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爱情,背叛亲情 - 极品公子

第七十章 爱情,背叛亲情

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的总统套房,夏秋眠和林知秋把行李放好后走出房间就看到仍然跟叶无道怄气的女儿,她在夏秋眠和林知秋心目中无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更难得的是这个女儿从小就喜欢佛道经藏,更精通书画,夏秋眠以前甚至担心长大了会不会没有男孩子配得上女儿。 夏秋眠对那个搂着女儿把玩着琉璃佛的叶无道很满意,抛开家族恩怨不说,这个青年除了花心了点,真的没有什么瑕疵,当夏秋眠坐在叶无道对面的时候,这个躺在沙发上搂着夏诗筠的男人仍然没有动弹,只是眯起眸子抚摸着那串夏诗筠的琉理佛,他既然能够亲手击垮林家,又怎么会太忌惮夏秋眠和林知秋? 他更知道夏秋眠和林知秋都是聪明人,他如果客套虚伪地做起“乖女婿”,反而落了下乘。“虎父无犬子。”夏秋眠接过林知秋帮她泡的龙井茶,这茶叶是林知秋特意从梅家坞老茶农那里拿来的,自然沁人心脾。 “夏伯母,我家老头要是听到这句话保证会把茶喷出来。” 叶无道也不好太放肆,放开对他做金刚怒目状的夏诗筠,洒然坐在夏秋眠对面,林知秋也识趣地给他和女儿都各自端来一杯上等龙井茶,叶无道端起杯,并不喝,只是凝视着杯中茶叶的变化。 眼神有点玩味的夏秋眠微笑不语,林知秋坐下后独自摆谱,他其实本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男人,只要一个心爱的女人。一个坚强地女儿,再加上一壶茶一局棋,对他来说这一生就足矣。 “叶无道,你不是在我面前老吹嘘自己围棋前五十手三流中盘二流收官一流吗?现在有个这么好的对手在你面前。怎么没有手痒吗?棋逢敌手可是被你列为人生当浮一大白的六大乐事之一哦。”夏诗筠煽风点火道,林知秋的棋力她最为清楚,这个她不怎么承认地父亲虽然别的没有什么优点,对围棋的天赋造诣却是极为惊艳。 宗师吴清源曾经对几位国手徒弟说过杭州林知秋对围棋的领悟远超同龄时代的我。 这句话足以见证林知秋无与伦比的强悍。 吴清源是谁?如果说马晓春是三十年出一个的天才,李昌镐是五十年才出一个的天才,那么吴清源老人就是百年才能出一个的天才,这位在十六道之间纵横一生的老人,近似半神一般地存在。 但是让吴清源痛心疾首的是在破例跟他下一盘棋后,这个后辈就不再下棋,他说他这辈子只和他的女人下棋。 “前五十手三流。中盘二流,收官一流?”林知秋会心微笑道,果然是高人。他可丝毫不忌讳号称前五十手天下第一地聂卫平,相反他对李昌镐这种对算子精确收官强大的棋手有点吃不准。 “莫非要赢了你才肯答应把诗筠交到我手里?” 叶无道眯起眼睛灿烂笑道,很温柔,那是一种水墨画般的意境,一个男人的笑原来可以这么好看。夏秋眠暗自点头,不愧是女儿在乎的男人,而且她也感谢叶无道地这份良苦用心。谁都能看出来女儿对知秋很冷淡,但是在这种大事情上叶无道很巧妙地把决定权交到知秋手上,这对一直愧疚的知秋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欣慰?且不说知秋是不是真地能决定这种事情,至少这份心意,她,林知秋都很感动。 “就是,你必须要赢了他才行!”夏诗筠唯恐天下不乱道,绝美容颜满是幸灾乐祸,她可不相信叶无道能下得过自己的父亲。小的时候看电视上那些世界一流的棋手对战,林知秋的点评总是一语中的,她虽然围棋勉强算二流,却眼光独到,自然了解林知秋的斤两。 夏秋眠望着仍然没有留意这需要用心才能发现深沉温柔的女儿,有点感叹,女儿,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个男人如《易经一般的深厚城府。 “这可是你说地?”叶无道笑容奸诈道。 “这个……”看到叶无道胸有成竹的狡猾姿态,夏诗筠还真的没有底气,虽然她绝对相信林知秋能胜过叶无道,但偏偏就是不敢承诺,因为她见识过这个男人太多的“神来之笔”,可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 “下棋吧。” 叶无道也懒得跟夏诗筠计较,端正坐好,林知秋在跟夏秋眠对换位置后,终于第一次跟叶无道面对面,林家的成败还真是成也叶家败也叶家,当年是手腕狠绝的叶正凌,如今是手段圆滑的叶无道,百感交集的林知秋在拿起一枚棋子的时候,心境便顿时如止水深渊,淡雅神情也有变化,竟有了种犀利的锋芒。 如果不是夏秋眠,或许,林家会在这个男人手中获得中兴吧。 女人,才是最大的英雄冢啊。 叶无道对围棋除了天赋之外更多是小时候叶正凌苛刻的练习使然,李昌镐这种天才尚且需要每天打谱十个钟头以上才能保证最佳状态,叶无道再才华惊艳也不能跟这种每天对战和练习的国手们真正抗衡,如果说这些顶尖棋手因为不适应叶无道棋风初次交锋落败也是有可能的,但要在熟悉情况后叶无道要赢就难了。9d正如夏诗筠所说,叶无道的前五十手三流,倒不是真说叶无道的布局很差,只是不出彩,因为他在对阵强手的时候先习惯对方的棋风熟悉对方的走法,一个平庸而没有致命缺陷的开局并没有错,对待那种三四段的对手叶无道倒是不介意用初手天元这种华丽的危险开局,因为那几乎不能算博弈,而是叫做践踏和蹂躏。 林知秋下棋很缓,给人的感觉是很清雅。他地手很干净,跟叶无道的手一般修长,有种阴柔美,但他的下棋不会给人滞慢感觉。 如果仅从开局来说。叶无道的朴实和林知秋地玲珑形成巨大反差,夏诗筠一旁可没有少“骚扰”叶无道,这让叶无道哭笑不得,夏秋眠瞪了几眼这个女儿没有效果后,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难得看到女儿如此调皮模样。 到了中盘,叶无道的韬光养晦终于开始扭转绝对的劣势局面,林知秋始终保持那恬淡的神情,还有些许的赞许。 夏诗筠眼巴巴等着叶无道下昏棋,可这家伙狡猾的紧。考虑时间越来越久,一点都不像开局那般落子如飞,就算被她打扰思考也是转头用那温柔的眼神望一下她。随后便陷入沉思,眉头轻轻皱起,因为捣乱被叶无道摸了一下脑袋的夏诗筠这一刻终于静下心来,从侧面凝视这个今天异常温柔的男人。 再看了看依偎在父亲身边的母亲,以及淡定微笑地父亲林知秋。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家,这么多年,夏诗筠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淡然温馨。萦绕心扉。 在陈文豹这名超级保镖的护送下燕清舞回到许久没有燕家小楼,小楼内地布置简约,谈不上典雅,更不是华贵,只是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燕家此刻除了她在一楼大厅等候的哥哥燕东琉,还有二楼她的父亲燕天楠,燕东琉见到更加清瘦却神采不像前段时间那般低迷的妹妹,担忧道:“一个人就这么跑出去了,怎么跟孩子一样。要是你出了事情。爸爸怎么办?” “从小到大,还不是你一天到晚惹祸,你要是愿意听,我可以一件不漏地给你讲出来,我怕很多曾光辉事迹,你自己都忘记了。”燕清舞语气平淡道,朝燕照琉身边的那个漂亮女人点点头,女人叫王容薇,是燕东琉的未婚妻,爷爷是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在中国能算是通天地人物,这门婚事也算是门当户对,燕清舞对这个王蓉薇谈不上有好感,也不算反感,但基本礼数她还是会做到,这是一个人的教养。 “真拿你没法子。”