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拉着岳父去嫖妓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一章 拉着岳父去嫖妓

燕家小楼,藏书琳琅的书房,一名脸色苍白的清贵男子正凝神挥毫,手中的毛笔很普通,宣纸也很便宜,但是字迹清绝,隐有雷鸣,令人惊叹,足见此人城府如海。 “才人经世,能人取世,晓人逢世,名人垂世,高人出世,达人玩世。宁为随世之庸愚,无为欺世之豪杰。” 燕清舞轻缓走过去看着那些字轻声诵道,随即露出一个在燕家极为罕见的笑意,“我倒想知道,在爸你眼中何谓才人?何谓能人?何谓晓人?何谓名人?何谓高人?何谓达人?又何谓庸人,何谓枭雄?这容颜超然清逸的男子就是燕清舞的父亲燕天楠,曾经是北京军区第一王牌主力第38重装集团军的军长,如今是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授予中将军衔,只是前段时间刚刚从军区医院出来的燕天楠如今都在家中修养。 燕天楠见到燕清舞,苍白的脸色瞬间因为喜悦而浮现些许红润,面对女儿的提问,放下笔笑道:“赵师道这样的有才气的国家栋梁便是才人,能够因势利导治理中国的胡爷爷就是能人,有头脑能够逢迎天下的阳玹就是晓人,赵飞羽那样名动棋坛的就是名人,你爷爷这样的人就是高人,而玩弄天下的人,很多年前北京有个人能算是这样的达人,只不过他再没有踏足北方了。” “还有这样的人?”燕清舞好奇道,玩转天下?俯瞰众生?第一时间她想到叶无道,涌起一阵恋爱中女人的甜蜜。 “那都是我们这一辈人的传说和神话了,你们这一代人自然不懂。”燕天楠带了点苦涩地笑意。 “那还有枭雄和庸人呢?”燕清舞追问道。 “庸人自然是我自己。至于枭雄嘛,其实笼统来说能人、高人以及达人都能算,但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我小的时候那次来我们家的一位老人。兴许,在我地印象中,这位老人最符合我心目中枭雄的标准。”燕天楠似乎陷入往昔的凝重回忆,眼神有点飘渺,不等被吊足了胃口的燕清舞询问,燕天楠正色道:“清舞,文豹已经跟我汇报过大致情况,你还只不知道其它的内幕,我知道文豹所说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燕清舞摇摇头,这件事情她知道由叶无道自己解决最好。否则牵扯出太多的利益纠葛和复杂势力,燕家之所以能够这么多年屹立不倒,靠的就是一个中庸之道。即使跟赵家站在一边对付杨家,燕家也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就知道你不会说,既然你再次踏入小楼,想必是要告诉我你的最终决定吧?”燕天楠转身望着窗外地风景,心境有点这个季节的冷清。知女莫若父,只是很多事情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做人难。尤其是做上位者更难,做想要保持家族荣耀常青的上位者最难。 “嗯,我选择叶无道。 燕清舞顿了一下,看到燕天楠轻轻摇晃地身体,心一阵抽痛,仍然倔强道:“我选择我爱上的男人,我欠燕家的,我下半辈子会还,如爷爷所想让我从政也好。如你所想让我从商也罢,都可以,唯独不能能我嫁给白阳玹,我们燕家欠他们白家的,我选择的男人会帮我还。” “怎么还?”燕天楠痛苦呢喃道,本就毫无血色地脸庞愈加苍老。 “用白阳玹的命还!” 燕清舞流露出一抹燕家骨子里的决绝,“他既然想要做中国唯一地太子,我就帮我的男人,打破他的痴心妄想,我最后的底线就是袖手旁观这场博弈,看着我的男人打败白阳玹,要我嫁给白阳玹,绝无可能。” 燕天楠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那张清逸英俊的脸庞瞬间苍老了十岁,似乎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门巩固燕家根基的婚姻,也不仅仅是他对白家那个承诺地失信,更重要的是他似乎他就要失去燕清舞这个女儿,喉咙一热的他颓然挥挥手,示意燕清舞离开书房。 秋眸通红的燕清舞黯然走出书房,虽然伤感,却没有半点后悔。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做过超出理智范围的举动,这次她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 燕天楠望着手帕上的猩红血迹,神情惨淡,清舞啊清舞,父亲何曾想让你因为我们家族背负上一辈子的悔恨,父亲等的就是你这个态度,如此一来,燕家跟白家的恩怨便再与你无关,这世界上哪里有真有不为儿女着想的父母。 “清舞,你要去哪里?”燕东琉看到走向门口的燕清舞问道。 “随便走走,你还怕在北京迷路不成。”燕清舞冷淡道,拉开门便走了出去,像只断了线的风筝,执意要远飞。 “东琉清舞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王蓉薇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另要想更好的融入燕家燕清舞是个很关键的人物说不上刻意拉拢讨好,王蓉薇出于政治家庭中熏陶出来的**的本能而已,如今这个信息快速流通的世道想要横行霸道人脉网络更加广泛和复杂王蓉薇自然知道政治理论中把握主要矛盾的观点. “没有什么另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燕东琉有点颓废地坐在沙发上另眼神涣散, 王蓉薇凝视着这个北京五公子中最顾家的男人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开始喜欢上他了 ,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林知秋在阳台上跟叶无道两个人抽烟没有办法,夏秋眠跟夏诗筠这对母女对烟味极为敏感,两个可怜的大男人窝在角落在那里惬意地吞云吐雾林知秋看了看这个沉默的青年心中除了诧异还是诧异,那盘棋自然是以叶无道惊险的一目半输给自己但上是林知秋清楚达到这种境界需要怎样地磨炼,把女儿交给他林知秋逐渐放心. “你比想像中要像个男人.”叶无道朝林知秋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很真诚,这个时候,他看林知秋才有那么丁点儿女婿看丈人的味道 “怎么说,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承认我是你的岳父呢要知道我地名声你比的父亲还不堪”林知秋微笑道那种淡定是只有经历过无数风雨之后才能沉淀出来的从容. “别人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人活着又不是活给他们看的比如你只要活给夏伯母和诗筠就是了是不是这个说法?叶无道仰头吐了个眼圈道 “嗯是这个说法其实这种心态放在我这种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身上还说得过去,呵呵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奇怪你的那种气度而已只要看过谁下棋,我就能对他的脾气性格摸透其实你粗一看是一个极其重视细节追求完美的人但我想你是那种极擅长布局地人而且布局很大” 林知秋突然发现烟熄灭了接过叶无道递给他的打火机点着后深深吸了一口道:“跟你下棋其实很有意思因为到最后才明白你的布局画龙点睛之后一切都会豁然开朗…无道,暂且让我这么叫你吧诗筠这孩子心其实很好有些时候希望你能让着她一点这么多年,这孩子吃太多地苦了” “子女吃的苦,永远都会加倍的压在父母身上”叶无道眯起眼睛淡淡道 “这话在理,有你这句话,不管有没有资格我都想说,以后诗筠就交给你了我这个做爸爸的没有什么本事,也就只能祝福你们!林知秋竟然有点哽咽起来由此可见他对夏诗筠的在乎女儿对他来说,就是跟夏秋眠爱情地结晶哪怕他们都死了只要女儿快乐的活着他们的爱情就仍然在延续 “刚夸你像爷们,这么快就露馅了?也不知道在女婿面前装出高大威猛地形象唉,真不知道当年夏伯母怎么会看上你”叶无道调笑道林知秋的坦诚赢得他的不少好感一个男人也许可以没有成就没有荣耀但五总比虚伪矫情要强 “那可是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啊!老脸一红的林知秋也彻底放下书生意气的清高在这个未来女婿面前流露出男人本色“想当年我也算是一表人才要知道秋眠当时可是我们浙江的大才女,就跟今天的诗筠一样追求者就如过江之鲫般泛滥,要杀出重围自然需要点心思和技巧……” 谈论起女人,叶无道也来了兴致,一时间这两个大男人就来了无数的共同语言,加上叶无道对婚姻和爱情的经营那是拥有绝对强悍地理论知识。这让林知秋恨不得拿笔记本一条一条记下来,等到一包烟被他们抽光的时候,两人才相识一笑。 颇有臭味相投相见恨晚的意思。 突然叶无道接到燕清舞的电话,听到她那头的哽咽。叶无道心一紧,问清楚她的地点后便跟林知秋说要出去。 林知秋暧昧的望了望这个准女婿,笑道:“放心吧,诗筠那边我帮你挡着’ 叶无道临走前感激道:“够哥们,明天带你去北京天上人间” 哭笑不得的林知秋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道:“这家伙,有你这么光明正大拉着岳父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