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杀你 - 极品公子

第七十八章 杀你

路边有个邋遢的算命老头缩在角落瞌睡,他面前有张江湖骗子都有的道具,一张泛黄的测字图谱,两撇八字胡沾染上几分世俗气息,似乎昏睡的他只有在美女经过的时候才猛地睁开眼睛,绽放精光,目光就从修长小腿攀上挺翘臀部,然后再游走在美女们的胸部,最后等到美女走远才又晕晕沉沉地睡去。 他身后还挂着一张写有“弹指,前生五百年;回眸,后世一千载”的条幅,只是这条幅早已经破旧不堪,要不然这几个字迹有点模糊的草书还真有点清逸嶙峋的味道。 而叶无道抱住夏诗筠的地方刚好是这个江湖神棍的前面,等夏诗筠看到这个老头那色眯眯眼神的时候,赶紧推开叶无道,脸颊绯红如血,看到那条横幅,她径直走到那个眼神逐渐恢复清明的老头跟前蹲下,问道:“能算命?” 对这种神棍最反感的叶无道站在夏诗筠背后,打定主意要揭穿神棍赚钱的那套把戏,对心理学和佛道经典都有较深钻研的叶无道自信自己只要稍加装扮,就能马上摆摊忽悠人了。那老神棍道貌岸然道:“只算姻缘。” “好的。”对风水算命极其偏爱的夏诗筠似乎还真有想法。 那神棍眼神有意无意地瞥向叶无道,对此感到好笑的叶无道可知道那老头的精明打算,点点头。 孺子可教。 那神棍眯起眼睛摸了摸下巴,突然发现下巴并没有小说中隐士高人们的胡须,尴尬地一阵干笑。悄悄朝叶无道伸出五根手指头。 “狗屁。”叶无道拉着夏诗筠就要走人。 老神棍一阵猛咳嗽,装模作样的叶无道停下脚步,看到他偷偷伸出两根指头,示意两百块就能帮叶无道说尽好话。 叶无道依然拉起莫名其妙的夏诗筠转身。哭丧着脸地老神棍只好收回一根指头,干瘪的沧桑脸颊满是对世态炎凉的感慨,这小子怎么忍心对自己这么个老人狠下心杀猪啊。而夏诗筠则把他那种“苍凉”的摇首当作是高人风范,打消了原先怕撞上骗子地大部分疑虑。 只是出乎叶无道意料的是,这个家伙对相面竟然真的很有一套,虽然还达不到赫连神机的那种境界,但也绝非一般的神棍,受人家的钱自然嘴软,那老家伙边喝水便吐唾沫星子的帮夏诗筠算姻缘,加上他的修饰后。说的好像夏诗筠明天要是不嫁给叶无道就要天怨人怒一般。 看到夏诗筠陷入沉思,心满意足的老神棍和叶无道这两头狐狸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等到叶无道向夏诗筠要了一张大团结递给老头地时候。这老神棍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世道,世道阿,没有天理了,竟然这女人才是真正的财主。等到夏诗筠再给他一张大团结地时候,老人被打击的心理才稍微平衡一点。 “信这个东西?”离那神棍很远后叶无道问道。 “冥冥中自有天意,我信命。不得不信。”夏诗筠淡笑道,那是一种洗尽铅华和阅尽风霜的淡定从容。 “信仰,宗教,这才是人类最大的精神鸦片啊。”叶无道玩味道。 “确实,人类这种脆弱的生物是不可以没有信仰地,因为人类那善变多疑的心灵总是寻找着寄托,所以有耶稣有释迦牟尼有穆罕默德,等到科技发展到今天的地步,神地面具被无情的剥掉。神也走下祭坛,于是空虚的人开始崇拜各个时代的英雄和各种各样的明星,哪怕英雄再血腥,明星再淫糜,都挡不住人的顶礼膜拜。”夏诗筠平淡道,她其实不信教,虽然经常研究佛学道藏,却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宗教信徒。 叶无道挽着她的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走,挑衣服去,我帮你挑,你帮我。” 真正高档地晚礼服必然是大师或者私人裁缝的手工制作,夏诗筠在上海有自己固定的时装设计师,因为要赶晚上的京城俱乐部晚宴,只好去顶尖商场的专卖店挑选礼服,所幸她和叶无道都是那种用人才衬托衣服的角色,穿上互相挑选的礼服后也不算寒碜,倒是让专卖店的服务员惊叹不已。 除了没有真正浮出水面的炎黄俱乐部,34年就创建的京城俱乐部可以算是中国最早成立的俱乐部,它位于朝阳区京城大厦的顶层,由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和国际会所管理公司合作设立,在俱乐部中可以尽览北京城区中心灯火辉煌的繁华景致。 当叶无道挽着夏诗筠出现在京城俱乐部的瞬间,仿佛能够听见一地的碎眼镜。 