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北京五公子 - 极品公子

第七十六章 北京五公子

有困难要帮,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帮。 在美女面前则修正为----有危险要救,没有危险制造危险也要救。更何况是在四个个美女面前,叶无道又岂能放弃这大好时机,一个女人判断男人多半是取决于几个关键点,抓住了她们的这几个关键点,也就是抓住了女人最高深莫测的感觉,你以为每个女人一生中都能被英雄救美? “你留在这里。”叶无道朝紧皱黛眉的夏诗筠道,如果让她知道他跟柳婳和水席慕华有暧昧关系那就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了,毕竟他现在连手都没牵柳婳,更不要说那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水席慕华。 “我想见识见识你是怎么救这两位‘姐姐’的。”夏诗筠露出一个让单纯的柳道茗倍生好感的微笑,只是叶无道可清楚其中的玄机。 对于夏诗筠做出的决定,叶无道素来能忍则忍,在柳道茗的带领下来到红柏树瑜伽馆,这家瑜伽馆内有五名男子围绕着柳婳和水席慕华,只是并没有出现叶无道想像中毛手毛脚或者下流言语的猥琐现象,相反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尤其是水席慕华跟那名穿白色悠闲西装的素年似乎在用日语交谈,这个素年脖子里围着一条紫色绣《大悲咒清淡文字丝巾,加上那张可以用精致来形容的脸孔,简直就是女人的杀手。 柳道茗张大嘴巴带着浓重歉意地望着叶无道,并不喜欢瑜伽的她在夏蝉瑜伽会所瞎逛,回到红柏树瑜伽馆的时候看到有很多男人走向自己姐姐,她第一时间就想到钓鱼台风波。然后就想到在素竹苑的叶无道,只是她没有料到等她搬来救兵却是这样地融洽情景。 “对不起,耽误你喝茶。”柳道茗的头几乎要垂到胸口,在她的脑袋中叶无道跟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根本不奢望他这样强势地枭雄式男人能够青睐她,也下定决心要跟他划清界限。 “没有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你还是可以找我,如果是紧急情况打电话到钓鱼台宾馆就是了。”叶无道拍拍柳道茗的脑袋轻笑道,拉着夏诗筠转身就走。 “是不是很失望啊?”夏诗筠幸灾乐祸道。 “是啊是啊,没有让你见到老公英勇神武的一面。”叶无道笑容灿烂,他喜欢现在这样的夏诗筠,像个恋爱中醋味十足的小女人。 原本神情淡漠的柳婳见到叶无道后眼神更加复杂,这几个不知道何方神圣的男人接近她和水席慕华后虽然只是很礼貌的寒暄,但她柳婳没有想到那个自我介绍楚辞的男人竟然能用日语跟水席慕华聊天。看到水席慕华忘乎所以的雀跃表情,柳婳知道这位日本新天后虽然聪慧灵巧,却始终像个单纯地孩子。而眼前这个男人给她一种危险的气息。 “叶无道。”柳婳下意识地喊了叶无道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宁愿跟叶无道呆在一起,也不要和这批给她道貌岸然感觉的京城公子哥呆在一块。 叶无道。 这三个字如今在北京地火爆程度实在不亚于一颗原子弹,柳婳一喊出口就有点后悔。原本背对叶无道的水席慕华转身见到叶无道后大眼睛顿时绽放异样光彩,这个细微变化没有逃过楚辞的敏锐眼神,听到叶无道后五个人中唯一没有神情变化的就是他。他身边有个披着夹克很有牛仔气息的痞子青年踩着轻浮地脚步晃到听到柳婳喊叫后转身的叶无道跟前,打量怪物一样盯着叶无道,最后嚣张大笑。 如今北京上流圈子有这样一个说法,谁踩下叶无道,谁就是北京第一公子哥。 燕家大公子燕东琉和身份神秘的诸葛琅骏都是京城五公子中成员,才智都非一般地纨绔子弟,而其他三个公子哥自然也非等闲,要踩下叶无道的人,太多太多了。在他们看来一个南方佬来北京耍威风,简直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又装bg校? 叶无道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稚嫩嗓音,原本对这个陌生青年就很不屑的夏诗筠有点忍俊不禁,转头看见一个扎着两根冲天鞭的小女孩拖着一只绿色蜥蜴,朝那个挑衅叶无道的素年相当老气横秋地竖起中指。夏诗筠微笑后注意到这个小女孩身后的那个女人,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女人,婉约如苏州古典佳人。 