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做我叶家的女人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七章 做我叶家的女人

叶无道鬼魅身影没入树林,燕清舞伫立在犹如修罗场一般的空地上,凝视着心爱男人消失的方向,双手祈祷。 她见惯了枭雄式人物的铁血,比如她爷爷燕极阕,还有她父亲燕天楠,现在还有她哥哥燕东琉,所以她虽然无法忍受这种残酷的杀戮带来的感官刺激,却能够在心理上完全接受他的行事方式,海风微起。 燕清舞那头飘舞青丝在空中划出一条条细微的绝美弧线,她喃喃道:“我愿意等,等你凯旋而来,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手!爸,女儿对不住你。” 终于成为那个掀起一阵暗杀的腥风血雨的影子冷锋,叶无道漆黑的眸子绽放璀璨的暗夜神采,他喜欢黑夜,喜欢这种被危机和未知包围的感觉,影子杀人最多的,多半是月圆夜,今天虽然满天星辰,却不妨碍他内心那膨帐的杀戳渴望。 手中仅仅是一把简单匕首,目标就是那四个杀手。 丛林战,影子还未曾让任何人占过便宜,即使对手是不可一世的神圣武士团。 终于来了! 同样是一双嗜血的赤眸,奔袭中的叶无道左腿点地,如弯弓般的身体闪电般弹向一棵大树的树干,然后身体继续射向另一棵树的树干,暗夜中,他就像是最敏捷的猎豹,几个弹跳后他已经追上那道身影,手中匕首划出一道冷峻弧线。 那名杀手就地一滚堪堪躲过叶无道的这致命一击,当他滚落到一棵树干下后猛然掏出那把加了消音器的雇佣军顶尖枪械,76式猎鲨。朝正前方连续点射,只要叶无道还在追杀他,他肯定自己天衣无缝的点射能够射中那道影子,可当子弹射完却并没有出现出现意料中地中弹声。 当他霍然抬头的时候。却看见那双冰冷的眸子,那种恐惧顿时渗透他的灵魂。 身体诡异贴在树干上地叶无道匕首下插,插入这名杀手的脑袋,弯曲的身体再次弹射向另一个方向,这是一群擅长围攻战术的狼,他知道另外三个就在附近伺机而动,这恰好是他要的结果,太分散,反而杀不过瘾。 如魔神一般蹲在枝头,手中匕首虽然暗淡无光。却随时能够嗜血。 第二个! 叶无道挥手横抹,手中匕首硬生生挡住一把修长冷兵器,两把兵器摩擦出一串耀眼的火花。两人都能看见互相的容貌,叶无道身体下坠的同时竟然松开匕首,而那把匕首带着强烈的旋转,绕过那柄长兵器后甚至还绕过那名杀手的脖子,最后下回旋到叶无道地手中。 那名临死都不知道如何被杀的杀手带着浓重的不甘摔在树下。 这一招。叫燕回旋。 是用刀地极致! 而叶无道甚至可以玩两把匕首,左右燕回旋,见识过的人。都被送入地狱。 落地的叶无道继续在树林中闪烁,不是他们的狼群战术无效,只是影子的速度太快而已。 真正地死战,无疑都是直面交锋! 叶无道跟那第三名杀手在一条直线上对撞,飘忽不定的影子既有太极敌左重则左虚敌右重则右缈的轴心步伐,又有纯粹地直线冲杀气势,狭路相逢勇者胜,那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叶无道用一记超大燕回旋将匕首在胸前画一浑圆,当那名杀手身形微微凝滞的瞬间。匕首回旋到手中,身体也杀到他眼前的叶无道一腿踹中他腹部。 那杀手身体如断线风筝般撞向一棵粗壮大树的时候,叶无道身影突然加速,等到杀手身体即将撞到树干的时候,他手中匕首从上到下划出一道光芒,那杀手被活生生劈成两半的身体刚好从那棵树擦过。 傲然伫立树下的叶无道回身望着最后那名杀手,右手轻轻弹了一下匕首。 那清亮声音如同死亡契约之暗夜乐章的第十三曲,动人心魄。 杀人,弹指间尔。 朝那个人勾了勾食指,叶无道左手中地匕首在掌心剧烈旋转,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灵活。 最后那名杀手捍卫尊严的朝叶无道象征性冲杀过来,却被猛然与他擦肩而过的叶无道右手掐住脖子,被拖拽着的他然后头颅狠狠撞向背后的树干,都说人的大脑最为坚固,可此刻,却是满地的脑浆。 嘴中叼着那把匕首,叶无道朝树枝某处裂开嘴,邪气浩然。 他知道,那是监视器。 当叶无道跃上双子岛的另外那座岛屿,抬头却看见一架直升机渐渐拔高,停下身影的他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杀意,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想杀人,自己在这座岛屿上竟然被这个人当作棋子,有趣有趣。想到燕清舞,叶无道拿下那把匕首轻轻弹了几下,原本并不想太早与燕家交锋,现在看来也不得不提前步入**,而韩家,则要稍稍推后了。 直升机上,白炫殃玩弈着那块蓝田暖玉,盯着叶无道逐渐渺小的身影,嘴角的笑意更浓。 这盘原本毫无悬念的棋局,竟然被这个人一手搅乱得支离破碎。 “齐音,是不是没有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此彪悍?你就呆在我身边吧,当作是我跟叶无道这盘棋的见证人,我会让你知道越来越多的秘密,我若输了,自然会说服你父亲。我若赢了,恐怕就没有机会了,所以你祈祷叶无道能够胜出吧,而且,即使你要帮他,主动成为这盘棋的棋子,我也不拦你。”依然凝视着双子岛屿的白炫殃轻笑道,温文尔雅,与岛上的猖狂以及他独处时的绝对冷静截然不同。 “算无遗策地你有没有算到自己在这里会输?”齐音冷笑道。 “自然有。”