虽然不少人已经知道叶家大少跟他们的俱乐部第一美女有暧昧关系,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拳打脚踢香港财阀的南方第一公子哥敢如此光明正大地走进京城俱乐部!这未免也太不把京城俱乐部当回事情了吧?所有俱乐部会员都开始留意叶无道的一举一动,很多人恨不得把他当场秒杀。 “似乎你们俱乐部不怎么欢迎本人啊?”叶无道在夏诗筠耳畔轻笑道。 “你觉得一个被强奸的女人会欢迎那个强奸犯去她家吗?”跟叶无道相处久了夏诗筠也学会用这种最直接最形象的比喻,不过她脸上始终保持最优雅的笑容,姿态仪容都是无懈可击。 “正解。”叶无道打了一个响指称赞道。 “我等着你被人生吞活剥。”夏诗筠陪着叶无道走到餐桌前笑道。 “这里的小庙供不下我这样的大菩萨,自然,也没有谁有那么大的胃口能吞下我。”叶无道搂过夏诗筠地纤腰,凝视着那双羞涩而玩味的秋水眸子。竟然就那样如同猴急的毛头小子一样吻了下去,顿时,全场哀鸿一片,无数心灵都在那一刻彻底凉透。 狠狠踩了叶无道一脚的夏诗筠表面上并没有太过张扬地举止。而是很配合地表现出小女人娇羞表情,可心里却是想着晚上是朝他的咖啡里放砒霜好还是放老鼠药。 “我出席宴会,习惯身边是宴会中最漂亮的女人。”叶无道端起酒杯随意喝了一口,这里提供的红酒算是不错的了,有康帝圆的李其堡和大依瑟索,邦内坡的佛内公爵圆,还有彼得绿堡等,看来红酒到京城俱乐部雪茄到北京美洲会的说法还算属实。 “那我是不是该感谢你让我成为其中的一员?”夏诗筠冷笑道。 “以身相许的话我可以考虑下。” 不等夏诗筠发飙,调笑着地叶无道已经收敛玩笑神情走向一个朝他举杯走来的清雅男子,竟然是管逸雪! 面对这个暗中跟李凌峰争夺韩韵却从不向韩韵表达内心感受的痴情种。叶无道多少有点钦佩,不过更加让他感兴趣地是管逸雪今天的地位,虽然中国金融俱乐部只是有点虚构的组织。但谁都不否认管逸雪在京津地区乃至长江三角洲都有通天的本事,刚刚打败京城太子党核心成员周笑陵而登上主席位置的他无疑是北京地大红人,所以他虽然是上海俱乐部的主席,却也能够进入这京城俱乐部会所。 “叶无道,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管逸雪浅笑道。他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叫叶公子或者叶少,一方面是他的清高,另一方面也表示他跟叶无道地亲近。 “我欠你一次人情。需要的时候尽管开口。”叶无道笑着便搂住他的肩膀,这个举动再次让京城俱乐部一阵倒抽冷气,丫的,这叶家大少还真是政界商界通吃啊? “这算不算又是一次人情?”被叶无道算计了的管逸雪苦笑着摇头。 “不算。”叶无道毫不犹豫道。 “行,有需要一定找你。”管逸雪也不是矫情的人,很爽快道。 夏诗筠因为不能忍受京城俱乐部那群单身贵族的纠缠,走到叶无道身边,这才绝了那群北京圈子中数的上的黄金单身汉们地骚扰,管逸雪微笑道:“今晚夏小姐很动人。” 夏诗筠说起来还是上海俱乐部的成员。也就是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俱乐部主席管逸雪的“下属”,她见到管逸雪那比一般男人稍微清澈一点的暧昧眼神,十分无语,确实,呆在叶无道身边想说自己是好人都没有人相信。 “这里说话不方便,管大主席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饭,要不直接去天上人间?”叶无道轻笑道,这里毕竟是京城俱乐部的地盘,他也不好让管逸雪难做人,不过这句话让修养极佳的管逸雪直接喷出红酒,连忙道歉,从叶无道眼前迅速消失。 他要在北京找叶无道,实在是轻而易举。 有叶无道陪着夏诗筠,这场晚宴的气氛相当的诡异。 直接开车回李淡月所在小区的叶无道一路并没有说话,而夏诗筠也陷入沉默,本来她是想回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但犹豫了下便顺从了他的决定,也许她有了自己反抗也是白反抗的觉悟。 突然,异象顿生! 夏诗筠见到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名身穿古朴麻衣的青年傲然站立于车窗前,背负一柄清亮长剑,闭着眼睛。 如同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