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今天你鸡尾酒了吗 - 极品公子

第七十四章 今天你鸡尾酒了吗

燕清舞睁开眼睛,凝视着眼前这张噙着淡淡坏笑的脸庞,身体被他紧紧搂着,而这个男人的那玩意似乎还夹在她的大腿根部,想到昨晚那**的一幕,燕清舞雪嫩的肌肤很快就匀染上一层桃艳的绯红,偷偷挣脱开他的怀抱,去浴室洗澡,望着这具被叶无道摸遍的身体,燕清舞媚眼如丝,甚至自己都不敢去擦拭,因为那样就像是昨晚叶无道的抚摸,女人对于第一个跟自己有肌肤之亲的男人的感觉,就像是男人对初恋女友的感觉,即使未必都深刻,却足以牵挂一生。 “冤家,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燕清舞叹息着仰头任由温水冲遍全身,她的头发虽然没有叶隐知心那样留到脚腕,却也及腰。 对于旅馆中的一次性牙刷燕清舞还真有点不放心,有洁癖的她根本就没有用那杯子,强忍住刷完牙后用水扑打着脸蛋,燕清舞发现镜子中的她有着以前没有的风情,那是一种有内而外绽放的妩媚,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说恋爱中的女人格外动人,看了看那只没有碰的杯子,嘴角微微翘起,如果是他用过的,兴许她就不会介意了。 燕清舞走出浴室的时候叶无道这头猪还在睡觉,俯身趴在床上用还有点湿润的小手拍了拍他的脸,嫣然笑道:“大懒虫,该起床喽。” 其实一晚都在凝视燕清舞的叶无道睁开眼睛,拨开那垂下的柔顺青丝,抚摸着这张精致的容颜,歉意道:“是不是不习惯睡在这种地方?” 燕清舞摇摇头笑道:“没有。我睡得很安稳。” 女人最重要地不是睡在五星级总统套房,或者是一夜五十的小旅馆,最重要的是睡在她身边的男人是谁。 叶无道挪开被子把燕清舞放在身边,侧身看着脸色红润地她。坏笑道:“经过本人的长时间研究发现一个吻能够使女人的心跳提高到每分钟1?0次,而肺活量从平常的每分钟20次马上提高到每分钟60次,对女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能够消耗人体12卡路里的热量,简单来说就是能够减肥。” 燕清舞咯咯笑道:“按照你的说法,接吻岂不是不但促进了血液循环和营养供给和改善氧气供应,还能运动脸部神经?什么歪理,说,你跟多少女孩子接过吻,要不然你怎么这么清楚,还只2幸路里呢!” 作茧自缚的叶无道终于想起躺在他身边的大美女可是智商能够媲美他姑姑的天才啊。不由得尴尬笑道:“这其实是我从书上偶然看来地,瞎掰,纯属瞎掰。咦。清舞,你的胸部好像比昨天大了点呢,摸起来更有弹性了。” 燕清舞死死盯着这个左右而言他的心虚男人,醋味很浓地冷哼道:“不要想转移话题,说。给我老实交代!” 叶无道想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地强吻燕清舞,赌气地大美女撇过头就是不让亲,而叶无道也半天没有动静。这让莫名其妙吃醋的燕清舞越来越委屈,想到他身边的女人,燕清舞这个即使对亲情都保持底线的女人竟然也眼睛湿润起来,恋爱中的女人实在太柔软。 啪! 叶无道不轻不重打在燕清舞地娇臀上,恍若被惊醒的燕清舞错愕的瞪大秋眸,楚楚可怜地凝视着这个微微皱眉地男人,她的神色不解而迷茫,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无缘无故打她的屁股。 “以后记得喊老公。”叶无道起床懒散道,根本不去解释那个只能越抹越黑的问题。 “不叫。”燕清舞嘟着嘴巴恨恨道。 “不叫就给你来个真正的‘鸡尾酒’疗法。”叶无道邪笑道。虽然没有要了燕清舞的处子,但除了最后那一关,他们是该做的都做了该摸的都摸了,当初在孤岛帐篷里他是隔着燕清舞的裤子做那猥琐事情,昨晚那可是毫无隔膜地亲密“摩挲”,给他带来地刺激和快感更是天壤之别。 “鸡尾酒疗法?”燕清舞疑惑道。 “科学研究证明**会让女人分泌一种感觉良好的激素,这就是所谓能使人快乐的心理鸡尾酒,所以享受积极和满意性生活的人通常心胸都比较开阔,较少患有强迫症和忧郁症。清舞,如果你某天看到哪个女人突然春光满面,别怀疑,她多半是昨晚被鸡尾酒治疗了。”还穿着短裤的叶无道突然扳过燕清舞的身体让她的挺翘臀部面对他,然后坏笑着用他的**根源摩擦着燕清舞的股沟,“清舞,要不我们来个清晨鸡尾酒?” 