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畜牲的下场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五章 畜牲的下场

夜色婆娑,罪恶之花也开始悄然绽放。 马晓燕禁不住偷摸入帐篷的朱连康软硬兼施,任由那略显臃肿的身体在她身上驰骋。 徐坤拿着从王雨溪帐篷中偷出来的那套紫色性感内衣内裤邪恶地意淫,当他浑身抽搐地躺在睡袋中,脸色狰狞道:“婊子,明天你就是大爷我的玩物。” 而在另一支队伍的营地,陶淑仪被双手捆绑在树干上,那群兽欲暴惩的男人淫笑着站在她面前,当他们拉下裤子露出那大小粗细各不相同的肮脏阳根,陶淑仪几乎晕厥过去,虽然知道这个游戏中途肯定会有**交欢,但她怎么会料到竟是这种**的疯狂场面,欲死不能的她只能无助的哽咽抽泣,她只能希望这群野兽能够发发那概率几乎为零的善心。 突然想到早上看到苟灵埋葬的那具尸体,被堵住嘴巴的陶淑仪使劲扭动身体似乎想要挣脱即将来临的噩运。身材异常魁梧的王大魁套弄着他那细小的玩意,喉咙发出淫秽的笑声。肥的流油的马富贵因为太胖几乎看不见那根火柴棒,他使劲盯着陶淑仪的丰满**,那眼神似乎恨不得把她的这对东西挖下来珍藏,而身材瘦小的李骠则捣鼓着他的那副熊猫眼镜,猴急的想要扑上去。 像豺狼一样的队长朱骏跟何涛则好整以暇地准备轮番上阵,只有那名外援眼神依旧冷冽,只是他的下体比所有人都更昂扬和恐怖,昨天苟灵的姐姐就是被体能旺盛的他活活奸死。 这一幕。落入恰好经过这里地萧聆音眼中,躲在树林深处的她咬牙望着这群人渣的兽行,身为女人,她比谁都清楚这种凌辱带来的绝望和创伤。那是一种烙入灵魂地罪恶和耻辱,如果有轮回,萧聆音相信她不会忘却那种痛苦,出去,还是不出去? 痛苦抉择的她紧咬嘴唇,渗出血丝。 出去,也许她就是第二个苟姒,但是不出去,她会恨自己一辈子。 萧聆音从来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女人,从小背负仇恨的她有着近乎无情的内心。但是这一幕让她想起自己被叶无道践踏尊严和**的场景,极力忘却的耻辱在发酵蔓延后竟然是如此的汹涌,一咬牙。她走出树林。,因为燕清舞在身边,叶无道并没有跟执行任务时候的影子一样诡秘前行,而是近似散步一样拉着这个刚刚跟他有“亲密接触”的冷美人在树林中穿梭,燕清舞也恢复那冷清模样,只是那原本交织犹豫、忐忑和哀伤地眸子却开始流溢柔情。那是一股只有陷入热恋中女人才有的似水温柔,女人似水,而这个温度的女人往往是最有味道地。 “无道。我想站在树枝上,像那次一样。”燕清舞柔声道,那腻人的撒娇意味足以任何男人的骨头酥掉。 “我又不是超人。”叶无道笑道。 “那你今晚别想……别想那个!”燕清舞本来想说今晚不要想进她的帐篷,只是这种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只能含糊其辞。 “其实中国古代的几种偏门医术甚至要超过现代地科技水准,比如对经脉和大脑的研究。”叶无道有感而发道,叶家对医学的尖端研究让很多国家都望尘莫及,谁也想不通为什么叶正凌要对几个虚无缥缈地项目投入巨大资金,可如果不是这样。叶无道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游戏中彻底出局。(a)dc “确实,太多古人遗留下来给我们的财富都没有被发掘,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周游世界,去看那复活节岛的巨人像,庞贝古城,还有英国的沙里斯伯里巨石阵,你还有那千奇百怪的麦圈现象,墨西哥城的日月塔也是要去的,唉,等我完成这两项研究就去。”燕清舞感慨道,她知道现在仍然有太多地现象无法用现阶段的科学解释,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的奥秘,她知道很多自己不敢想像的未知事物,虽然不知道却不代表不存在,燕清舞素来认为人类进步的源泉,在于恐惧,征服那些未知事物带来的恐惧。 “你说过的地方,我都去过。”