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绽放的思恋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三章 绽放的思恋

男人陪女人看天涯海角固然是一种阳春白雪的浪漫,但你可曾想过陪你最亲密的女人一起看黄片,也是一种下里巴人的别样浪漫? 燕清舞有太多第一次糟蹋在这个牲口手上,比如第一次被这个男人胆大包天的牵手,第一次被卑鄙的偷吻,第一次黯然**拥抱,第一次被男人抱着身体意淫着做那种事情,第一次交织着幸福和羞涩的被男人背,第一次忐忑不安带着浓重负罪感跟男人在外面过夜,当然,还有第一次被拉着看黄片。 “《玉蒲团偷情宝鉴》,《人肉叉烧包》,《玉女心经》,还有……清舞,你自己挑吧,没有办法,那个地方小,只有这么多,而且还要删除那些那血腥和暴力的,a片也不要,所以就只有这些还算比较经典的香港三级片了。”叶无道唉声叹气道,能够身无分文地租借来这么多片子也算他彪悍。 “我什么都不挑选!”燕清舞紧紧抱着被子满脸通红地瞪着叶无道。 “我这不是怕你无聊嘛,再说你都这么大了,如果再不接受一定的性知识灌输怎么行。”叶无道循循善诱道,那表情就是拐卖儿童的猥琐叔叔那种拿着一根棒棒糖的神色,他从来都是在给出意见的同时就付诸实施,对女人,你要真是奢望彻底打破她的矜持让她答应做什么,那绝对是情商不合格的情场菜鸟。 随便挑了一片《玉蒲团后叶无道就开始脱衣服,而燕清舞则早就躲进棉被装睡,甚至可以看出她身体的轻微颤抖,等到叶无道钻进棉被从后面抱住她的时候。燕清舞身体都有点僵硬,在她看来进旅店过夜本身就是一种很强烈地暗示。 “清舞,快看快看,这就是传说中的狼毫当枪。二女共箫,啧啧,虽然说现在来说不算新颖,但放在当年那也是极有创意的玩法,女人这磨镜子就更有学问了,不过那部《人肉叉烧包》你可能会不习惯,稍微**裸了点。”搂着燕清舞的叶无道自顾自地说些让燕清舞既感到下流又有些许好奇和刺激地评论,燕清舞是怎样聪明的女人,对叶无道的那些“专业术语”多少能猜测出真实含义,加上叶无道的身体又那么温暖让她有点舍不得推掉。可她面对这个思想龌龊男人的“勾引”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宗旨闭上那双灵动秋眸开始心算几个数学公式。 “你该不会是在想你的量子计算机吧,是的话,我可要打你屁股。”叶无道咬着燕清舞的耳垂邪气道。一只手覆上她的挺翘臀部,一想到在孤岛上帐篷里地香艳场景,叶无道的**之根就有点蠢蠢欲动。 “没有。”燕清舞颤声道,只是她说谎哪能跟让叶无道这种说假话比说真话还理直气壮的人相提并论,这种画蛇添足地解释一下子就泄露了她的底细。 牛仔裤让燕清舞的圆润臀部弧线很轻松地在叶无道手中暴露。当叶无道一根手指有意无意摩擦燕清舞股沟的时候,这位清华女神的敏感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喘气也带着腻人地妩媚。那是一种压抑**的姿态,叶无道知道燕清舞的身体格外敏感,所以知道她越是压抑,释放地时候就会越一发不可收拾,**只能疏导,而不能围堵,这个道理如同治水,只是燕清舞这种女人怎么会懂这种东西。 “清舞,我们一起看片子好不好?”叶无道故意停下在燕清舞臀部肆虐的手。这是给燕清舞暗示只要你看片子我就不欺负你,不管燕清舞对这片子是不是有兴趣,这都是一个不错的台阶。 叶无道把两个枕头叠在一起靠在床头,再把似乎妥协的燕清舞抱在怀里,鼓起勇气偷偷睁开眼睛的燕清舞看到那两个女人叠在一起呻吟的时候又立即闭上眼睛,而叶无道则轻轻把玩着她的柔顺青丝,在他看来女人的冰冷其实也分很多种,燕清舞的冷是清雅地冷,而姑姑叶晴歌的冷是超拔流俗的冷,而叶隐知心则近似大智近妖的忘情,所以冷淡。 “这就是所谓的磨镜子。”叶无道笑着解释道。 红透耳根的燕清舞目瞪口呆地半睁开眼睛望着屏幕,两具雪白的**娇躯交缠在一起,两个女人发出放荡风骚的呻吟,**随着她们的身体摩擦而摇曳出淫糜的弧线,燕清舞没有想到女人竟然会有如此癖好,磨镜子,她不禁想到那天叶无道跟她的“摩擦”,身体顿时滚烫起来,呼吸也不是那么顺畅。 “清舞,她们虽然没有你的气质和容颜,可是……”叶无道故意钓燕清舞的胃口, “可是什么?”想看又不敢看的燕清舞羞涩问道,这种镜头实在超出她的想像范围,当她看到男人那玩意的时候,吓得再次闭上眼睛,对于性,以前对男人根本就没有半点兴趣的燕清舞根本就是一个禁区,她就像是一张白纸,今晚却被心怀不轨的叶无道随意的涂鸦。 “你的胸部好像比她们小。”叶无道故意失望道,其实屏幕上的两个女人胸部都很娇小,燕清舞的胸部即使不能算丰满,却也比她们完美太多,可女人嘛,最怕的就是比较,一比较她们就会失去理智。 “胡说。”燕清舞不依地扭了下身体,这个动作却几乎让叶无道崩溃。 “别乱动!”叶无道声音沙哑道,他还真是在玩火,燕清舞的水嫩肌肤、完美身材此刻都最大程度刺激着叶无道脆弱的防线,燕清舞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需要做出勾引的姿态,她本身就是最大的罂粟花。当燕清舞看到“吹箫”那一幕的时候,钻进被子死活再也不肯看。 “清舞。”叶无道抱紧燕清舞嗓音颤抖道。 “嗯。”似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地燕清舞怯生生呢喃。 “睡觉了,好不好?”叶无道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十万火急地步。这也算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好。”心潮澎湃的燕清舞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拒绝?她不好意思也不想;顺从?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把电视和床头灯关掉后,叶无道扳过燕清舞地身体,欲火焚身的他似乎想要把这个高不可攀的女神揉进自己的身体。用那带有催眠的蛊惑人心嗓音问道:“清舞,你的胸部真的比她们大吗?” 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的燕清舞死死点头,她感觉现在她的身体就跟叶无道水乳交融一般,原来男女之间做那种事情真的可以这样让一个人地心满溢着幸福,如果是这样的话,做那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呢。 叶无道的手撩起她地衬衫,并没有直奔燕清舞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双峰,而是极富技巧地伸到她后背抚摸起来,那比绸缎还要柔滑的似水肌肤让叶无道有种被温水包围的错觉,而燕清舞也闭上眼睛享受这心爱男人的抚摸。 当叶无道轻巧解开她内衣扣子地时候。燕清舞仍然毫不知情,但是当叶无道那只手从腋下穿过停在她胸部下方的时候,她终于清楚这个男人的意图。敏感地时候像是突然绽放的花瓣,颤颤微微,任由这个男人采撷花蕊。 终于亵渎燕清舞的**。 在外围徘徊许久的叶无道终于忍不住握住她的饱满挺翘**,他和燕清舞同时发出最深沉的满足呻吟。燕清舞的身体虽然敏感,却不是**小说中那种被男人一摸就流水的幼稚。在经过叶无道缓慢而温柔的抚摸和**后,本就发烫地僵硬身体渐渐酥软,如冰块一般悄悄融化。 被亵渎胸部的燕清舞仰起头。凑向叶无道。 似乎知道燕清舞意图的叶无道微微张开嘴巴,迎接那香嫩的丁香小舌,任由燕清舞那如小蛇般柔嫩的舌头青涩地吮吸,而他手上的力度也逐渐增加,饱满的**在他手中微微发惩,那是**释放的暗示,燕清舞,情动了。 这个燕清舞主动奉献的吻几乎让两个人窒息,那种旖旎到骨髓的感觉让燕清舞放弃了最后的矜持。颤抖着解开衬衫的纽扣,然后去脱掉叶无道的贴身衣服,两具上半身**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而这次叶无道则主动霸占燕清舞那柔嫩小嘴中的温热,随着他们身体的摩擦,燕清舞胸前的双峰也随之传给她一阵一阵的酥痒刺激。 “无道,我爱你。” 被疯狂亲吻胸口的燕清舞抱着叶无道的头深情呢喃道,“如果你想要,我今天可以给你。” 舌头挑逗着燕清舞**的叶无道抬头邪气道:“我们今天不做,不过我同样可以让清舞欲仙欲死。” 原本无比羞涩的燕清舞听到这句话竟然呻吟起来,而且是那样的媚人和肆无忌惮。 她很冷傲,很自负,那是因为除了这个男人,其他男人都不配她付出情感和身体。 思恋总是有不得不收藏起来的时刻, 而生命里最舍不得, 藏得总是最深, 且不让人知道。 当这份沉淀在心扉的思念悄然绽放, 也就是女人最璀璨的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