逃下床的燕清舞站在房间角落,满脸通红地骂叶无道下流。 今天,你鸡尾酒了吗? 这句话也从此成为叶无道一句调笑燕清舞萨头禅。 去还那叠碟片的时候,那个见到燕清舞的猥琐店主大叔差点没有把眼珠子看掉出来,立马恨不得拜叶无道为老师教授他几手拱白菜的绝技,燕清舞一看到身边几个似乎还是靠毛片打法**的小青年的惊艳和暧昧眼神,脸皮比谁都薄的她紧紧躲在叶无道怀里,这种经历对她来说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因为燕清舞还要回燕家,叶无道把她送到北京军区首长大院外面就准备离开,在门口的时候,燕清舞主动踮起脚跟在叶无道嘴上亲了一口然后跑进警备森严的军区大院,这个举动愣是让那两名警卫兵当场崩溃掉,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亵渎他们心目中女神的混蛋。 ,苟灵回到北京后在叶无道安排的酒店中安稳睡了一晚,很平静的吃完早餐,默默站在阳台,没有叹息,没有悲哀的神色,只是冷漠的注视着下面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人流车流。 “没有谁能有资格选择命运,但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反抗命运。当生活中灾难真正来临的时候,被命运强奸的人有的会从头到尾的怨天尤人,既不喜欢被强奸又不做什么挣扎,有的人却是摆个舒服的姿势尽量享受强奸,而有的人就是一直在反抗在挣扎,最后一种人是。” 一个温醇如冬日温煦阳光的嗓音在苟灵身后响起,她缓缓转身望着神秘出现的叶无道,经过孤岛死亡游戏后对什么都见怪不怪,苟灵淡淡道:“最后一种人是什么呢?” “扼住命运的咽喉,然后强奸她。”叶无道趴在栏杆上微笑道,指着那群川流不息的人群,“这里面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属于第一种,百分之十是第二种,剩下百十分之十是第三种。”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是第四种?”苟灵不解道。 “有,比如你。”叶无道转身靠在栏杆上望着这个倔强的女孩,“即使你现在不是,你也要努力成为那样的人。” 来酒店的路上他已经把苟灵的资料查清楚,这个女孩虽然不是李淡月那种天才,却凭借刻苦的三年高中生涯艰难考上中央财经大学,要知道这中财号称是中国银行行长的摇篮,事实上是目前各大银行的高级管理层超过三分之一都出自中财,其毕业生在在商界尤其是金融业的影响力即使是上海财大都无法相提并论,而苟灵选择的更是全国高校同类学科牛耳的金融专业,她姐姐白手起家自主创业,也算是资金几千万的成功女人,如果不是那场意外,苟灵很有可能进入她姐姐的公司,等待她的原本是很美好的未来。 命运就像玻理,很容易被那些上位者随意的摔碎。 “你要我做什么?”苟灵不傻,知道这样的男人不会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 “做一份考卷,然后根据你的成绩决定你的命运。”叶无道微笑道,很温暖,虽然很邪恶。 “考卷?”苟灵被叶无道的话彻底迷糊,似乎这个男人永远都有未知的秘密。 “还有一年你就要从中财大毕业,我要你这一年的时间里接管你姐姐的企业,这是基础分,在这一年时间里你还必须学芭蕾、钢琴、瑜伽和钢管舞,还有精通收藏、时尚艺术和政治手腕,这些都是附加题,还有最后一道附加题,在中财大经营你的人际关系,你需要什么可以向我索取,但是,有一点不要忘记,你是我的人,你可以跟男生风花雪月,你的身体一年后必须干净。”叶无道淡淡道。 苟灵点点头,心如死灰的她涌起一阵细微的涟漪。 “好好活着,就是对你姐姐最大的安慰。”叶无道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对女人的情感投资,永远都是回报率最大的投资,虽然叶无道本身很多时候并不想利用这笔投资。 “我要学杀人。”眼睛微红的苟灵望着叶无道坚强道,除了这个男人,世界上所有男人都该杀! “好,那就再学太极和咏春拳。”叶无道很乐意她有这种念头。 很多年后,北京黑道有这样一个说法,天上人间的花魁,会杀人,而且杀人从不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