眨巴着眼睛的叶无道笑意调皮,似乎在勾引身边这个始终依偎在他身边的大美人,在这种没有人打扰的密林深处,做那事情就算燕清舞再呻吟都不需要担心有人听见。' “不稀罕!”燕清舞撇了撇嘴。 “清舞,你看这里也没有人,我们是不是……”叶无道停下脚步眼神暧昧地盯着燕清舞胸部,企图再明显不过。 “休想!做梦!妄想!”脸颊通红的燕清舞狠狠拧了一把叶无道,自顾自地朝树林深处摸索起来。 “我是想说我们能不能休息一下,你看,想歪了吧,我这么纯洁的一个社会主义四好青年,怎么会强迫你做那种事情呢,对了,清舞,你休想我做的是什么事情呢?前面在帐篷里的那个吗?还是……”叶无道唠唠叨叨调笑那几乎要恨不得从地球上消失的燕清舞,他有着久违的轻松感觉,一个人经历过太多沉重和凝滞,是轻浮不起来的,当你戴上无数层面具,也许,最终你自己都会忘记自己的模样。 “无道,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很随意很花痴的女人?”燕清舞突然回头认真地凝视叶无道,略微忐忑,每当她思索一个问题的时候就会妩媚褪去,浮现清冷,这个样子的她很容易让寻常男人退却,甚至望而生畏,几乎没有男人愿意跟女神一样的女人恋爱。 “为什么这么问?”叶无道莞尔道,幸好在感情方面她没有那种让他都有点自惭形秽的智商。 “我知道你知道为什么,不要把问题转移,并且回抛给我哦。”燕清舞俏皮笑道。m#?“既然知道答案,就不要问,是不是想被打屁股?”叶无道威胁道,坏笑再次挂上嘴角,眼神也开始猥琐起来,围绕燕清舞的屁股转悠起来。 “狡猾!” 燕清舞转身蹦蹦跳跳的继续前行,想到叶无道那勾人的肆虐眼神也许正盯着自己的屁股,她那双如雪小手调皮地挡在屁股上,嘴角悬挂着盎然的满足笑意。 叶无道抱住身体一颤的燕清舞在她耳畔柔声道,瞬间他们已经蹲在一棵大树的枝头,而树下不远处,聚集着一批男女,燕清舞一睁开眼睛就羞红了脸颊,因为那群男人全部都是**,而有个女人则衣衫尽褪地绑在树干上,满眼厌恶和鄙夷的燕清舞趴在叶无道肩头,叶无道摸摸她的脸颊,盯着那群男人语气冰冷道:“清舞,怕不怕看见杀人?” “怕。” 撇过头不敢看下面那群男人的燕清舞眼神跟叶无道如出一辙的寒冷,轻声道:“但有些人,不杀,反而更怕。” “好,那我就下去杀了他们,落个干净。”叶无道点头道。 “不要。”燕清舞急忙道,紧紧抱住叶无道。 “为什么?”叶无道疑惑道。 “他们人多。”燕清舞担忧道,凝视着眼前这张,似乎忘记叶无道面对那四个狙击手时的冷血和强悍。 “你难道愿意看到那个女人被**?”叶无道眼神玩味道。“我只要你好,其它的我不管,你好,就够了。” 燕清舞坚毅地望着叶无道,“我燕清舞的男人,不做那种只知道见义勇为的英雄,要做就要做那玩转天下的奸雄,就算不能笑傲苍生,我也要你好好活着,我不要你死,不要。你卑鄙也好,无耻也好,我愿意陪你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这样就足够了,傻清舞。” 胸中涌起一阵感动的叶无道摸着燕清舞的三千青丝,就凭这句话这辈子,我定不让天下人不负你。眼神飘向树下那群人,之所以有杀意,并不是见不惯这群男人的畜牲行径,说实话这种罪恶对于骨子里流淌着雇佣军血液的他来说实在太小儿科了,他想杀人,是因为他见到了跟这群**人渣们对峙的萧聆音! 抱着燕清舞跃下树干,带着那股漠视一切的懒散,斜眼瞥着强自镇定的萧聆音,冷笑道:“萧大总裁还真有闲情逸致,跟这么多男人玩这种情趣游戏,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见谅见谅。” 见到叶无道的萧聆音重重松了口气,也懒得跟这个男人怄气,神经绷紧的她因为一下子松懈下来,人瘫软在地上,其实她刚刚冲出树林呵斥这群人渣的时候就有悔意,当她见到那群男人不知羞耻地走向她更是绝望无比,这种情景就像是那次在台湾被四海帮绑架,同样是一种无力的绝望。 但这一次,似乎又是这个男人救了她。 但萧聆音知道,他带给她的将是更大的耻辱。 “龙玥。” 叶无道淡淡道,他身后神秘浮现出一道清瘦黑影,长刀如弧月,紫色魅惑,不似人类,近乎妖。 “不要看。”摸了摸燕清舞的头柔声道,随即眼神一冷,“龙玥,先别杀,慢慢玩。畜牲,死得太轻松,就是我们人类的罪过。”