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禁忌之恋(中) - 极品公子

第六章 禁忌之恋(中)

精致的食物原本应该精致细腻的对待,这样才对得起大厨花费的大量心思,但是杨宁素面前的叶无道显然没有这种觉悟,狼吞虎咽风卷云涌将那些看上去玲珑细致女人一般几乎舍不得吃的食物一股脑“塞”进嘴巴。 半个小时后很快桌子上就是一片残羹冷炙,杨宁素看着没有刚见面沉默时那种深沉的叶无道,发现自己有点不懂他了。 “为什么要把眼镜收起来呢?戴着蛮好看的,以前小姨虽然知道你看了不少古典书籍,但是仍然不怎么觉得你具有儒雅的潜质,到今天才发现原来是没有戴眼镜的缘故。”杨宁素托着下巴凝视叶无道的犹如宝石般的眸子深思道。 叶无道轻轻擦嘴,吃饭时天真的神色马上消失,双手握在一起放在桌上,淡淡笑道:“每个人都会带着面具,或者卑微或者高尚,这是生存的必需!生活本来就是一场一生命长短为界限的戏,如果你太真实,就会成为不被认可不被接受的另类,因为你的真实让那些虚伪和虚幻暴露在真相里!” “你面对小姨的时候还需要戴上面具吗?小姨从来不会在无道面前戴上冰冷的面具,在无道面前的小姨就是最真实的小姨!”杨宁素受伤道,眼中的伤痕令人心碎。 “记得有人说过,一个女人,当她走近,毫无保留地剖白她所有思想时,她就会在显露她斑斓情怀的同时,暴露她的浅薄、她的琐碎、她的无知和她的平庸。”叶无道带着阴谋味道轻声道,直视杨宁素这个小姨的眼睛。 杨宁素眼睛明显一红,撇过头不让叶无道看到她受伤的一面,每天面对上千万的观众,采访过无数名人政客明星学者,碰到过无数的情况,但是此时叶无道的眼神最让她感到委屈。 叶无道眼中闪一抹隐藏的得意,笑道:“当然万事有例外,我的小姨就是这个特例了,无道见到的知道的听到的了解的小姨都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超凡的智慧,雄辩的口才,迷人的微笑,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典雅的气质,所有都让无道觉得值得任何一个男人用一生去争取去赞美!” “真的吗?”杨宁素红着眼略微哽咽问道,天真无辜的眼神让人动容。现在的她没有白天的精明过人,有的只是怀疑和迷惑。 “当然是真的!小姨是无道见过最优雅的女人,没有男人会怀疑这一点。除非他是瞎子或者傻子。无道之所以不戴眼镜就是想真实的对待小姨啊!” 叶无道变戏法般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放在杨宁素面前,“这就是证明!” 杨宁素疑惑地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玉石,再一看,眼泪终于忍不住颗颗滑落脸颊,泪眼朦胧的望着眼神深邃的叶无道,她发现自己心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被装满了一样叫感动东西和莫名的情愫占领。 玉石雕刻的正是自己,虽然算不上惟妙惟肖,但是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出那是自己,不是因为像,而是那股神韵完全贴和自己。不是熟悉自己的人士根本无法雕刻出来的,无道能够凭借记忆在玉石上将自己一刀一刀雕刻出来,那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多少的想念啊! 叶无道平静有如死水的心境也因此而掀起些许的波澜,再次“放肆”的在杨宁素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道:“都说相爱的恋人是依靠吃对方的相思而活的,我想这话没有错。” 杨宁素脸上的红晕愈加明显,欲言又止,美眸中浮起不可告人的妩媚。 “当然,亲人也不例外。”叶无道像一个测量师精确的测量着对方的感情波动,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逃不出他的眼睛,自己却不为所动。 在悠扬的古典音乐声中叶无道挽着杨宁素的手走出天涯皇家大酒店,帮她打开车门,杨宁素坐进车子探出头问道:“是不是要回家了?如果姐姐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大吃一惊的,然后是痛哭流涕。” 叶无道毫不风度的将她的头塞回车子,淡笑道:“妈妈不是那样的女人。” 杨宁素偷偷的一嘟嘴,可爱至极,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女人总是奇怪的,尤其是做了妈妈的女人。” 杨宁素突然发现叶无道将车子在一个露天大排档停了下来,转头道:“刚才是小姨请我吃饭,不过好像小姨泥好像没有怎么吃,养腹可是女人养颜的一个重要方面,马虎不得!这下就让无道请客吧。” “当然,钱还是得小姨付,如果小姨想吃霸王餐的话我也是没有意见的。”叶无道嘿嘿一笑道。 “还有被请客还要付钱的道理?”杨宁素捂着嘴笑道,“在外面的这么长时间没有姐姐管你,肯定是乱花钱,多半是用在追女孩子身上了吧!” 叶无道淡淡一笑,将那深沉的悲伤悄悄掩饰,并不说话。 杨宁素好像被勾起了记忆,神往道:“无道,记得你小的时候,小姨带你去买冰糖葫芦吗?那个时候,你总是嚷着吃不够,恨不得把所有的冰糖葫芦都搬回家,真不知道嘴巴这么刁的你也会喜欢这种小东西。” “因为那是小姨买的啊,无道那样做小姨会很高兴,无道想看见小姨只为我一个人绽放的笑颜。”叶无道淡淡道。 大排档正值高峰期,叶无道拉着杨宁素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杨宁素一直低着头,要是在这里被人认出来可就惨了,还不活活被人挤死啊,天晓得那些男人会赶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要是连累无道就不好了,想到叶无道那句“饱暖思淫欲,吃饱喝足的男人远比饥饿的男人危险的多”,杨宁素偷偷看了一眼将自己小心护在身后的叶无道,轻轻一笑,无道是不同的! 在她眼中,无道总是和别人不同的,以前即使知道他不务正业玩世不恭,自己就是只看到他的优点,将这些放在别人身上就是“滔天大罪”的缺点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