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陪你看片子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二章 陪你看片子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起你的容颜,而是因为想起你的容颜才会记起慢慢寂寞。夜晚总是很容易让人撕开白天那虚伪的面绝和伪善的外衣,各种情感在黑暗中扩散和发酵,北京夜晚的街道有种空旷的感觉,没有杭州的那份妩媚和上海的那种小资精致。 燕清舞拿着手机站在大街的路灯下,孤单的像个迷路的孩子,茫然无助。 当她见到叶无道那个熟悉的身影,心中的所有委屈和压抑都在那一刻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扑向这个男人,在他怀中哽咽起来,如果不是他,她就不会因为婚姻而跟家族闹矛盾,如果不是他,她也不需要像个傻子患得患失,如果不是他,她就不需要如此使劲地去思念一个人。 “人的一生会站在许多的路口,而被困惑不已的琐事所纠缠着,你会难以取舍,向左还是向右?向前还是向后?这时所需的就是断然的舍弃与明智的抉择,记住,唯一会限制我们的,只是我们自己的决心,仅此而已。”叶无道抱着她喃喃道,他何尝不是时刻在做痛苦的抉择,所以他最能明白当一个人背负着家族使命的时候的沉重,他又何尝希望燕清舞因为自己而跟家庭闹翻,这也是他迟迟不敢想以前征服女人那样对燕清舞来个闪电战,他和燕家越早交锋,燕清舞就越早受苦。 “我跟爸说了,你是我的男人。”燕清舞终究不是寻常女人,很快就恢复平静心境,抬头凝视着叶无道那错愕呆滞的表情。噗嗤一笑,这风情真当是百媚嫣然,让叶无道再度陷入无止境的幻想中。 “你爸有没有想拉一个北京军区地王牌集团军过去把我给碾死?”叶无道双手轻轻搂住燕清舞的消瘦小蛮腰奸笑道,燕天楠原先所辖的38军那是中国真正的虎狼之师。装备素质和精神状态都是佼佼者 “怎么,怕了?”燕清舞不乐意道,周围人流地眼神让她有点吃不消,习惯了别人那种疏远和敬畏的视线,却独独没有经历过这种暧昧的眼光。 “怕死就不是色狼,而且是敢欺负清舞的中国第一大色狼。”叶无道抱起燕清舞笑道。“放我下来。”燕清舞羞涩道。 叶无道也不想燕清舞在路人面前太难堪,还算老实地搂着她在大街上散步,很明显燕清舞没有跟男人散步的经历,而且加上她基本上就没有逛街,在叶无道身边就像个刚进城市的农村丫头一样可爱地东张西望。是不是问一些跟她智商成反比的幼稚问题,让叶无道怀疑她是不是外星人。 “大后天去你家,需不需要准备下棺材。或者直接让救护车在你们家外面候着?”叶无道看到燕清舞似乎走累了,拉着她进了路边上的一家肯德基,说实话叶无道和燕清舞其实都不喜欢这种垃圾食品,虽然叶无道从不否认肯德基的本土化战略相当成功。 “我可告诉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反正我是无所谓做不做寡妇的。”坐下后燕清舞望着天花板装出漫不经心地样子。那神情又惹来肯德基中无数垂涎的视线。燕清舞这样的女人永远是男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地冰冷尤物,当然除了她那个钟情的男人,比如此刻在桌子底下玩弄她如葱玉指的那头牲口。 “对不起。清舞,让你受委屈了。”收敛轻佻笑意的叶无道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燕清舞的冰凉脸颊,虽然说对不起显得矫情,但如果不说,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地歉意,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扬言要坐拥江山美人的男孩,懂得什么叫付出,什么叫责任。虽然这样一来他会走得很辛苦,却无悔。 燕清舞笑着摇了摇头,捏着叶无道的鼻子乖巧道:“你以后就算不要我,我也要赖着你,吃你地穿你的喝你的。” “还有住我的。”叶无道一本正经道。 燕清舞嗯了一声后才明白其中的双关,狠狠拧了一下叶无道的鼻子。 虽然叶无道和燕清舞并没有点东西,但服务员还有点察言观色的水准,很识趣地给他们端上两杯热茶,燕清舞的感谢让那个年轻的男服务员差点没激动得抱住她,屁颠屁颠跑回去跟同事炫耀去了,再呆下去叶无道怕到时候冰淇淋玉米棒或者炸鸡腿什么乱七八糟地都端上来,拉着咯咯娇笑的燕清舞逃出肯德基。