白炫殃给了齐音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他眼神玩味地望着前方云端。!“你不是自诩为上帝吗?”齐音嘲笑道。她之所以敢如此放肆,并不是因为她的父亲曾经帮过他们白家,这种关系对这个男人来说不堪一击,原因在于她知道他虽然自负和冷酷。却并不排斥嘲讽和质问,因为这个男人,已经根本无所谓别人的赞杨,或者贬低。 “上帝并不是万能地,齐音,你觉得上帝能够制造出他不能搬得动的石头吗?所以,上帝不是万能,上帝也会有偶尔的失误,一些不影响结局的失误。”白炫殃闭上眼睛抚摸着那块菩萨佛像,淡淡道:“如果你对上叶无道。结果如何?” “如果死战,两败俱伤。如果他隐藏了大部分实力,死的是我。伤的是他,重伤。”角落那名似乎从来没有睁开过眼睛的男子缓缓道。 “看来,终究是低估了这位太子。”白炫殃自嘲笑道。 可以犯错,却不犯不能弥补的错误。 这就是白炫殃的座右铭。 叶无道回到燕清舞那里,苟灵已经穿好衣服。安静的站在那里,这个女人对叶无道来说是块可以雕琢地美玉,女人之所以上位者少。因为聪明未必能成大事,最重要的是狠辣和决绝,对敌人狠心,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狠心,身体,尊严,那都是爬上权力或者金钱金字塔巅峰地负担;而果断,更不是女人的长项,苟灵虽然未必最聪明。却有太多女人没有的潜质。 陶淑仪被萧聆音解救下来,大难不死的她坐在地上哽咽抽泣,这场挥之不去的噩梦必然萦绕她一辈子。萧聆音神情落寞地站在树下,没有谁都能猜透她的心思,在她选择背叛以后,叶无道就已经不懂这个女人的内心,也不想懂。 燕清舞见到叶无道那逐渐清晰地伟岸身影,还有那嘴角的习惯性浅浅坏笑,她终于发现,他的温柔是如此的隐晦,你必须穿过他的轻佻,他的冷漠,才能抚摸到那最深刻的柔情。 拿出丝巾,轻轻擦拭着他身上的几滴血迹,燕清舞柔声道:“答应我,不管如何,都要好好活着。” “没有把你娶过门,不甘心死的。”叶无道玩笑道,把她搂在怀中,任何女人见到这种场面都会恐惧地,只是燕清舞因为此刻还把心思都牵挂在他身上,叶无道知道,她并没有她自己想像的那般坚强,爱情,果真是一样让女人强大的东西啊。 当他们来到c组营地的时候,龙玥在叶无道身后诡异浮现,轻声道:“少主,徐坤早已经被赵宝鲲干掉,应该是在你离开营地的时候便已经出手。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全部昏睡,明天早上应该可以醒来。” 叶无道点点头,他比谁都清楚赵宝鲲,这位南方的混世魔王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并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他是自己的兄弟。 “龙玥,查查看岛上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叶无道皱眉道,如果那个疯子在岛上放满**,那他就算是神仙就算有九条命都不够玩的,见到萧聆音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局是白炫殃那个神秘男子精心布置,事实上如果不是燕清舞在场,白炫殃确实有炸掉整座岛屿的想法。 被这种行事同样天马行空手段同样羚祟挂角的疯子和天才矛盾体当作敌人,不知道叶无道是该庆幸有个不错的对手还是悲哀接下来在北京的四面楚歌重重危机。 看到司徒秋天帐篷中昏睡中轻轻搂着她的赵宝鲲,叶无道摸了摸鼻子,宝宝,恋爱的感觉不错吧? 嘴角微笑的叶无道轻轻放下帐篷帘子,转身走向小溪。{ 放心吧,在北京,叶子哥不会让谁伤了你。 “以后我该怎么叫你?”苟灵站在叶无道眼前,除了先前的绝望的麻木,还多了抹令人心酸的微笑。 “叫我太子吧,很多人都这么叫我。” 叶无道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淡淡道,看到她他就会想到当年的龙玥,虽然说苟灵已经错失最好的训练时机,但叶无道有足够的方式让她成为一柄杀人不见血的锋锐兵器,他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苟灵怔怔望着这个视杀人如饮水的男子,竟然笑了,灿烂的笑。 因为,她找到一个让自己活下来,努力活下去的充分理由。 “死了很多人啊。”叶无道蹲在小溪畔的大石头上抽起烟来,从帐篷里钻出来的燕清舞看到他的背影后就缓缓走向他。 “这就是棋子的命运,这种事情放在北京,再正常不过。”燕清舞坐在他身边,拿掉他嘴中的那根烟,丢进水中,她的话道破了一干底层小人物的卑微和悲哀,在北京这种等级阶层观念被放在放大镜下的地方,只是一颗无关紧要靠边站的棋子,成败纵横之间,就只是主子们的牺牲品或者替罪羔祟,再没有其它价值可言。 不是燕清舞不会玩政治,她若玩,燕家老爷子曾经说过一句话,只要清舞肯玩,他就肯马上进棺材。 “你去北京还要杀人吧?”燕清舞望着天空喃喃道。 “嗯,不杀,就要被杀。”叶无道把她抱在怀中,有的无奈。 “每次杀人后,记得来看我,我要看到你好好的,才能睡觉。”燕清舞抚摸着叶无道的脸颊,眼神异常执着,那抹隐藏在坚毅后面的脉脉柔情能让百寸刚变成绕指柔。 “好。” 叶无道对燕清舞给出他的第一个承诺,“到北京就带我去你燕家,我要你做我叶家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