云翎也被摔了出去。 只是瞬间,这三人便展开对叶无道的闪电围攻,和歌无忧虽然不屑和反感这种手段,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被这种肃杀氛围牵引而陷入战局,再者,从未如此酣畅打斗的他清楚这场交锋对他的 “敌军围我千万重。” 叶无道面对三名强大敌人的联手围攻依旧是那副如沐春风的闲适表情,没有血腥,没有愤怒,没有急躁,只有止水般的心境,脚步看似飘浮,却是让他恰好躲开连绵攻击,双手画圆或卸或黏或推,轻描淡写地挡下一**猛烈攻势,最后由胯部发力,猛然弹开三人,大笑道:“我自岿然不动!” “真他妈的邪门!” 云翎抹了把嘴角的鲜血,死死盯着做出请这个优雅动作的叶无道,这个家伙以前可没有对太极如此有研究啊,而且似乎还对阴阳术有涉猎,真是个不断成长的变态,原本以为一年下来的疯狂对战已经足够超越他,现在看来杀人还是少了。 和歌无忧则陷入片刻的沉思,似乎有所领悟。 离叶无道最近的英式弈突然发现原本浩然正气的他竟然有种熟悉的野兽气息,邪气瞬间爆发出来,知道要遭殃的他强忍住后背的疼痛快速倒退,他甚至不敢对视叶无道那双冰冷到极点的眸子。 依稀,英式弈看到这双眸子竟是赤红色! 接下来回神的云翎和和歌忘忧见到瞠目结舌的一幕。 “送你一程。” 与英式弈突然肩并肩的叶无道冰冷笑道,而他的一只手已经穿透英式弈的身体,从腹部直接捏断脊椎骨,继而伸出他的身体。 破体而出! 面朝这位日本黑道太子的叶无道缓慢伸出那只沾满鲜血的手,似乎故意让英式弈“品尝”那走向地狱的美妙滋味。 秒杀! 华丽而残忍的秒杀!

上一篇   第八十章 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