那个恼羞成怒的痞子青年虽然没品,却也不好意思对着一个小屁孩咆哮动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有点像那条变色龙。 “清沁,你也要学瑜伽?难道你男朋友觉得你身材不好?”叶无道蹲在这个女孩眼前笑道,这小妮子便是香山小区地温清沁了,而那女人无疑是温家的家教老师南宫风华。 “放屁,我才没有什么男朋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温清沁说出来的话让夏诗筠有点吃不消,这孩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早熟。 “死清沁,你说什么?!你敢说他不是好东西,是不是又想吃板栗了?”一个跑进红柏树瑜伽馆的绝美女孩气愤道,蹲在叶无道身边朝叶无道露出一个妩媚笑意后,转头便伸手捏着那小孩的脸蛋,凶神恶煞的模样让那个拎着绿蜥蜴的女孩有点不安,温清沁畏畏缩缩嘟着嘴巴,委屈道:“那他是好东西好了。” “什么叫好东西?!”李暮夕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大板栗敲下去。 被打的温清沁似乎也不敢哭,只是可怜巴巴地牵着那只比小强还要顽强的绿蜥蜴。李暮夕自然是认识夏诗筠这位当初自称是叶无道“未婚妻”的大情敌,拉着叶无道的手朝她做了个鬼脸,李暮夕的孩子气让夏诗筠有点无奈,不过她发现这个本就漂亮的女孩竟然一眨杨就出落得更加水灵了,真是个美人胚子。 不理会这两个孩子打闹的南宫风华朝那名隐隐作火的痞子气青年歉意道:“童言无忌,希望不要放在心上。” “没有关系。”那个名叫楚辞的青年摇头笑道,显然他是这群男人中的核心, 温清沁看到那个狠狠瞪了她一眼的痞子素年,本来被李暮夕赏了一个板栗很不爽的她又恢复那种表情,说了一句让全场轰动的话:“在北京,莫装bw癇o被雷劈!” 饶是南宫风华的温婉,夏诗筠的冰冷和柳婳的成熟,她们三个大美女都同时噗嗤一笑,真是华丽的败给这个温家小妮子了。 楚辞不露痕迹地按住那名暴怒的青年肩膀,上前两步,走到叶无道跟前,主动伸出手,微笑道:“长安俱乐部,楚辞。” 叶无道也伸出手,道:“叶无道,北京美洲会。” 叶无道这句话透出的信息无疑是个可以深度挖掘的超级大八卦。 楚辞脸色微变后松开手,很绅士地跟水席慕华留下联络方式后带着其他人走出红柏树瑜伽馆。 等他走出红柏树,就蹲在了地上,握着那只被叶无道蹂躏得红肿的“猪蹄”,欲哭无泪的他破天荒骂人道:“我操,一上来就阴我,有你这么不厚道的吗?!” “楚少,要不我们叫些人教训下这帮人?而且里面起码有六个大美人啊,我们一人一个外,还能来个双飞……”那个痞子气的青年邪恶道,他跟河北黑道的几个大帮派很有交情,叫百来号人办点事情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双飞你妈个头,这里是北京,叶无道是谁你不知道啊?!就知道玩阴的,玩见不得人的东西和手段一辈子都没有出息,要在北京混,总要拿出一些能拿出手的东西才是。”咬牙切齿的楚辞似乎并没有记恨叶无道的阴招,教训着身边洗耳恭听的小弟,走出夏蝉瑜伽馆后玩味道:“既然要玩,就先从叶无道身边的女人玩起吧。” “强奸,还是**,或者是**?”那痞子气的青年屁颠屁颠道,口水流了一地,且不说少男杀手水席慕华,古典美女柳婳,更不要说风华倾城的夏诗筠,还有温柔似水的南宫风华,就算是李暮夕和柳道茗也是水灵的小美女。 “你那个姐不错,先**,等她醒来后再强奸,最后大家一起**,怎么样?”恨不得把这个家伙踹下车的楚辞怒道。 “楚少要是真想,我可以做内应。”那青年嘿嘿笑道。 楚辞一脚踹下这个王八蛋后让司机开车,扬长而去,楚辞抚摸着那只红肿的手,道:“我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红柏树瑜伽馆,如此众多的美女成为一道璀璨的风景线,可身在其中的叶无道可没有半点左拥右抱的想法,因为夏诗筠的越来越冰冷的气息让他的视线从柳婳胸部转移到天花板。来夏蝉练习瑜伽的南宫风华是因为经不住李暮夕和温清沁这两个丫头的纠缠才带她们来这里,跟柳婳水席慕华她们客套寒暄后就去贵宾房练习瑜伽,而李暮夕也相当善解人意地拖着温清沁离开,而温清沁则拖着那只可怜的绿蜥蜴蹦蹦跳跳。 回到那辆阿斯顿马丁,叶无道问身边的夏诗筠:“知道这个楚辞的背景吗?” “只听说他是北京五公子之一。”夏诗筠随意道。 “北京五公子吗?一个一个踩呢,还是一起踩?”叶无道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