;rc[$x5a “叶无道,你喜欢政治吗?”燕清舞把头依偎在叶无道肩头,冬天很冷,她很温暖,这种温度跟体温无关。 “以前不喜欢,现在觉得那才是最适合男人的游戏场所,或者说是战场,只不过见识过我老妈和外公他们的手段和眼光后,我发现自己对政治实在太嫩,简直就是菜鸟,要学的太多太多了。”叶无道苦笑道,虽然对政治上的理论知识并不缺乏,却缺少足够的经验,政治这门学问想要达到圆滑的境界,不仅仅靠天赋,更多的是多看自想多做,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北京公子哥被长辈故意下放到其它省份的原因。 “想要在北京玩政治,而且想要玩得风生水起,最先要明白你要站在哪个阵营,恐怕杨家的人都希望你站在共青团系吧,这也难怪,虽然你跟那个赵宝鲲都是‘血统纯正’的**,却似乎又跟北京传统意义上的大小公子哥们格格不入。” 燕清舞皱眉道:“加上钓鱼台风波一闹,恐怕整个太子党都要针对你了,不过太子党原本就只是一个陈述某人具有红色高干血统的特定概念而已,并不能够真正的彼此呼应,而且在赵师道逐渐淡出视野后这一代的太子党就越来越年轻化和支离破碎,年轻。在政界就意味着冲动和不成熟。而且如今地太子党要么因为父辈之间的恩怨互相倾轧,要么因为不可避免的竞争各占山头,其中白阳玹是京城太子党中名义上的太子,他们白家当年算是‘护驾有功’。一举崛起。” “说说看共素团派吧。”叶无道颇有兴趣道,这些话如果从他那几个舅舅嘴巴说出恐怕就没有这种吸引力了。 “这个还需要我说,你那几个舅舅可都是共素团派地少壮派核心。” 燕清舞白了一眼叶无道,缓缓道:“**后胡爷爷虽然成为这届领导班子的班长,但实际上还不能算是绝对的核心,因为这届班子几乎是完全由江搭建的,无论在在政治局委员中还是在政治局常委中,上海帮所主导的局面依然是后江时代的中南海的主要政治格局,不过随着上海政治格局的天翻地覆,这种局面已经得到较大改善。除了我爷爷,我最钦佩的就是他了,因为中国人的隐忍韬晦在他身上得到很好地体现。中国的崛起并不是一句迷惑百姓的空话!” “胡爷爷?”叶无道瞪大眼睛道。 “咋了,我还是他胡爷爷独生子地干女儿哦。嗯,也可以说,我是她的干孙女。”燕清舞奸诈笑道,抛给叶无道一个媚眼。 操你白阳玹。怪不得跟条狗一样尾随在燕清舞后面! 叶无道终于明白这个太子的居心,是啊,如果能够娶到燕清舞。那意味着什么?除了燕家,还有大半个中南海!这个王八羔子,叶无道还真有把白阳玹扒光了丢在**广场的想法。 “我可告诉你,你别指望我能带给你什么人脉,我可是对政治相当相当不感了的哦~”燕清舞俏皮笑道,可她心中却是默念,无道,只要你真地想要在北京掀起风雨,我一定会帮你。 “我也没希望你去玩政治。这种游戏就是男人的职业,你们女人当看客就行了。”叶无道捏着她的鼻子笑道,似乎看穿了燕清舞地心思。 “放心吧,我是聪明的乖孩子,不会抢你风头的。”燕清舞眨巴着水灵眸子调皮道。 “好好,为了奖励你,来,大爷今天背你。”叶无道在燕清舞半推半就下背起她,就这样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散步起来,燕清舞很轻,对叶无道来说就像羽毛,趴在燕清舞想要他们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 可事实上是,叶无道走到了一家不知道哪条街上的旅店中,更加过分的是他竟然向燕清舞要身份证开房间,最可恶的是,这厮竟然身上没有带钱! 燕清舞身上似乎根本就没有放过钱,更不要说钱包了,本来就没有想到会来这种地方“开房间”的她躲在叶无道背后,根本不敢看那位招待所大妈的异样眼神,等到叶无道跟那个翘着二郎腿抠臭脚丫的大妈讨价还价,燕清舞连死地心都有了。 燕清舞根本不清楚身无分文的叶无道是怎么说服那个大妈让他们住下来,她倒不是嫌弃这种不到一百块一晚的旅馆简陋,只是第一次在跟叶无道确定关系后“过夜”,她怎能不紧张,燕清舞虽然不与世俗女人相同,但女人最基本的矜持到底是有的。 燕清舞在死命把叶无道推出浴室拒绝鸳鸯浴后,叶无道就跑了出去不知道干什么勾当,等到燕清舞躺在床上忐忑不安地等待未知的夜晚,那家伙终于兴匆匆地拿着一叠影片冲进来,锁上门后打开dvd。 “干什么呢?”燕清舞纳闷道。 “看片子。”叶无道神秘兮兮道。 “什么片子呢?” 燕清舞掀开被子俯身随手拿起最上面的那张碟片,娇呼一声,躲进被子,不停咒骂叶无道下流色狼流氓什么的。 原来,那是一叠都是18禁的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