燕东琉摇头苦笑道,燕家没有人能够对他这个妹妹“,手画脚”,哪怕是老爷子对她也是宠溺加欣赏,别说骂,就算是语气重点都不肯,可燕东琉从小到大却没有少吃皮鞭。虽然他这种公子哥在外面属于翻云覆雨的角,但在家中,也不过是常人一般而已。 “爸爸现在身体怎么样?”燕清舞站在落地窗边上望着外面的院子,神情落寞。 “嗯,医生说情况比较理想,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燕东琉挤出一丝笑意。 “你跟容薇什么时候办酒席?”燕清舞笑道,燕东琉终究是她的亲哥哥,她再冷漠也会在意他的终生大事。 “你就这么着急我搬出小楼?”燕东琉笑道,一旁的王蓉薇也是俏脸微红,虽然她谈不上多么爱这个名动北京的燕家公子,好感却是有地,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聪明的男人,知道让她该知道的,不让她知道不该知道的。 “眼不见为净。”燕清舞不客气道。 喝茶的燕东琉呛了一口水,王蓉薇赶紧帮他捶背,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有趣的兄妹。 “对了,北京的天上人间俱乐部出事情了。”燕东琉辑着那杯茶笑道。“又跟他有关系?”燕清舞皱眉道。 “自然。”燕东琉点头道。 其实谭桧这种大型民企掌门人被传、被拘、被控在国内已不算新闻,上海周正毅、仰融、南方健力宝张海这些昔日的资本大鳄先后落马,除了将他们摆在神坛膜拜的那群商界信徒大跌眼镜之外,更多是是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很多人都联想到俄罗斯普京对金融大鳄们的地毯式扫荡,不过两者性质显然不同,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的一致。 燕清舞默不作声,伸出纤细的手指触摸那盆古藤架上的兰花。王容薇虽然现在跟燕东琉比较亲密,却对燕家的事情几乎是一无所知,比如燕清舞的突然搬出去,还有前段时间燕东琉的南下g省,再到这次钓鱼台风波燕家在北京军区方面的出奇沉默,虽然好奇,但只要燕东琉不告诉她,她就不会主动去挖掘。 “北京方面怎么对待钓鱼台风波?你有没有底?”燕清舞转身望着燕东琉缓缓道,这是从小故意排斥和冷落政治的她第一次询问这类事件,这在燕家也算是破天荒的事情,燕家老爷子知道肯定乐得合不拢嘴。 “他就像是站在了龙卷风的那个眼上,虽然外面的情势昏天暗地,他却是风平浪静,安然无恙。”燕东琉感叹道,叶无道这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燕清舞悄悄松了口气。 “清舞,野外生存游戏有趣吗?”王蓉薇虽然有着**的傲气,但面对燕清舞却没有抬架子,一来燕东琉和燕家都对这个女孩宠爱有加,二来燕清舞本身也是出类拔萃,说实话王蓉薇对燕清舞能够时不时跟她说几句话还有点洋洋自得,要知道可不是所有人都能跟这位燕家大小姐套近乎的。 “有趣?” 燕清舞黛眉微微皱起,别有韵味,随后释然笑道:“不错,有机会应该玩一次,可以解开很多心结。” “清舞,你想清楚了?”绝顶聪明的燕东琉神色剧变道,身体就要站起来。 “怎么,没有让你攀上京城太子这门亲事让你失望了?”燕清舞冷笑道。 “也好,也好。”站起身一半的他颓然坐下,有失落,也有解脱,最后抬头叹息道:“那爸爸怎么办?”“我会跟他解释的。”燕清舞神色一黯,苦笑道。 望着走上二楼的燕清舞,燕东琉朝她的背影柔声道:“不管如何,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会支持。” 燕清舞微微停顿,随后走上二楼,脸上带着一抹坚决。 叶无道,爱情,真如你所说就是对亲情的背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